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兩億美元的代價 P.86

兩億美元的代價 P.86

今年七月二十五日,由華人總裁徐建國所領導的前達( Avant!〕 ,由於侵犯了益華( Cadence 〕 的智財權,被判須賠償益華近兩億美元, 同時還有多位前達創始員工被判刑,這件矽谷歷來最大規模的智財權訴訟事件,前後纏訟達七年,到底實情如何,本刊有來自矽谷第一手的傳真。

一九九五年八月二十九日,當時在益華擔任工程師的馬侃( Jeff Markham 〉 ,偶然在客戶公司的電腦上,發現了其所使用對手公司前達出品的電子設計自動化( EDA 〉 軟體上出現的錯誤, 竟然和他們最初的設計一模一樣||表格上的空格沒有對齊。這個發現引發了前達和益華間長達七年的訴訟紛爭。

前達和益華做的都是 EDA (電子設計自動化〉 軟體, 這是 IC 設計領域中非常專業的一個環節,由於晶片越做越精密,無論是設計前期的構思、模擬,或是後期的布局、繞線、驗證等,都需要利用各種軟體技術。在這一行,頂尖的技術和優秀的研發人員是公司成功與否的關鍵。

益華是 EDA 領域的大廠,一九九一年, 四位服務於益華的中國人:蔡孟彥、廖裕人、卓允中和伍自立, 決定自己出來闖一闖,他們成立了前達的前身 ArcSys,這家公司在一九九五年十一月與 Integrated Silicon Systems 合併後改名前達。


徐建國七年前從益華離職加入前達

一九九四年,時任益華矽片設計部總經理的徐建國,被挖角到前達擔任首席客戶資料以及技術長,益華當時的執行長卡斯提歐( Joe Castello〉 對於徐建國的離開非常不諒解,他多次表示徐建國是因為升官不成憤而辭職,實情到底為何雖不得而知,但兩人因此種下心結,卻是眾人皆知的事。

其實,在矽谷這個高科技環境中,公司與公司間關於智慧財產權的爭議時有所聞,許多大公司往往以訴訟為手段,逼迫剛剛起步的小公司退出市場,或是防止他們成長太快。但這類案件通常都僅止於民事訴訟的層面,賠錢了事居多。因此當本案發生初期,包括前達員工在內的許多人都認為,這只是類似事件的重演,不足為奇。

畢業自台灣中興大學的徐建國,在業界素有「悍將」之名,是行銷高手,他到前達之後將公司帶入歷史高峰,不但於一九九五年五月成功上市,並且以尖端的技術和靈活的行銷手法,迅速在業界竄起,帶給益華不小的競爭壓力。

面對益華及卡斯提歐的控訴,徐建國的反應非常激烈。他在兩造爭議初期,拉高分貝大力反擊,例如舉行公開記者會,讓前達的二十幾位博士員工一字排開,讓媒體拍照,然後向記者說:「前達的員工非常優秀,本身就有能力進行尖端技術的研發,何須偷竊別人的東西?」


徐建國:一定要讓真相水落石出!

他也在聖荷西水星報( San Jose Mercury 〉 上刊登全版廣告,指出益華的指控都是莫須有的罪名,意在抹黑和勒索,因此前達絕對不會讓步,「一定要讓真相水落石出!」其中還用了一張某人面貌猙獰的照片,雖然沒有明說,但很多人都覺得此人看似益華執行長卡斯提歐。他們兩人之間互不相讓的火爆脾氣,讓整個事件越演越烈,也讓本案除了有公司的激烈競爭,還有濃厚的個人恩怨。

雖然官司纏身,前達在徐建國的領導下,業務蒸蒸日上,同時還成立「前達基金會」( Avant! Foundation 〉 ,投入慈善事業, 美化公司形象,該基金曾經捐了一大筆錢給徐建國的母校中興大學,成立 IC 設計研究中心。正值事業一帆風順時,一九九五年十二月五日,警方和聯邦調查局大隊人馬突然到前達位於矽谷佛利蒙市( Fremont 〉 的總部進行搜索, 第二天益華就向法院提起前達涉嫌竊取商業機密的刑事訴訟案件。

