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COVID-19 台股 ETF 存股 謝金河

我們身邊,每25個人就有一個可能變鄭捷!

我們身邊,每25個人就有一個可能變鄭捷!

商周出版

政治社會

2014-07-04 16:59

當提到反社會人格時,很多人首先想到的就是反社會的殺人凶手,或是冷血的連續殺人狂。除了有反社會人格的國家領袖(會把全國民眾帶向集體屠殺和非必要的戰爭),有反社會人格的殺人狂確實是「缺乏良心」最駭人聽聞的一個範例--最駭人聽聞,但卻不是最尋常可見。反之,大多數的反社會人格者都不是殺人凶手,至少人都不是他們親手殺的。他們大多只是普通人,就跟我們一樣,可以經過很長的時間都不會被人認出來。

反社會人格者良心是我們的靈魂之窗,邪惡則是窗簾。--道格‧荷頓。
 
小男孩史基普在成長階段的時候,他們家族在維吉尼亞州的山上小湖邊買了度假小屋,他們每年夏天都會去那裡住一段時間。史基普從八歲就開始跟家人去那裡度假,一直到他上高中為止。史基普每到夏天都很盼望能去維吉尼亞州避暑。在那裡其實沒太多事情可做,但他發明了一個好玩的活動,所以就算其他時候都很無聊他也就不在意了。
 
事實上,他冬天去上學的時候,當哪個笨蛋老師一直在講什麼無聊事情時,他腦海裡就會出現在維吉尼亞州湖邊玩遊戲時的情景,然後他會因為開心而笑出聲。史基普很優秀,長得也很俊俏,就算在小時候也是這樣。「很優秀、很俊俏」--他的父母以及他父母的朋友,甚至他的老師都一再提到這一點。也因為如此,他們實在無法理解為什麼他的成績是如此平庸,或是為什麼他長大以後,似乎對跟女孩子出去玩沒什麼太大興趣。
 
但他們並不知道打從史基普十一歲起,他就和很多女孩出去玩了,但並不是他的父母或是老師所以為的那種方式。通常都有比他年長的女孩,會拜倒在他的甜言蜜語與迷死人不償命的笑容底下,會偷偷把他帶進房間,有時候他們就只會到遊樂園裡找個隱密的角落,或是躲在壘球場的露天看台底下親熱。至於他的成績,他確實天資聰穎(他可以每一科都拿A+),他輕輕鬆鬆就可以每一科都拿C,而他也的確每一科都拿C。他三不五時還可以拿個B,因為他從來都不讀書。
 
老師都很喜歡他,他們都無法抗拒他的笑容和恭維,而每個人都假定小史基普最後會上一所好高中,接著再上一所好大學,雖然他的成績很普通。他的雙親很有錢,用其他小孩的說法來說,他們家是「有錢得要命」。他在十二歲時,就好幾次坐在父母給他買的骨董「活動頂蓋寫字桌」(rolltop desk)前,計算爸媽死後他能分到多少錢。他偷來幾張財務紀錄,計算能分到多少錢。就算他無法算出正確金額,他也很清楚有朝一日他將會變得非常有錢。
 
儘管如此,史基普還是有煩惱。他大多數時間都無聊得要命。他用來消磨時間的事情,就算是跟女孩子玩、作弄老師、想著他的錢,也沒辦法讓他生龍活虎超過半小時。算他們家有多少財富確實是很好的消遣,但這些錢還不是他的,因為他還只是個小孩。只有一件事情能夠讓他擺脫無聊,就是他在維吉尼亞州才能享受到的樂趣。他第一次到維吉尼亞州度假是在他八歲那年的夏天,他開始用剪刀把青蛙戳死,但他很希望能夠想出別的法子來殺青蛙。他發現只要把魚網撒在泥濘的湖岸上,一下子就捕到青蛙。他會抓住青蛙讓牠們仰躺,然後把牠們圓滾滾的大肚子戳破,接著就把牠們翻過來,觀看牠們果凍般呆滯的眼睛,隨著血慢慢流光,牠們的眼睛就不動了。
 
然後他會使盡吃奶的力氣把青蛙屍體扔進湖裡,他一邊扔還一邊對著死掉的青蛙大喊:「真是太可憐了,你這隻惡心的小青蛙!」湖裡的青蛙實在太多,他每次都殺上好幾個小時,但湖裡看起來還是有成千上百隻的青蛙等著他明天再來殺。但第一年夏天結束的時候,史基普覺得他可以做得更好。他已經厭倦了把青蛙戳死。如果把這些肥嘟嘟的傢伙炸掉一定很酷,他想出一個很厲害的計畫。
 
