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高質押集團總掃描 P.46

高質押集團總掃描 P.46

在本刊統計的台灣十二大質押集團中,有不少集團是股票市場公認的質押常客,這些集團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手中持股幾乎全押在銀行,接近百分之百滿水位,質押比率如此之高,現金調度能力頗令人關注。

這些高質押股票的集團,包括游淮銀的富隆集團、沈慶京的威京集團、林學圃的國豐集團、王又曾的力霸集團、陳由豪的東帝士集團、林謝罕見的宏國集團和楊天生的長億集團等。

王朝慶是質押大王


此外,王朝慶的中纖公司董監事質押比率更是所有上市櫃公司之冠,整體董監事持股一二萬一五四三張,結果竟然只有兩張股票沒有質押,而且這種情形持續一年以上,說王朝慶是質押大王,絕對當之無愧。

值得注意的是,宋恭源的光寶集團,有一、二名大股東的質押比率高達八、九○%;精英電腦蔣國明個人的質押比率也高達八九.○三%,電子新貴出現高質押,股價狂跌已讓大股東手中持股市值大幅縮水,不得不以股票質押調度現金。

游淮銀富隆集團旗下的東企和寶祥,兩家公司的股票幾乎是「能押的全押上了」,東企大股東包括弘勝、大生、弘大、北上、台大等投資公司,手上的東企股票可以說是全部質押在銀行,大股東手頭之緊可想而知。

而檢視東企今年前三季的財務結構,自有資本率僅一五.四%,逾放比又高達九%,累計前三季虧損超過七億元,今年勢必還是赤字,公司營運問題叢生,大股東的質押比率又高,東企的前途實在讓人不敢想像。阿不拉手上的另一家上市公司寶祥,大股東同樣也是「股票全在銀行」。

沈慶京財務調度能力仍未好轉


和阿不拉同樣是股市四大主力之一的沈慶京,自金融風暴以來就飽受資金吃緊困擾,而從去年掀起的網路風潮,小沈立刻大量跟進,旗下關係企業幾乎全和網路「掛勾」,從中石化、中工、數位春池、京華城和亞洲人力網等,小沈可以說是傳統產業轉進網路新經濟的「激進樣板」,不過在網路燒錢的現在,小沈到底有多少錢能夠這樣一路燒下去,大家都很關心。

由小沈擔任副董事長的中石化,雖然八、九月的營收分別創下今年新高及次高,但由於上游原料價格居高不下,造成毛利率逐季下滑,再加上認列業外損失,導致第三季虧損達四億餘元,還好累計今年前三季盈利已有九億多元,每股盈利○.六元,比前兩年虧損改善許多。

雖然公司營運比前兩年進步了,但小沈自己擔任董事長的威京開發投資公司,手上持有的三萬五千五百多張(占資本額二.四%)中石化股票,仍然質押了三萬五千一百多張(質押比率九八.七四%)。而另一家轉投資的天京投資,也質押了二萬五千三百零六張。

中石化的董監事持股合計一七.七%,扣除威京開發及天京投資後,最大股東便是中油持有一三.二一%,因此小沈手中持股高質押似乎代表其個人的財務調度仍未出現好轉。

王又曾一家老少大質押


王又曾的力霸集團,每次只要市場一有風吹草動,立刻就會被點名,而面對市場的質疑,王又曾的「標準答案」一定是「我手上現金還有四千億元」,但只要檢視力霸旗下公司的股票質押狀況,就可知王又曾所謂的手上現金幾千億元的真實性到底有多高。

目前力霸集團旗下,共有嘉食化、力霸、遠森、中華銀和友聯產險等五家上市公司。在嘉食化部分,由王又曾的老婆王金世英擔任董事長,王令一是副董事長兼總經理,王令台、王令僑、王令麟和以王又曾為代表人的力長企業轉投資公司,分別出任董事,結果王家老少手上的股票同步進行質押,持股最多的王令僑(二四三五四張)質押比率高達九九.六七%,其他王家人的質押比率也都在九五%以上,如此超高質押比率讓人看了心驚膽戰。

力霸部分,董事長王金世英代表的力章企業、王令台代表的台莘企業、王令麟代表的欣湖企業,三大股東的質押比率分別為九九.七九%、九五.三三%及九九.七六%。如果再加計其他的董監事質押,整個力霸公司的設質比率已經接近八○%水準。

而整個力霸集團的控股重心也在中國力霸身上,對其他關係企業的投資淨值超過五十億元,九月時王令麟發生台開購地案,受此影響所有力霸關係企業的股票均大跌,而至今年第二季為止,力霸的長期投資淨額超過一百五十億元,關係企業股價大跌,在增提長期投資損失下,每股淨值下降至十元,加上帳上餘屋及在建工程不少,財務壓力之重可想而知。

光寶少數大股東質押比率不低


至於另外三家公司,包括遠森、中華銀行及友聯產險的質押比率也都居高不下。再看看整個力霸集團今年前三季的營運和財務結構,仍然不能掉以輕心。前面提到嘉食化和力霸今年前三季的獲利狀況不理想,王令麟最看重的遠森網科,十月中旬為紓解資金壓力,以每股三十元價格出售一億股給國民黨中投公司,處分利益高達十三億元,財務結構雖然獲得改善,但和台開的楊梅土地交易案,由於可能面臨三十億元違約金,對遠森來說,仍是一顆不定時炸彈。

在力霸集團中,中華銀行算是唯一本業賺錢的關係企業,累計前三季稅前盈利約有十六億元,每股盈利一元左右,獲利達成率已經八成多,加上新政府將金融營業稅調降為零,中華銀因此將省下約三億元的稅金。最難能可貴的是,中華銀行對力霸其他關係企業的授信額度都不高,營運還算正常,王又曾在中華銀行門外架起一道財務防火牆的策略算是成功的。

從質押表中可以看到,和王又曾同樣面臨財務調度壓力的傳統產業,還包括陳由豪、楊天生和林謝罕見。陳由豪的建台和東雲始終維持高質押「常態」有一、二年之久,不僅法人股東高質押,陳由豪個人持有的七十三萬多張東雲股票,也質押了七十一萬多張,在東雲股價跌到只剩下不到一.五元慘況下,陳由豪如何補足擔保品恐怕大傷腦筋。

在一大堆傳統產業質押集團中,今年首次出現光寶和精英也在高質押行列中。光寶集團的光寶、旭麗和敦陽,分別都有大股東進行質押借款。光寶大股東之一的林宗要轉投資的多加投資持有七千張光寶股票,但質押了五千八百張;光生投資持有一千九百張,質押了一千八百九十六張,同時光生投資也質押了三千五百張旭麗股票,質押比率達九六.二三%。光寶集團大股東出現質押,應和集團股價大跌有關,導致大股東必須以股票質押借款進行財務調度。

延伸閱讀

老謝:意外爬了一座小百岳

2019-05-27

老謝:值得推薦的頭城大溪廟口海產小吃店

2019-08-12

謝金河:全台步道大票選,台灣之美值得品味

2019-12-16

謝金河: 登南子吝望向劍龍稜,山海美景盡收眼底

2020-07-26

腎上腺素破表的探險!謝金河雨中誤闖鋸齒稜

2020-0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