一九九七年四月,聖他克拉拉縣地方檢察官以「涉嫌偷竊程式密碼」等罪名,正式起訴了徐建國等六名前達員工,其中包括除了蔡孟彥以外的三名創辦人,以及一名益華的離職員工米奇.井草( Mitch Igusa )。

這場受到業界高度重視的商業機密剽竊刑事官司,以戲劇性的方式開始,也以極具戲劇性的方式落幕。今年五月二十二日,當兩造正在挑選陪審團時,前達的六名被告及井草, 突然表示已經和檢察官達成協議, 他們提出不抗辯( pleaded no contest 〉 ,同時願繳納包括公司和個人在內共三千五百萬美元罰金, 其中多人並面臨一到兩年的牢獄之災。消息一出,各界譁然。


前達今年五月突然與檢察官達成協議

前達並未解釋突然做此決定的原因,但外界從前達和檢察官達成協議的條件認為,前達可能發現檢察官握有的證據對他們相當不利,同時也擔心這個案子繼續拖下去,對大家都沒好處。況且這個案子牽涉的技術和內容非常複雜,非一般人所能理解,讓由市井小民所組成的陪審團來判定如此難解的高科技智慧財產權問題,也須冒相當大的風險。多方考量下,才做此決定。

此後兩造在聖縣法庭進行了三個星期關於損害性賠償金額的聽審,當年的恩怨重新搬上台面。已經不再擔任益華執行長之職的卡斯提歐本人親自出庭作證,談到前達和徐建國,說到激動處仍然忍不住調高音量、聲音顫抖,指責字言如「叛徒、謊言」等字眼不斷出現在他的證詞中。他告訴法官:「前達整個公司是建立在『一連串的謊言』上,無一例外!」

負責起訴本案的副地方檢察官芬克斯坦( Julius Finkelstein 〉 則多次展示檢方握有的有力證據,其中包括一個上面寫有「 Steven Wuu 」(伍自立英文名〉 的程式備份帶,裡面找到三萬行和益華 Symbad 資料庫一模一樣的程式密碼。


矽谷最高賠償金額的刑事案件

二○○一年七月二十五日, 是前達成立以來最黑暗的一天, 負責聽審的羅新(
Conrad Rushing 〉 法官,正式判處六名被告刑期, 其中除徐建國和黃曉黎免服刑期、只需繳納罰金外,其他兩位創辦人廖裕人、卓允中,及員工鄭志良等被判在縣拘留所( County Jail 〉 服刑一年,另繳罰金; 判得最重的是創辦人之一的伍自立,他被判在州獄服刑兩年,在眾多親友和同事的注目中,當庭被法警戴上手銬帶開。

此外,法官也正式宣判前達須賠給益華高達一億九千五百三十九萬九千八百五十五美元的損害性賠償金額。

這個牽涉多名華裔人士的高科技案,創下了矽谷智慧財產權官司中公司對公司最高賠償金額的刑事案件,也可能是全美第一個有人因為竊取商業機密而坐牢的案子。

美國法界人士指出,這個案子具有重大的指標性意義,不只因其所牽涉的賠償金額將近兩億元,數額之大,史無前例;同時由於以往檢察官對於商業機密竊取案的起訴,幾乎沒有成功過,因此這個案子的成立不但被視為地方檢察官的重大勝利,也對全美檢察官日後起訴類似案件提供了重要判例,極具意義。


華人形象受到嚴重損害

副地方檢察官芬克斯坦強調,這個案子和其他的商業機密竊取案不同,「我從來沒有看過任何公司,在政府進行搜查行動之後,仍繼續在市場上販賣帶有犯罪證據的產品,甚至在正式遭到起訴後還在行銷販賣類似的產品。」檢察官指的是前達的ArcCell、ArcCell XO 和寶瓶座( Aquarius 〉 等產品。 法院曾先後在益華的要求下發出禁制令,禁止前達繼續銷售這些產品,而前達也曾在律師的建議下,透過「潔淨室」( clean room〉 程序,將有爭議的程式碼檔案拿掉。

