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新興市場5月大逃殺!專家:恐重演97年亞洲金融風暴

今周刊編輯團隊
2018-06-06
焦點新聞
達志

新興市場5月大逃殺!專家:恐重演97年亞洲金融風暴

今周刊編輯團隊
2018-06-06
新興市場5月大逃殺!專家:恐重演97年亞洲金融風暴
焦點新聞
達志

新興市場「5月大逃殺」,重新點燃世人對大債危機的恐懼,低利率讓債多不愁的神話,是否將因美國升息與美元走強而破滅?全球股債市多頭派對,會不會因債務灰犀牛闖出而亂了套?這場華爾街激烈的多空激戰,誰也無法置身事外。

2008年金融海嘯以來,孕育全球金融市場大多頭。美、歐、日透過量化寬鬆(QE)的貨幣政策操作,大撒鈔票營造超低利率。低利率讓新興市場國家勇於發債。不斷發債對經濟與金融市場輸入源源不絕的活水。

 

爆發國債違約   阿根廷讓大債遊戲變調

 

這套大債遊戲劇本因為阿根廷5月10日向國際貨幣基金(IMF)提出300億美元紓困而開始變調。阿根廷爆發國債違約危機,投資者懷疑的眼光從阿根廷,投向土耳其、義大利,甚至過去10年債務增加最迅猛的中國。

 

國際熱錢開始撤離大債國家,引發新興市場「5月大逃殺」。光這個月,阿根廷披索兌美元急貶13.8%,土耳其里拉重貶8.6%、巴西里爾挫跌6.1%,受到義大利拖累的歐元貶值1.8%。

 

索羅斯警告:新金融危機正悄然成型

 

「金融大鱷」索羅斯(George Soros) 在5月29日在巴黎對歐盟成員發表演說時表示:「我們正在面臨新的金融危機……,所有可能出錯的地方,都正在出錯。」顯然,他把新興市場看成危及全球金融市場的下一隻灰犀牛。

 

但隔天,摩根士丹利總裁高爾曼(Jim Gorman) 就打臉索羅斯:「在全球難得的同步成長之下,根本沒有危機,索羅斯的說法可笑又荒謬……。」

 

不過,美元由弱變強、美國又開始進行升息循環,引發國際熱錢大舉自新興市場撤退。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Paul Krugman)才會說:「這次新興市場的危機,有機會重演1997年至1998年的亞洲金融風暴,即貨幣大幅貶值、造成企業債務攀升,進而拖累經濟,又旋造成貨幣跌得更深……」,他在自己的推特(Twitter)上指出:「我一直說沒有跡象顯示這種危機即將發生,但我不能再這樣說了……,有些可怕的事到來了。」

 

金融海嘯後的極低利率和美元貶值,導致了新一波資本流湧向新興國家,他強調:「在結構上,新興市場經濟體非常容易受到短期傳染風險影響,因此,少數國家的問題演變為整個資產類別融資條件吃緊,只是時間問題。」

 

專家大打口水戰   全球金融環境正在扭轉

 

與債券天王比爾.葛洛斯(Bill Gross)齊名的安聯首席顧問伊爾艾朗(El Erian)5月28日撰文指出:「跨國投資的資金會自新興市場大量流出,但他們並不是真正了解新興市場的專家,而只是用過去經驗想像金融市場的危機。」他因此表示,「當新興市場劇烈修正後,反而提供長線買點。」

 

對新興市場來說,眼前正處於混亂時刻,這意味,你必須重新看待過去所習慣的新興市場。仔細對比美元指數、美國10年期公債殖利率及全球新興市場債券指數三者,不難體會,在新興市場10年大多頭的過程中,美元或美債殖利率轉強時,新興市場債的價格就受壓抑。

 

5月的潛藏危機  新興市場貨幣同步大貶

 

今年5月正是新興市場最風雨飄搖的時刻,阿根廷披索、巴西里爾、俄羅斯盧布等指標貨幣同步大貶,新興市場債券殖利率遽升,如土耳其10年期公債從11.4%驟升至15.8%,價格與之反向驟跌。

 

另外轉變主角是川普。過去,「美國買家」是新興市場國家創造成長的要角,但當美國製造抬頭,貿易保護主義愈演愈烈,新興市場將逐漸感受到,它們的產品與服務愈來愈不容易打入成熟國家。

 

彭博經濟學家陳世淵接受《今周刊》專訪時提醒,新興市場經濟被中、美貿易戰爭「流彈」波及所受到的傷害,比對戰的兩國所受的傷害還要嚴峻。

 

