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可寧衛 ● 掩埋場在傳統裡找創新

劉俞青
2011-08-25
焦點新聞
今周刊766期

可寧衛 ● 掩埋場在傳統裡找創新

劉俞青
2011-08-25
可寧衛 ●  掩埋場在傳統裡找創新
焦點新聞

收垃圾可以收出百億身價?這不是好萊塢的電影,而是真實的人生,就在高雄的岡山小鎮上演。一家沒沒無聞的公司,做著冷門的廢棄物回收業務,楊慶祥這位只有大學肄業、英文也不太輪轉的鄉下小孩,從垃圾堆中撿出百億身價,堪稱是台灣廢棄物回收業的傳奇人物。

高雄市岡山區,一個人口不到十萬人的小鎮,如果你來此訪友,朋友一定會先帶你去吃一碗香噴噴的羊肉爐,臨走還塞給你兩罐岡山特產辣豆瓣醬,因為這是屬於岡山小鎮特有的人情味。

其實,岡山還盛產另一種情誼,那就是「有錢大家賺」。最近,小鎮的居民竟然可以因為鎮上出了一家賺錢的公司,僅憑鄰居間的口耳相傳,大家「吃好道相報」,就讓街坊鄰居發了一筆小財。創造這股「產業帶動地方財富」新風潮的公司,叫「可寧衛」。

可寧衛?絕大多數的人可能根本沒聽過,如果再問起「楊慶祥」是誰?認識的人就更少了。然而,去年底,曾有媒體計算台灣的富豪排行榜,楊慶祥名列第三十八,連華碩董事長施崇棠,甚至股王宏達電執行長周永明都瞠乎其後。

身價超過施崇棠、周永明百億富豪也常騎小機車上街吃油飯

是的,不要懷疑,專業廢棄物處理的可寧衛,去年每股純益(EPS)六.四八元,今年法人預估至少會賺超過一個股本。截至近期股災後的八月二十三日收盤價,可寧衛仍高掛二○五元,而股災前平均都有二一○元以上的成交價,單是按照公開說明書所揭露,楊慶祥和太太李碧蓮的個人持股共四○%,換算身價至少八十億元,如果再加計家族持股,身價遠遠超過一百億元。

今年不到五十歲的楊慶祥,擁有彰顯富豪身分的配備,當他那輛價值千萬元的四千五百西西Bentley(賓利汽車),出現在小鎮上時,居民就知道是「祥仔」來了;在他的車庫裡,還擺著和賓利同等級的保時捷跑車、賓士跑車。然而,身高一八五公分的楊慶祥,平日最常使用的「坐騎」,是一輛九十西西的小機車,載著身高也有一七○公分的太太,一起到岡山街上吃油飯。

畢竟,卸下金裝,楊慶祥其實是不折不扣的小鎮囝仔。在岡山土生土長的他,和這塊土地有著密不可分的情誼,因為楊家父子二代,都從事和「土地」相關的行業。

楊慶祥的父親從事殯葬業,至今在楊慶祥辦公室座位旁,還掛著大大一張楊爸爸的彩色照片,上面每一道皺紋都清晰可見,「這樣會讓我覺得爸爸就在我身邊,我們鄉下人比較直接啦,這是我想念爸爸的方式,」楊慶祥露出靦腆的笑容說。

早年殯葬業龍蛇雜處,但二十年前,楊爸爸就在這極為傳統的行業裡創新經營。他開設私人墓園,並照顧得極為雅致,楊慶祥接手後,維持的手法更是細膩,墓園裡的樹都是在楊慶祥私人樹園裡栽種成功,再經過愛樹的他親自挑選,才移植過去。因此放眼望去,偌大的墓園根本就是一座大型花園。

從殯葬業轉型資源回收經營六年決定升級 不做「收垃圾」公司

楊慶祥甚至把墓園設計在可寧衛廠區的入口處,「我把墓園放在最顯眼的地方,怎麼可能不細心維護?」最近他又斥資二十億元在一旁蓋起靈骨塔,延續父親的事業,但不像別人是先售後建,楊慶祥堅持要讓逝者親人見到完整的塔位才出售,以示尊重。

如今這座墓園,標誌著楊家父子二代「在傳統裡找創新」,及尊重人與土地的精神。承襲了爸爸腦袋的楊慶祥,也把這些複製在可寧衛的經營上。

天性樂觀、海派的楊慶祥,高中畢業在外面闖蕩之後,一九九三年,三十歲出頭的他,決定回到岡山,選擇從門檻不高的廢棄物回收事業開始打拚,取名「岡聯企業」。一開始的想法很簡單,只做一般的垃圾回收,幾乎談不上什麼技術,這種公司在岡山鎮上就有好幾十家。

