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談婦聯會調查始末 台大教授:協商的路沒有白走

花亦芬

焦點新聞

2018-02-07 12:20

單純從司法解決的角度來看,「和解比處分更難」。但從社會互信的建立來說,用半年的時光換來可以用更平和、更穩健的態度來處理婦聯會及旗下四大基金會的問題,協商之路並沒有白走。

圖/翻攝自內政部網站

 

1月31日,婦聯會臨時會員大會以三票之差否決了與內政部及黨產會簽訂行政契約的和解之路。如婦聯會主委雷倩所言,這是「主戰派與政黨聯手封殺行政和解」;根據媒體解讀,這間接證實了國民黨介入婦聯會務(聯合報2018/02/02)。

 

面對這個結果,依原先規劃,2月1日,黨產會認定婦聯會為黨國一體時期的附隨組織,凍結名下財產,日後婦聯會開支須經黨產會核准。

 

半年來雙方達成的互信基礎 成黨產會順利調查關鍵

 

針對社會近日對這個轉變產生的各種反應,有兩件事可幫助我們重新理解處理婦聯會案的發展脈絡:

 

第一,透過前監察院長錢復先生伉儷與內政部葉俊榮部長的共同努力,2017年7月24日葉部長在記者會宣布,內政部與黨產會終於與婦聯會達成協議,確立處理三原則。長期以來婦聯會不願意公開資產流向、拒絕申報財務、組織運作也不透明的封閉狀況,終於被敲開了一小扇窗口。

 

第二,2018年1月 31日下午,黨產會第一次有機會派員從婦聯會手中取得婦聯會近十年捐款資料,而且互動過程平和安穩。這份資料對黨產會後續可以進行的調查,意義不小。

 

換言之,如果沒有去年7月內政部積極打造的和解與互信基礎,就沒有今年 1月底黨產會可以平和順利取得重要財務資料的結果。

 

雖然這半年內,社會各方不斷有各種評論、甚或批判;但是,這整件事能在不掀起社會對抗的氛圍中,讓事情自然而然發展到台灣社會可以自己看清,阻撓和解的因素不在於政府公權力的運用,而在於與婦聯會相關的「政黨極高層及黨機器毫不避嫌的動作」(雷倩臉書2018/01/21)。

 

追查不當黨產沒有SOP 協商和解之路沒有白走

 

今年1月底,德國「聯邦處理東德獨裁政權基金會」董事長Rainer Eppelmann一行三人來台訪問時便曾說,1990年東德民選政府之所以能順利調查東德共產黨產,主要得力於當時西德情報機構提供各種協助,讓他們可以追查東德共產黨在國內外的資產流向。

 

但即便有這麼強有力的後盾,經過16年的調查,他們仍無法確定追回的金額究竟占東德共產黨所有不當黨產多少百分比?由此可見,追查不當黨產並非如外界想像那麼容易;更不是有什麼SOP遵循照辦便成。

 

台灣在特殊的國際處境下,為了避免引發社會對立,嘗試先走協商和解的路來緩解僵持不下的困境,這即便難以稱為完美的解決之道,但也不應被視為全然「不對」或「不好」。

 

有親身參與過東德不當黨產處理的Eppelmann 董事長,便相當肯定用協商和解來處理婦聯會案,認為這才能真正促進和平轉型,避免製造社會對立。雖然這條路最終沒能達成預期成果,但並不表示選擇走這條路是失敗的政治決策。

 

沒有錯,單純從司法解決的角度來看,「和解比處分更難」。但從社會互信的建立來說,用半年的時光換來可以用更平和、更穩健的態度來處理婦聯會及旗下四大基金會的問題,協商之路並沒有白走。

延伸閱讀

黨產會認定附隨組織 婦聯會385億現金資產遭凍結

2018-02-01

鷹派贏了!婦聯會拒簽行政契約 雷倩主委位子不保?

2018-01-31

不清不楚不平等?婦聯會行政契約全文曝光

2018-01-30

婦聯會召開臨時常務會改選 雷倩打敗潘維剛當選主委

2017-12-24

軟硬兼施!他讓婦聯會歸還國庫312億

2017-08-10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