那年他回家以後,結識了好幾個年紀比他大的男孩,有個叫提姆的男孩跟他特別熟,提姆每年放春假的時候都會和全家人到南卡羅萊那州玩。史基普聽說南卡羅萊那州很容易就能買到煙火。史基普只要稍微給一點甜頭,提姆去那裡玩的時候就會幫他買一些煙火偷帶回來。第二年夏天,史基普就不需要用剪刀,他就可以玩煙火了!在屋子裡找錢並不是什麼難事,這個計畫進行得很順利。隔年四月,史基普終於拿到了這個綜合煙火包,這些煙火真是太棒了。他之所以決定買「星條旗」煙火包,是因為裡頭有最多小得能夠塞進青蛙嘴裡的煙火,有許多「羅馬焰火」(Roman candles);還有一些「淑女的手指」(Lady Fingers),是種細細小小的紅色煙火;還有一串一英吋大小叫做「巫師」(Wizards)的煙火彈;還有他的最愛,幾個兩英吋大小的煙火彈,放在貼著「致命毀滅」(Mortal Destruction)標籤的盒子裡,上面還畫了一個骷髏頭和兩根交叉骨頭的海盜旗,象徵死亡的圖案。
 
第二年夏天,他把這些煙火一個個塞進捉來的青蛙嘴裡,點燃煙火,再把青蛙扔到湖面上方的空中。有時候他則會把煙火點燃,再把青蛙丟在地上,然後趕緊跑開,跑到遠處欣賞青蛙爆炸的景象。演出實在太壯觀了:血淋淋、黏答答,還有很多火光,有時候還伴隨巨大的聲響,和色彩繽紛的煙花。實在太精采了,他很快就想找觀眾來欣賞他的傑作。某天下午,他慫恿六歲的妹妹克萊兒跟他去湖邊,他叫她幫忙捉一隻青蛙,接著他就在她的眼前表演了一齣空中爆炸秀。克萊兒像瘋了般地尖叫,使盡吃奶的力氣飛快跑回小屋。
 
他家那棟宏偉豪華的「度假小屋」離湖邊半英哩遠,就在一大片一百英呎高的鐵杉後頭。這個距離並不遠,史基普的爸媽還是聽得見爆炸聲,他們猜想史基普一定是在湖邊發射煙火。他們過了很久以後才明白,他並不是好管教的小孩,跟他相處的時候要很小心。他們不打算處理煙火的事,就算那時才六歲的克萊兒跑回家,告訴她媽媽史基普把青蛙炸爆掉的時候,他們也不打算處理。史基普的媽媽把圖書室裡的電唱機開到最大聲,而克萊兒則設法把她養的貓愛蜜莉藏好。
 
超級史基普史基普就是反社會人格者。他沒有良心,他沒有建立起情感依附上的義務感,我們可以拿他日後的人生當作範例,讓我們瞭解,沒有良心的聰明人長什麼樣子。這種人沒有道德,也不關心別人,他最後的下場是一個人孤零零地待在社會的某個角落裡嗎?還是他一直都在威脅人,都在對人咆哮,都在胡說八道?我們通常會認為,他長大以後一定會變成殺人凶手。他最後或許會為了錢把爸媽都殺了。或許他會把自己給弄死了,或許他會被關在「高度安全管理」的監獄裡。但這些事情實際上都沒有發生。
 
史基普依然活得好好的,他都沒有把誰殺掉,至少他都沒直接動手,而且,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人在哪座監獄裡見過他。相反地,他還沒繼承他父母的錢,但已經飛黃騰達、富甲一方。如果你現在遇見他,如果你是在餐廳裡,或是街頭上跟他擦身而過,他看起來就像穿著昂貴西裝、整潔體面的中年男子。這種事情怎麼可能會發生?他痊癒了嗎?他改過向善了嗎?都沒有。實際上,他變得更壞了。他已經變成超級史基普。
 
史基普靠著他還可以的成績、魅力還有家裡的影響力,真的進了麻薩諸塞州一所寄宿高中,他的家人都如釋重負,一方面是因為那所學校要他,一方面是因為他就要遠離他們的生活。他的老師仍然覺得他很有魅力,但他的母親和妹妹都已經知道他熱愛操控他人,全家都很怕他。克萊兒有時候會說「史基普的眼神很奇怪」,但她的母親只會惡狠狠地瞪她一眼,彷彿是在說,「我不想談這件事情。」不過,其他人看見的只是他年輕英俊的外表。
 
