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連救命都缺武器? 急重症病兒恐淪「醫療難民」

楊惠君、張雅雯
2018-04-12
焦點新聞
1112期
陳弘岱 攝影

連救命都缺武器? 急重症病兒恐淪「醫療難民」

楊惠君、張雅雯
2018-04-12
連救命都缺武器? 急重症病兒恐淪「醫療難民」
焦點新聞
陳弘岱 攝影

全國急診量最大的林口長庚紀念醫院兒童急診室裡,難得平靜的午後,不一會兒的時間,瞬間像按了快轉鍵,高速運轉起來──一名OHCA(到院前心跳停止)的女嬰送進來,醫護迅速動員進行CPR(心肺復甦術)、裝上超音波監測心跳,並在幾分鐘內輸液、打藥進入中央靜脈導管。

當班的兒科急診醫師吳漢屏身為美國心臟協會(AHA)兒童高級救命術(PALS)導師,捏出一身冷汗,因為最後關頭才找出醫院庫存唯一的骨內針,「如黑暗中重見光明」,他事後說。

 

心跳停止的孩子,建立周邊靜脈導管困難,須以骨內針直接從大腿進入,建立骨髓輸液的通道。吳漢屏指出,骨髓穿刺針健保給付約一千多元,但是光是醫材廠商就開價四千多元,醫院除非真有「佛心」,否則誰要進貨?而明明是搶救生命處置的骨內針,卻要自費才能做,「『有錢判生、無錢判死』,我們可以這樣對待無辜的小生命嗎?」

 

攝影:余志偉

 

救命醫材合法關卡多

民眾就算自費,想買還買不到

 

骨內針等兒童專用醫材,不是兒科醫材窘迫的特例。已經整整兩年半,全台的新生兒科醫師,都在為了一支早產兒專用臍導管抗爭,只因為原廠廠商為符合歐盟新要求,產品規格標示長度,由原本的「產品全長」更改為「可插入人體長度」,材質和使用方式完全不變,在台灣就成了必須重新查驗登記的「不合法」產品,醫師要拿來救小孩,還可能因此違法。

 

在新生兒科醫學會爭取下,衛福部在廠商重新辦理查驗登記前開放「專案進口」,但新生兒科醫學會祕書長、中國醫藥大學兒童醫院新生兒科醫師林湘瑜說,專案進口的前提是要做「人體試驗」,還要「事先申請」,「醫師究竟要如何預知,今天有早產兒會出生使用,事先提出申請?」

 

攝影:吳逸驊

 

台灣每年一五○○公克以下極低體重早產兒大約有一八○○多名,臍導管估計每年用量近千條。今年二月,衛福部字號終於下來,結果國外原廠產品線被另一家藥廠買走,待五月證照轉移後,產品又可能要「重新申請」。

 

台大醫院兒童胸腔與加護醫學科主任呂立形容,符合罕見疾病定義病兒,取得藥物已經有相對通暢的專案進口管道,但這些重症兒,得按照既有程序來申請,「比罕病更像罕病」,只能找願意大發慈悲的廠商去跑流程,還得擔心廠商倒掉;若沒有得到可用的藥物或醫材,只好痛苦地與家屬說:「真的沒有辦法。」

延伸閱讀

知己:強處不讓!

繼上海後,米其林選擇台北發行小紅本,外灘有四家星級餐廳共六顆星由台商投資, 優質生活產業的相對優勢明顯是台灣的Can Do,朝向此產業中心發展,是不是台灣的Want To Do?

小國家的大啟示

以社會演變跟產業發展階段來說,台灣剛好在以色列跟比利時的中間, 如何以千萬級人口、技術累積,在大國競合間找出自己的定位,是我們這一代的使命。

跟德國人學永續經營

企業再強大,不懂思考永續議題,終有一天會凋亡。 當大家因為生存環境問題,選擇不生小孩,我們的社會還有什麼希望?

最「調皮」的受刑人 扁與中監的角力戰

隨著前總統陳水扁不斷放話又參與助選,蔡英文總統建議別將其言論政治化的同時, 不禁讓我們想問,保外就醫制度是否也可以回歸其保障醫療權的本質,同樣去政治化?

什麼行業女人都能做

性別限制不過是惰性,少子化讓日本「女人禁制」的工作禁忌逐漸被突破, 像園藝業原本排拒女性,但女樹醫塚本成功移植大紫藤,讓足利花園成為世界十大必訪名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