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創投業的新法寶 p.102

創投業的新法寶 p.102

對於很多人來說,盈科數碼動力是亞洲投資網際網路產業的新星,李澤楷更已成為新經濟的領導人及代言人,但對於許多創業投資家來說,盈科數碼動力的意義當然不僅限於網路產業;在短短一年內崛起的盈科,不僅超越了美國網路創投始祖 ICG 及 CMGI,更為傳統創業投資業的運作觀念帶來相當大的衝擊,預料未來盈科「借殼上市、快速增資及擴大投資領域」的模式,將會成為許多創投爭相模仿的對象。

過去傳統創業投資產業的運作模式, 從投資一家公司到上市(IPO),大約需要花五年的時間,由於這種時程通常可以說是標準程序,因此創投也是循序漸進地尋找投資案,等到一個基金全部投資完了以後,再募集下一個基金,一般來說,若前一個基金表現得好的話,再募集下一個基金的速度會快一些,但是通常募集一個新的基金大約也要花一年到一年半的時間。

不過,網路經濟興起後,創投業面臨的卻是完全不同的投資局面。一方面是網路公司突然一夕之間大量出現,一次四、五百家網路公司供創投業選擇,很多創投基金一下子就投完了,但是募集新資金的速度又趕不上投資的腳步,因此錯失了投資網路產業的先機,而且,由於網路公司從創始到上市的時間大幅縮短,原來平均前後要花費五年的時間,如今已縮短到一至兩年就可以完成上市,這種超級加速度的投資環境,與過去「慢工出細活」的模式相當不同,也造成許多創投調適上很大的壓力。

過去幾年來,網路時代對投資環境帶來改變,新的網路創投也跟著應運而生,這其中又以 ICG 及 CMGI 兩家公司為代表。ICG及CMGI 都已是創設多年的公司,其中 CMGI 早從一九九四年就開始投資網路產業,兩家公司均挑選出具創意及開創性格的創業家進行投資,投資的公司數量相當多,有人稱這種投資方式叫「養小雞」。由於創業初期的公司通常僅具備創意,但要讓創意實現,則需要靠很多的行銷、策略聯盟、業務、各種人際網絡的建立等,ICG 及 CMGI 適時為許多網路創業家提供這些服務,因此得以建立在網路投資事業中的盟主地位。


 烹調網路創意 加速成長茁壯

漢鼎公司協理江進元表示,ICG 及 CMGI 得以崛起,主要是因為達成了兩項目標。其中之一是協助初創的網路企業將創意烹調完成(cook idea),由於整個旗下投資的公司相當多,每家公司所需要的資源都相當類似,ICG 及 CMGI 將這些公司集合在一起,並且適時提供企業所需的資源,得以讓創意烹調成為一道道的大菜。另外達成的一個目標就是加速進行(speed up ),由於網路產業正值萌芽期,許多公司的成長速度相當快,ICG 及 CMGI 的新商業模式,更讓網路公司的發展加速度進行,這也是兩家公司得以成為網路創投盟主的原因。

不過,相對於 ICG 及 CMGI兩家公司先建立投資標的,然後再從資本市場募集資金,挹注本身繼續投資網路產業的動能,盈科數碼動力的出現則完全不同。盈科成立至今只有一年,但卻已經成為整個亞洲網路股的代表,主要是因為盈科完全略過 ICG 及 CMGI 的前期階段,以「借殼上市」的模式入主一家傳統業,接著再把公司的經營主軸完成改變,轉而成為網路創投概念的企業,並不斷從資本市場取得資金,彌補創投募集資金速度太慢的缺憾。盈科的崛起過程比 ICG及 CMGI 更快速,而且短短的一年內從無到有,不斷地投資及收購企業,甚至透過收購香港電訊後讓公司由虛轉實,整個過程令人驚心動魄,對網路產業及創業投資業的影響都還要來得更深。

去年五月十七日,李澤楷透過旗下的 PCG (Pacific Century Group)及盈科亞洲拓展(PCRD)收購香港一家上市公司 Tricom,並將公司名稱改為盈科數碼動力(PCCW),李澤楷並且宣布盈科將朝向網際網路產業的領域投資,並且引進具國際知名度的專業經理人,由於公司的發展方向全然改變,加上李澤楷的強力號召,PCCW 的股價開始狂飆,從借殼上市的○.六八港元,一度跳升至二八.五港元,漲幅超過四十倍,但若計算後來還增資的部分,市值成長的倍數還不止於此。


