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房價 遺產稅 年金 006208 00891

韓國翻身的條件 希臘一個都沒有

韓國翻身的條件 希臘一個都沒有
韓國快速清償了550億美元的IMF紓困貸款,後來以亞洲新興強國的姿態攻城掠地。

乾隆來

焦點新聞

攝影/陳永錚

698期

2010-05-06 14:56

陷入國家破產危機的希臘,能不能像「IMF學長」韓國那樣,在接受國際金援後,藉著強勁的出口,重新尋回國家與民族的自尊?從幾個方向來檢視,韓國學長的幹勁以及迅速復甦的條件,希臘一個都沒有。

陷入國家破產危機的希臘,走上十二年前韓國同樣的路,接受IMF(國際貨幣基金)巨額金援,這個西方現代文明起源的文化古國、世界第七大觀光大國,能不能像「IMF學長」韓國那樣,在四年的勒緊褲帶後償還IMF金援,最終走出危機,重新尋回國家與民族的自尊呢?

四月的最後一個晚上,希臘財政部前的廣場猶如戰場,反對黨左翼聯盟組成的遊行群眾,舉著紅色的大旗幟,以及「反對國際貨幣基金IMF」的標語進行抗議。群眾暴動其實已經持續了將近半年,去年十二月,數百名希臘學生封鎖了雅典市中心的憲法廣場(Syntagma Square),導火線是在十二月六日被員警槍擊致死的十五歲少年。

示威的學生攻擊雅典的許多家銀行,在國會外靜坐抗議,長期的抗爭不斷在靜坐與暴烈的衝突之間反覆,參與者從學生、工人、公營事業的員工,到公務人員,希臘這個三千年的文明古國,猶如破敗的第三世界國家,不知何時會爆發全面的衝突。

 

抗議遊行

財政困頓、街頭暴動,希臘當前的處境與1997年的韓國如出一轍。(圖/Top Photo)


陷入一片混亂的文明古國


希臘的警民衝突,不單純來自政治因素,更來自瀕臨破產的國家財政。

就在十五歲學生遭到槍殺的第三天,也就是去年十二月八日,全球三大評級機構之一的惠譽國際信用評等公司(Fitch)宣布,將希臘主權信用評級由「A-」降為「BBB+」,同時下調了五家希臘銀行的信用等級,其中包括希臘四大商業銀行,並將希臘政府財政狀況前景展望,確定為「負面」,這是希臘主權信用評等在過去十年中首次跌落到A級以下。除了惠譽之外,穆迪以及史坦普兩家信評公司,也同步調降希臘主權評等。

從去年底到四月,短短四個月內,希臘主權評等已經從績優的A-級,暴跌至垃圾等級,速度之快、幅度之大令人震驚,更顯示在當今資金快速流動的金融市場,即使是擁有幾千年歷史的文明古國,也可能瞬間破產。

被信用評等公司降為垃圾等級,又面臨即將屆期的龐大債務,希臘金融市場幾乎崩潰,在銀行的交易室裡,兩年期的希臘國債利率一度暴升到二三.九%,利率走勢圖猶如飛彈,瞬間以九十度的仰角向天空奔去;銀行交易室外,示威抗議的群眾向員警丟擲汽油彈。

已經走到懸崖邊緣的希臘政府,不可能再有任何正常的管道來解決問題,擺在面前的只剩三個「斷手斷腳」的選擇:一是宣布債務重組;第二是索性宣布破產;第三則是向歐盟(EC)、歐洲央行(ECB),以及IMF求援,接受嚴苛的條件,換取國際組織最後的金援。

歐盟的各級官員已經在多次場合宣示,絕對不會容許任何一個歐盟的國家破產,甚至連債務重組也不是選項,因此,希臘只剩下接受援助的「EC–IMF」方案。國際組織提供給希臘的是總金額達到一二○○億歐元、相當於一六○○億美元的金援承諾,利息約為五%;代價則是,希臘必須採取極為嚴厲的緊縮措施,包括提高營業增值稅、凍結公務人員與勞工薪水、減少政府雇員,並且大幅調降退休金、福利津貼等費用。

外債高築、國家財政破產、不斷的群眾運動與警民衝突的場景,在十二年前的韓國,曾經是國際媒體天天報導的焦點。一九九七年亞洲金融風暴,引爆國際資金從亞洲抽離,當時韓國的外匯存底剩下二百億美元,政府外債卻高達一五八○億美元。韓元匯價在九七年十一月十七日暴跌,突破一美元兌一○○八韓元的歷史紀錄,四天之後,韓國政府決定接受IMF的援助,開始與IMF談判接受金援的金額、未來緊縮財政的具體方案、以及償債計畫。但是匯市與股市仍然繼續崩跌,國家瀕臨崩潰。

 

希臘韓國


韓國人視IMF金援為國恥


歷史的發展總是有太多神似之處,希臘在四年前加入歐元系統的時候,舉國歡騰,視為國家發展的重大突破;而韓國在金融風暴之前的一九九六年,經濟成長率創下七%的傲人成績,更剛剛迎接第一個民選的文人總統金泳三(之前的韓國總統都是軍人轉任),又獲得經濟合作發展組織(OECD)的接納,成功進入「富人國家俱樂部」,韓國的國家榮耀達到歷史新高。

