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新光集團金雞母亮起紅燈 P.41

新光集團金雞母亮起紅燈 P.41

元旦一連三天假期,大家休息的休息、度假的度假,準備假期過後,好好迎接二十世紀最後一年。


元月四日,今年第一天上班,金融業由於年度結算,沒有上班,股市不開市,上班人潮明顯減少。這一天上午九點十二分,新光保全現金運送部員工發現金庫副主任熊耀國沒有來上班,已經遲到四十二分,對於負責金庫重鎮、每天準時八點半上班的主管來說,這一次遲到十分不尋常,內部員工已經嗅到空氣有點不大對了。

於是,金庫主管一方面積極和熊耀國連絡(當然連絡不上),另一方面立刻進金庫清點,發現金庫裡現鈔真的短少了,還來不及仔細清點到底失竊多少財物,新光保全總經理王朝野立刻決定向警方報案,而且直接由刑事警察局接手此案,聽從刑事警察局的建議,暫時封鎖消息。


三天內被搬走三億

清點失竊財物之後才發現,這次事情真的大條了,因為,金庫短少的現鈔高達一億七千萬元,除了現鈔之外,還有美金一百二十三萬元、黃金一百七十五公斤,總價高達三億元的保管財物,在短短三天假期間不翼而飛,創下全國治安史上最大的竊盜案,也是金庫失竊案中金額最高的一次,對於才完工啟用兩年、斥資八億元的科技總部來說,無疑是極大的打擊。

一位保全同業說, 日本最大的保全公司 SECOM 成立三十五年來,也沒有出過這種事,對台灣的保全業來說,新保這次事件,值得同業警惕,人員的管理十分重要。

一月四日晚上,新保高層人員,包括八十七年六月剛接掌董事長的陳玉璞、總經理王朝野,及金庫主管等,組成危機處理小組,針對這次事件的缺失進行檢討,大家心知肚明,人員的管理比一個固若金湯的科技大樓更重要,新保面臨十九年來最大的一次考驗。

顧不得這次案件創下的歷史紀錄,也沒有辦法掌握媒體到底要如何報導這宗案件,更不知道這個事件會對股價影響多大,董事長陳玉璞下令,一月五日銀行一開門,就把新光保全在銀行的定存單解約,把公司的現金調回來,支應一月四日銀行開門之後的現鈔需求,好在新保現鈔很多,定存解約後,當天銀行保管在新保的現鈔全部代墊完畢。

新保很多客戶是銀行,銀行不把現鈔擺在自家的金庫裡,花錢找保全公司負責運送、保管,主要就是看重保全公司這方面的專業,結果竟然發生這麼大的竊案,客戶的信心一定動搖。為了鞏固客戶,陳玉璞一月五日上午,帶著幾名主管,一一拜訪六家往來銀行,一月六日也拜訪中興保全等同業,把這次出事的情況提供同業參考。


熊耀國出身軍人世家

警方根據新保提供的資料,將熊耀國列為這次竊案的主要涉案人,並懸賞百萬元抓人,新保高級主管指出,熊耀國會出事十分意外,因為熊在新保已經待了十四年,熊的岳父是將軍退伍、岳母是上校退伍,熊妻蕭小莉也是政戰學校畢業,熊本身也是士官長退伍,家庭十分單純,十多年來工作表現十分盡職,才會讓他管金庫這麼重要的單位。

一位主管私下嘆氣的說,都是因為大家感情太好了,才會這樣。熊耀國為了支開其他人員,讓他有犯案的時間,很親切的告訴值勤的同伴,「你回家陪太太,我來守就好了」,由於大家相處那麼多年,也很熟,在完全沒有戒心的情況下,值班的人滿心高興的回去了,結果卻爆發這麼大的案子。

事件過後,新保立刻全面檢討,由於現鈔短少數天才被發覺,也暴露出管理上的盲點,按照一般銀行對金庫的管理,銀行每天關帳,清點金庫,金庫設有時間鎖,時間一到,金庫就鎖上,時間到了才會開,可是,對照這次新保的狀況,顯然金庫的管理不是如此。

王朝野說,以後在金庫的硬體上,將會比照銀行的做法,也就是大金庫設時間鎖,但是,為了支應超商等夜間營業的現鈔需求,另外設了十個小金庫,小金庫關帳的時間會比較晚,金庫分成兩道以後,會降低金庫的風險,另外,金庫進出的密碼在出事之後已經改了,當然,人事上也有一些調整。這次檢討,總共列出要改進的項目高達數十項。


台証賣出新保 內線交易?

無獨有偶,一月五日當天股市今年第一天開盤,新保股票出現大量,而且,透過關係企業台証證券賣出的張數就有兩百四十三張,由於新保一直到一月五日下午才赴台灣證券交易所召開重大訊息說明會,公布失竊案,當天上午這筆賣出,被市場人士質疑是否涉及內線交易。

針對這個部分,新保副總經理王華南說,當天發現台証出現兩百多張賣單,他們也覺得很奇怪,立刻進行了解,發現是由公司員工賣出,都是一張、兩張、三張,員工賣股票的理由並不是知道公司出事,而是因為員工去年認了現金增資股,公司規定員工一定要等到十二月三十一日以後才能賣出,由於市價和現金增資溢價有價差,有利可圖,所以員工一等到「解禁」,立刻賣掉。

王華南說,事情發生之後,公司股價沒有怎麼跌,並不是公司進場護盤,事實上,公司並沒有護盤,是市場決定的價格。

新保這次遭竊三億元,扣除員工誠實險八千萬元,新保的最大損失為兩億兩千萬元,換算成每股盈餘約損失一.四一元,不過,新保高層主管認為,這筆損失出現在年初,今年新保還有很大的空間可以彌補這筆損失,更何況,贓款並不是全部都追不回來,像現在已經追回五百萬元,因此,他們並不認為這筆損失會侵蝕今年的盈餘,而且,未來還要朝每年配發三塊股利的目標努力。

三億元損失,員工努力打拚一下,今年或許補得回來,不過,對於社會大眾、金融同業來說,經過這次事件之後,如何重拾大家對新保的信任,才是下一步需要努力的目標,新保是新光集團的金雞母,依靠的不止是「新光」這個老字號的招牌,而是從上到下的努力,保全業管理的嚴謹更應該強過金融業。


延伸閱讀

1000萬退休金只勉強夠用...公開多數人退休後最後悔的3件事:太相信勞保年金

2019-12-09

「這數字」讓川普撿到火箭筒 美政府3招把習近平逼到角落

2019-12-09

2020年台股藏寶圖》指數靠近季線有撐 鎖定這3大族群、11檔電子股逢低撿便宜

2019-12-09

在台北市租屋,到底有多少困難?一張表看:整層住家、套房、雅房平均租金坪數

2019-12-05

便宜房租是用你的命換的!消防員警告:不管你是北漂南漂...千萬別住這種房

2019-0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