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投審會以國安理由駁回雙子星開發案 南海控股于品海是中資?

數位內容部

焦點新聞

攝影:劉咸昌

2019-06-27 09:28

台北雙子星開發案歷經半年審查,經濟部投資審議委員會昨天(6/26)以國家安全的角度,提出三大理由予以駁回由港商南海控股取得標案。

投審會的理由主要是,第一、台灣南海發展母公司百慕達商南海控股大部分業務及員工均位於中國內地,依香港財務報告準則,南海集團應該認定為「中資、非港資」;第二、南海控股有大陸籍成員高度參與營運、政策方向。

 

最後,則是香港商南海發展的股票已全部質押予香港商中國數碼,且大陸籍成員高度參與中國數碼營運、財務、人事方針。

 

台北雙子星開發案是在去年底結束前,台北市政府選出了雙子星聯開案的最優申請人──港商南海控股,未來雙方議約條件攸關台北車站國門地標成敗關鍵。

 

「很敢給!」這是價格評比結果出爐後,當時各界對勝出者南海控股主席于品海出價策略的普遍評價。在價格標各項評比中,台北CITY ONE團隊承諾給地主的最低分配比率大幅超越對手。

 

在「回租租金」部分,平均每坪租金承諾二六○二元的「天價」,也比底價每坪一七○○元高出五三%。整體計算,于品海團隊總分高達九十分,遠勝於對手藍天集團的八十二.六分。

 

 

除了地產開發,于品海同時也是媒體經營者,目前擁有多維新聞網、香港01等媒體。而他被認為最鮮明的一次「親中」表態,發生在一九九五年香港《明報》的一篇社論。

 

一九九一年,于品海從創辦人金庸手中接下《明報》股權,成為這份香港最重要報紙的第二代業主。九五年一月,《明報》刊登社論,主題為「辦一份中國人的報紙」,強調「《明報》是一份香港的中國人報紙,站在中國人的角度看待萬事萬物。」此文立即引發翻天爭議。當時于品海同時擁有明報集團、亞洲週刊、傳訊電視等媒體,香港右派認為,這篇社論無疑是于品海對上述媒體報導取向做出「親中」定調。

 

爭議聲中,于品海面臨龐大壓力,隨後陸續處分《明報》及傳訊電視,但親中的標籤自此已被鮮明貼上。如今,至少在國內部分業者的眼中,這一回于品海之所以敢極度看好雙子星大樓內商場的未來身價,必有相當程度,是以他對兩岸關係改善、陸客即將大量來台消費的預想為基礎。

 

資金槓桿操作以小搏大

格局大,敢出手,順勢而上

 

這個前提假設仍待考驗,而另一個考驗,則是南海控股對此大案的履約、營運能力。依據南海控股財報,公司一七年的負債總額達到淨值的五.五倍,超過台北市捷運局對投資者所設定的三倍上限,雖然南海控股表示「投標者是南海開發而非南海控股」,南海開發也已通過資格標審查,但對於未來是否能順利履約、營運,外界仍有所質疑。

 

過去因抗爭雙子星案而一度成為名人、曾參選台北市議員的雙子星私地主王小玉,就對南海開發取得優先議約權大表擔憂,她對本刊表示:「捷運局沒有審查能力,南海也沒有履約財力!」

 

不過,若撇開財務數字不談,于品海在其致富路上所展現的資本操作技巧,的確讓人不敢小看他以小搏大的能耐。

 

一九五八年出生的于品海,在三十歲時就寫下「零成本收購菲律賓上市公司」的傳奇。八八年,菲律賓仍在馬可仕政權垮台後的動盪格局,于品海看準「抄底良機」,發動收購馬尼拉希爾頓飯店。當時在港創業小成的他,向銀行借出九百萬美元,加上股東出資五百萬美元,以一千四百萬美元總額完成收購。

 

收購後,于品海立刻與菲律賓政府簽約,由政府經營飯店內的賭場,自己只當包租公;有了政府做莊,飯店內的賭場面積瞬間從原本的一百平方公尺暴增七十倍,光靠租金收入和賭客創造的餐飲收入,于品海在一年半內回本。

 

更猛的是,在他向銀行借出九百萬美元、身扛巨額美元負債的同時,看準日圓兌美元匯率將因「廣場協議」持續升值,遂以飯店等資產為擔保,透過日本金融公司進行一項「高風險財務安排」,簡單來說,就是放空美元、作多日圓,此交易也形同讓于品海因為飯店收購再賺一筆。

 

日後,無論是將手中馬尼拉希爾頓的股權轉換為香港上市公司「南海發展」持股、將南海發展轉型為中國數碼信息公司,又將中國數碼信息納入南海控股等,每一次出手,都被認為是精巧的資本操作。

 

為進軍電影院狂吃爆米花

搶雙子星案踩遍台北地下街

 

至於在經營層面,熟悉于品海的友人則常以他「狂吃爆米花」的小故事為例。原來,為了南海控股旗下的大地傳播,也就是電影院事業,于品海曾在短時間內一款一款地試吃各類爆米花,只為嚴格把關電影院內販售的爆米花品質。

 

據年報,一七年底南海控股已在全中國擁有四六四家電影院,當年票房達二十八.四億元人民幣,居中國第二大電影管理公司。這份電影事業成績單,成為南海控股本次爭取雙子星案的訴求重點之一。事實上,據團隊成員表示,為了規畫雙子星案,于品海也比照「電影院經營學」辦理,他曾多次走遍台北車站周邊地下街,「台北人可能都沒他熟悉地下街的路線!」

 

根據招標規定,南海必須在三個月內與台北市政府完成議約,其中,從銀行聯貸、資金匯入到協商私地主等,都是挑戰,而私地主之一的王小玉更已對本刊表態「抵死不從」,如何勸服,必是關卡。

 

對兩岸關係與陸客的樂觀預期,對資本操作的嫻熟高明,對商場開發的經營自信,這些,大概就是于品海在雙子星案「敢比別人玩更大」的原因。不過,畢竟是世紀大案,于品海的挑戰仍然不小,而對台北市長柯文哲來說,命運多舛的雙子星聯合開發案,更是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延伸閱讀

認定涉及國安 投審會駁回南海公司雙子星案

2019-06-27

川普禁令失效?美光開始出貨給華為 其他美企蠢蠢欲動

2019-06-26

中國也許沒有想像的強大 但華為絕對沒有想像的那麼弱

2019-06-18

南海控股于品海搶下台北雙子星 關鍵原因有這兩點

2018-12-27

雙子星6度招標今決標 南海控股于品海打敗藍天集團得標

2018-12-27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