史基普申請大學的時候,他父親的母校(也是他祖父的母校)接受了他的申請,他入學以後就成了派對動物和少女殺手,他也成為學校的風雲人物。他以平均是C的成績畢業,然後到一家比較沒那麼有名望的學校念MBA,他決定念MBA是因為發現在商業界可以如魚得水,而且還能用與生俱來的本事來娛樂自己。他的成績並沒有變好,但他向人施展魅力,讓他人依他希望做事的能力卻精進不少。
 
他二十六歲的時候進了Arika Corporation,這家公司製造開採金屬礦產所需的爆破岩石、鑿岩、載運等等設備。他在關鍵時刻都刻意展現藍得令人心醉的雙眸,以及令人目眩神迷的笑容,他的老闆認為他在激勵業務代表,以及跟重要人士接觸這方面擁有非比尋常的天分。至於史基普,他發現操縱受過教育的成年人,不會比他小時候勸說提姆去南卡羅萊那州度假時,順便幫他買煙火困難,而且撒謊(他謊撒得越來越天衣無縫)當然跟家常便飯一樣簡單。更棒的是,史基普長久以來都覺得人生很無聊,但他現在非常享受快進快出的冒險,以及附加的刺激,而且他比一般人更樂於挑戰無人敢冒的大險。
 
他進這家公司還沒滿三年,就已經去過智利找銅礦,也去過南非找金礦,他的作為最後讓Arika在礦井、露天礦坑這兩方面的採礦設備業界中,成為全世界第三大的供應商。Arika公司的創辦人實在太賞識史基普了(但史基普私底下認為他是個笨蛋),他還送史基普一輛全新的法拉利跑車作為「他為公司賣命的禮物」。他三十歲的時候和茱麗葉步上結婚禮堂,茱麗葉是一個甜美可愛而且說話很溫柔的女孩,年僅二十三歲,她的父親是一個人人皆知的億萬富翁,是靠探勘石油致富的。史基普很確定的是,視茱麗葉為掌上明珠的父親把他看作這輩子最想要的那種兒子--出類拔萃而且野心勃勃。而史基普則把身價億萬的岳父看作他一張通往世間一切的通行證。而且他還把即將過門的妻子看作甜美可愛,而又循規蹈矩的淑女(他的看法相當正確),她會認命接受她將扮演的角色,也就是妻子兼替他搞公關、辦活動的人,而且她也會假裝不知道史基普還是跟以前一樣--不只不負責任,還會到處結露水姻緣。她在他的保護之下會很引人注目,而且也會很受人敬重,而且她會把嘴巴閉得緊緊的。
 
結婚前一個星期,史基普的母親--她現在跟茱麗葉比跟自己兒子更親了--質問她的兒子,「你們的婚姻……你真的需要毀了她的人生嗎?」史基普一開始並不把她的話當一回事。但接著他好像突然發覺這件事情很有意思,於是他就咧嘴大笑,對他母親答道,「我們倆都很清楚她是永遠都不會發現的。」史基普的母親有好一會兒搞不清楚他這麼說是什麼意思,接著她就被自己兒子的無情嚇得直發抖。他已經結婚了,而且在社會上已經有一席之地,而且每年還給Arika帶來將近八千萬美元的業績,所以史基普在三十歲之前就當上該公司國際部門的總裁,而且也進入董事會。此時,他和茱麗葉已經有兩個女兒,他所偽裝的顧家好男人形象就此完成。
 
他雖然對公司很有貢獻,但公司還是得付出一定的代價,但怎麼說還是很划算。員工有時候會抱怨他「亂罵人」或是「很嚴厲」。有個女祕書聲稱史基普逼她坐在他的大腿上,而在她反抗的時候史基普就折斷她的手,她為此控告Arika。這件官司後來是庭外和解的,Arika以五萬美元交換她的「禁聲令」(gag order)。坦白說,五萬美元對他們公司來說根本就是九牛一毛。他可是「超級史基普」,他的老闆很明白他們值得花這筆錢。對於這件事情,史基普後來私底下是這麼說的:「這個娘們簡直瘋了。是她自己把手弄斷的。她想跟我鬥?這個沒大腦的婊子憑什麼告我啊?」在那名女祕書之後,他又被控告了幾次性侵害,但史基普對Arika實在太有價值,所以每回一有狀況發生,他們公司就開支票息事寧人。董事會的其他成員開始戲稱他是公司的「首席女高音」(prima donna)。
 
