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中國封殺港陸片赴金馬》為何有陸資開價上億 想買斷台灣首部國產科幻動畫片?

劉煥彥

焦點新聞

電影重甲機神臉書粉絲專頁

2019-11-22 12:00

11月23日是國內影壇年度盛事的電影金馬獎,過去五個月來中國使出多招封殺大陸及香港電影來台角逐金馬獎,讓今年金馬獎成為十幾年來首次沒有中國華語片參與的電影界盛會,香港也只有三部獨立影片入圍。

弔詭的是,已經在戲院上映兩周的台灣首部國產科幻動畫片《重甲機神Baryon》,在製作期間曾有對岸片商開價上億元台幣,足足是本片成本的五倍價錢,想要全部買斷,條件是不在台灣上映,而是拿到中國改頭換面後,變成中國題材的科幻動畫片。

 

若非本片導演兼製作人黃瀛洲堅持,《重甲機神Baryon》必須是百分之百的「台灣製造」,完全不找國外動畫公司代工,更別說要把產品賣斷給任何外國片商,今天大家就不會在戲院看到這部有濃濃台灣味的國產動畫片了。

 

為何中國片商會看上台灣第一部國產科幻動畫片?故事要從12年前說起。

 

2007年,台灣物理學會在國立中央大學舉行年會,是國內物理學界的年度盛會。現任東海大學應用物理系系主任施奇廷博士在那一年獲得「年輕理論學者獎」,他與曾經共同組成ACG(動畫、漫畫及遊戲)評論社團「傻呼嚕同盟」的同好黃瀛洲,及現任中原大學物理系教授許經夌博士,一起出席物理年會。

 

首部國產科幻動畫片構想 來自「傻呼嚕同盟」三位大叔阿宅

 

在該年物理年會的「大型研究計畫論壇」場次,負責報告的學者提到準備購買許多貴重的大型儀器,例如中子束實驗站、同步輻射先進光源、超導磁鐵、高功率雷射等。

 

心中仍有中二魂的施奇廷與許經夌兩人聽到這裡,就開始發想說:「這些儀器看來挺威的,感覺拼湊一下,不就可以變成『無敵鐵金剛』一樣的巨大機器人?如果用這個來打敗外星人,應該很棒吧?」

 

兩人把剛出爐的構想告訴黃瀛洲,沒想到他馬上潑了冷水說,「 拯救世界和平的故事,卻以台灣為主角,劇情很難往下走,因為沒什麼說服力」。

 

大叔阿宅也是物理學家 12年催生《重甲機神》

 

但他話鋒一轉,說道「除非外星人第一波先打爆比我們強的國家,只剩台灣這個最後的救世主,問題就解決了」。

 

就這樣,《重甲機神Baryon》的故事方向決定了,但整個計畫真正開始動起來,是到了2015年三人共同成立了動畫工作室「乾坤一擊創意股份有限公司」,並由商學背景的黃瀛洲主其事之後。

 

黃瀛洲一開始就堅持,這部台灣第一部國產科幻動畫片,一定要「百分之百是MIT(台灣製造)」,因此原本考慮以更有效率、把動畫外包海外動畫公司的想法,最後都決定放棄。

 

▲台灣首部國產科幻動畫片《重甲機神Baryon》故事主軸,是講台灣人成為抵抗外星人入侵地球的救世主。(圖片來源:重甲機神臉書粉絲專頁)

 

問題是,台灣的動畫人才嚴重斷層,不論創意、分鏡到配樂。為此黃瀛洲與另一位共同導演紀敦智走入校園,拜訪十幾個相關系所,最後是由多位大學相關科系學生加入產學合作,成立近30人《重甲機神Baryon》重要動畫生力軍,這些學生從台北商業科技大學數位多媒體設計系、台中嶺東科技大學數位媒體設計系、台南應用科技大學多媒體動畫系,到南台科技大學的多媒體與電腦娛樂科學系。

 

黃瀛洲曾說:「動畫界有很多高牆,如果沒有人願意做,台灣與高牆的距離不會縮短。隨著技術進步,這座牆只會愈來愈高,到最後台灣人都忘記我們曾經有國產動畫這回事。

 

本片2016年初上Flying V群募  目標60萬元、最後募得127萬元

 

在人才不足之外,資金短缺也令製作單位頭痛。2015年三位大叔阿宅共同出錢成立動畫工作室「乾坤一擊創意股份有限公司」,沒多久就快斷炊。該公司在2016年初訴諸群眾力量,上了眾籌網站Flying V盼募集60萬元,沒想到短短兩個月募得127萬元,超過原始目標一倍有餘。

 

黃瀛洲說,「我不相信神,但群眾募資真的讓我看見天使」,然而這筆錢只能救急,最後「乾坤一擊」成功申請到文化部國片輔導金,加上其他投資人挹注,最後以大約2000萬元成本做出這部科幻動畫片,並獲選為2018年台中國際動畫影展的開幕片。

