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兩大綠能主角卡關 「非核家園」淪口號?

為達成「非核家園」目標,離岸風電將擔綱111億度發電量的重任。

吳靜芳

焦點新聞

上緯提供

1079期

2017-08-24 10:46

二○二五年拚「非核家園」,成敗就看再生能源能否衝至二○%發電占比,但兩大主角太陽光電、離岸風電發展各有阻礙,仍待配套解圍。

未來八年要從發電占比五%衝到二○%的再生能源,這五一五億度的電力,主要仰賴太陽能與離岸風電,目標在二○二五年以前各達成二千萬瓩與三百萬瓩的裝置容量。只是,以目前的進展看來,再生能源的建設稍嫌緩慢。


電力

 
綠能
 

太陽能》兩大烏雲罩頂 缺土地! 釋出量只達總需求量一成


攤開數據,以第一主角太陽能來說,台灣花了十七年,太陽光電的裝置容量才超過一百萬瓩,二五年要達到二千萬瓩,必須拚命趕進度,每年至少裝設二百萬瓩以上。

每年要衝二百萬瓩的第一個罩門,在於土地。二千萬瓩中,扣除掉三百萬瓩是屋頂型太陽能板的裝設目標,剩下一七○○萬瓩地面型太陽能板所需的土地面積,高達二.二五萬公頃。

但「申請農業用地作農業設施容許使用審查辦法」規定,允許建設電廠的土地,必須是不利耕種、地層下陷,以及汙染區與國有鹽業區。剛因八一五大停電而下台的前經濟部長李世光曾承諾,農委會盤點後,可釋出一萬公頃土地建置太陽能電廠,這兩年,政府像擰毛巾一樣,初步釋出可建設的土地,加一加只有二二七二公頃,只堪達到總需求量的一成。

釋出土地的速度慢,部會各有各的考量,例如,農委會堅持農地農用,環保署擔憂業者在汙染地施工後的廢土,造成二次汙染等等。


「這些理由聽起來都很有道理,但最後結論就是沒有土地。」太陽光電產業協會祕書長姜暭先強調,產業鏈產能成熟、資金到位,萬事俱備,只欠案場,「八月下旬,嘉義的鹽業用地開標,已經有九個會員搶著去標了!」

即使加上有潛力發展漂浮式太陽能板的水庫、滯洪池,共約二七○○公頃的水域面積,由於技術不似地面型成熟,不是廠商優先考量的場址,就算釋出,也仍是杯水車薪。

僧多粥少,產業界眼睜睜看著租金飆漲,還得為了案場土地搶破頭,元晶董事長廖國榮就曾建言,希望政府至少盤整出四萬公頃土地。
 

沒饋線! 電力送不出去,業者卻步


太陽能的另一個罩門,在於 「饋線」(運輸電力的傳輸線)。電廠必須連上饋線,才能將電力併進台電電網,供給用戶使用。但饋線網絡多半分布在人口密集區、重劃區及工業區,以農委會盤整出可建設電廠的十八區土地為例,都是西部沿岸人口密度低的鄉里,導致難得有饋線的案場奇貨可居。姜暭先分析,「一公頃租金三十多萬元的土地,如果附近有饋線,可能會飆到四十多萬元。」


饋線不夠,電廠只能自己拉。但台灣太陽能電廠大多規模小又分散,饋線一公里約耗資新台幣一億元;距離太遠,還得再砸三億元建升壓站。若饋線成本太高,即使是政府好不容易擠出來的地,業者不想去,也沒有用。

解套方法在哪兒?「我們是希望未來盤整出的案場,台電可以先拉好饋線網路,讓各案場平均分攤饋線價格,業者建廠速度會快很多。」 姜暭先談到二五年的二千萬瓩目標,語氣充滿無奈。

另一方面,台灣海峽由於地形可增強風速,是世界數一數二優良的風場,原本三百萬瓩的離岸風電目標,已加碼上修到三五○萬瓩。目前示範獎勵的第一階段,上緯公司完成兩架示範風機後,歐美風電開發商及銀行團紛紛來台探路,各路人馬急著卡位第二階段,累計申請環評的裝置容量已破一千萬瓩,拚年底通過。