 借殼上市 提高資金及進行聯盟

事實上,若仔細觀察盈科數碼動力的操作模式,可以清楚地看出李澤楷是如何運用新經濟市場趨勢與股市投資法則,以成就盈科目前的地位的。若假設當初被購併的 Tricom 公司價值為二十元,在李澤楷入主後,先經過減資後剩下十元,同時讓企業先暫停交易,然後再投資九十元進去這家公司,其中三十元用來聘請世界級的經營團隊,另外六十元做為公司的投資基金。由於李澤楷已將公司的主要經營目標轉變了,從原來的傳統企業轉到新世代最熱門的網路電訊產業,因此獲得投資人的認同,股價也跟著大幅飆漲。

若以股價上漲四十倍為例,經營團隊原來只拿到三十元,但真正的市場價值卻高達一千兩百元,對於這些經理人的鼓勵相當大,至於公司可以用來投資的資金,則因為股價上漲了四十倍,所以原來投進去的六十元一舉成為二千四百元,這也是為什麼一家成立不到一年的公司,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做成了四十餘個投資及策略聯盟案,甚至最後還能出巨資收購香港電訊公司。

細數盈科的投資案中,去年九月與美國網路創投 CMGI 進行換股,並於今年一及三月又分別與 CMGI 合資成立 CMGI Asia 與 @Ventures Global Partners;另外是去年十二月入主原本生產電池的香港金力國際,並更名為光通信國際,然後又與日本光通信進行換股,接著是在香港投資 Tom.com,引起當時萬人空爭相搶購,至於像新浪網、搜狐、冠遠科技(Clarent)、Horizon.com、東方魅力及 OutBlaze 等多家知名的網路公司,也都是盈科的投資標的,幾乎把優秀的網路公司都納入旗下。


 入主香港電訊由虛轉實 創投群起效尤

今年二月盈動進一步宣布競逐香港電訊股權爭奪戰,除了讓原本從有線與衛星電視切入寬頻世界的盈動,有機會再切入電話線上網的版圖以外,李澤楷藉著這個收購案,將盈動原來屬於虛擬的網路世界,扭轉到具有實體企業的經營,這個借殼上市的入主案,不僅順利轉型並從虛轉實,一躍成為具有國際影響力的投資集團,這與過去許多借殼上市相當不同,比起過去台灣侯西峰雖然也是借殼上市,但依然無法逃脫從虛到虛的處境要來得好多了。

更重要的是,由於盈動是已上市公司,一旦盈動缺乏更多的資金進行購併時,只要辦個增資就可取得更多的資金,而且增資通常只需要在二周到六周內就可完成,這種速度當然遠超過新創投基金募集的速度,因為創投募集新基金的時間通常都要一年半至兩年,盈動不僅在很短的時間內投資了許多網路股,也因為多次辦理增資,每次都募集到數十億港元的資金,一併解決了創投面臨募集資金速度太慢的缺憾。

由於盈動的模式實在太成功,目前已引起部分創投的效尤,例如在今年元月間,漢鼎亞太與 J.H. Whitney 共同在香港收購了一家名為 ALH (Acme LandisHoldings)的公司,並將之改為 i100,這家公司基本上就是採取與盈動類似模式,由於是一家上市公司,因此也已辦理增資募集更多資金,做為擴大投資的基礎;另外,漢鼎也在日本成立一家 @Japan,主要鎖定的是 B2B、媒體及無線等領域,運作的模式也相當類似,未來創業投資界很可能會有更多的盈動出現,預料這將是新經濟時代下的產物,對於創投業可能產生相當深遠的影響。

延伸閱讀

編了「340億預算」疫苗在哪裡?柯P:若中央對付疫情像對付我一樣用心,局面就不會這樣

2021-05-30

從一天上萬人確診降到單日12例 兩招對抗疫情讓以色列6月逐步解封 他們的經驗,給了台灣哪些啟示?

2021-05-27

校正回歸是掀牌還是蓋牌?想觀察疫情趨勢變化 國外用這3種方式解讀數據

2021-05-25

武肺病毒源頭最新發現!WHO追查華南海鮮市場 專家鎖定「2種動物」

2021-02-19

給台灣75萬劑是伏筆?趁中國疫苗有效性遭質疑 拜登宣布捐5億劑疫苗助92國「目的是這個」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