不料韓國的榮耀瞬間破滅,金泳三政府被迫接受IMF五百五十億美元的金援,以確保韓國的債務得以到期續償,但是韓國付出極為沉痛的代價,緊縮方案極為嚴苛,國家主權受到嚴厲的限制,韓國人民以「國恥」來記錄這段歷史。IMF派員進駐韓國政府,衝擊涉及每一位國民的生活,便利商店的每筆交易都要拿去償還IMF貸款,各項稅收都要受到IMF嚴格的稽查,而韓國的經濟與金融體系,幾乎毀於風暴,原有十八個財團紛紛倒閉或者重組,銀行有一半以上幾乎倒閉,大片江山讓給花旗等大型美國金融集團。在企業與銀行倒閉、出售、整併的痛苦過程中,勞工運動無日無之,政府官員與企業領袖必須以生命作為賭注來推動企業整併。

 

令人訝異的是,在極為痛苦的過程中,韓國竟然在二○○一年的八月,成功清償了五百五十億美元的IMF紓困貸款,而且當年的外匯存底重回一千億美元,後來的十年,韓國繼續以亞洲新興強國的姿態攻城掠地。

 

那麼,即將接受歐盟與IMF巨額金援的希臘,有沒有可能像「IMF學長」韓國那樣快速畢業呢?

 

筆者手邊一本旅遊雜誌的描述,可以提供我們第一個思考方向:「希臘商業習慣,在五至十月之間的夏季,公司上班時間是早上七點到下午三點,其中包括下午的一段午休時間,十月到次年的四月是較佳的商務談判季節,不過請記得,聖誕節前後不要去打擾。」「希臘人不太遵守時間,……一天以安排一至兩個商業會議為上限。」

 

韓國靠中國,希臘要靠誰?

 

IMF定期公布的國際金融收支季報,則可以提供我們第二個思考方向。○九年希臘進出口貿易,有高達四二五億美元的逆差(幾乎是韓國四一○億美元順差的相反),外匯存底約五十五億美元,只有韓國的零頭。

 

第三個思考方向是,韓國在金融風暴後的四年之內,總共吸引五三○億美元的海外直接投資,成為償債最重要的資金來源;接下來,從○一年開始,韓國對中國開始出現巨額的貿易順差,而且幾乎每年都往上翻一倍,累積到去年,韓國總共從中國取走一五五○億美元的巨額貿易順差!韓國人的確認真、財團的力量也的確富可敵國,但是,韓國真正的衣食父母,還是中國,以及透過中國製造業加工後最終銷售的歐美市場。

 

看來,韓國學長的條件,希臘至今一項也沒有,而且,排在希臘之後的「備取學弟們」,包括葡萄牙、西班牙、英國、愛爾蘭,全都是跟希臘長得一個樣的「懶惰兄弟」。希臘這回的財務黑洞高達一千二百億歐元、相當於一千六百億美元,紓困金額是十二年前韓國的三○○%,但是GDP(國內生產毛額)只有韓國的四○%。

 

位於比利時布魯塞爾的歐洲政策研究中心最近發布一篇報告,針對歐洲各國政府過去三十年的赤字削減方案進行統計追蹤,報告的結論很明確:「歐洲政府提出許多縮減預算赤字的方案……,但是,最終的結果是,削減預算的目標,幾乎從來未曾達到過。」

這也難怪最有能力、也必須救援希臘的德國,至今遲遲不願出手,連歐洲人自己都不相信希臘可以走出急救病房。

 

不過,最後我們還要再想一想,韓國真的已經走出金融風暴嗎?一年半以前的金融海嘯,韓國再度被列入危機名單,○八年十月,韓元匯價曾經一天暴跌一二%,股市一天重挫九.四%,韓國雖然累積了兩千七百億美元的外匯存底,但是海外負債總額卻超過四千億美元,其中以外幣計價的短期國債逼近兩千億美元,韓國在兩年多以前爆發過信用卡泡沫,從政府到企業到個人,都處於高負債高槓桿的壓力之中。

 

跌倒的人,真的爬得起來嗎?

(作者為紐約大學金融碩士,曾任金控副總經理)

 

韓國

延伸閱讀

蔡英文等了兩年,時機終於到了!提名李鴻鈞任監院副院長,指標意義是這個

2022-05-12

1億支快篩5月到貨、北北基桃優先供,醫院加開防疫門診!蔡英文4分鐘影片、6張圖要「大家別慌」

2022-05-06

今逾3萬例?快篩買不到成惡夢...蔡英文:別堅持實名制!高登放棄標案,陳時中:政治干預商業

2022-05-05

蔡英文被華視寫成「蔡EE」,NCC今去糾錯!同個人加重懲處…新董座:人在做事很難一帆風順

2022-05-04

疫情匯報/蔡英文啟動4大防疫新措施、柯文哲:必要時軟性封城!侯友宜提「每天快篩陰就可出門」

2022-0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