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出生望族、刺殺蔣中正流亡日本40年包餃子致富、散盡家產撐台獨....史明103歲傳奇謝幕

想想論壇/許建榮

焦點新聞

取自史明臉書

2019-09-21 09:23

20190921編按:台灣獨立建國運動先驅史明(本名施朝暉)於昨(20)日晚間11時09分病逝於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享壽103歲。史明是左派臺灣獨立運動的重要領導人之一,他試圖暗殺蔣中正,之後亡命日本40年,一邊賣水餃一邊推動台獨運動,寫下「台灣人四百年史」,晚年回台仍熱衷參與社會運動,一生傳奇,被尊稱為台獨歐吉桑。

 

一身牛仔褲與簡單上衣打扮,人稱歐吉桑(おじさん)本名施朝暉的史明,在1918年11月9日出生於士林。史明自承雖然自己是左派,但其實是出身台中望族。史明父親林濟川早年留學日本,父親不僅是林獻堂領導的反日團體台灣文化協會成員,也是日治時代最大的台灣人報紙《台灣民報》前身的《台灣青年》編輯。史明母親則是出身於士林施姓望族,至於史明的姓氏施,就是跟隨母親的姓氏。

 

▲就讀早稻田大學時期的史明。

 

《台灣青年》的核心成員在若林正丈的研究分類上,主要是屬於中國認同的「祖國派」與「待機派」(註一);由於父親與祖父的影響,史明在早年有著很強烈的中國認同情感以及反日情結。在中學時期,史明為了捍衛台灣學生的尊嚴,與日本學生打架可說是家常便飯。1937年,史明前往日本早稻田大學唸書時,有別於台灣學生喜愛的商科與醫學,史明選擇攻讀非常冷門的政治經濟學科。

 

▲總是一襲牛仔服裝的史明在日本東京寓所。

 

在早稻田大學期間,他遍讀社會主義書籍、信仰社會主義價值。史明憶起這段往事:「彼時的政治經濟學科的同學攏充滿理想,有的信奉社會主義投身日本的社會主義運動;後來,因為太平洋戰爭,逐家為著帝國的光榮,甚至加入神風為國犧牲。」當時的史明不認為自己是日本人,加上台灣人身份不必從軍,因此選擇回到父親與祖父心中的祖國「中國」為社會主義理想奮鬥。

 

▲史明的珍貴藏書:馬克斯與恩格斯全集。

 

加入中共從事地下活動與游擊戰

 

1942年,史明來到中國投入共產黨的抗日行動。因為史明精通日語,所以抗日期間專門從事對日情報工作。史明化名「林鐸」先後在上海、北京從事地下情報工作,當時史明和一位女同志喬裝成夫妻,為了避免懷孕與往後的家累負擔妨礙革命事業,史明選擇接受結紮手術。在地下工作期間,雖然危機四伏,但他不僅陶醉於京戲,也享受著糜爛的情報生活;至於史明一口流利的北京話與一手精湛的廚藝,則是在北京著名的狗不理餐廳(天津狗不理北京店)從事地下工作時所習得。

 

史明為了理想,有時也得出賣靈魂。當年,史明雖然極力反對鴉片買賣,但為了籌措游擊隊經費卻得受命運輸鴉片。1945年二次大戰結束後,史明被派到張家口的聯合大學接受訓練。1946年國共內戰開打,他又被派到狼牙山帶領游擊隊;當年他護送蒙疆銀行撤退時,就足足與國民黨打了三個月的游擊戰。後來史明再被調到晉冀魯豫邊區軍政大學,負責組織「台灣隊」。

 

就在軍政大學期間,史明逐漸發現了中共的真面目;當時中共為了控制台灣兵,故意製造族群對立來分化福佬人與客家人,這讓他感到中共對付台灣人的手段與清朝、日本等殖民者並無不同。

 

隨後,史明對祖父與父親心中的「祖國」以及中國社會主義夢想逐漸幻滅。在國共內戰期間,史明眼見遭國民黨徵召的台灣兵紛紛戰死沙場,而被中共俘虜的台灣兵又被送去前線當炮灰;加上目睹中共慘無人道的清算鬥爭,這種猶如煉獄的人民審判,被掃地出門的無人救濟,因此而餓死的人不在少數;於是乎,史明不僅對所謂的中國社會主義失望,也開始思考中國人與台灣人的不同。

