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替藥頭賣命慘死 我不要這樣的人生!

陳玉華
2015-04-23
焦點新聞
今周刊957期

替藥頭賣命慘死 我不要這樣的人生!

陳玉華
2015-04-23
替藥頭賣命慘死 我不要這樣的人生!
焦點新聞

他,三歲父母離異,國二時接觸毒品,被送安置中心; 高中夜間部時,因吸毒缺錢,加入販毒,一度被詐騙集團所控制。 後來靠著信仰與親友支撐,逐漸離毒, 並且考上大學,定期返回安置中心, 輔導與陪伴曾經和他一樣,徬徨又脆弱的青少年。 以下為洪德高的告白。

他們,
都預演了我的人生!


藥頭要我抵債,派個差事,半夜我避開監視器,摸黑撬開車牌。後來,從報紙得知他們幹的是擄人勒索案,一個吸毒朋友開贓車躲避警察追逐,撞車死亡……。

藥頭給了一套西裝、一只公事包、一套說詞。下車見了一位神色慌張的歐巴桑,取走她手中的鈔票,那一次身分是「假檢察官」。後來詐騙集團的機房被攻破,另一個朋友在追捕過程中,從樓頂橫跨另一棟脫逃,自防火巷墜下身亡……。

毒品奪走了這些年輕生命,他們都預演了我的人生。我很害怕,努力走上不同的路,彌補生命的缺口。

三歲時爸媽離婚,姊姊跟媽媽,哥哥和我跟著爸爸。每天回家,就是把冰箱內的飯菜取出。爸爸在研究室,哥哥在補習班,在空蕩蕩家中「熱便當」,是我國中苦悶的記憶。

相較於孤獨的便當,外面的世界熱鬧許多。

放學的校門口,一輛輛機車上的壯漢,手臂刺著各種圖騰,聲聲作響引擎聲,等著女生放學的架式,我十分嚮往這種「超酷的大人世界」。

蹺課、吸K、飆車……,同儕的世界讓我不孤單。我與爸爸的衝突加劇,十五歲,我從新竹轉學到台中跟著媽媽,但我們已經超過十年沒有一起生活,互動超陌生。

每天學校打電話追問:「小孩怎麼沒來上課?」媽媽快捉狂,幾乎要丟了自己的工作,最後我又被送到安置中心。

高中補校同學形形色色,有在酒店上班的女同學,胸前塞著白粉,過來拍拍肩:「同學,交個朋友吧!」跑去廁所吸食,昏昏沉沉地回教室,老師與教官其實心知肚明,趴在桌上的學生,有些白天工作太忙,有些是吸毒太累。

窮的時候,就在我的房間,和朋友用毛巾塞住門縫,媽媽在外面敲門怒吼,我完全聽不到;有錢時,大夥去汽車旅館開搖頭趴,有一回我吸食過量,昏了過去,大家拿開水燙我,醒來看到紅腫的臉頰,完全沒記憶。

「下次我們去打球,不要再吸毒了……。」每次醒來,全身緊繃、頭昏腦脹、混身發冷……,大家集體發誓。

那時候,去日本料理店打工時,常常恍神出錯,被開除時心裡很受傷,但只要躲回吸毒「妄想的小世界」,再次被放棄,好像也沒那麼痛。

從小我說謊會結巴,但為了吸毒什麼都敢。

騙朋友機車壞了,需要錢;去了機車行,要求老闆多開兩千元收據,用來向媽媽報帳。每天醒來,腦中浮現的就是要如何騙錢?

後來,藥頭要我販毒「抵債」。但拿到貨,我常常吸比賣得多,入不敷出。不僅在校園販毒,校外的幫派、詐騙集團都得幹。

狠一點的,給把西瓜刀,去逢甲夜市圍事,砍一人,一千元;或是給一套西裝,要你假扮檢察官,去定點詐騙收款,風險很高,碰到真警察釣魚,被逮的機率很高。

看到他們的下場,我提心弔膽,害怕被毒癮控制;但是發作時,瘋狂摔東西,把所有家具堵住媽媽房門,氣她不給我錢,罵她不愛我。

我更氣自己,內心的空虛被毒品趁虛而入,氣自己拿不出辦法 ……。

關了電話,
用工作的疲累抗拒欲望


有一回,朋友帶毒品又來門口按門鈴,媽媽跑到樓下狂罵 ……。

我躲在房間發抖,覺得整個家都快被我搞垮了。

當天,我關掉手機,上網找了加油站打工。隔天應徵,老闆看到身高一七五公分、僅四十九公斤的我,滿臉狐疑。我在內心禱告:「神啊,請不要再放棄我。」「你被錄用了,每天早上六點到下午五點。」老闆說。

