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誰說小市場做不出生態系!群暉董座睽違12年重掌CEO,要拚亞洲最頂尖軟體生態圈

誰說小市場做不出生態系!群暉董座睽違12年重掌CEO,要拚亞洲最頂尖軟體生態圈

何佩珊

產業動態

攝影 何佩珊

2019-08-23 11:54

知名NAS公司Synology群暉科技是台灣少數站上國際,且發展出自有軟體生態圈的科技品牌。而群暉成立近20年來鮮少公開露面的董事長翁英暉,近日罕見在媒體面前曝光,也透露了他睽違12年再次接下執行長一職的原因與目標。

望向簡報上「亞洲最頂尖軟體生態圈之一」12個大字,已經有十多年未曾在媒體前公開露面的群暉科技董事長暨執行長翁英暉提到,華為在中美貿易戰壓迫下,現在才推出自主作業系統「鴻蒙」,而群暉則是早在20年前就已經開始。而接下來,把「之一」拿掉,成為亞洲最大軟體生態圈,就是睽違12年再次接下執行長一職的他,為群暉定下的目標。

 

群暉是國際知名NAS(Network Attached Storage,網路儲存伺服器)公司,更讓人熟知的,可能是Synology這個品牌名字。截至目前為止,群暉在全球已經銷售超過650萬台Synology裝置、而自主作業系統DSM(DiskStation Manager)的累積下載量則是將近1.5億次。總計群暉NAS全球管理資料量高達60 ExaByte,光是照片就有446億張。

 

「在亞洲應該是第一個公司可以做到這樣的規模。」他說,「這是我們小小驕傲的地方。」

 

回憶與廖群離開微軟一同創辦群暉的當時,即便是在90年代的PC盛世,翁英暉卻看到台灣PC公司愈做愈辛苦,「但微軟愈做愈舒服。」他說,「所以那時候有個感想,要建立一個以軟體為核心價值的公司。」而在20年後,他們也真的實現了建構軟體生態圈的目標。

 

他以蘋果的生態圈布局相比擬,指群暉的NAS底層硬體裝置,就像是蘋果的iPhone、iPad,然後群暉的DSM則是可以類比於蘋果的iOS;而群暉在兩年前推出的雲端服務C2,則是可以看成iCloud;還有群暉的軟體套件中心,扮演的則是蘋果應用商店App Store的角色。

(圖片取自 群暉科技官網)

 

在翁英暉看來,打造這樣一個生態圈之於群暉的最大意義,就是建構起巨大競爭障礙,「一旦有競爭障礙,才能談到所謂品牌,自主品牌。」帶來的好處是,過去20年群暉擁有自己的品牌定價權。而這樣的自主權,也意外在多年後的中美貿易戰中展現出價值。

 

「其實我們在很多年前就有機會去中國生產,我們有算過,以每年一百萬台的伺服器,我去中國生產,平均一台成本可以降低30塊美金,所以我一年可以省三千萬美金成本。」他說:「但我們還是選擇留在台灣。」這個決定除了考量到將研發、設計、製造都留在台灣會更便於管理,更重要的是,已經做出品牌的群暉,也有本事負擔得起那些增加的成本。「我一台貴個30塊(美金)也還ok。」他說。

 

因此今天當其他公司在中美貿易戰壓力下,各個忙於遷徙工廠、重新展開供應鏈布局時,群暉則是沒有這方面的困擾。

 

當然,翁英暉也不諱言,因為台灣本地市場非常小,對群暉的營收占比才不過3.5%,發展自有品牌確實是一段非常辛苦的歷程。但讓他感到欣慰的是,過去20年來儘管跌跌撞撞,公司業績還是能夠一路向上,至今保有兩位數的增長。而且「含金量」相當高。

 

「前陣子我做過一個比較。」他說:「以英業達來講,營業額大概是我們的53倍左右,但獲利是我們的1.5倍。」

 

不過走過近20個年頭的群暉,品牌其實正在產生質變。相比於5年前消費端帶來的營收占比高達七成,如今則是有了180度的翻轉,有七成收入來自企業商用市場,而且應用領域可能超出市場想像。

 

翁英暉舉例:「大家覺得群暉是NAS公司,很少覺得群暉是監控軟體公司。」但如果細算群暉監控相關營業額,「其實我們在全球可以排前幾名,非常不容易。」他也特別提到,「前陣子很多人說大陸的海康、大華把台灣監控打死,但一直沒有影響到我們。」

 

除了監控,群暉目前的雲端布局也已經小有成績。

 

(圖:群暉科技董事長暨執行長 翁英暉)

 

翁英暉還記得兩年前提出要做雲端服務C2的想法時,「大部分同仁都覺得我瘋了。」特別是在考量台灣對外頻寬不足的情況下,選擇將雲端資料中心設在德國法蘭克福的群暉,必須採取遠端操控的營運模式。

 

沒想到他們在營運第一年就做到損益兩平,而在經過兩年淬鍊後,他們基本上已經可以確認C2的發展方向是可行的。翁英暉形容,C2現在正進入長牙齒和長爪子的階段,待更成熟之後,就可以積極擴大營運布局,也樂觀看好C2對群暉未來的營收成長將扮演重要角色。 

 

其是這個從消費走到商用的目標市場大轉變,正是促使翁英暉決定在12年後再一次跳下來擔任執行長的關鍵原因。

 

「以前成功模式是快、新鮮,帶進來很多科技概念。其實到商用市場,這種過去成功模式有點危險。」他解釋,消費市場和商用市場除了應用需求大不同,對企業客戶來說,比快速、新奇更重要的,是產品可靠度。他舉例,現在內部對硬體的要求更加嚴格,目標是要做到「never die」也就是硬體只能是在效能不足的情況下被替換,但不能因為壞掉而被替換。

 

「其實我回來當CEO,最主要想tune一下這個文化。」他說。

 

不過在調整公司體質的目的之外,翁英暉也說:「我還有一點野心,蠻大的野心。」即便今天群暉已經是國際上小有名氣的科技品牌,也是亞洲少數建立起軟體生態圈的公司,但他認為如果將群暉和HP、Dell等國際一線大廠放在一起比較,「我們坦白講還矮人家一截。」所以帶領群暉發展到能與國際一流大廠比肩而坐的地位,就是他接下來想要實現的夢想。

 

「到2025年其實還有更好機會讓公司成長到更高境界。」翁英暉是這麼相信著。

延伸閱讀

直擊研發祕密基地 會思考的機器人明年亮相

2015-11-20

雲端三雄宣告 「軟硬」通吃時代來了

2015-10-15

蘋果高成長神話破滅後的新世界

2013-01-31

華碩向市場證明有能力建立完整雲端系統

2018-11-05

轉型大計》劉揚偉聯手嚴陳莉蓮 幫特斯拉對手們解決痛點 電動車平台是鴻海重返10%毛利率靈丹?

2020-1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