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民視連槓TBC、凱擘 NCC治不了亂象?

黃煒軒、陳亭均
2018-05-10
焦點新聞
1116期
資料室

民視連槓TBC、凱擘 NCC治不了亂象?

黃煒軒、陳亭均
2018-05-10
民視連槓TBC、凱擘  NCC治不了亂象?
焦點新聞
資料室

TBC停播民視,原是商業競爭,火卻越燒越旺,竟沾染濃厚「政治味」, 七十六萬用戶的收視權益更受影響。 而民視接著與凱擘授權費協商若破局,又攸關百萬用戶權益,屆時,NCC除了罰款,恐無更有效的管理工具。

系統台業者TBC(台灣寬頻通訊)與民視間的授權費爭議,從去年底延燒至今,戰火越演越烈。儘管NCC(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多次居間調處,雙方臨時授權日也一延再延,然而,直到五月三日最新授權日到期,雙方對授權問題還是各執己見,談判於焉破局。五月七日、八日連兩天,NCC召開調處委員會,民視卻沒有出席。

 

民視拒絕延長「臨時授權」,TBC則於四日凌晨宣告停播民視新聞台,衝突正式破了臨界點,直接衝擊台中、南桃園、新竹縣、苗栗縣四區,約七十六萬用戶的收視權益;身為主管機關的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更是大為光火。

 

NCC先對TBC祭出六萬元罰鍰,同時也警告民視,要求雙方立即改善,若一天未恢復播送,將依天數連續處罰,罰到改善為止。按法規,TBC最高可罰到三百萬元,民視最高則可罰到一百萬元。

 

系統業頻道議價權不對等

 

當天稍晚,民視發出緊急聲明稿,文中不假辭色地指控TBC之所以停播民視,是因為其背後的大金主、於中國投資事業龐大的鴻海集團,已開始對台灣媒體進行實質干預。

 

於是原先商業競爭範疇上的「授權費爭議」,在民視泛政治化的控訴後,一下子成為更難解的問題,而電視產業幕後錯綜複雜的權力關係與產業亂象,也不得不浮出水面。

 

民視與TBC的談判,原本是始於相對單純的商業行為,然而系統台、頻道之間權力天平的不對等,凸顯電視產業長年的宿疾。

 

去年底,凱擘宣布放棄頻道代理業務,原由凱擘相關企業浩緯代理的民視,沒有另尋中間代理商與系統業者洽談授權,決定直接與TBC、凱擘等系統業者個別洽談。

 

 

過去,民視的授權金相對於其他頻道一直偏低,但「民視認為它的新聞台是一個強勢頻道」,專長電信產業政策的元智大學資訊管理學系教授周韻采指出,民視希望趁著這次洽談機會,「直接與系統台談判,取得更好的價格。」

 

民視的訴求當然無可厚非,其新聞稿中也強調,「民視新聞」每月收取的授權費用,僅占各系統台向用戶所收月費的不到千分之二,遠遠不及其他有線新聞頻道如「三立新聞」授權費的十分之一,也因此,民視認為,與TBC重新談判一個更合理的授權金,實屬必要。

 

頻道、系統業者地位不對等的狀況,確實長期存在,「台灣當前的有線電視環境,系統台因為把持著通路,在議價權力上遠大於頻道商。」一名系統業者指出。

 

民視硬推「包裹授權」

 

翻開NCC針對台灣有線電視市場去年第四季的統計資料,可以發現到當前市場基本由五大系統業者寡占。此次爭議主角的TBC亦占有十三‧五%的份額。「排播權還是在系統業者手中,產業議價的根本問題,一直都沒有解決!」周韻采說。

 

民視開這第一槍,藉由直接與系統業者談判,取得更好的商業利益,基本上無可厚非,也絕非「不可能的任務」。

 

然而民視這次對系統台所提出的授權條件,並非僅有收視率較佳的「民視新聞台」一個頻道,而是要求將旗下另外兩台收視狀況較差的「民視第一台」及「民視台灣台」也一併包裹(捆綁)授權,並要求收取每戶兩元費用(因為是「包裹授權」,所以總共就是兩元)。對此條件,TBC當然興趣缺缺。按照積習,頻道商如果在MOD上架,就必須在有線電視系統下架,「如今民視三台都已經在MOD上架,自然降低TBC等系統業者對民視三台包裹方案的興趣。」世新大學廣播電視電影學系教授蔡念中表示。

 

儘管民視對系統台開槍,爭取合理「授權費」,似是突破業界潛規則的壯舉;然而,它提出「包裹三台」的作法,卻又凸顯了消費者的弱勢。

 

部分法律界人士質疑,這種作法不僅與即將上路的多元付費方案精神背道而馳,亦可能違反《公平交易法》。因為民視新聞台屬於收視率的前段班,若被公平會認定為具市場影響力,就有可能被以「限制產業競爭」為由重罰。

