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誰與爭鋒!台塑集團 再領風騷 P.84

誰與爭鋒!台塑集團 再領風騷 P.84

上半年台股出現近年來最強勁的多頭,在牛市沖天之際,台塑集團成了帶頭領軍的大功臣。原先許多人認為,去年正值世代交替的台塑將會出現步伐凌亂的空轉期,孰料,接班一年來,台塑非但沒有原地踏步,營收和市值雙雙創下新高,第二代交出一張漂亮成績單。

六月二十九日,台股大盤以八九三二點作收,為整個上半年行情畫下完美的句點。在這一波堪稱台股近七年來最強勁的多頭中,當部分投資人還將眼光停留在帶頭領軍的科技股時,許多人驚覺台塑集團旗下的十支個股(八家上市、兩家興櫃),卻以銳不可當的氣勢,股價紛紛攻上了頂峰,不僅成為冰封已久傳產股中的異數,也是這波「牛市」中另一個領頭羊。

「哇塞!股市新聞多久沒出現『今日盤勢由台塑集團股帶頭攻堅』的字眼了!」號子裡一位投資人指著報上斗大的標題,與旁人嚷嚷了起來,而這句話貼切地道出台塑集團在最近店頭市場中呼風喚雨的分量,不讓鴻海集團專美於前。

企業傳承 七人小組其利斷金 台塑經營成顯學

事實確實如此,以台塑傳產的五檔個股來說,台塑及台化股日前盤中高點達八十七.二元及八十六.七元,雙雙創下十七年來新高;南亞也一度上攻七十七.九元,寫下七年波段最高點,而台塑化先前也以八十四.九元一度創下掛牌後的歷史價位。總計,直到六月底半年線收盤當日,台塑十寶總市值達到兩兆八千多億元,聲勢勝過了鴻海、台積電等集團,成為名副其實的「第一集團」,也讓經營之神王永慶的「台塑經營學」在市場上成了熱烈討論的話題。

然而,領航台塑集團數十年的王永慶、王永在昆仲,早在去年六月五日宣布交棒,也就是說,現今台塑的成績,在卸下了經營之神的光環,道道地地是接班後第二代經營者的績效驗收。

值此接棒滿周年的日子,回顧這一年來整個台塑集團的變化,對台塑的新團隊及台塑集團股的眾多股東來說,都別具意義。

假使,將起點設在去年的交棒日:六月五日,那麼這一年來,整個台塑集團總市值由原先的一兆九千多億元,足足增加了將近一兆元,成長幅度達四成四,遠高於大盤一八%的市值增幅。

不僅如此,就實際經營面來說,二○○六年,台塑集團總營收達一兆六千三百九十二億元,年增率達一四.五%,稅前盈利也突破二千七百億元,法人更樂觀預期今年營收數字可望闖破一兆八千億元大關。總之,第二代的台塑經營者,這一年,著著實實端出亮眼的成績。

回顧一年前,當王永慶兄弟將大權交給了由台化董事長王文淵領軍的「七人小組」時,外界疑慮頗多。畢竟,世代交替往往預告著政策青黃不接,而且當台塑永遠的最高領袖王永慶卸下重責後,是否會造成群龍無首抑或誰不服誰的亂象?

再者,王永慶交付的是七人共治的「合議團體」,少了先前「集團共主」明快的決議,合議制是否會讓政策曠日廢時?

一連串的問號,在股民心中興起了疑竇。然而,如今由台塑的成績單看來,先前眾人的疑慮顯得杞人憂天。

世代交替後的台塑非但沒有出現一如大同集團兩房兄弟激烈的鬥爭,也不像部分集團因權力分配後而稀釋了戰力,「這關鍵全是王永慶當時綿密的交班布局,以及『台塑文化』,應該說是『王永慶精神』得以傳承,而形成經營階層的『共識』所致。」一位台塑集團老臣深刻地道破第一集團不滅的不傳之祕。