岡山鎮上有許多人戲稱,楊家父子二代,做的都是掩埋生意,只是上一代掩埋「人」,下一代則是掩埋廢棄物。

但六年之後,楊慶祥雖賺到錢,卻也面臨瓶頸,因為資源回收業和殯葬業有同樣的問題,都是同行素質參差不齊,而且黑白兩道混雜。昔日他的父親另闢蹊徑走出一片天,此時的楊慶祥也深知,如果不痛下決心自我升級,岡聯就會如同全台灣上千家的資源回收業一樣,只能永遠做「收垃圾」的公司。

就在楊慶祥動此念頭的同時,機會也上門了!

澳洲商子公司上門合作切入重金屬廢棄物處理 做台灣獨門生意

經人牽線,當時一家澳洲商布萊堡公司轉投資的台灣子公司「可寧衛」(Cleanaway),有意與岡聯合作。當時可寧衛在台灣就是做高端的重金屬廢棄物處理,許多上市櫃的大型公司廢棄物都交給它。澳洲商看上岡聯在地的政商人脈,尤其楊慶祥在岡山、高雄一帶不斷購買適合建掩埋場的土地,可說擁有資源回收業最迫切需要的「產能設備」。
 
在澳洲商的技術轉移下,楊慶祥成功切入了高門檻的重金屬廢棄物處理,包括許多含有害重金屬的物質,例如汙泥、鋼鐵、石綿等的掩埋處理,在台灣幾乎都是可寧衛的「獨門生意」。國內許多大型公司的重金屬廢棄物處理,例如不久前六輕的金屬廢棄物就是委由可寧衛代為處理。
 
掩埋場要做到「獨門」,有三大要件,一是要有很好的技術,二要有足夠的土地,三則要在地方上有極好的政商關係,才能確保生意長治久安。

海外總公司收掉子公司楊慶祥買下台灣股權  可寧衛成家族企業
 
其中第三項最難,因為民營的掩埋場最大的障礙是附近居民抗議。因此,除了平常敦親睦鄰要到位之外,當然免不了要有上天入地的政商關係,這或許就是在可寧衛的董監事名單上,赫然見到國民黨前國家發展研究院院長陳大代、高雄前國稅局局長楊文哉,及前安永會計師事務所執業人侯榮顯等陣仗的原因。
 
而楊慶祥身段軟,在地方上相處毫無百億富豪的架子,只要岡山鎮上有任何弱勢團體、獎學金等資金需求,他常常是第一位掏腰包的人,因此從最早的岡聯時代到目前的可寧衛,幾乎從無居民抗爭的紀錄。
侯榮顯就說,「我認識祥仔幾十年了,從以前他自己要捲起袖子做,到現在成為大老闆,他為人都一樣,連我們喝茶的桌子都同一張,沒什麼改變。」
 
外商的技術讓岡聯脫胎換骨,但同時,外商許多對制度「莫名」的堅持,也讓原本只是一家鄉下小型資源回收公司老闆的楊慶祥很頭大。
例如有一天,一群老外站在掩埋場上四處觀望,走啊走的,突然抬頭望見遠方有空軍基地的飛機正在起降,當下這群老外股東就堅持,公司必須承保「掩埋場可能被掉下來飛機砸到」的意外險,「這種建議,呵呵,我真的傻眼」,楊慶祥說他想破頭都想不出這個提議,但老外就是堅持,公司最後還是乖乖保了險。
 
又例如至今不太會說英文的楊慶祥碰上老外,常常要帶上翻譯外加比手畫腳地溝通,「我們公司除了我以外,大家都會說英文,這樣就好了,說英文已經是兩邊磨合上最小的障礙了。」樂觀開朗的楊慶祥自嘲地說。
 
就這樣,這個「土洋融合」的公司,逐漸在岡山鎮上運作開來,儘管關起門來仍有許多細節需要彼此折衝,但對外兩邊各自發揮長處,一邊有技術、一邊維持良好的地方關係,業務越做越好。
 
