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南科動起來了 P.78

南科動起來了 P.78

就在企業跳票、財務危機、弊端像滾雪球一樣,接二連三爆發,台灣產業突然籠罩在布滿地雷的陰影時,南台灣一片六百三十八公頃的甘蔗田,悄悄的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間間幾千、幾百平方公尺的廠房,一條條尚未鋪上柏油、每逢車輛駛過,塵土立刻飛揚的道路。


位於台南縣新市的台南科學園區,被喻為是台灣下一個世紀的矽谷,今年六月連續豪雨造成的一場水災,沖淡很多投資人的期望,原本以為數千億元的南科投資案會為低迷已久的景氣注入一股生氣,沒有想到未來的「台灣矽谷」竟成為「水鄉澤國」。

就在大家對這個跨世紀的建設藍圖產生疑慮之時,不少廠商更「把握良機」趕緊「解套」,不斷透過媒體喊話,於是「聯電暫緩南科五千億元投資案」、「半導體廠商進駐南科,腳步放慢」等醒目標題的新聞不斷見諸報端,讓很多人以為,南科計畫好像擱淺了。



五十一家申請、七家動工 核准一千四百億元

北台灣把南科投資緩慢的新聞炒熱,不過,在南台灣的那一頭,剛剛淹過水的南科,面貌卻逐漸改變,廠商工程進度雖然今年受到大水影響略嫌緩慢,卻也在最近幾個月內加緊趕工,追上預訂的進度,像台積電今年受到大水影響,晶圓廠工程的負責廠商互助營造的設備泡壞不少,十月又受到兩次颱風影響,工程進度也因而慢了一季,但是,台積電新廠規畫工程處專案經理莊子壽表示,該公司並未拖延工程進度,目前已經加緊趕工,估計十一月進度會回來。

不止台積電晶圓六廠已經動工,目前已經在南科破土興建工廠的還有:怡安科技(佳和集團)、南茂科技(茂矽)、奇美、和立聯合(和桐)、台灣神隆製藥(統一集團)、漢昌科技等七家,其中,怡安科技更已經在十月二十六日量產,成為南科第一家完工且量產的公司。

南科指出,已經動工的廠商,目前核准的金額有八百七十億元,等於這五家廠商已經及近期將陸續投入的金額為七百多億元,其中台積電的六廠就占了兩百億元,未來還有三百五十億元會投入,奇美集團的奇美電子、奇晶光電合計也有兩百億元,不過,台積電總投資金額高達四千五百一十八億元,初期核准金額只占其中很小一部分。

國內廠商表面上看起來,雖然沒有去年那樣熱情擁抱南科,有些廠商甚至宣布暫緩、或縮減投資規模,但是從南科籌備處的最新投資資料顯示,廠商對南科的熱情並沒有消退,目前已經核准的廠商則已經有二十八家,核准投資的金額一千四百七十億元,申請的廠商有五十一家,總申請額度為一兆八千億元,比去年提出申請的一兆五千億元,多出三千億元,目前已核准的金額僅及總申請額度十分之一不到。



聯電策略轉向,只剩鋼骨工寮

比較有趣的是,當初宣布十年投入五千一百八十八億元投資案的聯電,宣布投入南科的金額是目前(可能是未來︶最龐大的金額,但是,截至目前為止,聯電去年破土之後,就再也沒有任何興建工程了,暫緩的理由是避免產能過剩,四十三公頃的土地,只剩下一個鋼骨工寮空蕩蕩立在工地上。

這個攸關聯電要在兩千年超越台積電的大投資計畫,聯電決定暫緩,對其兩千年的超越計畫,恐怕會有影響,以曹興誠的雄心壯志,是不可能就此縮手,更何況話已出口,整個半導體業都睜大眼睛在看。

聯電暫緩南科之後,沒有多久,立刻宣布收購日本新日鐵下 NPNX 半導體公司五六%股權,並取得經營權,新日鐵以大約一半的價錢,十五億日圓(合計新台幣約四億元︶賣掉 NPNX 超過一半的股權,這宗交易被業界認為是很划算的買賣,聯電還說,未來還有幾個收購案在談。

