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潘思亮為何離開晶華酒店?P.111

潘思亮為何離開晶華酒店?P.111

飯店業最年輕的總裁潘思亮,在完全無預警情形下,突然在十月十九日的晶華酒店董事會中提出辭呈,將在明年一月交出總裁職務,潘思亮辭職消息傳出立刻引發飯店業高度關注,他本人也隨即在董事會後飛往美國。由於晶華酒店是東帝士集團陳由豪家族和潘孝銳家族合資,潘思亮交出總裁職務,是否意味潘家將退出晶華酒店?而連同潘思亮在內,東帝士集團短短半年內就有四位高級主管他去,難道陳由豪的領導風格真的有問題?

潘思亮是在八十一年一月回國接替哥哥潘思源擔任晶華酒店總裁,當時晶華酒店以「台北麗晶」之名已經開幕一年多,由於地點絕佳,加上精緻典雅的裝潢,才開幕一年多便在國內旅館業造成轟動,第一年就創下十五.五億元營業收入和二億元稅後盈餘佳績,潘思亮在盛況中接任總裁,壓力之大可想而知。

而從八十一年到去年八十六年止,晶華酒店的營業收入都還維持穩定成長,從八十一年的十七.五億元逐步成長到去年的二十五.八億元,今年截至七月底止則為十五.四億元,和去年同期比較,小幅成長一.九三%。在飯店業一片蕭條聲中,晶華的業績表現算是相當搶眼。



陳由豪、潘思亮經營理念出現代溝

晶華酒店的業績表現可以在不景氣中仍然維持穩定成長的主要原因,餐飲熱力不退是關鍵因素,而晶華的餐飲能夠一路長紅,又和陳由豪算盤打得精有著重大關係,但也因為陳由豪過度重視追求利潤忽略品質,長期下來逐漸和潘思亮產生顯著代溝,雙方關係也從潘思亮剛回國時所說的「像父子」,一路降溫到離開時的「難以溝通」。

晶華酒店在七十九年六月中旬開幕,當時在國際麗晶旅館集團管理下,原本走的是大空間的高質感經營路線,包括當時總裁潘思源在內,都主張一步一步來,先建立高格調口碑後再衝刺業績,但唯獨陳由豪以生意人眼光思考,力排眾議,堅持一定要打響第一砲,第一砲打不響大勢就難以挽回,由於陳由豪的堅持,才會有現在的百麗廳自助餐,也正因為有了自助餐,晶華才有辦法一開幕就造成盛況,餐飲生意始終高於其他五星級飯店,連帶的帶動住房收入。

陳由豪是標準的生意人,做生意看業績數鈔票,經營飯店用的是開百貨公司那一套,斤斤計較以「坪效」來管理部屬,晶華酒店地下一層中庭的鋼琴吧台,周圍原本只有幾張沙發,營造的是舒適寬闊的休閒空間,潘思亮喜歡這一套,但陳由豪可就不認同。

當陳由豪看到二樓擠著一堆人,站著免費聽音樂時,就覺得如此經營簡直是浪費寸土寸金的有限空間,在他一聲令下,桌子一張一張的增加,要聽音樂就得點杯咖啡,增加桌子也就算了,陳由豪又首創飯店下午茶,員工原本工作到二點半就可以休息,但增加下午茶後,必須一路拚到晚,雖然業績增加,但服務品質也在鈔票進來的同時,不知不覺的慢慢下降。

陳由豪過度追求利潤的結果,使得跟在他身邊的專業經理人普遍存在著「不知為何而戰,不知為誰而戰」的迷惑,陳老闆要員工衝業績,給的「糖」就是業績獎金,基層員工可以為錢拚命,但懷抱理想的高階主管不一定為錢而戰,於是專業經理人在專長無從發揮下一個個他去,包括潘思亮辭去總裁職務,都和陳由豪一切向錢看,有著密不可分的重大關係。



大陸投資股價下跌都是導火線

陳由豪雖然在去年五月將晶華酒店董事長一職交給太太林富美,不過還是扮演著「藏鏡人」角色,而一般認為陳由豪將林富美安插到晶華,也使潘思亮遭受到「雙重壓力」,畢竟在陳由豪的運作下,林富美以董事長身分行使董事會所授予的職權,反倒是潘思亮總裁角色尷尬,妾身未明,無力感油然而生。

依公司法公司組織章程規定,公司只有董事會、董事長和總經理等職務,偏偏陳由豪自創一個總裁,而潘思亮又是董事,既是投資者又是管理者,但向董事會負責的又是董事長,總裁在董事會中沒有任何實際職權,董事長制不像董事長制,總經理制不像總經理制,如此一個四不像的組織結構,早就種下潘思亮拂袖他去的前因。

據了解,陳由豪已經決定在潘思亮離職後,加重林富美在飯店事業上的實際權限,包括台北晶華、台中晶華、天祥晶華以及高雄八五大樓飯店,未來都將由林富美掌管,同時在台北設置一個飯店事業部辦公室,讓林富美操縱全局,不過依陳由豪要到公元二千零五年才交棒退休的「諾言」,要他完全將飯店事業交給老婆,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在十月十九日的晶華酒店董事會中,陳由豪和潘思亮曾經為了赴大陸投資一事,發生「較為激烈」的舌戰,導火線其實不是要不要去大陸,而是規模多大多小,陳由豪認為觀光飯店進軍大陸晚去不如早去,既然要去就應該全盤考量,「搞大一點」,但潘思亮卻不認同陳由豪躁進大陸的做法,他認為金融風暴還沒有平息,而且長江水患對大陸經濟的影響將逐漸呈現,他不反對大陸投資,但可以考慮從俱樂部做起,再逐步發展經營飯店,兩人看法差距過大,越說越大聲,「父子代溝」也就越來越深。