交班布局 王永慶充分授權 第二代經營有共識

首先,造成政權更迭後的台塑,得以再創高峰的主因,就是王永慶兄弟的「充分授權」,讓新生代有了十足揮灑的空間。有別於許多集團第一代,嘴裡說著交棒,但往往放心不下,忍不住插手管事的「退而不休」,體檢這一年來,台塑確確實實做到交棒。

以象徵台塑集團「最高指導會議」,由台塑四寶各業務單位輪流與最高領導人開會的「午餐會」來說,原本都是由王永在主持,然而自去年中起就徹徹底底將主席大位交給了王文淵,不僅如此,擁有「六輕總工程師」美譽的王永在,也一併將主持了十三年的「麥寮工程會」讓出。

在去年某次的麥寮工程會,幕僚人員按習慣將王永在的名牌,放在會議桌的正中間,但會議才一開始,王永在竟取下了自己的名牌,而起身把寫著「總裁王文淵」的名牌,挪到會議桌正中央,這一舉,王永在無異以實際行動,將王文淵的正統性昭告天下,也間接確立七人小組的權威。

和議共治 以基金會控管公司 各企業交叉持股

正因如此,第二代雖承襲先人的大樹,但卻在「不被干擾」的優質環境下,得以一展新觀念,實施許多新政。其中,最受爭議的年終獎金制度,在新團隊主導下,改以績效計酬,服了眾心;而有鑑於集團版圖日益龐大,新團隊則考慮成立危機小組,採取臨時任務編組的模式,由各公司推派一名代表,一旦出現狀況時出面整合集團資源,降低經營風險。

對外,王家第一代巧妙地樹立第二代的權威;而對內,王永慶昆仲也很技巧性地架構了接班人和諧共治的基礎。在交棒之初,王永慶為了預防他與王永在兩房子弟因利益薰心、策動奪權,造成集團空轉的危機,於是效法了美國巨富洛克斐勒家族模式,透過基金會控制台塑、南亞與台化等三家公司,而這三家公司又對台塑石化擁有絕對控制權;王永慶昆仲以個人名義持有的股票,也交付公益信託,借此防堵後代爭產,維持和平共治。

權力均分 王家堂兄妹各司其職 公私兩造相扶相挺

不只如此,王永慶還設下了內規,要求台塑集團各關係企業交叉持股,並有「保五」的門檻。以台塑四寶為例,任何一寶持有其餘三寶股權皆不能低於五%,否則得加碼保五,這不僅確保關係企業相互依存,更可進一步做到相互監督。而現階段台塑、南亞、台化及台塑化各公司的五席常務董事,則全出自七人小組行政中心的安排,甚至各公司持股比率得符合均等原則,以達到權力平均的「合議共治」基礎。

權力均等原則,在當初王永慶欽點的七人小組成員的配置中更可窺見端倪。譬如,台塑集團最大的控股單位財團法人長庚醫院,由王永慶與三娘李寶珠的兩位女兒,長庚生技總經理王瑞華、台塑生醫董事長王瑞瑜掌控,但四寶中的金雞母卻由王永在的兒子王文淵、台塑化董事長王文潮主導。

不過,除了制度的牽制外,台塑王家兄友弟恭的庭訓文化,也造就了「其利斷金」的事實。拿王文淵與堂妹王瑞華和王瑞瑜的互動來說,即可印證這項「台塑文化」。

不苟言笑的王文淵,一旦遇到「妹妹」王瑞瑜,就卸下武裝,在一次會議中,王文淵手中正好有媒體報導七人小組的新聞,只見王文淵看了看,然後拿著雜誌對王瑞瑜說,「妹啊,怎麼人家把你照得那麼漂亮,把我照得那麼醜。」王文淵的自嘲,讓人見識到他風趣幽默的一面,也看出堂兄妹間的深厚感情。

除了血緣的情誼,在事業上王文淵更是力挺王瑞瑜。由王瑞瑜一手催生的「芙緹」( FORTE)美容保養品牌,據悉,有一次花了三十萬元好不容易拍完電視廣告帶,邀請台塑高階主管一同觀賞,沒想到七嘴八舌討論後,高階主管一致認為,「播廣告比拍廣告還要多花很多錢」,當場裁定不播了,讓王瑞瑜傻眼。