 

從中國人意識到台灣人意識

 

讓史明萌生必須活著回台灣的念頭,就是最後在石家莊的日子。史明回憶當年在石家莊的情景:「逐工早時打古井水的時陣,迭迭看著跳井自殺的人的屍體,一軀疊著一軀;社會主義的理想無應該是用死這濟人的方式來完成。」

 

加上中共刻意利用族群來分化與鬥爭台灣人,他認為,中共根本無心實行社會主義理想;更重要地,在此刻,他才意識到「中國人」與「台灣人」在長期的隔絕下,已經是兩個不同的民族,擁有不同的民族性格。他繼承自父親與祖父的中國人意識便因此轉變為台灣人意識。

 

對於台灣人與中國人的不同處,史明也回憶了一則在上海的小故事做為對照。當年在上海從事地下工作時,史明有一天在街上不小心踩到了一個人的腳,史明在當下就立刻向對方道歉。在台灣或日本,不小心踩到人只要道歉就可以;但史明萬萬沒想到在中國卻不一樣。史明致歉後,對方依然不斷地臭罵他,不管史明如何再三地道歉都沒有用;接著街上圍觀踩腳糾紛的人越來越多,後來,史明突然靈機一動掏出了錢給對方,結果,對方收錢後立即走人。

 

回到寓所後,史明將此事告訴另一位中共地下工作的同志;然而,這位同志卻說史明不了解中國人文化,這同志接著教導史明,遇到這種事,根本不需要道歉,當下只要立刻回罵對方:「肏你媽的,你幹啥伸出腳讓我踩著。」對方就會馬上離去了。

 

1949年,為了逃離中國這個人間煉獄回到台灣,史明假造路條(通行證)聲稱自己將被派往台灣從事地下工作。他首先穿著軍服由石家莊往東行,接著搭津浦線火車至濟南。期間,他在當地農民的幫助下,沿著田埂低處匍匐前進躲過國民黨軍的機槍封鎖線來到青島。在青島時,史明又向國民黨軍佯稱自己是台灣茶商,藉以取得良民證伺機搭乘前往台灣的船班。最後,史明終於在1949年5月回到真正的祖國台灣。

 

回歸祖國台灣 跨越時空四百年

 

史明在1949年回到台灣後,由於二二八事件的影響以及蔣介石以軍事統治台灣,史明深覺國民黨與中共並無二致;史明認為台灣人必須武力對抗蔣介石,因此他收集了二十多把步槍並秘密組織「台灣獨立武裝隊」。1951年底,由於反抗行動曝光,史明因此攜帶組織名冊逃亡。​

 

史明坦言,他自認無法承受嚴刑逼供,除了逃亡或自殺外,他無法保證在逼供下能夠不出賣同志。為此,他在1952年潛入運輸香蕉到日本的貨輪〈天山丸〉由基隆偷渡到神戶,但他一到日本就遭到逮捕。日本政府原本要將他遣返台灣,而他也暗藏刀片,一旦被遣返回台灣,就當場在台灣自殺。未料,國民黨要求引渡史明,反而促使日本政府認定史明為政治犯,因此給予政治庇護,史明也隨後展開長達41年的海外流亡生活。

 

▲史明支持台獨運動的資金來源:「新珍味」餐館(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1丁目23−4)。

 

在流亡日本初期,史明在車站與台灣人開的柏青哥(パチンコ)店前擺攤賣著從狗不理餐館習得的大滷麵與北京餃子。由於生意興隆,僅過數年,史明就累積了足夠資金在池袋買下樓房經營「新珍味」中華料理店。史明將這棟樓的一樓、二樓規劃為餐館營業用,三樓是會客室,四樓則是史明的臥室兼書房;史明在四樓的房間除了一床棉被和一台老式電扇外,其餘的空間都堆滿了書籍與資料。

 

▲提供台獨運動主要資金的大滷麵與北京餃子。

 

新珍味餐廳提供台獨運動資金

 

