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劉憶如:改變 從民間投資做起

劉憶如簡單試算,如果內需拚得起來,台灣的經濟將重現活力。

楊卓翰、楊紹華

焦點新聞

經建會提供

713期

2010-08-19 11:24

英國《經濟學人》雜誌曾將台灣評為「全世界最醜」的經濟體,原因是經濟成長過度仰賴出口。經建會主委劉憶如承認,台灣的經濟結構的確已經扭曲,她的願景,是內需至少貢獻一半的成長力道。她要如何執行這場經濟整形工程?

「誰貢獻成長,誰就能分到果實!」要解答台灣「經濟成長、人民無感」的怪象,這就是經建會主委劉憶如的答案。

 

首先目標 提振民間投資

 

「大家好像習慣了,我們的民間消費不成長,政府支出與投資經常是衰退的,台灣經濟似乎只能靠出口。」她強調,出口減去進口的「海外淨需求」,只占台灣GDP(國內生產毛額)的七%,其他的九三%都是內需。但因內需成長幅度極小,GDP的成長往往一半以上都靠進出口的成長在支撐。

過去十幾年來,台灣經濟成長率幾乎有八成是來自於海外淨需求,且由於企業「台灣接單,海外生產」比重越來越高,多數民眾自然無法分享成長果實。「除非買到那些成功企業的股票,否則不會對這樣的經濟成長有感覺,但買股票的畢竟是少數,況且很多人會買錯股票。」

現在,幫台灣經濟只重出口的扭曲樣貌有效整形,就是劉憶如的最大目標。「我的願景是,台灣每年的經濟成長率當中,九三%的內需大餅可以貢獻至少一半以上。」

當然,這樣的目標,知易行難。首先是如何說服政府調整思惟、說服民間願意投資,畢竟,當前台灣面臨低薪資、低就業、高齡化、人才外流等問題,這些狀況,都壓縮了發展內需的空間。

在說服政府方面,或許只是簡單的數學問題。「你看,九三%的內需每年如果成長個五%,就能貢獻總體成長率四%;如果淨出口的部分維持三%貢獻度,加起來,台灣就會有接近七%的經濟成長率。」劉憶如簡單試算。

這樣的成長率目標,像是回到新興國家經濟起飛的初升段,的確是讓政府調整思惟的美麗誘因;但在台灣逐漸走入成熟經濟體的當下,劉憶如的未來想像會不會太過美好?

 

2010年第一季台灣經濟成長率

 

調整匯率拚內需時機成熟

 

「不要忘記,台灣是有『rerating(價值重估)』的機會的。台灣過去以來一直被扭曲,除了GDP成長很扭曲之外,我們的金流、人流、物流多半都是只能出不能進,這些扭曲與限制,造成台灣價值長期低估。」她強調,隨著兩岸關係與自由貿易的進展,台灣有更多市場空間,有了市場,原本抽象的「台灣價值」能夠轉換為真實的「價格」,並且反映在經濟表現上。

劉憶如進一步舉例,她認為,台灣的服務業一直都很有競爭力,但是市場很小,對投資者的吸引力就不足。但現在,台灣的市場腹地已經包括了中國大陸。「像你們的雜誌編得比大陸的好,如果可以賣到對岸,能不能賺更多錢?這個想像空間出來後,會不會有人願意開始投資你們?你的薪水會不會增加?」

在劉憶如的經濟整形手術計畫中,「增加民間投資」,就是必須立即下手的第一刀。她分析過去十幾年來台灣內需轉弱的過程,「在民間消費、政府支出、民間投資三項當中,民間投資是最弱的一環,要下手,就從這裡開始。」在經建會主導的「全球招商、投資台灣」計畫,將在十月至十二月間展開全球road show(海外說明會),「這像是一個跨部門、跨領域的共同行銷活動,就是要提出具體項目,吸引投資者的目光。」

她再舉例,在簽訂ECFA(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之後,台灣的電影可以賣到中國,而且是沒有額度上限的,這是完全不一樣的格局,也有機會帶動新的投資意願。「ECFA的簽署給了台灣地位一個全新的躍升。我們把這些相當有潛力的投資項目行銷給全世界,讓他們看見台灣作為中國市場入口的價值,台灣就有價值重估機會。」

