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四維膠帶「商業間諜案」即將開庭 P.100

四維膠帶「商業間諜案」即將開庭 P.100

亞洲最大膠帶商四維企業今年的流年似乎注定是「犯官符」(即會有訟案纏身),與地球公司纏訟長達二十八年的「免刀布紋膠帶」專利權爭訟案,在三月二十三日經台灣高等法院宣判由地球勝訴,並裁定四維企業賠償五億餘元。而真正對四維構成殺傷力,控方為美國最大標籤上市企業艾利丹尼森公司訟案、全球第一樁以「美國經濟間諜法」( EEA )起訴的刑事庭, 才要在美國時間三月二十九日於俄亥俄州楊格鎮法院開庭審理。


根據本刊的了解,該案已引起全球工商企業相當關注並廣泛討論,除了負責調查的美國聯邦調查局( FBI )在蒐證的過程中涉嫌以羼雜假資料「誘捕」四維董事長楊斌彥與其女楊慧貞,在無判例援引參考下,已經挑戰美國司法機構的公正裁判能力與升高各企業為難以下定義的「商業機密」入罪危機。


美國最大膠帶公司看上四維

「四維企業間諜案」的故事,其實要從約十一年前,即一九八七年艾利公司在亞洲尋找合作夥伴說起。一九八七年,艾利為擴展亞洲業務,開始在亞洲尋求可以合作的對象,而當時已是亞洲華人圈內最大膠帶標籤商、並已在大陸設廠的四維企業,遂成為艾利首要洽談合資的對象。四維公司認為,能成為美國最大的膠帶商艾利公司的夥伴,不僅相當光榮,而且可以更快速地國際化。雙方見面後,一拍即合,隨即展開合資諮商互訪,並交換資訊情報。

在當時,艾利用膠的技術其實是遠遠落在四維之後。以萬能膠為例,四維已開發出一種原料,使得標籤上用膠實副名歸,能運用在各種材質標籤表面,而艾利的技術仍停留在必須視標籤材質而更換不同黏膠,因此雙方互通有無後,受惠較多的是艾利。

問題是合作的雙方如果有一方沒有戒心、一方又過於有意,而沒有戒心的又是握有較高層次技術者,在互動中吃虧的一定是後者。而四維與艾利在長達七年的合資磋商期間中,熱心四維基於過去與合作夥伴相當愉快的經驗,認為艾利也是個很好、不會洩密的新夥伴,不僅提供艾利產品技術與機器設備,還告知對方四維的市場、成本、供應商等等相當仔細的資料,甚至讓艾利人員到生產線上實地拍攝所有生產過程,並且認為艾利也會遵從商業習慣,會保密有關四維的所有商業機密。

而四維在僅是磋商期間就做出如此大膽地合作關係,也是因為艾利一再地保證不會洩漏四維的商機或挪為己用,並強調:一旦簽下合資契約後,雙方的關係「將如結婚一般親密」。

艾利在這七年間逐漸掌握了四維的技術與供應商後,在一九九三年底,以「四維的行銷不佳」藉口表示結束合資磋商,並在隔年立刻在大陸江蘇昆山設廠,搖身反成為四維的競爭對手,四維的惡夢就此開始。而四維直到一九九七年九月,已是高齡七十二歲的董事長楊斌彥與女兒楊慧貞在美國被指控為「商業間諜」並遭FBI 逮捕後,才領悟到雙方結束合資諮商後的四年,艾利極盡能事地想套取四維更多的商業機密,甚至以「消滅四維」為企業最高指導原則:首先是向四維挖角業務,接著開始挖技術人員,其中最關鍵的是一位郭姓技術人員。


FBI 介入商業競爭

由於郭姓技術人員與四維簽有「競業條約」,郭最後雖沒有跳槽到艾利,但卻向艾利透露,艾利的一位李姓技術人員接受四維邀請擔任顧問,並提供四維「資料」, 而此時美國柯林頓政府正好將經濟安全明定在國家安全中, 並由國會審查EEA 法案。艾利知曉這段往事之後如獲至寶,遂以各種手段要求李簽下與艾利的和解書, 要李承認當時提供四維的資料是「機密」而非公共領域的資訊, 並請FBI 進行調查,迫於現實的李雖簽下和解書,但後來李的證詞仍然指稱,當時他提供四維的資料並非艾利的商業機密。

不過李卻參與了 FBI 的誘捕行動。 FBI 要李不斷地促邀楊來美會面,最後楊答應將以理事長身分率領台灣網球協會成員,應邀參加美國網絿公開賽行程結束返台的最後一天與李見面,因而發生在一九九七年九月四日,楊氏父女在會面地點俄亥俄州克里夫蘭的一家飯店房間內(由李承租)與李閒聊四個鐘頭,之後李交給事後被證實遭艾利公司片面自稱為其機器祕密,其實為當年雙方合作時由四維訂定的「亞洲發展計畫」,以及其實為四維的、但卻被艾利指稱自創並在一九九七年在美申請專利的「專利申請」等兩份文件, 而這兩份文件成為 FBI 到克里夫蘭機場扣押楊氏父女的「佐證」的事件。

楊斌彥本人更是覺得尊嚴被踐踏得體無完膚,而嚥不下這口氣,獲釋返國後,他遂交代不惜花下龐大的律師費用全力追查證據,並且在蒐證到一定階段後,反控艾利詐欺與套取營業祕密,從事不公平競爭行為。在去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向大陸南京高等法院提請六千萬人民幣的損害賠償,在十二月三十日向台北法院提請八十五億元新台幣的刑事詐欺損害賠償;此外,並向公平會提請調查艾利不正當競爭行為。

這項反指控消息在今年一月五日傳回美國之後,艾利股價應聲大跌,當日跌幅達五.六%,合約七十億元新台幣的市值就這麼沒了。雖然四維聘請的美國律師認為最好和解,因為這次開庭的陪審團成員多為藍領階級,而且因日本企業在當地多年成功銷售的結果,這些失業率高地區的陪審團成員難保不對亞洲人仍存有強烈的歧視;加上這是第一件走上審判之途的美國經濟間諜案,通常台灣與大陸都被認定是「超級商業間諜」,因此四維的處境極其艱困,何況台灣外交實力相當薄弱,但為了「尊嚴」,以及想讓台灣其他企業有所警戒,四維決定這場官司一定會打下去,直到美方還他清白為止。

而四維強硬的態度也喚起美國輿論的重視。美國最權威的「 TIME 」雜誌在最新一期、三月二十二日出刊中,以「注意競爭」( Eyeing The Competition )為題提到了這件官司, 並討論了 EEA 自一九九六年十月公布實施以來,在實務上可能引發的種種不當問題。
至於四維與艾利在台與中國大陸的官司進展,則因艾利始終不願在這兩個地方委由律師代接狀子,而一直無法完成司法審理的第一要件「送達」,不過四維表示,能不能送達並不是問題,看來這場備受國際矚目的「商業間諜案」絕對會纏訟多年。

延伸閱讀

把自己想成最弱 盡最大努力做好!

2017-12-01

他曾被譏「小屁孩」 闖出全台最大付費音樂祭

2017-11-15

屏東女孩赴紐約追夢 成《英雄聯盟》暴紅推手

2017-11-15

蕭敬騰的非典型偶像之路

2017-11-14

東森電視新老闆張高祥 500億身家解密

2017-1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