但王文淵接任行政中心總裁大位以來,卻對王瑞瑜的事業全力相挺,日前破天荒地撥出數千萬元廣告預算給台塑生醫作保養品牌廣告,點滴之情,讓王瑞瑜了然於胸。

而身為行政中心總裁、副總裁的王文淵和王瑞華,這一年來也沒有產生瑜亮情結。每每兩人聯袂出席記者會時,當王文淵被記者問得招架不住時,王瑞華總會適時解危;但王瑞華卻從未搶先回答問題,謹守副手分際。「翻開過去台塑高層決策歷史,從來沒有表決,而七人小組成立至今,也從來沒有表決!」對於集團決策,總是在共識下定案,而非弱肉強食拿下定奪,王文淵深感驕傲。

而架構在「人和」的基礎上,沒有內耗的台塑二代團隊得以全力衝刺業績。這一年來整個集團的版圖如巨浪般地席捲開來。

團結攘外 整合資源發展六輕四期 打造全球版圖


其中最經典的是斥資一千兩百億元的六輕四期計畫。在整起計畫中,將由台塑、南亞、台化及台塑化等公司共投資興建二十七座石化廠,而年產一百二十萬公噸乙烯的輕油裂解廠,更是最關鍵的投資案。

今年五月,隨著廠中的第三套輕油裂解設備投產,正式宣告全球最大單一乙烯廠誕生,為台塑集團立下一個重要的里程碑。

以集團資源整合的綜效來說,第三套輕油裂解設備投產後,將年產乙烯一百二十萬公噸、丙烯六十萬公噸,過去原得向外大量採購乙烯的台塑集團,如今已經可以自給自足,不必尋求外援,整個集團的實力無異如虎添翼。

另外,值此國際油價持續飆高,推升乙烯等石化原料行情之際,台塑新產能投產,儼然下了一場及時雨,不僅一解內部用料燃眉之急,也避開了一場「價格剝削」之戰,將使得今年台塑集團的營運實力大增。

產業競逐 增建十二吋晶圓廠 爭霸電子業大位寶座

外資高盛證券更以「革命」來表達這座極具關鍵的里程碑。高盛指出,新產能釋出後,台塑成為全球第三大廠,僅次於美商艾克森美孚、Equestar,「台塑可望從區域型公司,蛻變成全球性的企業!」

除了傳產領域,今年台塑在電子業同樣是績效卓著。除了今年三月二十二日華亞科技第二座十二吋廠風光啟用,未來南科、華亞科還要打造三座十二吋DRAM廠,總計投資新台幣三千億元,而今年十一月底,台灣小松擴建十二吋晶圓製造廠一期工程也預定完工,屆時台塑將成為國內惟一擁有十二吋矽晶圓、DRAM與封裝測試廠上下游整合的晶圓集團,使得台塑集團更有實力,與力晶一爭DRAM龍頭,讓傳產龍頭再度跨越領域成為科技一級大廠。

二十多年前,台塑企業就是台灣最大的民間製造業龍頭,今天依舊是產業股的霸主。與鴻海的四處購併不同,台塑集團靠著自己拉拔培養,也能在有心投入的各產業屹立不搖。

六輕的爆發威力猶存,台塑集團還準備籌建鋼鐵上游的大煉鋼廠;此外,也別輕忽,王永慶在美國與中國,同樣布建了幾乎與台灣六輕同等規模的石化產業,若以謀畫布局與口袋深度來看,老當益壯的台塑集團應該還是台灣最具百年潛力的首席企業集團。

延伸閱讀

當年「建中菁英班」有多強?醫院副院長只排全班倒數第三...那些超會考試的「外星人」30年後怎麼了?

2021-09-01

人生這艘船,讓孩子自己當船長!吳鳳:100元和1000元的養法不同,重點是你要給孩子什麼?

2021-08-06

「人從鷹架跌下來,像西瓜破掉一樣...」一個建築工的告白:最怕孩子跟我一樣做工

2021-04-22

陳立:我每周去、連去五年 這就是教育實踐力

2015-0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