幾年以後,他分到了超過一百萬股的股份,變成公司第二大股東,僅次於該公司創辦人。史基普五十一歲時,他在這一年登上了Arika執行長的寶座。他最近惹出來的一些麻煩有點不好控制了,但狂妄自大的史基普還是相信他可以全身而退--但他或許對自己太有信心了。「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指控他犯了「欺詐」(fraud)罪。他當然否認這項指控。目前,「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就快做出判決了。遊戲玩家史基普沒有躲在社會的某個角落裡,他沒有胡說八道,他(還)沒有進監牢。事實上,他錢多得花不完,而且在很多圈子裡都很受人敬重--或者至少是很令人畏懼,但畏懼其實跟尊敬很像。
 
因此,這個圖像到底是哪裡有問題?或者,我們或許應該這麼問:這個圖像最糟糕的部分是什麼?雖然史基普很成功,但他的人生是一場悲劇,而且他也害很多人的人生變成悲劇他最主要的缺陷是什麼?就是下面這個:史基普對其他人沒有情感依附,他對誰都沒有情感依附。他的母親老是被他當空氣,有時候還被他耍著玩。他的妹妹老是被他欺負。其他女人只被他當作發洩性慾的對象,除此之外沒別的了。他從小就只等著他父親做一件事情,就是早點死趕快把財產分給他。他的員工跟他的朋友都被他利用、被他操縱。他的妻子還有孩子都是用來給世人交代的,他們是他的保護色。
 
史基普絕頂聰明,他精通做生意的旁門左道。但到目前為止,他最厲害的本事就是能夠不讓大家發現他其實很冷血--他還能夠命令少數幾個知道真相的人保持沉默。大多數人沒來由就會被外表迷惑,而史基普看起來永遠都很體面。他懂得如何微笑。他很迷人,當他老闆送他一輛法拉利時,他表面上會給他老闆灌迷湯,但心裡則在笑他老闆是個大傻瓜,而且他骨子裡根本就不會感激任何人。他的謊撒得天衣無縫,而且他撒謊的時候,他的肢體語言和臉部表情絕對不會洩漏一絲罪惡感,所以他的謊話不會被拆穿。他很會利用他的外表來操縱別人,他在扮演眾多受人尊敬的角色時--公司裡的當紅炸子雞、女婿、丈夫、父親--會把他冷酷無情的一面隱藏起來,沒有人發現他其實是在演戲。
 
他的魅力、美色、角色扮演不知怎麼地都失靈的話,那麼他就會使出必勝的撒手--恐懼。他的冷血讓人打心底害怕。羅伯特‧海爾(Robert Hare)寫道,「很多人都覺得他們很難應付反社會人格者的凝視,反社會人格者的眼神很強烈,而且不帶感情,也就是所謂的『掠食性動物』般的凝視。
 
對史基普生活周遭一些比較敏感的人來說,史基普湛藍如水的雙眸(在他妹妹看來,他的眼神很「奇怪」)很像無情的獵人正在盯著他的獵物,被他凝視的結果應該就只能是乖乖閉嘴。即使你認識他,即使你知道他是怎樣一個人,即使你被他一貫的伎倆給制住了,你會如何稱呼他?你能夠把他認出來嗎?你會怎麼說?「他是個騙子」?「他瘋了」?「他在他的辦公室裡強暴我」?「他的眼神很令人毛骨悚然」?「他曾經殺過青蛙」?但他可是一名穿著亞曼尼(Armani)西裝的企業領導人啊。他可是茱麗葉心愛的丈夫,也是兩個小孩的父親。看在老天爺的份上,這個男人可是Arika公司的執行長啊!而你竟然指控他這些事情,你有什麼證據呢?到底是誰有毛病,是位高權重的史基普執行長,還是指控他的人?而且很多人(包括有錢有勢的人在內)都因為各式各樣的理由而必須把史基普留在他們身邊。他們會在乎你說的話嗎?
 
