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巴掌嬰用成人手術室 四大兒童醫院 窮得只剩招牌

張雅雯、楊惠君
2018-04-12
焦點新聞
1112期
吳逸驊 攝影

巴掌嬰用成人手術室 四大兒童醫院 窮得只剩招牌

張雅雯、楊惠君
2018-04-12
巴掌嬰用成人手術室 四大兒童醫院  窮得只剩招牌
焦點新聞
吳逸驊 攝影

「九五!九五!」院內的急救代碼廣播響起,不一會兒,媽媽淒厲的哭聲在加護病房外迴盪。另一扇門裡,兒童胸腔與加護醫學科主任呂立跟著揪心,「我希望有人去陪她,但是全院只有一位兒童醫療輔導師,現在請育嬰假中。孩子病危或臨終時,不會只有孩子需要照顧,父母的哀傷也需要輔導者介入,但是,我們卻沒辦法做到⋯⋯。」這是台灣唯一的國立台大兒童醫院加護病房現場,離「友善兒童醫療照顧」的目標,還有好遠的路要走。

不到一公斤的巴掌天使,胎便擠破腸子,必須緊急手術,由小兒外科醫師把細如麵條的腸子撈出來,尋找破洞處修補。手術前的準備工作,比手術本身還驚險,孩子太小,開腹容易有失溫危險;術前,新生兒科醫師林湘瑜得先去「布置手術房」,在冷氣空調強烈的成人手術室裡,把加溫輻射台推進去、烤燈備好,讓冰冷的手術房溫度調升,最後,再從新生兒加護病房推進開刀房,短短三分鐘的路程,步步心驚。

 

這是中國醫藥大學兒童醫院的手術實況。兒童醫院裡,連兒童專用的手術房都沒有。二○一三年,還未改制衛福部的衛生署,聲稱在全台灣北、中、南、東區規畫設立六至八家兒童醫院。五年過去,兒童醫院還是「玩假的」。

 

問題一》

預算未獨立,斷手跛足

 

第一個掛牌、國內兒科醫師群最龐大的林口長庚兒童醫院,早就撤銷登記,只剩下兒童醫療大樓,目前國內僅有台大、馬偕、中國醫藥大學和彰化基督教兒童醫院。

 

馬偕兒童醫院發展總執行長李宏昌指出,當初衛福部承諾透過不同計畫,每年可支援兒童醫院約一億元,「後來一毛錢都沒有,所以每家兒童醫院都虧得一蹋糊塗。」呂立也直言,國內四家兒童醫院都是無法獨立的「院中院」,「沒有獨立的預算,就連兒童醫院的『招牌』都是自己花錢修改,台大兒童醫院的行政專職人員只有一個祕書,我們仍是台大醫院的小兒部醫師。」

 

台大兒童醫院原本被賦予的任務是建立國家級兒童醫院,規畫成為兒童重症的最後防線,呂立表示,重症的特殊病床與一般病床比例是一:一,高於一般醫院一:三的比例,但國家沒有編列任何預算,「如果兒童醫院從頭到尾沒有一毛錢由兒醫決定,就是跛足!」

延伸閱讀

中國房價不能漲、更不能跌的真實面目

中國兩億多的中產階級,這幾年都背上沉重房貸,從深圳中興通訊一名手機研發主管因「被離職」而跳樓, 點出中國房地產不能跌、不能漲,將會是最大的社會風險病灶所在。

知己:強處不讓!

繼上海後,米其林選擇台北發行小紅本,外灘有四家星級餐廳共六顆星由台商投資, 優質生活產業的相對優勢明顯是台灣的Can Do,朝向此產業中心發展,是不是台灣的Want To Do?

小國家的大啟示

以社會演變跟產業發展階段來說,台灣剛好在以色列跟比利時的中間, 如何以千萬級人口、技術累積,在大國競合間找出自己的定位,是我們這一代的使命。

跟德國人學永續經營

企業再強大,不懂思考永續議題,終有一天會凋亡。 當大家因為生存環境問題,選擇不生小孩,我們的社會還有什麼希望?

什麼行業女人都能做

性別限制不過是惰性,少子化讓日本「女人禁制」的工作禁忌逐漸被突破, 像園藝業原本排拒女性,但女樹醫塚本成功移植大紫藤,讓足利花園成為世界十大必訪名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