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關國門」後的經濟大戰!企業開始砍薪發債 政府應該先救誰?

今周刊編輯團隊

焦點新聞

今周刊攝影組

2020-03-25 11:35

3月18日這一天,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正式向國人宣布,「台灣自19日0時起,實行邊境管制!」非中華民國國籍者一律限制入境,所有入境台灣者一律居家檢疫14天。

台灣從這一刻起,進入一個從未有過的「關閉狀態」。儘管陳時中強調,這並非媒體所稱的「鎖國」,但以台灣進、出口貿易分別占國民所得超過7成的貿易國家而言,國境大門一關上,對台灣經濟的影響,難以估計。

 

台灣已從第一階段防疫大戰,正式進入經濟大戰。

 

關閉國境之門 經濟重創比疫情嚴峻

 

先是外國人限制入境、接著24日起2周內不得到台灣轉機,一道道禁令下達,代表飛越台灣上空的航班將減到最低,除國外經貿人士不能來台外,對台灣經貿的實質影響是什麼?

 

「以華航為例,航空的貨運雖然暢通,但運量可能大減剩不到一半。」一位資深航空業人士表示;華航貨運含量包括18架貨機,以及客機底下仍有相當的載貨量。但隨客機航班大減,華航的貨運承載量也大減,幾乎只剩下18架貨機在飛,但班班大爆倉,價格更是飛漲好幾倍,價格漲幅比縮減的貨運量還高,因此,2月分業績公布,華航整體營收雖然年減25%,但其中貨運營收還逆勢成長2成。

 

人不能來、貨大爆倉,大抵是現階段狀況,雖然歐美消費明顯減少,但中國逐步復工,仍然讓空中的貨運運輸搶手到不行,「搶不到航空貨運的,只要時間上勉強許可,就改搶海運貨櫃。」台灣大型貨運承攬的資深人士說。

 

3月下旬,基隆港、台北港碼頭上的貨櫃依舊熱鬧,海上貨運是截至目前為止少數仍算表現正常的業種了。萬海航運日前公布2月營收,僅年減1.44%,前2個月累計營收116億元,比去年同期還小幅成長3.84%。

 

高檔餐飲紛紛歇業 餐飲、觀光股重創

 

 

貨運運輸表現至今受影響不大,但只是百業中的少數,以內需為主的餐飲、旅行業幾乎黯淡無光,有的甚至宣告「全數熄火」,對未來一季做出了「零利潤」的最壞打算,這些產業,是關閉國門恐慌心情下的重災區。

 

微風信義47樓的高檔餐廳「Chefs Club Taipei」已宣布暫時歇業3個月,原因是這家以定期邀請全球知名主廚輪番客座的餐廳,因為這些主廚根本無法飛來台灣。同樣也是高檔餐飲,更早之前,宣布4、5月歇業2個月的「世貿聯誼社」中餐廳,據了解在5月之後,很可能也無繼續經營的打算,股東已在接洽其他有意願的高級餐飲業者接手。

 

日前宣布結束營業的知名魚翅餐廳「頂上魚翅」,這些高價位餐廳一家家關門,代表景氣急凍,「結束營業」停損,是無奈卻也最直接有效的方法。

 

上市的餐飲公司包括王品、瓦城、漢來美食等,今年以來股價都已經跌了3到4成不等,以龍頭王品集團公布的2月業績,營收比去年同期減少近47%,累積前2月減少23%,營收慘兮兮,其他公司大致也都是3到5成不等的衰退。

 

飯店旅館業數字當然也不會好看,晶華酒店的2月營收比1月掉了4成多,與去年同期相比也減少3成,住房幾乎空出8成房間,只能勉強靠餐飲外帶、促銷硬撐。

 

「這是一場有如『世界大戰』等級的損害,晶華酒店業績掉了3成。」董事長潘思亮接受《今周刊》採訪時坦承,眼看業績創下8年來新低,潘思亮呼籲政府,救經濟也要像防疫一樣,要讓「企業活下去,員工保住飯碗」,才能避免發生骨牌效應,導致一發不可收拾的慘劇。

 

潘思亮說,以晶華的體質,撐個3、5年不是問題,但其他業者恐怕不能樂觀,他強調「政府一定要比照防疫,超前部署,防止擴散」。為此,他提出具體紓困建議,首先是減稅,其次是租金減免、再則是員工薪資的補貼;三管齊下,政府要在這波經濟的巨災下,做優質企業背後的支撐。

 

政府其實聽見了!3月19日中央銀行的緊急降息,其實主要目的就是在撐企業,另外,交通部也已在研擬「大型企業專案融資計畫」,為企業尋找流動性資金。

 

企業自救砍薪發債 各國央行勇買企業債

 

 

3月20日,國內最大旅行社雄獅旅行社率先召開臨時董事會,會中決定全體董監事不領去年酬勞,等於一刀砍去每年1500萬元的董監酬勞(以2018年董監酬勞計算),此外副總級以上高階主管領半薪、協理級以上砍薪3成,董事長王文傑並下令清空打包總公司的3個樓層,以節省水電費用。

 

3月23日另一家觀光業的龍頭企業晶華酒店也隨之跟進,同樣以不領董監酬勞、高階主管減薪,啟動自救計畫。「點點滴滴都要算,公司營運熄火,3000位員工要就地整編!」王文傑強調。

 

除了20日的董事會決議,據了解雄獅內部已在計畫發行可轉債或現增等方式,自行籌措資金,繼續自救計畫;只是,此時企業舉債自救,有人敢借款或認購嗎?

 

誰該列為優先搶救對象?金融圈:關鍵時刻必須穩住旗艦

 

2008年的全球金融風暴中,日本央行率全球風氣之先,是第一家跳出來發布〈公司債券購買的主要條款和條件〉的央行,隨後便踏入市場大買企業發行的公司債,前後共花了超過1兆日圓在市場上大買日本的公司債,協助日本企業挺過當年的金融風暴。隨後英國央行、歐洲央行都採同樣作法,大買公司債來「挺企業」。

 

其實,美國政府在2008年金融海嘯後就有更開放的作法,更直白的「入股」方式,進行紓困。最有名的例子就是當時美國政府花134億美元入股通用汽車,當時引發外界很大爭議,但成功協助企業與社會挺過一場風暴。

 

政府直接買進民間公司的股債,是直接將資金灌入實體經濟的猛藥,但對象的選擇,又是一道難免將受爭議的難題。

 

關上國境之門那一刻起,台灣經濟就面臨史上從未有過的嚴峻挑戰,許多企業正走在自救與岌岌待救的懸崖邊,台灣政府或許也應該思考以從未有過的開放心態,協助企業挺過這次難關。

延伸閱讀 :台灣毀滅倒數 28 天?你的「貪玩」,台灣離全境擴散只有一線之隔

延伸閱讀 :跟銀行借錢押身家買進?別傻了!股市大崩盤時,只有一種人會勝出

延伸閱讀

陽明山中國麗緻大飯店 山嵐裡的現代禪風

2020-01-13

職場人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圈子,獨特的能力及個性,就能活得很好

2020-01-03

伊朗懸賞川普腦袋、美放話祭經濟制裁 回顧3筆讓兩國瀕臨開戰的「舊帳」

2020-01-09

冠狀病毒爆發:凸顯台灣被屏除於國際組織外

2020-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