在「新珍味」生意閒暇之餘,史明就到日本國會圖書館、日比谷圖書館閱讀台灣歷史資料;同時也省思大學時醉心的社會主義以及中共社會主義失敗的原因。他認為,中共的失敗是法西斯主義的失敗,而不是社會主義的失敗。因此,他還是堅信社會主義理想,堅持與勞苦大眾站在一起。

 

為了將社會主義從切身做起,史明給予「新珍味」員工數倍於其他同業的薪水。「新珍味」的收入除了提供員工高額薪資外,也是資助台獨運動的主要資金來源。史明很驕傲他的台獨運動經費百分之九十九以上都是他自己的錢,他說:「革命要用家己的錢,未使the̍h(提)別人的錢」。不過,史明也為了台獨散盡家產,史明把餐館的收入大筆匯款給台獨同志,導致陪他走過十年艱苦歲月的平賀協子對未來感到不安,因而離去。

 

史明在1967年成立「獨立台灣會」,以「主戰場在島內」的行動準則積極從事島內地下工作。史明曾經派遣顏尹謨、陳光英等人返台秘密工作,並且吸收黃華等人加入獨台會;此外,史明本身也多次潛回台灣從事秘密活動。雖然史明的左派台獨立場與許多台獨組織主張有所捍格,但史明對於台獨運動的資助都十分慷慨。

 

1960年,另一位台灣獨立運動領袖王育德發行《台灣青年》時,史明毫不猶豫提供資金給王育德。金美齡也回憶,她在1963年為了籌組早稻田大學「台灣稻門會」而拜會史明,拜會結束時,史明塞給她一筆數目可觀的錢,只說:「辦活動一定需要足濟(很多)錢!」

 

此外,史明還經常出資購買機票招待台灣工人、漁民、貧苦學生到日本,並且在「新珍味」三樓開授史明歷史課。1981年,史明也協助《美麗島週報》渡過財務危機。1983年,捐款郭倍宏等人在美國成立的「台灣學生社」,出版學生運動刊物《台灣學生》。

 

▲史明與獨立台灣會車隊。

 

1993年11月,史明終於回到睽違41年的祖國台灣。由於台灣民主化,史明也意識到「武力革命」的年代已過,所以,他開始投入宣揚「台灣民族主義」的運動。因此,每逢週末,「獨立台灣會」宣揚台灣民族主義的車隊就會出現在都會區的街頭。

 

史明雖然堅持左派台獨路線,但他也兼顧理想與現實的問題;為了避免台獨主張衝擊本土政黨選票,史明認為激進台獨的大旗可以由他扛下,民進黨應該在體制內爭取中間選民的支持來致力獨立的任務。

 

▲圖(七):史明與流亡瑞典的中國盤古樂團敖博、段信軍在台北街頭合影

 

2000年,陳水扁總統在民進黨贏得政權後拜會史明,史明在當時對陳總統表示並不需要特別為他安排什麼,但建議陳總統必須做到三件事:一、謹言慎行;二、用人嚴謹;三、研究中共。當然,史明很失望陳總統完全沒做到,也認為陳總統完全失敗在這三點上。

 

追求理想與勞苦大眾同陣線的台灣人四百年史

 

日治時代,出身富裕望族,卻選擇冷門政治經濟學科,追求社會主義理想。投身中共時期,情報工作危機重重,游擊戰爭出生入死,但無怨無悔。日本流亡期間,月入超過兩百萬日幣,卻資助台獨運動,孑然自己。回到台灣,在年老痀僂、經濟拮据的晚年,依然為台灣前途而鞠躬盡瘁。這就是擁抱苦勞大眾的史明!

