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執導區塊鏈商戰電影》新銳導演大哉問:你是聖人還是大盜?

財訊 記者洪綾襄

產業動態

財訊雙周刊

2019-10-31 15:47

在影創界頗具名氣的年輕導演徐嘉凱經營酒吧、發行加密貨幣,現在以《聖人大盜》入圍金馬獎最佳新導演,題材又是晦澀複雜的商戰,他究竟想說什麼故事?建構什麼樣的世界觀?

徐嘉凱穿著一身筆挺的格紋西裝,和電影宣傳人員提早來到台北瑞安街靜巷內的私室綠洲(SELF Oasis) ,準備接受採訪。牆上掛著幾幀劇照海報和卡牌等周邊商品,都是他所執導的影視作品,有創下超過五百萬點擊率的台灣原創網路影集《Mr.Bartender》,也有剛上映的電影《聖人大盜》,而後者讓他入圍了本屆金馬獎最佳新導演。

 

私室綠洲是徐嘉凱經營的第2間酒吧,店內的消費可使用他所發行的加密貨幣SELF TOKEN支付。今年10月,SELF TOKEN在加密貨幣交易所BitAsset上架,一度創下單日8%的漲幅,目前也能在中環旗下的蔦屋書店使用SELF TOKEN付款。

 

劇情影射黑金政商史

 

實體通路、影視製作與授權商品、區塊鏈公司,形成一個完整的「沉浸式娛樂」生態系,而創辦人徐嘉凱,今年才剛滿28歲。「我絕對不是什麼富2代。」徐嘉凱表示,這些都是他繳了很多學費才建構起的新事業。

 

台灣過去影視作品很少碰觸艱澀的金融或科技議題,但徐嘉凱自編自導的網路影集《Mr.Bartender》,講的是新創創投與產業運作機制,電影《聖人大盜》則是首部台灣自製區塊鏈商戰電影,題材與風格都與過去台片截然不同,而且各種人物設定與劇情影射,都與台灣黑金政商史及當下年輕厭世代社會環環相扣。

 

例如《Mr.Bartender》的其中一集,主角謝祖武在片中就直言批評台灣BOT(民間興建營運後轉移模式)為何總是不成功的癥結。又例如《聖人大盜》典故出於莊子「聖人不死,大盜不止」,片中男主角是一個年輕創業家,嚮往著與好友藉由區塊鏈技術,創建新世代的經濟秩序;然而基金公司、銀行、財團老闆、政客等各界的覬覦與算計,讓他們的友情、事業甚至人身安全,都陷入危機。

 

每一次,徐嘉凱都想逼觀眾思考,主張公平正義、不顧全大局的揭弊者,是好人還是壞人?既得利益者以大義之名,幹苟且之事,又該被定義為好人還是壞人?「這些問題離我們一點都不遙遠,只是過去的討論太容易陷入二元對立,答案都被過度簡化了。」

 

片中大量出現金融監理沙盒、區塊鏈、可轉債這些連監製葉如芬、知名香港演員曾志偉、賴雅妍都抱怨艱澀的台詞與領域,也都是身兼編劇的徐嘉凱時而以希臘神話隱喻,時而以魔術轉化,再加上與名人時事案件環環相扣,才降低了理解門檻。他坦言,自己深受在工研院與竹科管理局工作的父母薰陶,周遭朋友不是竹科子弟就是新創菁英,因此對科技與產業運作相當熟悉,如今也成為他拍攝的素材。

 

不過,徐嘉凱的風格並非一開始就這麼「暗黑」。大學同學、節目主持人黃路梓茵(Lulu)透露,大學時期的徐嘉凱口條好、台風穩健,常被推舉當主持人,拍的片也是主流的青春勵志,畢業製作電影《復刻青春》就是這時期的代表。

 

放棄留學也拒赴中國

 