 

▲台灣首部國產科幻動畫片《重甲機神Baryon》故事主軸,是講台灣人成為抵抗外星人入侵地球的救世主。(圖片來源:重甲機神臉書粉絲專頁)

 

《重甲機神Baryon》的故事,是講在不久的未來,地球資源面臨枯竭,遼闊海洋成為開發新目標。有一天一位正義感十足的少年雷鳴海正駕駛「重甲機兵」機器人,在台灣東北方海底採集礦物樣本,突然無數外星雷射光束從天而降,不但一舉消滅強大的美國太平洋艦隊,也讓正在舉行巡迴演唱會的偶像歌手天音墜入海中,幸好被路過的雷鳴海所救。

 

突如其來的外星攻擊,將美國等所有先進國家摧毀殆盡,全世界陷入毀滅危機。位於台灣東北方深海、由台灣管理的國際海底都市「鸚鵡螺市」,儘管躲過雷射光束的攻擊,卻發現深海中還有更危險的「海底魔獸」,迫使雷鳴海必須率領重甲機兵隊挺身對抗。

 

簡單來說,本片主軸就是設定在外星人強大武力攻擊下,比台灣強大的先進國家都被消滅了,台灣人不得不肩負起救世主的大任。

 

本片是講台灣人成為救世主  陸資買斷就要拿掉這個

 

那麼,為何中國會有人看上這部片?

 

黃瀛洲說明,《重甲機神Baryon》製作這幾年,有許多中國一線城市電影發行商或動畫公司先後上門詢問,從北京、天津、重慶到上海都有,希望在對岸發行,其中令人印象最深的是今年夏天來自深圳的一家動畫公司。

 

「他們派人來談,沒過幾天一個總經理親自過來台灣看片」,看完片子不久就說願意出價1億元台幣,「希望我們不要在台灣上映」,而且不只要買斷這部片,還要把之後計畫中的第二集到第四集故事全部買下來,拿回中國去改成中國題材的科幻動畫片。

 

導演堅持本片100%「台灣製造」  忍痛推掉陸商1億元買斷

 

黃瀛洲坦言,以之前製作單位籌募資金的辛苦經驗,突然有1億元放在眼前,任誰都會心動,「我們就不用再為找錢傷腦筋,可以專心投入創作,多棒啊!」

 

但在激動的心情平復後,一想到當初一路堅持本片要百分之百MIT,加上對方買斷這部片的條件是「不再於台灣上映、拿掉片中所有台灣元素及特色(也就是換掉台灣人當救世主的故事主軸)」,黃瀛洲就覺得無法繼續談下去,只能忍痛推掉這個大好機會。

 

若從中國動畫片的市場來看,他指出,每部動畫電影成本動輒以1億元台幣起跳,對方開價1億元「買我們四部片,對他們還是很划算」。

 

▲台灣首部國產科幻動畫片《重甲機神Baryon》本月上映,左起為音樂總監陳星翰、製作人暨共同導演黃瀛洲,與共同導演紀敦智。(圖片來源:重甲機神臉書粉絲專頁)

 

從市場面觀察,中國片商之所以看上台灣的動畫片,原因之一就是大陸市場本身對於動畫內容的需求暢旺。

 

中國電影特效業者Base FX副總裁謝寧今年9月接受中國解放日報訪問時表示,隨著中國看漫畫、卡通的世代逐漸長大,消費能力愈來愈高,大家逐漸會去電影院看動畫片,而且對中國國產動畫片的需求也同步提升。

 

中國動畫片市場火紅  內容需求暢旺

 

根據中國國家廣電總局統計,中國動畫電影票房從2014年起快速成長,該年是30.5億人民幣,2015年是42.5億人民幣,2016年衝上68.5億人民幣的歷史新高;2017年回落至47.1億人民幣,到了2018年仍有40.2億人民幣,相當於176億元台幣左右。

 

導演:台灣環境不及美日成熟  盼以本片建立國產動畫低標

 

至於《重甲機神Baryon》雖然得以留在國內,導演黃瀛洲坦言,台灣的動畫產業環境本來就不若日本及美國成熟,因此「這部絕對不可能跟《天氣之子》(日本動畫片大師新海誠今年新作)相提並論,但我們希望本片能夠成為以後台灣動畫的最低標準」,甚至透過本片慢慢打造起國內製作國產動畫片的所有環節。

延伸閱讀

中國下令禁止參加金馬獎 金馬執委會:遺憾,但活動仍照辦

2019-08-07

台灣金馬獎遭中國抵制?金雞獎巧妙「撞期」 逼藝人選邊站

2019-06-18

他傻傻做台味動畫 賣進三十國

2015-10-08

好萊塢動畫遊戲 都找它代工!

2014-0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