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風能供應四成用電 還可外銷 小國丹麥為何成全球風電指標?

吳靜芳
2018-07-12
產業動態
吳靜芳 攝影

風能供應四成用電 還可外銷 小國丹麥為何成全球風電指標?

吳靜芳
2018-07-12
風能供應四成用電  還可外銷 小國丹麥為何成全球風電指標?
產業動態
吳靜芳 攝影

六千多支風機貢獻丹麥用電占比超過四成,風大的日子,甚至可以達到百分之百。

丹麥人預期二○三○年再生能源供應全國半數電力,丹麥能,台灣能嗎?

 

「小心扶好!」天朗氣清的四月,從丹麥西南方的埃斯比約(Esbjerg)港口,搭乘人員運輸船出發才十分鐘,海象完全不似離港時平靜。船頭攀過浪頭的瞬間顛得人東倒西歪。海風凍得人手臉皸裂,體感溫度幾乎是零下,手機電池不敵低溫,迅速宣告陣亡。

 

從埃斯比約到目的地「Horns Rev」二號風場,要開六十公里,整整可以繞台北市一圈。即使五十六公里的時速已經是兼顧乘客舒適的最佳速度,這讓人作嘔的旅程,還是有近一個小時要捱。

 

相較於直不起身的《今周刊》記者,丹麥能源巨頭沃旭(Ørsted)風場環安衛資深經理蓋爾(Morten Geil)大步一跨,開心宣布:「幸運的是,今天吹東風!」北海最主要的強勁西風若直衝著往東開的船,浪頭將更為急猛。一直到出發前一天,蓋爾都還在評估風向與天氣,能不能讓工作船順利抵達風場。

 

海上狀況變化莫測,但丹麥人的血液裡還有先祖維京人破海御風的冒險性格。一九九一年,各國電力產業還對離岸風電半信半疑的時候,丹麥人就在南部小鎮溫德比(Vindeby)離岸兩公里外,建了全球第一個離岸風場,豎起十一支風機,整整營運了二十六個年頭,直到去年才功成身退。

 

從當年小小的離岸風場開始,到如今的「能源都市」埃斯比約,全世界談離岸風電,幾乎躲不掉丹麥二字。

 

北歐小國  風電技術輸出大本營

 

「Horns Rev」是歐洲第一個從北海取風換能的風場。工程師待在海上的工作平台短則數天,多則數星期,透過運輸船接駁工程師往來每支風機,進行定期檢修。「這裡最容易釣到鯖魚和螃蟹。」蓋爾指著堆在角落的釣竿,工作平台的水下結構匯聚了魚群,工程師閒來無事,還可以釣魚加菜。

延伸閱讀

以能源轉型驅動臺灣成為亞洲綠能產業重要據點

長期以來,臺灣能源供給幾乎全數仰賴進口,尤其化石能源依存度相當高,只要國際情勢有所變動,即會面臨價量劇烈波動的壓力。因此,為了建構穩定、潔淨又可負擔的能源供應系統,政府藉由發展多元化再生能源,帶動綠能科技產業技術創新,期能達成我國二O二五年非核家園願景及再生能源發電占比提升至 二O%的能源轉型目標。

離岸風機有三缺 國產化機會在哪裡?

過去台灣的海事工程無大規模發展,現階段廠商的設備多為拼裝上路,無法接軌國際。 本土廠商參與有限,綠能發展、拉抬在地產業鏈,成功機會渺茫。

離岸風電是什麼東西?可以吃嗎?

因為廢核,台灣電力在這個過度時期出現缺口,政府除了搞火力發電(有空污問題)外,也搞了一個離岸風電。

剛畢業年薪160萬 還找不到人 台灣風電缺才2萬如何補?

短短數年內,台灣外海要建造出五.五GW離岸風場,這個時間正是綠領人才投入實戰的最佳機會, 但機會來了,人,準備好了嗎?

產業探討(一)油棕產業 ——兼論優質生物複合肥公司全宇

油棕用途廣泛,亦是馬來西亞的重要經濟來源,近年遭「植物癌症」靈芝病肆虐,影響甚大。 全宇生技與馬來西亞油棕局合作,研發預防病害的生化肥料,靠技術做出區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