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詹喬愉:人類的進步 來自冒險中的學習

鄭閔聲

焦點新聞

詹喬愉提供

1173期

2019-06-12 09:50

如果能夠選擇,詹喬愉會走上人跡罕至的那條路;
因為一直以來驅動著她步伐的,就是對未知環境的探索渴求。
她攀登八千公尺高山,同樣不只是為了光榮紀錄,
而是想在與大自然的較勁中,追求精進。

海拔八千公尺以上的山地,被稱為「死亡地帶」(Dead Zone),身處在這高度的人類,隨時可能因腦部缺氧產生幻覺幻聽,喪失建構自我意識的時間與空間感,甚至引發致命的腦水腫;動輒零下五十度的低溫,則會阻礙人體血液循環,嚴重時將導致皮膚組織凍傷壞死。

 

儘管高山用嚴苛的物理環境,對所有生物豎立起「不許擅闖」的禁令,卻阻擋不了人類寧可賭上性命,也想挑戰極限的冒險精神。每年總有許多人主動深入死亡地帶,試圖與大自然一較高下,來自台灣的登山家詹喬愉就是其中之一。

 

五月底,她在十三天內連續登上馬卡魯峰(八四八五公尺,全球第五高)與聖母峰(八八四八公尺,全球最高),成為史上第二位站在世界最高點的台灣女性。若算上去年五月攻頂的洛子峰與馬納斯盧峰,她等於只用一年時間,就征服了四座八千公尺以上高峰,以驚人的速度與意志,朝至今僅有三十九人完成的「十四座八千公尺高峰全攻略」目標接近。

 

返回台灣第二天下午,詹喬愉依約來到位於台北東區的採訪地點。如果不管身上裝備,才一百五十四公分高的她,不容易在都市中心受到注目;直到她卸下背包,那藏在短袖圓領衫下、與瘦小身材完全不成比例的寬厚肩線,才讓人意識到她的不同。

 

「登山不能算危險的事,世界上任何一件事本來就都有風險。探索冒險的本能,是人類文明為什麼可以發展到今天的原因。」儘管在這趟長達兩個月的遠征後期,詹喬愉一直受感冒困擾,在登頂路上必須不斷與劇烈的咳嗽對抗,但一說起登山如何「危險」,她立刻清了清尚未康復的喉嚨,給了個硬派到不行的答案。

 

就算冒險探索是人類本能,詹喬愉的探索欲望也絕對比大多數人更強烈。

 

詹喬愉
詹喬愉

(圖片/詹喬愉提供)

延伸閱讀

登山發生意外擬修法不再國賠 張景森:再見了媽寶級國家!

2019-05-30

有山又有海!全台精選超美登山步道一次告訴你

2019-01-29

爬山突然心肌梗塞,理賠嗎?登山險必知的五個問題

2019-01-23

比基尼登山客遇難 雪羊:她做了3件事 用生命替我們上了一課

2019-01-22

比基尼登山客驚傳死訊...登山墜崖、迷路、抽筋時該怎麼辦?

2019-01-21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