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思薇爾還要玩下去 P.120

思薇爾還要玩下去 P.120

日前國產內衣知名品牌思薇爾,因為銀行團緊抽銀根,引爆近億元的財務危機,靠著洪永隆、洪永堅兄弟倆白手起家,一手打造的女性內衣王國差點瀕臨瓦解,更讓外界人士感嘆,一向好賺的女人錢,竟然也敵不過景氣冷風的魔掌襲擊。

民國八十五年成立的思薇爾,目前員工人數在三五○人上下,是國內僅次於華歌爾和黛安芬的第三大品牌,也是國產女性內衣中的第一品牌,在女性內衣的市場占有率大約為一五%,去年一整年的營業額為二十億元,台灣、大陸、越南三地工廠相加的月產能高達三十五萬件,在毛利高達五、六○%的內衣產業中,經營績效算是相當不錯。


解決資金缺口 讓出部分股權


總經理洪永隆說明這次思薇爾之所以會爆發財務危機的主要原因,是因為銀行團方面緊縮銀根,在向合作金庫、彰銀、台企等銀行借貸的三億元中,由於票貼不及,才會出現六、七千萬元左右的跳票金額,加上延遲發放兩個月的員工薪水,洪永隆說累積金額將近上億元,才會引起外界的高度關切。

「現在一方面向經濟部工業局申請紓困,請求政府伸出援手,一方面打算將思薇爾的資本額,由原來的六.六億元增資到八.六億元,尋找新股東加入經營。」為了改善公司的經營體質,也為了彌補短期的資金缺口,洪永隆決定把和弟弟獨力經營了十五年的公司,讓出部分股權給有意投資的外來金主。

洪永隆說目前已經和國內幾家大型的紡織業主,以及國外的服飾集團接觸,對象起碼也有四、五家,整個增資入股案應該到七月底就能底定,「不過和同業合併的可能性不高,由於思薇爾經營得不錯,本身品牌的價值並不低,在大陸市場的發展正在起步,就算不景氣,還是大有可為的」。

在財務的後續處理方面,由於思薇爾過去和員工、經銷商、供應商及協力廠商之間的互動關係還算不錯,近三百家的周邊廠商,在開過第二次的協調會後,大多數廠商願意暫緩支票兌現,仍然傾向支持思薇爾的正常營運,在積欠資金部分,員工薪資的二千多萬元,將會從七月開始發放,而廠商的貨款部分,則是從十月開始分期給付,洪永隆說一定會負責到底。


採用大量蕾絲花邊製造浪漫風情

回憶進軍女性內衣市場的過程,洪永隆說那是因為當時從事營建業、以承包高速公路等公共工程為主的弟弟洪永堅,剛好有一個朋友在做內衣的大盤批發商,而當時光是華歌爾一個牌子,一年就可以做到一、二十億元的業績,看準市場商機的前景不差,才開始跨足經營,投資了六百萬元台幣成立思薇爾,主打自有品牌,以 SWEAR 的品牌名號打開市場。

本身曾在紡織業擔任高階主管的洪永隆,就在弟弟的力邀下,加入思薇爾的經營團隊,由洪永隆負責商品開發和內部管理,弟弟洪永堅也是思薇爾董事長,則負責對外的業務拓展,兄弟之間的分工相當明確。

為了避免消費者先入為主對國產品牌產生,「一定會比較俗」的刻板印象,洪永隆花了很多工夫與法國的設計公司接洽合作,不管在板型式樣或是質材用料上,初期都比照進口品牌,在商品價位上也跟隨市場上的兩大領導品牌||華歌爾和黛安芬,定出七百元到一千五百元的中高價格帶,走的是當時市面上不多見的國際化路線。


大陸投資今年可以損益兩平


「但是光是進口風格也不完整,我想華歌爾走的是哈日風、黛安芬走的德國味道的實用主義,不過兩個品牌的共通特色是純淨、不花稍,我想既然一定要有市場區隔,我就從歐洲找靈感,想來想去,法國品牌十分強調性感的女人味,運用大量蕾絲花邊的浪漫風情,是台灣市場還沒有出現的類型,也就這樣定出思薇爾的設計主軸。」

為了塑造出最純正的法式風情,洪永隆特別讓廣告開拔到巴黎取景,而近來以「女人與前男友」、「女人與 Pub 的無聊男子」為主題, 連拍了兩支廣告片的思薇爾,則是打造出女性俏皮又自立,一種「完美女人」的具體形象,廣告不但讓人印象深刻,不到三千萬元的廣宣預算,也替洪永隆帶進三億元的營收數字,在不景氣的現在,更顯得難能可貴。

沒想到洪永隆的大膽嘗試反應不惡,加上塑造的精緻形象十分成功,也讓思薇爾順利地在品牌寡占程度相當高的內衣市場找到生存空間,而且在台灣的內衣市場漸趨飽和後,洪永隆則是帶著思薇爾在一九九八年時反銷大陸。

