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法庭外眾人皆定他罪 翁啟惠獲無罪後坦言:這是人生最大噩夢

今周刊編輯團隊

焦點新聞

吳東岳

1150期

2019-01-02 16:37

2018年12月28日上午11點,浩鼎貪污案一審宣判,審判長才剛說完「無罪」兩個字,旁聽席上的翁家親友,立刻爆出一陣如雷掌聲與喜悅的啜泣。

當事人中央研究院前院長翁啟惠和台灣浩鼎董事長張念慈都未到場,只有律師帶著一疊白紙黑字的聲明,代表翁啟惠發聲:「正義雖到,名譽難復,希望就此畫下句點。」

 

這份聲明稿,翁啟惠只寫了一個版本。「要我寫有罪版本的聲明稿,寫不出來。」一審宣判前一個月,他接受《今周刊》專訪,就說自己不要證據不足的那種無罪,「我要實質的無辜。」

 

2017年起訴的首宗社會矚目重大案件

 

在法院文件上,浩鼎貪污案是「106年矚重訴案第一號」,代表2017年起訴的第一宗社會矚目重大案件。

 

2016年2月21日,以翁啟惠研發技術成立的新藥股王浩鼎,股價在此前數個月內攀升逾倍,股民引頸期待的乳癌疫苗二/三期臨床試驗解盲成績,竟然是數據未達標。

 

解盲當天,翁啟惠接受記者採訪,指出問題出在試驗設計不良,但超過8成的病人有免疫反應,也產生抗體,這次試驗可以說「成效很好」。

 

這番話成了浩鼎案導火線。3月,他的女兒翁郁琇被爆出是浩鼎大股東,而翁啟惠代女兒在解盲前賣了10張股票的消息,愈傳愈失控。翁啟惠名字後頭出現的關鍵字,除了中研院院長,還多了一個「內線交易」。

 

至今,問他「會不會後悔,若當時沒有發言就好了?」翁啟惠回應:「不會,因為我一定要講事實。」他再三解釋:「我的意思就是說,施打疫苗的病人,假如有免疫反應的話,就有顯著療效⋯⋯」

 

浩鼎其實一直對解盲很有把握。張念慈指出,他原本預計收到解盲報告當天要開慶功宴,請了翁啟惠、立法院長王金平、潤泰集團總裁尹衍樑等人。

 

自認假新聞的第一個受害者

 

我一開始是不知道他們在指控的內容。我不敢看報紙,我也不敢開電視,因為我的親友跟我說幾乎每分鐘都在講我,很負面啊。那時候心情真的是⋯⋯,我也沒辦法求證,因為沒有跟我講到底怎麼一回事。

 

媒體爆出他涉及浩鼎內線交易時,翁啟惠在美國演講。他壓力大到引發劇烈頭痛,醫師建議他不要長途旅行,第一時間他滯留美國沒有回台,可他的缺席成了讓輿論竄燒的氧氣。

 

身處輿論風暴中心的翁啟惠,自承當時很恐懼。即使接受媒體電話採訪,也沒有讓事情更加清楚。翁啟惠說,「所謂假新聞,我是第一個受害者。」

 

2016年4月15日,他從美國回台,第一站就得赴國會報告。立委一上台就炮轟他:「對於危機處理失能、對於政治判斷失準、對於社會整體觀感無感!」

 

緊接著的4月20日,檢察官搜索翁啟惠住處、中研院辦公室,一個比內線交易還要更讓人驚愕的詞,重重壓在翁啟惠身上:貪污

 

「我爸爸最痛恨的就是貪污。」翁啟惠緩慢地說。翁家在嘉義縣義竹鄉是地方望族,父親翁太閣曾經擔任鄉長,對於9個子女的教育非常看重。這輩子,翁啟惠從沒想過自己的名字在一年內會與內線交易、貪污等詞搭上線。

 

與諾貝爾獎擦身而過

 

在台灣,他被輿論打成馬蜂窩;但在學術界,他還是享譽國際的大學者。2016年3月,美國威爾許化學獎捎來獲獎喜訊,但他早已沒了領獎的心情。就連諾貝爾委員會要來台灣訪問他,他也拒絕。

 

「如果說台灣50年內誰能拿到諾貝爾獎,除了翁啟惠,我想不到第二個人。」中研院院士陳良博說,翁啟惠的醣研究已拿到化學界公認為諾貝爾前哨的沃爾夫獎,接下來若無案在身,拿到諾貝爾化學獎只是遲早的事。