由此熱度來看,要達到三五○萬瓩似乎不是難事,但從第一階段兩個民間開發商上緯及永傳的經驗,離岸風電這條路仍不輕鬆。

 

離岸風電》產業鏈缺口大 高資本! 國銀態度保守 融資無門


由於台灣沒有離岸風電產業鏈,上緯一路摸索,耗資四十億元,幾乎要彈盡援絕才裝設八千瓩,最後引進丹能風力與麥格理資本入股旗下海洋風電,才解決了資金問題。

上緯的經驗也反映台灣融資環境不佳。離岸風電是高資本的產業,一個架滿三十幾支風機的風場,資金規模上看二百億至二五○億元不等,勢必得循當初高鐵的專案融資模式。

但國銀對產業認識不深,上緯董事長蔡朝陽就曾大嘆,開發階段吃遍銀行閉門羹。行政院近期雖已啟動研議綠能信用保證機制,但國銀目前的接受度並不高,融資如何解決,仍是一個大問號。

永傳則代表另一種困境。今年七月,永傳旗下福海示範風場被打入二階環評,原因是基座離白海豚棲地不到二公里。一進二階環評,恐怕要再耗上超過一年。
 

卡環評! 各部會不同調 開發案碰壁


福海董事長林鑫堉就感嘆,各部會對離岸風電政策不同調,「業者等於在這個叢林裡碰撞。」開發台灣風電多年的德商WPD達德能源集團(英華威母公司),也因為場址離白海豚棲地太近而自行撤件。

 

不過,台灣風場多元,工研院IEK分析師康志堅觀察,扣除容易影響白海豚的場址,要達成三百萬瓩綽綽有餘,剩下就看業者評估與環評纏鬥的成本有多大。

「但台灣市場規模還是太小,而離岸風電規模經濟效益很明顯。」康志堅分析,和離岸風電發達的歐洲相比,台灣雖然風場潛力優越,但市場規模小、成本也高。

歐洲單一風場裝置容量動輒達五十萬瓩,台灣則在十萬瓩徘徊,電價也不像歐洲採競標制,而是單一躉購費率(台電依《再生能源發展條例》收購民間再生能源的費率)。

未來風機技術進步,扇葉受風面積增加,成本會降低,躉購費率必然有下修的壓力,可能影響業者獲利。

 

長遠來看,當核一、二、三陸續除役,核能退場留下的五一四.四萬瓩的發電容量缺口,再生能源補得上嗎?從計畫來看,再生能源大軍可在二五年達到二七四二.三萬瓩,單純從裝置容量數字看似足夠;但除了表定數字與實際執行進度有很大的落差,真正的門道,在於發電效率。

 

依賴東北季風的風電,只有冬天能發威,無法為缺電的夏天紓困,更不能當成基載電力(需滿足可長時間連續運轉且發電成本低之特性,如核能及燃煤火力等)使用。

以發電效率的指標「容量因數」(為全年實際發電量占理想最大發電量的比率)來看,核電動輒達八、九成,離岸風電預估最高只到四成多。

「離岸風力可以滿足再生能源的目標,但無益於分散尖峰負載。」康志堅指出,相較之下,太陽能雖然容量因數更低,去年僅約一四%,但由於發電時機多為用電尖峰,紓解缺電燃眉之急的潛力稍高。

看天吃飯的再生能源,要替代穩定供電的核電,仍有很多問題待解。未來政策該如何配套,例如饋線的建設,至為關鍵。

延伸閱讀

女人的自信是溫柔的力量,不需高傲更不必逞強!懂得取捨,是一種成熟,更是一種智慧

2020-03-07

注意!梅雨季開除濕機,這5種電器千萬不可以在同一條延長線上

2020-05-19

今午後全台逐漸轉有雨...影響恐達3天 彭啟明透露「雨勢最大時間點」

2020-05-26

冷氣出現「吹不涼」等3狀況快把電源關起來 否則恐引發爆炸、火警

2020-0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