 

雙方在商業競爭上鬥得不可開交,消費者權益被擺在一旁,然而衝突還不僅於此。

 

民視在官方緊急聲明中,扯上了鴻海董事長郭台銘,質疑郭台銘因在中國有龐大投資,受到中國箝制,衝擊台灣媒體環境、言論自由等。

 

TBC針對此則回應,鴻海集團執行副總裁呂芳銘係以個人身分買下TBC所屬基金公司管理權;郭台銘與TBC毫無關係,更表示,民視的斷訊是TBC台灣經營團隊評估後的決定,甚至不需要向呂芳銘報告。

 

圖片:劉咸昌 攝影

 

民視八日晚間,則對「捆綁銷售」做出回應,表示其從未要求捆綁銷售頻道。民視稱「民視新聞」不僅願意單獨授權,且為單獨報價,價格和過去二十年授權給代理商的價格完全一樣,每月每戶兩元。民視稱「早已開出單獨只銷售民視新聞一台的價錢,附帶的民視台灣台及民視第一台兩個頻道係NCC核准的頻道,並未收授權金。」

 

無論真相為何,對業界來說,真正讓這場商業競爭染上「政治味」的,不是郭台銘,反而是另一個郭董「民視老董郭倍宏」。

 

是哪股「政治力」介入?

 

一位熟悉媒體業生態的媒體高層即指出,府院關係深厚的郭倍宏,自從綠營上台後即明白展示出「我才是老大」的強硬氣焰。他政治人脈底子硬,不但曾插手華視決策,更曾在不同場合聲稱「咱台獨現在有三台,民視、公視、華視」。

 

對此,一位不願具名的府院高層私下對本刊表示,郭倍宏在商場上的操作模式,就是一切都盡可能地與「政治」牽扯在一起,包含這次的民視聲明中,連郭台銘也被拉下水。

 

郭倍宏是獨派大老,對自身政治背景很有自信,「因為扛著這個大旗,民視又認為自己在與TBC的關係中長期分得太少,因此這次在談判桌上,民視才寸步不讓!」據悉,民視挾此氣勢,談判期間、毫無轉圜,強推「打包三台」,加速雙方衝突的升高。

 

TBC當然也不是軟柿子,在停播的電視說明畫面中,有這麼一段文字:「推薦收視戶若想收視屬性相同的頻道,可轉至新增的九○台三立財經新聞台」。由於民視、三立台都是本土色彩濃厚的電視頻道,彼此更長期競爭,關係緊張,TBC捨民視取三立,回防招式也不弱。

 

只是商業競爭染上了政治色彩,一切也就變得更難解套,主管機關NCC的處境也很艱難,目前除了罰款,沒有其他更有效的管理工具。原本就烏煙瘴氣不健全的產業,如今寄望修法來加以整頓。

 

台灣藝術大學廣播電視學系教授賴祥蔚認為,有線電視、系統之間的奇特生態,長期以來堅若磐石,「現在正是打破秩序的好機會,但這勢必會有一段調整期。」

 

今年六月之後,NCC即將端出重建秩序的藥方,其中包括廣電三法的細部條文、多元付費方案(其中如單頻單買的規畫及費率的設定)、系統業者與頻道商的分潤制度,以及頻道公平上下架等新規章將陸續出爐。屆時,能否贏來市場秩序的翻轉?外界都等著看。

 

不過眼前,民視與凱擘的延長授權於五月十日到期,是否民視、TBC停播境況將再現?答案很快就揭曉。

 

延伸閱讀

私有化商店街 詹宏志重拾創業魂再戰一回

面對蝦皮的燒錢搶攻市場,網家集團董事長詹宏志終於出手了!網家董事會今天決議以每股44元價格,總計約3億多元,公開收購商店街流通在外的24%股份,目的則是將商店街下櫃及私有化,重新整理資本結構,並以新創公司發展模式,積極布局海內外市場。

教召躲不掉了!國防部出招「增發簡訊通知」提醒準時入列

教召別想躲!國防部出招欲提升教育召集報到率。

賣醬油不輸賣晶片的時代

今年今周刊進入第15年編製兩岸三地1000大企業排行,意外發現一家十分特別的公司:海天味業,這家公司在兩岸三地排名從去年120跳升至76,仔細一看才知道這是全中國最大生產醬油,蠔油及調味料的企業。

38990小於22K?

退役少將于北辰7日參加立院「軍人年改公聽會」發言強調,年金改革不管是取消18%優存還是月退少一點都嚴重影響退伍軍人生計,關鍵就在於軍人要養父母、養老婆、養小孩、繳房貸,感慨外界多所誤解,揚言如果軍人月退俸真的只剩38990元,未來恐怕過得比月薪22K的打工族還窮,「這就是為什麼38990小於22K的原因!」

台幣十萬元大學能出國交換半年嗎?

台幣十萬元大學能出國交換半年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