對於潘思亮辭職的理由,外界一般認為還有兩個重要因素,一是因為陳由豪利用晶華紓解東帝士集團在房地產上套牢的資金,藉以解決集團資金緊迫危機;二是陳由豪利用晶華較為寬鬆的現金流量,去為建台水泥股價護盤。當然,陳由豪這兩項政策,潘思亮舉雙手雙腳反對。



潘家交出管理權 不交出經營權

對於第二項為建台水泥股價護盤一事,晶華在今年上半年的業外收支共虧損一.六億元,其中確實在轉投資建台二萬三千多張股票上,提列備抵跌價損失七千多萬元,另外晶華股票在今年三月九日以每股四二.六元上市後可謂「生不逢時」,蜜月期只到四六.九元就一路下跌,陳由豪為了向股東有個交代,動用不少資金進場護盤,結果是買到手軟,晶華股價腰斬,一直在二十元上下「載浮載沈」。

至於第一點將東帝士集團在房地產上套牢資金灌到晶華的可能性應該不高,因為晶華的營運收入雖然還不錯,不過所賺有限,縱使是無負債經營,也不會「有錢到哪裡去」,更何況假使東帝士集團的資金調度真的出現問題,光靠晶華恐怕也救不了整個集團,有人形容陳由豪現在的資金情形是「缺大錢,小錢倒還過得去」。

而在潘思亮決定辭去總裁一職後,外界關注的另一個焦點是潘家是否會將所持有的晶華股份拋出?目前晶華股東結構仍以陳由豪東雲持有四二.二八%為第一大股東,潘思亮和潘思源加起來則有一四%股權,為第二大股東,以晶華目前穩定的營收來看,潘家實在沒有必要「逞一時之氣」退出晶華,更何況潘家在拆船業上做得沒有王玉雲出色,倒是和陳由豪共同經營晶華闖出一點名氣,潘家如果聰明的話,就不會「交出管理權,又交出經營權」。

潘思亮在明年一月離開晶華後,會選擇從哪裡重新出發?由於在晶華「學習」六年多的旅館管理,一般相信他在離開晶華後,應該還是會以旅館經營為下一個重新發展的新舞台,如此一來,潘家在晶華仍可穩定的派駐三席董事,潘思亮自己也可以在另一個舞台發展,和陳由豪保持「有點黏又不會太黏」的合作關係。



陳由豪迎新送舊 半年走掉四位高級主管

陳由豪在數年前進行過一項東帝士集團組織扁平化的改革,一夜之間所有總經理統統「降職」變成副總經理,員工人數也精簡不少,不過在組織扁平化之後,東帝士集團的人事即始終難以穩定,基層員工來來去去不說,連高階主管也紛紛他去,一年內就有四位副總經理以上高級主管和陳由豪說拜拜。

東帝士集團標得中區大哥大執照,開辦初期的副總經理周慧揚負責業務推廣工作,不過沒多久就傳出周慧揚離職消息,換手改由現在的執行副總裁林玉群統掌兵符,林玉群以一元手機讓東榮增加將近十萬個用戶,在陳由豪數字會說話講究「投資效益」下,走一個周慧揚,來一個林玉群,顯然划算。

周慧揚和陳由豪說拜拜後,和陳由豪共事超過十年的亞太設計中心董事長高建文緊接著也丟出辭呈,高建文和陳由豪不和是擺上檯面「明著來」。高建文認為陳由豪不尊重專業經理人,陳由豪說高建文不把別人的錢當錢,亞太設計中心雖然關門大吉,不過高建文目前因為「台日俱樂部」還未落成啟用,仍和陳由豪共事中,但一旦俱樂部啟用,高建文也許會再和陳由豪來個十八相送,終須一別。

第三位離開的是原晶華酒店副總經理蔣傑,蔣傑出身亞都飯店體系,是嚴長壽的老部屬,兩人共事長達十一年,因此在嚴長壽接任圓山飯店總經理後,在老長官召喚下,蔣傑在今年六月「歸隊」投入圓山經營團隊,擔任副總經理協助嚴長壽整頓圓山飯店。

第四位就是即將在明年一月離職的潘思亮,而在潘思亮離職後,所遺留下來的總裁職位,陳由豪極可能採用「老外空降部隊」,會用老外的原因,是因為陳由豪認為飯店講究服務,在這方面老外的確比中國人內行,不只台北晶華,就連台中晶華、天祥晶華,陳由豪未來都將以老外掛帥,讓晶華變成「聯合國」。

最近陳由豪又再調整組織結構,現任公關經理張祖安將「轉型」變成主任祕書,雖然公司組織章程沒有主祕這個職務,不過陳由豪愛玩人事大搬風,愛設幾個主祕就設幾個,反正他是老闆,誰也管不著。

延伸閱讀

爸媽憂啃老 不如先教孩子記帳

2015-08-06

從小學到大學 逐步建立理財觀

2010-01-21

理財教育 讓你的孩子更懂錢

2010-01-21

親子理財A計畫 紅包這樣存

2019-02-13

孩子到底該「窮養」還是「富養」?巴菲特、洛克菲勒這樣做,打破富不過三代魔咒

2019-09-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