中國經濟規模大,出口僅占GDP兩成,但很多中小型新興市場經濟體出口占GDP動輒50%至100%,陳世淵的研究顯示,如果中美貿易戰導致中國進出口皆下降10%,南韓、台灣、馬來西亞等新興經濟體GDP分別會掉5%、3%、2.5%,受傷遠比中、美兩國嚴重。

 

中美貿易戰波及甚廣  新興市場面臨十年一劫宿命

 

哈佛大學經濟學教授卡門.倫赫特(Carmen Reinhart)也認為,新興市場十年一劫的考驗不可不慎,她認為:新興市場整體的經常帳正開始由正轉負、債務占GDP比重持續攀升,並明顯高過2008年,經濟成長動能出現盛極而衰的跡象。

 

根據專門追蹤全球資金流向與債務狀況的國際金融協會(IIF)研究統計顯示,全球總債務規模(包含政府公債與私人部門債務),從2012年的96兆美元,一路攀升至2017年的237兆美元。其中,新興市場與中國是債務增加最迅猛的兩大經濟體。

 

發退休金、大幅減稅  義大利拚選戰,債務滾雪球

 

義大利3月國會大選後,因沒有任何一黨國會席次超過半數,組閣一度陷入難產,為歐元匯市以及債市投下震撼彈。義大利10年期公債殖利率從5月初的1.8%,一度竄升至3.3%最高點。

 

輔仁大學義大利語文學系系主任張孟仁分析,「義大利財政赤字占GDP比重高達131%,已是歐元區僅次於希臘最高的國家,這個聯合政府政策將使義大利赤字與負債問題雪上加霜,不利經濟長遠的健康發展。」

 

吳鳳眼中母國土耳其  政府花錢不手軟、治理極差

 

相較義大利,土耳其情況更糟。今年迄今,土耳其里拉兌美元已貶值24%,為了遏阻貨幣貶勢與資金外逃,土耳其外債高達4056億美元,是外匯存底的3倍。國際貨幣基金(IMF)主張,一國總外債不宜超過外匯存底的1.5倍,否則容易爆發違約危機。

 

委內瑞拉(Venezuela)、義大利(Italy)、土耳其(Turkey)與阿根廷(Argentina)總是被相提並論,並被稱之為「VITA大債四國」。

 

大債四國恐將崩盤?問題不在經濟,在於「人性」

 

這四個國家彼此的經濟問題很類似:民粹政治當道,國家債台高築,卻沒有把借來的錢好好花在對的地方,與經濟實力及財政能力不相稱的社會福利與種種失當的補貼政策,把國家推入債務深淵當中,難以自拔。

 

升息、美元由弱轉強,這二合一效應所引發的美債殖利率走升與國際熱錢乾坤大挪移雙重挑戰,正將對新興市場的經濟與金融發展,進行總考驗。考驗過後的成績揭曉,或許將出現另一次的投資機會。

 

大債危機,歸根究柢,不是經濟問題,而是政治問題,是公民素養的人性問題啊!

延伸閱讀

新興市場的歷史輪迴

債務危機往往起於美元走強,且多集體爆發於新興國家。 新興市場雖貴為QE時代的投資新寵兒,但結構性缺陷仍存在,惡性循環難避免。

大摩預警:新興市場貨幣貶值 除了當心美元 還須提防這個貨幣

《彭博社》報導,美元升值和美國公債殖利率上漲雖然是近期投資人關注的焦點,但摩根士丹利提醒,人民幣趨貶也可能對新興市場資產造成壓力。

美元太強勢惹禍 瑞士信貸憂新興市場恐遭殃

瑞士信貸亞太投資長John Woods警告,強勢美元衝擊極大,特別對新興市場而言。

陶冬:美元強新興市場危 英鎊弱央行加息緩

本週市場關注點:1 )美國四月非農就業數據,預計增加 175K ,時薪增長 0.2% ,失業率降到 4% ;2 )歐洲第一季度 GDP 增長,預計環比(與去年同期相比)0.5% (VS 上期 0.7 % )3 )聯儲會議,預料政策基調和利率不會改變,但是官員會對核心通脹的提速作出評論。

美股基金創下史上最大淨流出 新興市場反而逆勢吸金

由於美國就業數據良好、通膨預期增溫,市場擔憂FED恐加速升息,加上美股來到相對高點,致獲利了結賣壓浮現,進而引發全球股市資金拋售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