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理財 etf 台股 殖利率 美股

賈伯斯二三事:朋友、同事,以及競爭者眼中的賈伯斯

賈伯斯二三事:朋友、同事,以及競爭者眼中的賈伯斯

林宜瑄

職場

773期

2011-10-13 15:08

賈伯斯一手打造了三家公司,第一家蘋果,然後創辦皮克斯,然後打造了第二個蘋果,這是不凡的創舉。

傑夫.貝索斯(Jeff Bezos)
Amazon.com執行長

 

我認為他一手打造了三家公司,第一家蘋果,然後創辦皮克斯,然後打造了第二個蘋果,這是不凡的創舉。
 

捷.艾利特(Jay Elliot)
前蘋果資深副總,直接向賈伯斯負責

 

我和史蒂夫是在一家餐廳巧遇的。那時我正在閱讀商業版上一則IBM的文章,當時我正在IBM工作。這位穿著牛仔褲、白T恤,留著一臉大鬍子的人走近問我:「你對電腦了解多少?我有一家公司叫蘋果。」我回答他說:「我從沒聽過這家公司。」不過,他說我應該要去他的公司工作。
 

我從沒想過會為他工作,但是過沒多久一家人才仲介公司找上我,說是幫賈伯斯做後續追蹤。從這之後,就是我人生一連串無可比擬的精采旅程。
 

亨利.尼古拉斯(Henry T. Nicholas)
博通Broadcom創辦人

 

我永遠不知道史蒂夫何時會打電話給我,不過他打來通常都是三更半夜。他像一隻鬥牛犬工作個不停,他也希望他身邊的人都如此。如果凌晨三點,他突然有了什麼想法,他會毫不猶豫拿起電話來撥,如果問題沒解決,他不會回去睡的。
 

他總是一拿起電話就切入主題,通常他打來的時候,都來勢洶洶。
 

其實他不是不講理,只是他有很高的期待,一旦他要的資訊我都能完整地提供,他的口氣就會和緩下來,開始談音樂。他希望科技可以簡化,而不是日趨複雜,這樣的理念,讓我覺得自己參與了重要的時代任務。
 

蘋果與我們合作的時候,雖是一家大公司,但並非最大的公司。但是史蒂夫卻有辦法,讓我願意在蘋果上多花力氣,這和當時蘋果的市占率不成正比。因為他讓我相信夢想:即使是在凌晨的恍惚中也是如此。
 

路易斯.羅塞托(Louis Rossetto)
《Wired》創辦人與前發行人

 

我在NeXT看過他演講。他就是有那種群眾魅力,讓人被他的魅力磁場所影響。但是如果你回頭去看他的發表,他不是那種以天花亂墜的資料來催眠你,而是用具體的事實!
 

他能夠在不同領域吸引不同的人,同時培養出忠誠。你會覺得自己應該要多多向這位叫賈伯斯的人學習,你從他身上得到了啟發,想要變成一位像他的人。失去他,與其說我們喪失了一位具有創意的天才,不如說我們失去一位人生的學習對象。
 

賈伯斯應當排入美國人的英雄榜,像愛迪生、福特,或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布勞格一樣。因為他真正改善數以萬計人民的生活,並撼動了這個時代人類的靈魂。
 

安迪.貝托爾斯海姆(Andy Bechtolsheim)
昇陽微電腦的共同創辦人、硬體工程師

 

我是在二○○六年的聖誕晚會碰到史蒂夫的,這是原先預定iPhone上市之前的幾周。我問他謠言滿天飛的iPhone上市進行得如何,當然他不能透露任何消息。我告訴他:「其實我只是要一支可以真正瀏覽網路和收發e-mail的電話。」他臉上露出微笑說:「你再忍耐一下就有了。」
 