 

對於史明,大家比較熟悉的應該就是《台灣人四百年史》。1962年,史明出版了著名的《台灣人四百年史》日文版;該書問世後,他開始以「史明」為名,就是希望能夠讓台灣歷史更明瞭更廣為世人所知。經過將近18年的資料補充與翻譯,史明在1980年出版《台灣人四百年史》漢文版。他在漢文版序文中就開宗明義指出,這是一本台灣勞苦大眾史觀的史書。

 

1962年的《台灣人四百年史》可說是台灣民族史的原型,不僅陳定南在1994年高舉「四百年來的第一戰」做為台灣省長選舉口號,李前總統也時常掛念著外來殖民者使得台灣人四百年來沒有自己的政府,無法做自己著主人。《台灣人四百年史》不僅是一本完整建構台灣四百年史的專書,也是一本描寫台灣人反殖民抗爭的史書。

 

1993年,史明在東京也出版了《台灣民族革命與社會主義》。2007年,回到台灣的第15個年頭,已經高齡90的史明完成了《民主主義》,本書描寫文明發展過程中的社會主義、資本主義與民族主義關係,並藉此檢討台灣獨立建國的困境與方向。

 

▲2009年在東京共濟醫院與來自台灣的探望者暢談台灣前途。

 

2009年11月,當時在東京的史明因為腎功能惡化陷入昏迷,病危的他,靠著意志力撐過來。那時在東京共濟醫院的歐吉桑,看到包含我在內從台灣前來探望他的晚輩們,語氣哽咽、淚珠在眼眶打轉地說:「恁是hō͘我活落去的力量。」同時,他也說,絕不甘心在異地死去,就算要死,也一定要死在故鄉台灣。

 

現在的史明,除了時常出席青年講座外,正在專心撰寫自傳,自傳也將很快集結出版。不過,史明說,他最想寫的其實是:「無頭殼的台灣人」。他認為,雖然台灣人講「台灣人要出頭天」,但從過去四百多年歷史來看,荷蘭人來了,台灣人就傾向荷蘭人;清國人來了,台灣人又倒向清國人;國民黨來了,台灣人就投向國民黨;未來如果中共來了,台灣人是不是又轉向中共?

 

除了台灣民族主義理念外,篤信馬克斯的史明,他批判資本主義對人性的扭曲,但也肯定資本主義在文明進化的歷史地位。他認為,因為封建社會在未經資本主義民主革命、社會主義階級革命的過程,就直接跳入終極道德的共產社會,就是共產國家失敗的主因。他也認為,現階段的台灣革命是殖民地解放的民族與民主革命,不是社會主義階級革命,因此左派運動者應聯合進步右派和台灣民族主義資本家,共同來推翻國民黨外來政權。

 

▲史明自傳手稿。

 

不過,史明的理想不僅與許多台獨運動者主張不同,也無法獲得多數台灣大眾的共鳴;但是,史明並不孤單,因為史明堅忍的毅力與無私的奉獻的特質,依舊吸引不少關心台灣前途的男女老少。一如前北美洲台灣人教授協會會長葉治平所言,「To dream the impossible dream, to fight the unbeatable foe」、「To fight for the right, without question or pause」,這就是與勞苦大眾站在同一陣線上的史明。

 

註一:根據日本學者若林正丈的研究分類,台灣人在日治時期反日的國族認同上,分別有中國認同的「祖國派」、「待機派」,以及台灣認同的「一島改良主義派」、「台灣革命派」。「祖國派」是期待「祖國」中國來拯救台灣,祖國派的知識份子同時也盡力學習「祖國」的文化,例如北京白話文等等,直接表明回歸「祖國」的心意。「待機派」則是認為「祖國」不可能在短期內解放台灣,於是以漢民族來區隔台灣人與日本人的認同。「一島改良主義派」完全不考慮「祖國」的存在,只追求台灣人本身環境的改良。「台灣革命派」主張打倒日本帝國主義、台灣資本家,主張台灣獨立建國。

 

作者簡介_許建榮

澳洲MONASH大學博士,曾任小學教師、小學教師會會長、澳洲Brisbane Indian 棒球俱樂部球員與兼職裁判。

 

※本文獲想想論壇授權轉載,原文:

革命先行者史明(上):穿越中國紅色浪潮

革命先行者史明(下):回歸祖國台灣 跨越時空四百年

 

延伸閱讀

台獨教父史明辭世 享壽103歲

2019-09-21

美洲豹 珠寶奇幻之旅

2020-01-08

麥當勞超值全餐、雞塊1月15日「漲聲響起」 唯獨熱賣「2商品」降5元

2020-01-10

武漢肺炎可能致肺纖維化!病毒感染讓你呼吸困難和慢性咳嗽...出現發燒、體重下降4症狀趕緊就醫

2020-0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