從沒辦法攻擊他這一點,以及從其他很多方面來看,史基普都是典型的反社會人格者。用「美國精神醫學會」(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的話來說,他「對刺激的需求量比正常人多。」所以他經常冒很大的風險,而且他會施展魅力引誘別人去冒很大的風險。他童年時期即出現「行為問題」,但並沒有相關的就醫紀錄。他很愛騙人,也很愛操縱人。他和手臂遭他折斷的女性員工在一起時,或是和其他我們還沒有聽說過她們遭遇的女人在一起時,他可能會突然「不顧其他人的安危」,突然變得很暴力。或許史基普唯一沒有展現出來的典型「症狀」是濫用藥物。他最接近這一點的事情只是他晚餐後喝太多蘇格蘭威士忌。
 
他對跟人建立親密關係並不是很有興趣,他一直都很不負責任,而且他也沒有任何悔意。因此,到底他的內心產生了什麼變化?到底是什麼原因讓他變成今天這樣的?史基普到底要什麼?激勵我們大多數人的是其他人。驅使我們追求願望和夢想的也是其他人。跟我們住在一起的人,離我們很遙遠的人,已經過世的親人,趕都趕不走的討厭鬼,我們對這些人都很有感情,就算對我們的寵物也是,他們佔據了我們的心田和腦海。就連我們當中最不愛交際的人,也是被他的人際關係所定義,也是會被他對其他人的反應、感受,反感和感情所影響。
 
我們絕對是由關係所構成的生物,這一點千真萬確,可以追溯到我們的靈長類老祖先。珍古德(Jane Goodall)說她在岡貝(Gombe)觀察到的黑猩猩「有一整套用來維持或是修復社會和諧的行為……分離再會之後,牠們就會以擁抱、親吻、輕拍手和握手迎接歸來的一方……牠們會聚在一起花很多時間優閒地幫彼此理毛,這種行為具有社交性質。有食物就分著吃。關心病者和傷者。」所以,如果我們跟其他人之間沒有原始的依附關係,那麼我們會變成什麼樣子?顯然我們就會變成遊戲玩家,會變成下著大型西洋棋局的人,而我們的同胞就是棋子,他們就是城堡、騎士和士兵。
 
因為這就是反社會人格者的行為與慾望的本質。史基普唯一想要的東西,也是唯一剩下的東西,就是贏。史基普不會花時間去找個人來愛,他無法愛人。他不會擔心生病或有難的朋友、家人,因為他無法擔心別人。他對別人的事情漠不關心,因此他告訴父母或是妻子他在商界闖蕩的眾多英雄事蹟時,他並不會特別開心。他想跟誰共進晚餐;就能跟誰共進晚餐,但他卻無法跟任何人分享快樂時刻。小孩出生之時,他既不會感到惶恐不安,也不會覺得興奮莫名。他跟兒女在一起,或是看著他們成長的時候,心裡一點也不會油然生出喜悅之情。
 
但有一件事情史基普會做,而且他做得比其他任何人更好:史基普很會贏。他能夠操縱人,他能夠讓別人屈服於他的意志。還是小孩子的時候,他決定青蛙應該死,青蛙就得死,他希望他妹妹尖叫,他妹妹就得尖叫,而現在,他玩的遊戲更大規模而且也更好玩了。在一個人人汲汲營營,但最多也只能混口飯吃的世界裡,史基普在三十歲以前,就已經拐別人幫他賺到大錢了。他可以把受過良好教育的員工,還有身價億萬的岳父耍得團團轉。他可以把那些很老於世故的人嚇得心驚膽跳,然後就站在他們背後看笑話。他能夠左右跨國商場上的大型財務決策,他可以把大多數的協議導向對自己有利的局面,而且不會有人出來抗議。或者,如果有人膽敢站出來投訴,他只消說一兩句話,就可以把那個人整得很難看。他敢嚇唬人,他敢攻擊人,他敢把人家的手折斷,他敢毀了人家的事業,而那些有錢的同夥會竭盡全力,確保他永遠都不會跟一般人一樣惡有惡報。他相信自己能夠得到任何想要得到的女人,而且他能夠操縱他所碰到的任何人,包括「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的所有成員。他是超級史基普,能夠讓他感到刺激的東西就只有策略和利潤,而他把這輩子的光陰都花在把遊戲玩得更出神入化上。
 
對史基普來說,遊戲就是一切他覺得其他人都很天真愚蠢,因為我們沒辦法用他的方式來玩。但他很聰明,他是不會說破這一點的。而這正是沒有情感依附,也沒有良心的人心裡所想的。生命被化約成競賽,其他人都只是他的棋子,被他移來移去,被他用來當擋箭牌,或是用完就丟。
 