然後我們就開始談,有關攜帶式科技裝置的電池與顯示器,他一開口我就完全被他震懾住了,他是這家公司日理萬機的執行長,卻對這個領域裡面最細微的應用,都瞭若指掌。
 

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
網景創辦人,也是Andreessen Horowitz創投基金的共同創辦人

 

對於我們這些住在加州帕羅奧圖的人來說,你常常可以看見賈伯斯在附近散步。他不時會在蘋果商店前停下腳步,隨意和顧客聊天。有一次我從街頭這一角沒注意到他正準備穿過馬路,他穿著招牌的黑色高領衫與牛仔褲。我驚呼:「噢,天啊!我差點撞上賈伯斯。」
 

我們稱這裡的風格為「加州情調」,或「裝出來的加州情調」,人與人間彼此親善,臉上堆滿笑容,然後當某人走出門的時候,會聽到大家背地裡說「這傢伙可真是會假仙」。但賈伯斯全然不是這樣,他會告訴你他的看法,顯然這就是他交談的方式:不浪費時間,也不做白工。每一件事情都是這麼簡潔而有效率。這就是蘋果的文化,這也是造就這家驚豔公司的原因之一。


馬克.弗勞恩費爾德(Mark Frauenfelder)
《MAKE》雜誌總編輯、流行博客《波音波音》創辦人

 

二○○二年五月,我的朋友打電話來,問我要不要幫蘋果拍個電視廣告。他們要找一位從微軟用戶換成麥金塔電腦的人。

 

隔天,我接到幾通來自蘋果以及Chiat/Day廣告公司的電話,他們用電子郵件寄了一大堆厚厚的表格要我簽名,幾乎都是要我保密的文件。

 

攝影棚現場有超過百位蘋果和廣告公司的人,導演是莫里斯(Errol Morris)。


他遠遠躲在攝影棚後方像倉庫一樣的白色帳篷裡,我可以聽見他的聲音從擴大器中嗡嗡地傳了過來,在場有個人告訴我,導演現在正使用一種新技術,叫作Interrotron來面試。

 

輪到我的時間,表訂是中午十二點。我來得有點早,因此隨手帶了一片貝果,想找個地方坐下來吃,但所有位子都被廣告公司的電腦、背包放滿了,並且掛了牌子「別碰」。

 

我問了一位年輕人哪兒可以坐,她回答:「室外所有的地方都可以」,「輪到你,我們自然會叫你」,我走了出來站著啃貝果,遇到了《紐約客》雜誌的插圖畫家克勞斯(Daniel Clowes),他們也把他從紐約請來拍廣告。

 

清晨六點,工作人員把我帶到一面白色的布幕前,可以看到導演的臉,他催促著我,攝影機正在開拍,沒有任何開場白,導演咄咄逼人地質問我。

 

「在微軟上一切都設定好了」我說,「你確定微軟在『每一件』上都設定好了?」他反問。使用微軟「就好像陷入一場搞壞的關係中!」「搞壞的關係?」就這樣來來回回二十分鐘。我確定我搞砸了這次的訪問,我從頭到尾沒有見到導演本人。

 

之後,我接到蘋果的一通來電,表示賈伯斯喜歡我的訪問,並且堅持優先放映。「賈伯斯告訴他們,一定要選馬克。」究竟,賈伯斯從訪問中看到了什麼其他人沒有看到的?

 

賈伯斯,謝謝,我真的很想念你。
 
(譯者.林宜瑄)

延伸閱讀

美第二波制裁俄羅斯,台灣參與!蘇貞昌:將和民主國家合作、王美花:有法規可嚴審出口

2022-02-25

逾期未繳超速1萬8的罰款,他250萬的房竟被拿去法拍!一個案例看:行政執行vs.強制執行差異

2022-03-24

消費者信心下滑、物價高漲、利差縮小…美國經濟壞消息愈來愈多,郭恭克:出現這情況再買股票

2022-03-24

把握黃金投藥期,降低住院、致死率 具重症風險確診者 才服用抗病毒藥物

2022-0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