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929台港大遊行》「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可行嗎?前外交官分析國際政治現實

929台港大遊行》「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可行嗎?前外交官分析國際政治現實

前外交官 劉仕傑

焦點新聞

2019-09-26 13:01

929遊行將成為三個多月來跨海抗爭的高潮,但高潮過後必有失落,靜下心來我們恐怕得捫心自問一件事:「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的可行性有多少?

 

這個禮拜天(9/29)在台北及香港的街頭即將舉行「撐港反極權」大遊行,此活動的用意在中共慶祝十一建政七十週年之前,台港公民社群對於香港反送中事件的嚴正表態,包括何韻詩等指標人物亦將到場聲援。在台港同聲反送中三個多月以來,此遊行預料將成為高潮,台港的公民及社運團體將踴躍參與。

 

但即便如此,我仍要表達我對反送中運動未來發展的憂心,或是提醒。沒錯,這遊行將成為三個多月來跨海抗爭的高潮,但高潮過後必有失落,靜下心來我們恐怕得捫心自問一件事:「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的可行性有多少?

 

重新回過頭來逐一檢視五大訴求,包括:「撤回逃犯條例、釋放被捕示威者、調查警民衝突、收回暴動定義、盡快實行雙真普選」。這五項訴求都有其正當性,尤其在為數眾多的香港市民在抗爭暴動中不幸傷亡、港府統治正當性摧毀殆盡的前提下,香港市民要求五大訴求缺一不可,是非常合理的。

 

但社會運動的進行,有其目標更有其策略,必要時擬定優先順序目標,不得已時可能要放棄次要目標,這是從事社運或政治抗爭的基本道理。現在問題是,這五大訴求有沒有優先順序?換個方式問,五大訴求中,有沒有哪一項最能夠「被迫」放棄?

 

這幾天,反送中指標人物黃之鋒及何韻詩等人積極在台灣、歐洲及美國進行公開演講或至國會作證,目的爭取更高聲量的國際支持。其實這說明一件事,香港抗爭事件能否走到最後一步,國際支持是最重要的因素之一。沒有西方大國強力介入或表態,中國政府將會以拖待變,逐步消耗社運能量,直到有天香港市民兵疲馬困。

 

 

以美國為例,介入香港事件最棘手的本質難題為「美國不能干預他國內政」。香港地位再怎麼特殊,重要性再怎麼不可忽略,香港畢竟是中國的領土,中國對香港有完整的主權行使。在天平的兩邊,一邊是人權,另一邊是干預他國內政,所以美國事實上是左右為難。

 

如果你觀察美國在反送中事件的官方回應,川普總統極為克制公開對此表態,行政部門主要交由國務院負責,國務卿龐畢歐曾經對此表態。至於國會部門相較行政部門,向來對於此類人權議題較為積極,此道理跟台灣議題類似,美國國會部門向來較行政部門對台灣展現較大善意及彈性。

 

好消息是,美國聯邦眾議院、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今天(9/26)相繼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Hong Kong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Act),要求美國總統在法案通過180天內,未來至少每年要點名、制裁侵害香港人權的人士,制裁手段可能包括凍結資產、取消簽證等。

 

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之後還要送去院會審議,以台灣駐美外交單位推動對美國會遊說工作經驗觀之,一個「法案」(Bill)從推動到參眾兩院通過並經過總統簽署成為正式的美國國內「法」(Act),快則數月慢則數年,有時候眾院通過但來不及到參院,一年後還得從頭來過,曠日費時。

 

回過頭來談五大訴求。國際支持這五大訴求嗎?我覺得大家必須要誠實面對這個問題。香港反送中事件一開始肇因於逃犯條例,當時美國表達擔憂的主因是,在香港有一萬八千名的美商,美國基於保護海外美國公民的立場,同時顧及香港的金融樞紐價值,對逃犯條例表達反對。當時還有另一個背景原因,是加拿大的孟晚舟案。在中國及加拿大相互擁有外交人質的狀況下,美國不願意在港美商或美國公民被送去中國成為外交人質。所以五大訴求中的「撤回逃犯條例」,對美國及西方社會而言,是有高度正當性的。

 

但現在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已經公開表示將撤回逃犯條例了,對美國而言,最擔心的部分已經不存在,那其他四項訴求呢?我沒辦法代替美國政府回答,但以「雙真普選」來講,香港在逃犯條例爆發爭議之前,原本就沒有雙真普選,那為何西方政府現在需要要求中國政府同意這項請求呢?

 

請別誤會,我並非說這五大訴求沒有正當性。五大訴求假設能全部通過,當然很好,畢竟香港的朋友們經過這陣子的慘痛付出,我相信他們值得這樣的結果。但國際政治現實還是得務實來看,尤其在激情之後。英國當年將香港交還給中國,承諾五十年不變,並且在一國兩制之下「馬照跑、舞照跳」。

 

一個假設性的問題是:如果中國信守承諾,讓香港五十年不變,那五十年之後呢?香港除了是中國的一個城市之外,它應該保有多少相異於中國其他城市的特殊性?這問題很難回答,而且恐怕最具正當性回答的一方是中國,因為香港事務的確是中國的內政事務。

 

在台灣,因為我們每日感受到中國的真實威脅,所以中國的任何風吹草動,包括在香港推動逃犯條例,在新疆設立再教育營,在西藏迫害藏人等,在台灣的媒體及網路上較易得到關注。

 

但在美國,這些亞洲的外交議題,事實上能得到的關注並不多。對美國來說,阿富汗或中東議題甚至是拉丁美洲議題等,都與美國切身相關。從這樣的角度觀之,香港的五大訴求要得到美國國會的多數支持,雖不是不可能,但確實有難度。

 

 

如果將香港抗爭再拉高至中美外交戰的層次來看,我個人預期美國並不會在此時大動作表態或介入,原因是中美貿易戰已經曠日費時,美國即將進入大選期,三年多前支持川普的美國中西部農業州選民,在近期的中美貿易戰中損失慘重,因為大豆等農產品沒辦法出口至中國。對川普陣營而言,合理的策略是趕快找到貿易戰的停損點,找到中美雙方都能下的台階,否則川普總統連任之路會出現危機。在這樣的脈絡下,美國政府及共和黨國會議員很難在此時於香港抗爭議題上大力臂助。

 

九二九的撐港大遊行,預料會在台港的街頭上聽到眾人齊聲唱著感人的歌曲。情感上我完全支持,但回到外交的理性判斷,我又不免憂心起來了。

 

作者簡介_劉仕傑

前外交官,現為時事評論員。臉書粉專:護台胖犬 劉仕傑

 

延伸閱讀

「台灣會比我們更慘的!」5個香港人談反送中:不是拚港獨,只想恢復昔日香港

2019-08-14

香港年輕人背包裡,除了一敲就破的塑膠頭盔,還裝著寫好的遺書...他們用生命告訴台灣2件事

2019-08-05

一國兩制這張考卷:香港學長姊都洩題了,台灣還是考不及格,問題出在誰身上呢?

2019-07-24

「我一直很羨慕台灣」港人沉痛表示:香港每次反抗,都是要付出血跟汗

2019-06-19

哪怕機票貴1倍,別到香港轉機!從台商的角度看「送中條例」:惡法之下,沒有人是清白人

2019-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