短短三年不到,思薇爾在大陸不僅擁有一百個銷售據點,成為當地主要的進口品牌,甚至售價比強勢品牌黛安芬還高出兩成,「我們在大陸一件內衣要賣一八○到二六○元人民幣,算是大陸相當高檔的內衣品牌,但是一年營業額仍然有二千萬元人民幣,今年開始就能達到損益兩平」。


絕不削價出貨搶換現金


由於思薇爾的事業發展過於順利,也讓洪永隆、洪永堅輕忽了大環境的景氣變化,因為成品庫存量過高,造成嚴重資金積壓,以及企業的擴充速度太快,因而做出了錯誤的投資決策,洪永隆說,像是前年投資四億六千萬元興建的潭子物流中心,以及花了三千萬元進行的企業e化,在遭遇突發狀況後應變不及,才會出現短期周轉不靈的現象。

洪永隆舉例說,同樣是蓋工廠,在越南投資四千坪,才花了不到八千萬元台幣,而同樣規模放在台灣的工業區裡,造價馬上向上翻升三倍,「光是土地成本,潭子一坪要價十五萬元,越南只要四、五萬元,你算算看兩者之間相差有多少?」

雖然公司營運受到景氣低迷波及,不過洪永隆也強調目前思薇爾的資產總值大約在二十三億元上下,負債約為十四億元,加上在大陸市場的耕耘,已經逐漸開花結果,所以思薇爾絕對不會以破壞市場價格的清倉動作、削價出貨,做出搶換現金的不智之舉。

對未來的營運態度還算樂觀,只不過做了一輩子的傳統產業,洪永隆也感慨地說道:「台灣的內衣戰爭早在十年前就結束了,未來的戰場,絕對是在對岸大陸。




男星代言內衣 摃龜

國內一年內衣市場的廣告量大約在三億元台幣上下,而重看台灣內衣廣告的代言人,就等於重新翻閱一遍內衣品牌的發展史。

女性內衣產品的代言人,從過去的知名女藝人,成為外籍模特兒為主的天下,而且代言女用內衣,也不再只是女性同胞的特權專利,近來吹起一股男性代言風潮,讓內衣這項高關心度的私密商品,近來頻頻躍上報紙新聞的影劇版面,成為茶餘飯後的討論話題。

五十年次以上的人,談起對內衣廣告代言人的第一印象,「李芳雯」三個字馬上就能脫口而出,模特兒出身的李芳雯,由於走秀經驗練就出豐富的肢體語言,加上穿著表演上都能放得開,在八○年代的確是紅極一時的「內衣皇后」,也是女性內衣第一大品牌華歌爾愛用的專屬代言人。

然而後來李芳雯年齡漸長、體態逐漸走樣,華歌爾也重新調整產品的定位,日系「卡哇伊」的品牌形象,改為採用外籍、特別是以日籍模特兒為主的廣告代言人,並且隨時跟隨新品上市更換新面孔代言,不再找尋特定人士長期配合。

而當時的內衣設計,也從只要「有穿就好」的單純功能性,逐漸走向注重體態修飾的調整風潮,在九○年代中期,強調豐胸提臀、改變身材比率的調整型內衣盛極一時,當時像是華歌爾的 up 系列,就成為耳熟能詳的主題訴求。

時序邁入二○○○年,不假裝、重視女性自覺的自我主張重新抬頭,像是黛安芬的T恤系列,就強調純正的解放風,同一時間,找知名人物代言也重回內衣廣告主流。

像前陣子黛安芬分別找來主持人陶晶瑩和曾寶儀代言,很久不用名人的華歌爾,也找來 VJ 李蒨蓉為旗下的少女品牌「莎薇」拍攝電視廣告,另外,像是搞笑出色的「另類美女」柳翰雅,也成為國產品牌的內衣代言人,標榜不是美女也可以「大得很自然」。

從此之後,臉蛋長得美不美、身材到底好不好,不再是內衣廣告代言人的唯一條件,甚至連男性藝人也開始搶食內衣的代言市場,像是港星陳小春代言的思薇爾、費翔代言的奧黛莉、陳鴻代言的曼黛瑪蓮,都大膽起用男士代言女用內衣,雖然造成一時的話題旋風,但是廠商卻認為對實際銷售的幫助其實不大。

這是一個行銷的時代,相信很多人都不會反對,對於內衣廠商挖空心思促銷產品,消費者不管到底要不要掏錢買,廣告表現出的美好畫面,還是值得評頭論足,好好欣賞一番。

延伸閱讀

諾貝爾經濟學家保羅羅默:「現在,我們更需要一個敢對市場說不的政府!」

2021-10-13

黎巴嫩出生、曾被武裝分子關押、18歲逃難美國當披薩外送員 從貝魯特的戰火之子到 諾貝爾新科生醫獎得主之路

2021-10-13

50年前預測全球暖化無人信,氣象學家首獲諾貝爾物理獎

2021-10-06

諾貝爾生醫獎由美2學者共享 研究溫度及痛覺感受器有成

2021-10-04

半夜一通一千萬的電話 96歲的他成史上最年長諾貝爾得主

2018-1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