半導體業者指出,對聯電來說,聯瑞火災之後,廠房才剛剛復建,加上聯嘉、及最近入主的合泰半導體、原來的五廠等,整個產能足夠應付不景氣需要,更何況,聯瑞火災才剛剛獲得一百零一億元理賠,加上原來集團的三、四百億元現金,聯電手上資金充沛,就像聯電集團總裁宣明智說的,收購是最快速獲得產能的策略。

緊跟著聯電之後,日月光也召開記者會宣布縮減南科的投資金額,日月光在南科的轉投資公司是日月欣、日月雷。連續兩家打算在南科大舉投資的大廠宣布暫緩、縮減投資計畫,一時之間,南科好像「棄嬰」一樣。



日月光根本沒過

但是,針對日月光一案,南科籌備處副主任陳俊偉表示,日月光的投資案根本沒有通過,主要原因是日月光引進的還是以量產為主的投資案,南科希望引進的是研發為主的投資案,事實上,即將量產的南茂,是以封裝、測試為主,和日月光差不多,但是,關鍵是南茂提出申請的時間比日月光早半年,半年來封裝、測試的技術已經又更上層樓,但是,日月光提出的投資案,仍然是半年前的技術,不符合南科的需求。

據了解,日月光在宣布縮減南科投資之前,原本對南科的投資態度十分積極,總經理張洪本、發言人董弘思多次前往竹科找當時還兼任南科籌備處主任的王弓,溝通日月光的南科投資計畫,主要是日月光希望承租到四十公頃土地,能夠媲美台積電、聯電租到的地。不過,最後因為無法如願,只好宣布「縮減」,但是,南科籌備處的人說,投資案都沒有准,如何從三千四百億元投資「縮減」成一千億?

去年台積電和宏電、慶豐半導體、安南合作成立一家封裝廠台宏,這家新公司設在宏電的龍潭總部,但是目前借用德碁半導體在竹科的辦公室,總經理也在德碁裡面辦公,因此,最近聽說有黑函寄到竹科管理局,說台宏非法借辦公室給其他廠商使用,據說這分檢舉函是針對台宏提供技術的股東安南而來,並沒有證據證實這件事,不過,竹科管理局對這種黑函早已司空見慣,園區裡常常有這種黑函流傳,已經見怪不怪了。



台積電蓋全球最大的八吋晶圓廠

目前各界對南科的目光焦點都擺在台積電身上,台積電的廠到底蓋得怎麼樣了?聯電暫緩,台積電的建廠進度如何。

台積電宣布在南科投資四千多億元,計畫要蓋六座晶圓廠,目前已經動工的是晶圓六廠,這座八吋晶圓廠不但是台積電最後一座八吋晶圓廠,而且為因應十二吋晶圓廠興建的不確定,台積電這座末代八吋晶圓廠無塵室總面積高達一萬四千平方公尺,不但是三廠加四廠還多出七%,而且還是世界最大的八吋晶圓廠。

令台積電高層主管十分興奮的不止是工程進度沒有延緩,而是台積電晶圓廠的工地很乾淨、整齊,沒有一般工地看得到的紅色的檳榔汁、或是空鋁罐,甚至是尿騷味、糞便,因為每一個工人都穿著不同顏色的背心,而且,每件背心背面都印上號碼,如果有某一個工人亂吐檳榔汁、隨地大小便,從他穿著的背心,老遠就可以發現是屬於哪家下包廠商,透過這樣的管理,台積電六廠一千個工人的工地現場,幾乎找不到垃圾。