或許控制別人的終極形式就是奪走那個人的性命,當提到反社會人格時,很多人首先想到的就是反社會的殺人凶手,或是冷血的連續殺人狂。除了有反社會人格的國家領袖(會把全國民眾帶向集體屠殺和非必要的戰爭),有反社會人格的殺人狂確實是「缺乏良心」最駭人聽聞的一個範例--最駭人聽聞,但卻不是最尋常可見。有反社會人格的殺人狂惡名昭彰。我們在報紙上讀到他們的消息,在電視上看到他們的新聞,去看描述他們故事的電影,我們嚇得半死:反社會怪物就躲在我們裡面,他們殺人不眨眼,而且一點悔意也沒有。但跟一般人的觀念相反的是,大多數的反社會人格者都不是殺人凶手,至少人都不是他們親手殺的。
 
光是從統計數字就可以得到印證,大約二十五個人當中就有一個是反社會人格者,但除了在監獄,或是幫派裡面,或是在貧困或是受戰火蹂躪的地方,其中出現殺人凶手的機率可謂是微乎其微,真是謝天謝地啊。如果一個人同時兼具反社會和嗜血的特質,後果就會是一場揮之不去的噩夢,或是比實際情況誇大很多的恐怖形象。但大多數的反社會人格者都不是殺人魔,也不是連續殺人狂。相反地,他們大多只是普通人,就跟我們一樣,可以經過很長的時間都不會被人認出來。大多數沒有良心的人都比較像是史基普,或是把兒女當工具的媽媽;或是故意傷害脆弱無助的病人,害他們病情加重的心理醫生;或是很會玩勾引和操縱這套遊戲的情人;或是把銀行戶頭提領一空,消失得無影無蹤的公司合夥人;或是很會利用人,但又堅稱她才沒有利用人的迷人「朋友」。反社會人格者就是會想辦法來控制別人,因為這樣他們才能夠「贏」,他們的辦法林林總總、五花八門,只有少數幾個人非得用到暴力不可。
 
畢竟,暴力太明顯,而且除非是用在毫無招架之力的兒童,或是動物身上,要不然很容易被逮到。在任何情況下,凶殘的殺人魔並不是「沒有良心」最有可能造成的,雖然這種人一旦出現的後果會不堪設想。更確切地說,他們真正重要的事情是玩遊戲。贏的獎賞從統治世界到一頓免費午餐不等,但他們玩的永遠都是同一種遊戲--控制別人、害別人心驚膽戰、「贏」。很明顯的,如果沒有情感依附或良心,「人際意義」(interpersonal meaning)就只剩下「輸贏」。一旦人際關係的價值被貶到一文不值,有時候就得用殺人來伸張自己的支配地位。但反社會人格者通常就只要殺殺青蛙,或是對女人性侵害,或是引誘和利用朋友,或是到智利開採銅礦,或是偷幾張郵票然後躲在一旁看人家亂成一團,就足以伸張自己的支配地位了。(本文選自第二章,陳若雲 整理)
 
 
作者︰瑪莎.史圖特 
瑪莎.史圖特博士(Martha Stout Ph.D.)任教於哈佛大學醫學院﹝Harvard Medical School﹞,在著名的「梅格寧精神專科醫院」(Mclean
Psychiatric Hospital)完成專業訓練。為美國知名臨床精神病學專家,也是哈佛醫學院精神科的臨床講師。其他著作包括《精神健全的迷思》(The Myth of Sanity: Divided Consciousness and the Promise of
Awareness)。目前定居在麻塞諸塞州的安角(Cape Ann)。
 
出版:商周出版(2014年5月再版)
 
書名:4%的人毫無良知 我該怎麼辦?     
 
      
 
目錄:
致謝 
作者的話 
緒論-想像 
第一章:第七感 
第二章:冰人-反社會人格 
第三章:良心沈睡時 
第四章:世上最好心的人 
第五章:為什麼良心會被蒙蔽? 
第六章:如何辨識沒有良心的人? 
第七章:無罪感的病原學-反社會人格者是如何形成的? 
第八章:反社會人格者就在你身邊! 
第九章:良心的起源 
第十章:為什麼有良心更好? 
第十一章:土撥鼠日 
第十二章:良心最純粹的形式
 
 

延伸閱讀

2解方翻轉偏鄉早療!用科技打破距離限制 為慢飛天使打造更好療育環境

2020-11-12

投入光電,點亮希望 偏鄉孩童教會我的一堂課,珍惜是最大感動

2020-10-15

讓偏鄉高牆倒下! 富邦人壽「有你,就沒有偏鄉」動人催淚

2020-01-07

南迴居民看病比誰命長 《來不及墓園》揭偏鄉醫療辛酸血淚

2018-09-28

台大生揪團課輔 幫偏鄉童播下自信的種子

2017-04-27

為孩子打造移動樂園 走遍偏鄉160校

2016-1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