不過,好光景沒幾年,又遇上一個大浪頭,差點毀了楊慶祥一手建立的局面。
二○○六年,澳洲商總公司突然決定收掉海外子公司,當然也包括台灣,而且連買主都找好了,是全球知名的私募基金KKR。當時的可寧衛從技術到人員,很多地方仰仗澳洲總公司的資源,總公司這一抽腿,非同小可。
 
楊慶祥二話不說,立刻寫信與總公司協商,並且拿出當初合資時簽署的契約表示,合約上載明任何一股東要退出時,另一方有優先承購權。幾經溝通,總公司終於點頭同意,將台灣的股權賣給楊慶祥,楊慶祥也拿出極大的誠意,讓全部十幾位老外幹部幾乎全體留下;從此,可寧衛就成了楊慶祥家族幾乎獨資的公司。
 
近幾年,可寧衛每年營收幾乎都以兩成以上速度穩定成長,可寧衛財務長陳聰田表示,這個產業的成長不是看經濟成長率,「只要把以前偷偷倒進海裡的(指過去許多廠商未按照法令規定處理)守法地拿給可寧衛處理,就做不完了。」

每年營收穩定成長兩成產能滿載  每天最重要的工作是找土地
 
因此,眼前對可寧衛而言,最大的問題不在於業績,而是產能滿載,就怕找不到大塊的土地可以做掩埋場,也因此,如何尋找適合的大塊土地,將是未來成長的關鍵。
 
據當地土地仲介表示,楊慶祥已為此做好準備,由於公司營運早就上軌道,不須他操心,因此他每天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四處看地;只要有人準備賣地,第一個想到的買主,肯定是楊慶祥。據悉,楊慶祥光是在岡山持有的土地面積,已經超過二十公頃,而且還在持續增加中。
 
除了買地,楊慶祥從年輕時就喜歡泡茶、喝茶,這個習慣不因他躋身富豪而改變,連茶友也一樣,就是岡山街上的幾家茶莊、街坊鄰居幾位同好。
在可寧衛還未承銷上市前,楊慶祥就鼓勵這些老友,有錢別亂花,買幾張他的股票放著存退休金。許多好友把楊慶祥的話聽進去了,可寧衛一登上興櫃,許多人買到一五○、一六○元的低價,到目前為止都小賺一筆。就連常替可寧衛載客戶到高鐵站的計程車司機,聞風都揪團買股票,分享了地方企業的成長果實。
 
重視情誼的楊慶祥,不但把垃圾變財富,還把資本市場的銅臭,變出淡淡的友情芳香,這也是淳樸小鎮才有的另類風光吧!
 
楊慶祥
出生:1963年
現職:可寧衛董事長
經歷:岡聯事業董事長
學歷:大葉大學肄業
婚姻狀況:已婚;妻李碧蓮(可寧衛董事)
身價(估):超過100億元
 

延伸閱讀

他用一顆巧克力 掌控演唱會安全

一九七四年,歌手羅斯加入「范海倫」,他的創作讓范海倫成為當代最知名的重金屬搖滾樂團。 然而,這位頂尖歌手卻有個怪癖,他喜歡在開場前確認休息室是否有棕色的M&M巧克力……。

百年精品經營模式「蛻變」的反思 ——給製造業企業家的新思惟

奢侈品企業透過銷售採取電子化、與潮流品牌異業結盟,力求品牌轉型。 這些百年精品大廠將「價值」取代「價格」成為消費者新偏好的思惟,值得台灣製造業參考。

這個也能爆買?天貓一分鐘賣出8萬顆榴槤 泰國驚呆了

阿里巴巴昨(19)日與泰國政府宣布展開戰略合作,推動泰國數字轉型,並簽訂為期 3 年、規模 30 億元人民幣的協議,將透過天貓、盒馬和大潤發等管道銷售泰國榴槤。

「請給意見」說Please feedback是錯的! 最常搞錯的feedback用法, 一次整理

經常在英文會議或跨國的Concall裡聽到有人說:"I’ll feedback you later."「我等一會兒會給你回饋意見」,或是在email主旨上寫:"Please feedback."「請給意見」,在email內容說:"Can feedback to me before the end of the week?"「可否在這週給回饋意見?」。這三句英文聽起來很自然,但其實都錯。今天來看feedback這個每天都聽到、讀到,卻常常弄錯的英文單字。

混血團隊通過台電考試 搶智慧電表生意

通訊,一向是智慧電表最刁鑽難解的環節。一個不到二十人的新創團隊,憑什麼闖進台電通訊合格廠商之列,他們又是如何殺進這一片新藍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