事實上,「讓大家知道台灣已經不一樣了」,就是劉憶如凝聚台灣拚內需共識的最大武器。除了經濟政策的調整、吸引民間投資之外,或許還包括了匯率的調整空間。

「有人說,台幣匯率長期穩定偏低,造成台灣喪失發展內需的思惟,但我認為,這是一種『雞跟蛋』的問題。」劉憶如表示:「如果有人希望台幣匯率可以高一些,藉此幫助內需發展,但若台灣沒有太多投資機會,那麼匯率調整的幫助不大,而現在,時機看來是比較成熟了。」

 

政府效能需要再提升

 

她舉例,○八年一月遺贈稅調降後,錢是回來了,「但沒有看到投資機會,你怪他炒房,他會說『不然我的錢要幹麼』。現在,我們提出投資項目,就是要吸引這些資金的注意力。」

 

不過,劉憶如坦言現在台灣還有很多必須排除的拚內需障礙。今年五月,瑞士洛桑管理學院(IMD)公布全球競爭力排行,台灣躍升為第八名,是一九九四年以來最佳的成績。然而劉憶如指出,在評分細項中,私人企業的效率仍然大幅領先政府單位。而這就是台灣目前最需要改善的地方。

 

「比較其他國家政府,排除障礙的決心和效率都比我們好。現在我們的全球招商能做到的,是吸引別人的目光;再來,就要看投資的障礙要怎麼排除,如果做不到,就不容易留住這些有興趣的投資案。」

 

談到國外企業想要引進一些人才,劉憶如指出其中的矛盾:「引進人才必須要符合一些條件,而取得資格時間可能就要一年。這樣有誰想來?我們對外勞就限制很多,結果,若要藍領沒藍領,要白領沒白領,對於國外的企業就失去了吸引力。」這些障礙的排除是立即要做的。

 

針對近日外界批評環保署環評撤銷的事件,劉憶如也強調政策的一致性是吸引投資的基本要件。「我有遇過外商問我,他們要把香港或新加坡的人調過來,台灣有沒有可能比照新加坡,把他們的個人所得稅調低?這件事我只能說短期之內沒辦法。但我不能先說沒問題,但後來又說不可能;不確定性及政策反覆是投資的大忌,因此政策在一開始談的時候就要很明確清楚。環評和勞力法令的配套措施,是最重要的。」

 

障礙不少,但今年上半年的台灣經濟表現,或許能為劉憶如增加不少「手術信心」,「台灣第一季GDP較去年同期成長一三%以上,有人說是因為基期低,沒什麼了不起,這是大錯特錯的說法。」她強調,歐美景氣尚未恢復,第一季的一三%成長率當中,淨出口只貢獻二%,其他的一一%,都是來自內需。其中,民間投資的貢獻即高達九%。「第二季的年成長率是七%,內需也貢獻了五%,這樣的結構,多漂亮啊!」

 

雖然有人質疑,經濟成長結構的突變多少與金融海嘯後的刺激政策有關,劉憶如能不能讓今年上半年台灣經濟的「美貌」繼續,還待觀察。但她自己倒是說得很篤定,「經濟發展要的是什麼?經濟成長、充分就業、物價穩定、貧富差距縮小。可以確定的是,如果還只想著出口,這些目的都達不到!內需、出口的雙引擎,台灣一定要盡力重新發動,經濟成長的果實才會讓大家看得到也吃得到。」

 

「台幣 32 元體質」

政府必須對於「台幣32元體質」有所因應,台灣的未來才走得下去。(攝影/聶世傑)

 

三大內需項目GDP成長貢獻度

▲點擊圖片放大

延伸閱讀

台商30年》兩岸半導體纏鬥30年 台灣勝出迭起

2020-02-06

有錢人不會告訴你的真相:5個習慣,暴露了你的人生上限

2020-02-11

台灣黑手的世界風電大賽

2020-02-26

和億〉兩對策出擊!外送、外帶業績逆增2成

2020-0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