目前台積電六廠的結構體已經完成,如果明年六月台電供電沒有問題,該廠的製程設備將會正式進駐,六廠也就完工,台積電指出,六廠的產能規畫,主要是因應八吋晶圓和十二吋晶圓的交替,六廠主要還是生產八吋晶圓,如果未來十二吋晶圓技術成熟,六廠將開始生產十二吋,但是,如果十二吋技術開發來不及,六廠還是以八吋產能為主,若六廠全部生產八吋晶圓,月產能將可達七萬五千片。

南科第一家動工的是台南本土企業佳和集團轉投資、生產通訊設備的怡安科技,十月二十六日量產,據員工指出,怡安一開始就打算「拚第一」,因為台南「在地的」企業,怎麼能夠輸給北部下來的南茂呢,因此,在建廠進度、量產時間、訂單取得,怡安都費了很大一番工夫,終於搶到第一,而茂矽轉投資的南茂則將在十一月二十七日量產,成為南科第二家量產的廠商。

至於誰是第三家,目前態度十分積極的和立聯合已經宣布將在明年第一季量產,搶到第三家量產的廠商,和立聯和生產半導體設備零組件,董事長是張錫強,五十一年次,老婆是和桐化學大老闆的姪女,因此,和立聯合是和桐出資的轉投資公司,這家公司十分特別,據說當初業創的夥伴已經剩下不多,可能是公司組成分子太年輕,各人主見太強所致。和桐化學另外還有南科轉投資一家楠桐,生產核酸、核甘酸及其衍生物,投資三億元已經獲准。



只有奇美碰到水災

南科水患頻傳,水患也被部分廠商拿來當做是暫停投資的藉口,不過,真正遭受到水患之苦的只有奇美一家。

奇美在南科有兩家轉投資公司:奇美電子、奇晶光電,奇美電子生產彩色濾光片、奇晶光電生產 TFT-LCD,奇美當初選地的時候,並沒有考慮到地勢高低的問題,會選在南科最南邊是因為那裡的地和奇美在台南縣的地連在一起,集團版圖連成一氣,十分壯觀。

沒有想到才打地樁就被六月一場大水沖得七葷八素,連行政院長蕭萬長南下巡視水災時,都要求奇美要遷地,不過,奇美堅持不肯,寧可增加成本,把廠房墊高,因為廠已經蓋了,遷廠要花費的成本太高。南科籌備處說,最後奇美放棄三.六公頃的土地,把這個部分的廠房移到北區,留下五.四公頃的廠房用地在現址。

奇美到底墊了多高,才把水患的問題解決,籌備處副主任陳俊偉說,奇美的地原本只比水平面高四、五公尺,墊高三公尺以後,就比水平面高八公尺,符合五十年大洪水期標準,估計明年二月結構體部分可以完成,明年底可望量產。

至於南科最嚴重的水患問題,籌備處表示,園區內將有四到五個集水區,奇美附近將有一個滯洪池,這個滯洪池平常是綠地,二十公頃,可以聚積兩百公頃的水,水進入滯洪池之後,可以透過附近的排水系統,把水排出,解決水患,滯洪池內的水,一天就會消退。

另外,高鐵穿過園區的問題,目前籌備處已經和高鐵局簽約,預留兩百公尺的防震區,依照竹科的防震標準來設計南科的防震系統,如果這樣的防震效果還不好,將會要求高鐵進入南科時的速度減慢,估計採用穩定速度之後,高鐵將會比原來慢三分鐘。

南科從一無所有的甘蔗田,到現在已經有七家廠商動工興建,陸續量產的初步規模,投入金額雖然不多,只有一千多億元,但也表示廠商的決心,未來的南科不僅是各大集團進軍高科技領域較勁集團實力的天地,更是台灣成為科技島的希望。


延伸閱讀

「台灣薪資真的給太低」矽谷創投教父給台灣的三大建言

2018-12-19

矽谷創投教父霍夫曼: 我最看好2大創新戰場

2018-12-12

邁向亞洲矽谷願景 二十家廠商成功華麗轉身

2018-11-14

制度僵就換腦袋 台大三招激出師生競爭力

2015-02-05

共同工作空間獨立又合作

2013-0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