 

對於這個擦身而過的諾貝爾獎,翁啟惠很看得開,「我一直都沒有在想獎的事情⋯⋯那是身外之物。有人肯定,你會開心,但是一直想著獎,研究反而做不好。」

 

全心投入醣研究  不知人頭、LINE是什麼

 

起初不清楚事情全貌,他不知貪污指控從何而來,國家公權力都盯上他了,心想自己可能真錯了。

 

除了研究,他不知道的事情還多著。偵訊時,檢察官問他女兒是不是人頭?翁啟惠沉默半晌沒作聲,轉頭看向律師葉建廷。「他問我:『人頭是什麼?』」葉建廷笑說。檢察官要通訊軟體LINE的紀錄,翁啟惠拿出黑莓機,問:「什麼是LINE?」

 

快三年過去,翁啟惠現在手上拿的是iPhone了,學會用LINE傳訊息,也剛學會用手機拍照。

 

案件剛爆發的那段時間,除了中研院和家裡兩點一線,他哪裡都不去。

 

住家、辦公室兩點一線,不想出門見人

 

翁啟惠幾乎足不出戶。中研院前副院長朱敬一當時去探望他,發現翁啟惠頭髮長了也沒整理,就知道他連長年光顧的理髮店也不敢去。朱敬一後來去理髮店,請人到翁啟惠家中幫他整理頭髮。

 

「我出去每個人都認識我,東門傳統市場那些阿嬤都認識我。我太太比我還辛苦⋯⋯」他想像他人的眼光,「可能在罵我也不一定。」這兩年,翁啟惠生活最大的改變就是開始上教堂。

 

原本害怕的情緒,等到明白檢察官調查起訴的方向後,翁啟惠心情倒有了很大轉變,「我就很平靜了。」

 

「一般人可能都承受不了,可是我一直有信心,就是我絕對沒有做這件事情。我不可能做這樣的事啊,那剩下的就是要去找證據。所以在那種心情下,我當然不會被打倒。」他說。

 

法庭內案情逐漸明朗  法庭外眾人卻定了他的罪

 

隨著一次次開庭,事情慢慢明朗:中研院院長沒有介入技轉的職權,他也從未干涉技轉,何來貪污之說?

 

法庭內釐清了案情,但法庭外已有不少人定了他的罪名。翁啟惠從報紙上看到,當年他力挺身陷世基案、差點被《貪污治罪條例》起訴的院士陳垣崇,公開說他:「沒有法律問題、有誠信問題。」找他回台灣的李遠哲,在起訴後,在鏡頭前也說他「應該做了一些不該做的事」。

 

陌生人送暖  70歲走過人生最大噩夢

 

「這個案件讓我認識很多新朋友,像是謝清志、郭清江,都有來拜訪我。」航太科學家謝清志與郭清江,都曾是被控貪瀆而纏訟多年的公務員。落難科學家的心聲,也許只有同樣經歷的人才知曉。

 

不只如此,病人寫信給他、海外團體連署為他發聲,他驚訝極了。「好多連署的名字我都沒有來往呀。」

 

人生70走過這一遭,翁啟惠曾坦言,「這是人生最大的噩夢。」

 

期許台灣成為真正的法治國家

 

「這不只傷害到我,是傷害到中研院、生技產業、整個國家的司法制度。」翁啟惠盼望這個案子,能讓所有對技轉的誤解到此為止,「我還是正面去看,把這當作一個學習過程。希望法官寫幾百頁判決書,把它寫得很清楚。」

 

親友勸遠走美國  但他沒後悔過

 

如今,即使內線交易案已不起訴、貪污案一審判決無罪,經歷這番喧囂,親友都勸他回美國吧,台灣不要再待了。

 

但翁啟惠沒後悔過。「自己的決定怎麼會後悔?」蒙冤待雪的日子腥風血雨,唯一不變的是他全心投入的科學研究。翁啟惠仍舊天天準時到辦公室報到。

 

「不來工作,比生病還難受。」他難得笑了。

 

 

延伸閱讀

一審宣判無罪 翁啟惠:終於堅持到還我清白的這一天!

2018-12-28

浩鼎案兩年纏訟 翁啟惠一審宣判無罪

2018-12-28

翁啟惠重申清白 「謀殺一位中研院長,台灣獲得了什麼?」

2018-04-25

傾斜的學術巨塔 翁啟惠

2016-12-22

翁啟惠送給上班族的一堂離職課

2016-05-19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