後來,徐嘉凱加入群眾集資平台福袋FUUDA協助行銷,也待過flyingV和貝殼放大,接觸到很多新創團隊,常接觸創業、區塊鏈、ERC-20(以太幣架構上的數據通訊協議)。逐漸地 ,他開始反省自己日子過得太安逸,「既然大家都說創業是九死一生,我有想法,也有能力,何不試試?」

 

2012年,他21歲,擱置了留學念頭,拿著大學拍片得獎累積的第一桶金,先開影視製作公司,再開酒吧,慢慢看清社會和原先想的不一樣,面臨到很真實的壓力,拍攝的題材也轉趨深層。

 

當時很多人勸他去對岸發展會更好,或是勸誘他做其他工作,但徐嘉凱沒有迷失。「對我來說,我創業是為了讓我自己能拍一輩子的片,不管是網劇、電影還是連續劇,但重點是一輩子的,不是廣告、行銷片;而其實只要不貪,你就不會迷失方向,太急、很貪,才會掉入陷阱。」

 

和一般創意人不一樣,徐嘉凱想得很遠,他想要的是能累積、穩步成長的公司,於是他開始研究百年影視公司迪士尼的歷史與財報,發現迪士尼有4大塊業務—影視作品、授權和周邊產品、不動產開發、頻道併購,如此才能支持一家影視公司永續長青。而台灣只有「一片」公司做製片,加上經紀、發行,只能稱得上供應鏈,完全不是生態系。

 

以此為標竿,徐嘉凱先全力發展一個獨樹一格的台灣原創IP(智慧產權)—「SELF私室酒吧」,拍了系列影集,以作為發展虛擬周邊商品和實體通路的主題,然後準備跨足通路。他一度嘗試投資OTT平台,或是群眾集資形成會員制,但行不通,那個模式可以養網紅YouTuber,卻養不起電影工作者。

 

原創IP擘畫娛樂版圖

 

2015年徐嘉凱決定投資區塊鏈,原因很簡單:「我覺得那很好玩,而且其實經營通路的目的就是為了要能收到錢,透過區塊鏈我有自己的金流與通路,就可以直接收到錢,這樣我的事業體就完備了。」

 

目前,SELF集團以徐嘉凱為主,以下分3個事業—影視製作、區塊鏈公司、酒吧,分別有不同的天使投資人,各自走種子輪、preA輪募資。徐嘉凱坦言,上市櫃成本太高,但不排除這個可能。《聖人大盜》製作成本5000萬元,獲得中環、台灣大哥大和AppWorks之初創投的力挺、曾志偉的投資,入圍金馬獎最佳新導演後,續集將在12月啟動。

 

自2012年起徐嘉凱累計募資金額已超過1億元台幣,開口就是中英專業術語夾雜、隨時都能上台發表簡報,又入圍金馬,完全是連續創業家的成功榜樣,羨煞旁人。但徐嘉凱坦言:「我看自己並不算成功,因為只要我募得愈多,就欠得愈多,我曾經好幾次募資失敗,電影票房還不夠好,入圍金馬獎卻很可能落空,老實說我每天都過得戰戰兢兢。」他說,很多人建議他可以將內容變現,把酒吧授權出去,不砸錢做自製,多接廣告案就可以賺錢、把攤提打消。但徐嘉凱很清楚,他還要再往前。…(本文節自財訊593期,詳全文)

 

延伸閱讀:

比特幣問世10年幣值攀高 你敢加入這個風口產業嗎?

 

4大單位聯手 拚台灣IP戰略大復活

 

廣告宛如催眠術 讓你耳根也變軟

延伸閱讀

電影《小丑》教我的事:我曾以為我的人生是樁悲劇,現在發現其實是齣喜劇

2019-10-09

世界趨勢–口述影像》別讓文化有歧「視」,電影想悄悄訴說的話 你...「聽見」了嗎?

2019-10-03

中國下令禁止參加金馬獎 金馬執委會:遺憾,但活動仍照辦

2019-08-07

台灣金馬獎遭中國抵制?金雞獎巧妙「撞期」 逼藝人選邊站

2019-0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