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高松山挑起「民族意識」力抗外敵 P.85

高松山挑起「民族意識」力抗外敵 P.85

這幾個月來,位於敦化南路上的美爽爽辦公室,夜裡總是燈火通明,每位員工每天平均工作十二小時,睡辦公室更是家常便飯,這全都因為總經理高松山要求「以一分的投資,達到十分的效果」。

二○○一年是美爽爽(浩恩生物科技公司)的低潮期,五月十二日汐止東方科學園區一把大火,將五十三家廠商的辦公室燒個精光,美爽爽也在其中,所有公司文件資料付之一炬,員工一起度過了將近半年「廠辦合一」、每天往返新竹通勤的生活;到了九月,又遇到總經理船木杉夫屆齡退休,由財會背景的總裁曾思琦兼任總經理職務。

這樣的困境,現實地反映在美爽爽九十年度的財務報表上,其中稅後虧損達一‧七五億元,八十九年每股稅後純益為○‧一三元,到了九十年則每股虧損了四‧三九元。營運績效的持續下滑,讓人不禁擔心美爽爽的營運狀況。


兩個月內推出十一種新品──月會改成周會魔鬼訓練

根據浩恩生技公司九十年底的資產負債表,流動負債達三.六三億元,而流動資產僅二.一四億元,流動比率為五九%,明顯偏低。

所謂的流動比率,係指流動資產與流動負債間的比率,反映每單位流動負債能有多少流動資產可以運用,可用以檢視企業的營運資金狀況。從浩恩生物科技公司流動比率不到六成來看,勢必得面臨較多流動負債在短期內到期的壓力。

另外,浩恩九十年底的股東權益為二.三一億元,每股淨值為五.八元,且長短期負債合計達五.八七億元,自有資本率僅二八%,財務結構欠佳。負債太多帶來沉重利息負擔,去年為四千四百萬元,加上本業原已虧損一千二千萬元,難怪損益狀況難看。

因此,今年六月新任總經理高松山走馬上任後,美爽爽以十倍速動力重新啟動。上任第一天, 高松山就開始思索「既然很多人都聽過 MISASA,但為什麼消費者的感受不能反映到銷售數字上呢?」為了讓公司業務重新上軌道,他將每月一次的主管會議改成每周一次,每天早晨八點四十五分,所有一級主管聚集開會,討論新的活動企畫和營業項目。

「世界級進口品牌充斥市場,對不斷求新的台灣海島型居民是極大誘惑,所以如何啟發消費者的民族意識,提升其對國產品牌的認同,進而了解長期致力於研發適合東方女性膚質的 MISASA,才是最適合國人的品牌。 」高松山提出努力的方向。

高松山從到任迄今, 親自推薦許多消費者使用 MISASA,他發現這些使用者對於商品品質的評價與共識都是肯定的, 令他信心十足。 他更為了讓顧客感覺到MISASA 的求新求變, 一口氣在兩個月內推出研發已久的十一種新商品,連品牌視覺形象及廣告策略都做了大幅更改,讓整個 MISASA 的士氣也呈現前所未有的高峰。


「絲瓜露」歷久不衰──美爽爽媲美國外品牌

高松山也自我要求一定要出席所有美容師的幹部會議,並且要每位美容師記住他的行動電話號碼,請她們每個月定期打一次電話給他,除了有事情可以直接報告,沒事情打聲招呼也好;高松山說,這是為了讓自己可以在最短時間內獲悉所有訊息,不至於因人多嘴雜,影響判斷。

在台灣的化妝品品牌中, 不論土洋,MISASA 是首開起用藝人擔任化妝品代言人的業者。早在民國六十八年推出「星河」系列彩妝時,就請到當時的玉女紅星葉蒨文遠赴巴黎拍攝廣告影片。其後,張小燕、陳昇、張曼娟等人都擔任過代言人,也開啟台灣化妝品公司邀「名人代言」的行銷手法。另外,傳統配方的「絲瓜露」則是歷久不衰的產品,至今仍受到許多女性喜愛。

曾經有人形容 MISASA 是「台灣唯一可以與國外化妝品大廠競爭的品牌」,走過三十五個年頭,如今已成為台灣化妝品市場中,市占率第五名的公司,與美國品牌的雅詩蘭黛( ESTEE LAUDER )、日本品牌的植村秀( SHU UEMURA )並列,今年重新出發,要突破以往不上不下的瓶頸與台灣品牌的限制,在非生即死的化妝品市場, MISASA 要做就一鼓作氣往前衝的精神,幹勁絕不輸給任何一家年輕品牌,讓人不敢輕忽這位老大哥的爆發力。

延伸閱讀

嚴陳莉蓮替嚴凱泰圓夢》裕電穩坐充電樁龍頭,撐過8年虧損,攜手保時捷一炮而紅

2021-06-30

鴻海組MIH進軍電動車市場 電池市場大爆發,為何台廠吃不到?

2021-05-11

紅色企業狂挖半導體人才! 「竹科最強獨角獸」攜關鍵技術赴陸 工研院稱無侵權

2021-03-31

華城10年磨一劍 獲特斯拉青睞!充電整體解決方案 拿下全台4成充電樁市場

2021-03-15

步入戰國時代的電動車產業

2021-0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