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進口高階廢塑料貿易商:今年有1.5萬個貨櫃是生活垃圾

唐筱恬
2018-09-12
產業動態
1034期
今周刊

進口高階廢塑料貿易商:今年有1.5萬個貨櫃是生活垃圾

唐筱恬
2018-09-12
進口高階廢塑料貿易商:今年有1.5萬個貨櫃是生活垃圾
產業動態
今周刊

台中大甲區貿易商引進廢塑料二十年,業務範圍遍及美國、德國、日本。洋垃圾事件卻讓他成了眾矢之的,有苦難言的廠商,實情到底是如何呢?

基本上媒體報導洋垃圾新聞,畫面呈現的照片,都是廢紙、廢塑膠袋,與我們所引進的東西不太一樣。我們引進的是高階、工業下腳料,例如報廢水管、過期樂高玩具,但媒體報導的是民間廢塑膠,兩個產業是不一樣的,但現在都被稱是「洋垃圾」。

 

當我向其他國家買下腳料時,對方一定要提供我們清單,清單明細上一定要有重量、顏色、成分等,我們不可能花錢買垃圾回來。

 

另外得料率也是關鍵,通常得料率愈高愈好,事業廢棄物的得料率要達九六%、九七%以上(通常是產製過程中瑕疵品或邊腳料,沒人使用過的),民生廢棄物(編按:例如寶特瓶)也要找得料率高達九○%以上的,不然不會收。成本大概一公斤十至二十五元左右,做成塑膠粒賣出去,平均單價約一公斤二十八元以上。

 

歐美推再生材質  洋垃圾應分級規範

 

事實上,我的客戶有惠普、群創、華碩。歐美國家新法規要求電子產業在製造新產品時,要有消費後回收材質(Post-Consumer Recycled),新產品必須回摻三五%、六五%或一○○%的再生材質,例如印表機塑膠外殼,必須有一定比率的再生原料。

 

全世界都在推綠色標章,不僅可減少關稅,據說消費者接受度很高,產品貼上標章,可多賣三台。台灣是3C產業的大國,若你現在將這些再生用料產業禁掉,改成統統用新原料做,到底做出來的東西要賣給誰?

 

當然媒體報導的低階垃圾,例如農膜、廢塑膠袋,那才是該被禁止。最近同行們確實有看到,台灣多了不少這樣的貨櫃,每次有貨櫃靠港,都會看到二、三十個這樣的貨櫃,一開櫃就會有泥土,台灣本來就規定「土」是不能進口的,怕會有細菌。

 

這些低端材質不僅有「土」汙染的問題,得料率僅三成,一公噸只能生產三百公斤原料,有七百公斤都是垃圾,去哪裡沒人知道?

 

如果是透過合法方式處理,成本非常高,用水先把垃圾洗乾淨的話,一公噸的汙水處理費就要六.五元,若衍生垃圾送至焚化廠,一公斤就要六.五元,所以一定是用不合法的方式,才能從中獲利,影響環境很大。

 

媒體寫中國禁洋垃圾以來,今年一月至七月,共有四萬個貨櫃進入台灣,我們估計塑膠類的工業下腳料約五千個貨櫃、廢紙約二萬個貨櫃,剩下一.五萬個貨櫃很可能都是生活垃圾,但也不一定統統進到台灣,有些可能在台灣靠岸後,又轉去其他國家。

 

我聽說有些業者很可能像中國一樣,是收了英國的垃圾回收金,運回來台灣處理,因為進口成本是零,但報關時一定要填單價,就隨便填一公斤一元、二元。

 

以前中國沒有禁洋垃圾時,好的、壞的都往那裡去,台灣根本沒辦法搶到高品質廢塑料。這次中國全面禁止,變成我們的機會,可以在國際上挑出一些好料,還可以依照我們想出的價格出價,成本也變低了,所以我們貿易商進口量,都比同期增加了三○%左右。

 

中國下禁令後,中國人反而來台灣找人頭設廠,我聽到的大概就有十幾家,而且一家規模比一家大,資金充足,他們都是塑膠造粒業者,準備進口廢塑膠,在台灣加工完後出口至中國。

 

貿易商不准進口  環保限令不符需求

 

環保署新預告的行政命令,將限制工廠才能進口,不允許中間貿易商進口。一個台北客戶告訴我,如果我們貿易商沒有了,那做辦公家具的人到底要去哪邊找料呢?如果找不到再生用料,全面改用新料,成本一定會漲一倍,國內物價就會跟著上漲。

 

為何一定要有貿易商?許多合法工廠沒有辦法專門養一群貿易、外語人才,只能透過貿易商進口。而且國際騙局很多,很多貿易商都被奈及利亞人詐騙過,常常給了三成訂金,結果沒有依約出貨,但貿易商有經驗,可以避開這些風險,合法工廠不想惹出這些貿易糾紛,都透過貿易商去做。

 

像我們做高階用料的,環保署要規定「單一材質或單一形態」才能進口,我們還可以要求上游來源做好分類,這規定還可以執行,但若禁掉貿易商進口資格,恐怕對台灣產業影響就比較大。

 

中國全面禁止後,其實陸陸續續針對產業用料開放,目前東南亞國家的作法,是全部下禁令後,有需要進口的人再來一一申請、政府一一去審,拿到許可文件的人才能進口。不過許可制至少要花上一年,台灣是出口國家,讓產業等一年會受不了。

 

但如果要禁掉對環境影響比較大的低階用料,我認為可立刻執行,不會花太多成本的方案就是請業者提供進口貨櫃裝櫃時的照片,因為其他國家海關出口也都要求看照片,所以業者手上一定有,裝櫃時拿手機拍一下也不難。海關一看照片就知道內容。而且被海關開櫃檢驗就要八千元,光這個方式執行下去,就能達到遏止效果,業者就不敢再進垃圾了。

 

延伸閱讀

轉型變塑料界沃爾瑪 每年拚出3成新客戶

全球景氣、需求都冷的新平庸時代,台灣貿易業前三十強、去年兩岸營收達五十億元的葆旺集團,卻交出營收成長逾一成的成績單,是極少數能逆勢成長的貿易商。

與「循環經濟」有約

過去五年來,許多國內外企業開始把循環經濟的邏輯、思惟和原理納入轉型的發展藍圖上。

邁向循環 從換腦開始!

企業不能頭痛醫頭、腳痛醫腳,要有培養追根究柢、找出問題後再行動的習慣。不能故步自封、關起門來想像未來,要有主動向外尋找助力和合作機會的動力。要創新,需要有珍惜多元經驗的胸襟。

「不循環」的外部和機會成本

以「低成本來創造競爭力」的策略,早已不是台灣的優勢。降低成本固然是每個企業的基本價值, 但是企業需要發展出資源循環型的營運模式才是關鍵,也才符合社會的期待和國家未來的發展。

最髒海域泡沫垃圾綿延1公里

「回頭看向船尾,那泡沫在海上蜿蜒如河,倒映著我們的影子,卻有一種難以言喻的不適感。當我們看到漂流垃圾、可見塑膠或是油汙滿布海上時,通常想到的是人類捕食的魚類是否遭到汙染。事實上這類汙染有能摧毀的是更根本的,海洋的生育力量。」知名小說家吳明益在台灣第一次繞島科研的航程中,寫下這一段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