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張國煒:不會讓它賠到十億啦

許秀惠、林鳳琪、勵心如 研究員:王炘玨
2018-05-24
焦點新聞
1118期
陳永錚 攝影

張國煒:不會讓它賠到十億啦

許秀惠、林鳳琪、勵心如 研究員:王炘玨
2018-05-24
張國煒:不會讓它賠到十億啦
焦點新聞
陳永錚 攝影

五月八日,張國煒以國王之姿重磅回歸, 同業諷刺,要他找好破產律師; 十天後,《今周刊》走進「國王」的新辦公室, 聽他如何無畏冷風,擘畫即將起飛的星宇航空。

 

長榮集團張榮發的庶出么子、坦率不矯飾的個性、直白的說話風格,三個特色集一身,讓張國煒每次一露面,就是話題。

 

五月八日在文華東方酒店記者會上,他霸氣宣布「我回來了,我帶著星宇航空回來了。」、「我不是王子,我是King。」重磅回歸的姿態,成功颳起張國煒旋風,卻也立刻引發航空業效應。

 

同業忍不住拿老笑話諷刺,「新航空公司除了要取好名字,就要找好破產律師。」華航董事長何煖軒則提醒外在競爭非常強,「採取比較保守態度,會安全一些。」一位旅行業者則私下不客氣地說:「航空業競爭激烈,後進者很難卡位,我不看好。」甚至質疑他,在既有擁擠的航廈,「連拿到起飛的時間都有困難」,「華航、長榮可能幫他維修飛機嗎?」

 

業界的冷水與質疑,似乎不容張國煒樂觀以待。張國煒重返的是資本密集、人力密集以及他口中「難賺」的航空業。儘管他宣布獨資成立資本額六十億元的星宇航空,喊出六年內建立二十四架飛機機隊,起手式也吸引「挺張國煒」鄉民的熱烈討論。但對照擁機近百架、未來幾年陸續有新機報到,股本分別是五四七億元、四一七億元的市場老大哥華航與長榮,星宇航空的資本只有它們的十分之一、七分之一,機隊更是無法企及,更遑論在國際、兩岸都得面對競爭力強大的各大國際航空公司,新王出征,四下都是強敵!

 

忙習慣了  學開飛機、考執照樣樣來   

 

反觀,即使星宇如期在二○一九年底開始賣票有營收,眼前一年六千萬元的辦公室租金、已報到一百五十名員工薪水,未來支出只會增不會減,每天開門就得燒錢,必須忍受一段時間的虧損。在面對如此競爭的市場,張國煒打算賠多久,有決心、信心再戰江湖即能奪勝?

 

延伸閱讀

星宇要打「區隔戰」 能在航空界殺出血路嗎?

「哪有那個市場?」「反正就是錢多吧!」「台灣航空產業已經這麼競爭了……」外界對於星宇航空要加入市場的各種質疑,董事長張國煒了然於心。

吳靜吉的鮕鮘心理學

在台灣,無論在心理學學界,在藝文領域,處處遍布著吳靜吉的指印, 他像個專業的媒人,帶著熱情,接觸並催生著一切他感興趣的美好事物。

百年大同 變天決戰

對峙多時,百年大同經營權戰火稍歇,5/17一紙公告,重新點燃! 持股逾10%,地產大亨王光祥,宣布參戰! 王光祥與鄭文逸,一明一暗,一旦市場派集結成軍,將掌握過半股權, 加上《公司法》修法預料今年過關,百年大同極可能就此變天! 林蔚山與林郭文艷夫婦掌權的「後大同時代」, 涉背信掏空案、17年未發股利,長期經營績效不佳, 持股過低卻坐擁千億土地資產,大同仿如一塊鮮美肥肉,屢遭狙擊! 諷刺的是,大同百歲生日前,三代祖業岌岌可危!

離岸風機有三缺 國產化機會在哪裡?

過去台灣的海事工程無大規模發展,現階段廠商的設備多為拼裝上路,無法接軌國際。 本土廠商參與有限,綠能發展、拉抬在地產業鏈,成功機會渺茫。

工作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在市場中找機會,在機會中建立自身價值,從自我價值中看到人的尊嚴, 進而產生自信;這種改變會長久穩定,也會影響工作者的家庭,發生結構性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