那天,我搭公車回家,感覺走在不同的一條路,有一個很奇怪的落差出現,「原本我是危害社會的人,怎麼會變成一個正當有用的人?」

為了對抗毒品,我開始進行自我管理。我先關掉手機,避免那些吸毒的朋友找上門;早上出門去打工,用疲累來讓身體忘記毒品的氣味。

最難熬的是晚上,常常睡不著,又會想要起來吸食。我後來跑到DVD店,把有關毒品的影片,都租回來看,看到電影中那些吸食者的鏡頭,我就過過乾癮。

「電影是孤獨最好的朋友」,但也因為毒品在電影中,常常被美化成紓壓或解悶的意象,例如我看《華爾街之狼》裡的李奧納多吸毒,成為上流社會的派對交際手段,這也讓年輕人有樣學樣,容易觀念偏差。

靠著加油站打工四個月的正常作息,與教會信仰的支撐,我不斷與毒品纏鬥,期間我也多次被拉回去,每次吸毒後,我又陷入悔恨,痛恨自己。

再度淪陷,
告訴自己不讓愛我的人失望


但教會朋友知道後,總是以諒解替代指責,這讓我很放心,覺得自己沒被放棄,下次誘惑再來時,我心底就會浮現那些愛我的人臉孔,告訴自己:「不能讓他們失望。」

就這樣,跌跌撞撞,我重新考上大學,慢慢了解自己的空虛在哪裡,了解了人生的缺口,才知道自己為何被毒品趁虛而入。

我國二時叛逆,與爸爸關係陷入冰點,但我又渴望他的愛。當初從新竹到台中,感覺被爸爸遺棄。

「糟蹋自己來報復父母」,我和全家變成陌生人。讓陌生人痛苦,應該比較不會痛。

那兩年,我們家裡的年夜飯都是冷的。

直到我上了教會,反省自己吸毒,這不是爸爸的錯,但我卻把人生的挫折,都怪到他身上。

去年春節,爸爸來巴士站載我返鄉吃年夜飯。我在站牌下等待,看著水溝蓋很想跳進去,心中禱告:「神啊,讓我可以叫他一聲爸。」

「嗨,高哥。」爸爸搖下車窗先喚我乳名。「嗨,爸。」雖然車內只有父子倆,我還是不自覺往後座挪。

爸爸從後照鏡偷偷瞄我,眼角泛紅,雙手緊緊握住方向盤。

這是兩年來,父子第一次開口。

返家過年途中,兩人依舊沒有談上半句話;但我知道,和解之路,我們又近了一點。

洪德高
出生:1994年
現職:北藝大電影系學生
目標:拍電影,說自己的故事

延伸閱讀

只不過是一次失敗而已

瞬間,全身如觸電般一陣戰慄。最初只是想用這種方式整理一下現狀,結果卻讓我看到了完全不同的世界。選錯店址,選錯行業,還逞強借債來創業,這一切過錯的罪魁禍首都是我。可是在此之前,我嘴裡都在說些什麼呢?我抱怨他人,抱怨命運,最終將自己二十七歲的人生真正變得一無是處。

人會窮,不是因為常喝星巴克、上健身房!

人會窮,是因為「收入太少」,不是因為你喝星巴克上健身房!

沒有進去看屋況 他們竟買下一間好宅

「有土斯有財」是華人的觀念,從事房地產40多年,我的感受尤其深刻,也協助不少人買下人生中的第一間房子。

單身經濟風潮起 一個人大口吃麵自在、不感尷尬

一人拉麵、一人火鍋、一人燒肉……等,隨著全球單身人口不斷增長,「一個人」的商機無限......

把賠錢貨變金雞 葡萄王逆轉勝的祕密

去年葡萄王生技本業品牌成長持平,代工業務卻異軍突起, 一消一長之間營收創下新高,這不是意外的驚喜,它是怎麼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