矽谷華人對於這件事情的看法分歧,有人認為幾千萬美元可以解決的事,法官竟然判了兩億美元,出手太重,頗有殺雞儆猴之意,不無種族歧視的可能;也有人認為以檢察官握有的證據來看,前達的確是剽竊了益華的資料庫密碼,不論情節輕重,不論動機為何,錯了就是要罰,這才是講究公平公正的社會。

「這是典型的兩敗俱傷的例子, 同時還讓華人形象遭到嚴重打擊。 」一位矽谷EDA 領域的華裔創業家就十分感慨地說,「我一些合作的生意夥伴在本案結束後對我說,『你們公司的密碼該不會也是偷來的吧?』雖是玩笑話,聽來還是讓人覺得十分心酸。」


徐季平跳出來以專家身分作證

前達員工的心情士氣之低落是可以想見的,尤其是美國主流媒體在這件事情的報導上,把前達描繪成一個「犯罪集團」,看在許多無辜員工的眼裡非常難受。前達的資深員工、技術部門執行首長徐季平,是唯一一位曾經上法庭擔任前達證人的華裔人士。 他是排版布線( place and route 〉 軟體的專家,因此以專家證人的身分出庭,幫助法官釐清一些 EDA 領域的技術理論和概念。

他談到自己決定站出來,主要還是為了前達大多數的無辜員工,「前達有一千三百多名員工,絕大多數都是學有專精的科學家,他們無論是在職業道德或是個人操守上,都具有相當崇高的信念與要求,他們對這個案件的實情毫無所悉,卻在許多媒體以偏概全的報導中被錯誤地對待。前達有今天,是這些無辜且努力的科學家、工程師、技術人員共同努力打拚的結果,他們的心血不應該被忽視!」

由於這個案子牽涉的技術相當高深,且多名被告是學有專精、名校出身的博士,更令人好奇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一位熟悉案情的矽谷高科技界人士說,爭議的主因是益華的 Symbad 資料庫,這個資料庫是兩大公司競爭最激烈的排版布線產品的基礎,「儘管資料庫並不是決定工具好壞與否的關鍵因素,卻是構成產品的基礎之一」。


剽竊用來蓋地基的幾塊磚頭?

這位業內人士以蓋房子來形容兩造間的紛爭,「好比有一個建築比賽,參賽者的重心和焦點都擺在蓋出來的房子本身,怎樣讓它看起來最漂亮、住起來最舒適;其中一個年輕設計師的作品因為設計精美,因此廣受各界好評,但卻被一個資深設計師控告其剽竊,但竊取的不是創意,而是當時用來蓋地基的幾塊磚頭。」

本案判刑結束後, 徐建國突以健康為由辭去執行長, 改任首席策略長( Chief
Strategist 〉 , 但還是兼任公司董事長,並由原先擔任首席營運長的羅升俊升任總裁。 羅升俊上任以後的第一件事就是發表公開信,向 EDA 業界和競爭對手益華道歉,同時舉行電話記者會,坦誠面對外界質疑,並表示前達一定會盡最大能力早日付清高達兩億美元的賠償金,希望以實際行動來化解各方疑慮,也宣示公司重生的決心。

華爾街分析師則對前達的未來感到憂心,他們一方面覺得前達面臨此一變局,人才和客戶將會大量流失;他們也擔心前達是否有能力償付這筆巨額罰款,但前達以實際行動向外界證明他們浴火重生的決心,他們利用分期付款,於十月四日正式把最後一筆五千五百萬美元罰款匯進益華帳戶裡,算是「終結了公司成立以來最黑暗的一章」,羅升俊在聲明中說,他希望公司從此能走出陰影和傷痛,繼續為 EDA 領域中提供優異的技術與人才。


美國商業周刊:徐建國以家族企業方式經營公司

前達內部也還是問題重重,九月三日出刊的美國《商業周刊》( Business Week〉 以專文質疑前達的領導層和董事會結構,認為徐建國根本就是「以家族企業的方式在經營上市公司」。根據二○○○年的財務報告,前達去年三個薪水和紅利拿得最多的人,不是公司的創辦人或資深員工,而是徐建國,以及徐建國二十七歲的兒子、負責掌管亞洲市場銷售的 John H. Hsu,和一名前日亞航空姐、現任前達日本公司辦公室主任 Noriko Ando,後兩人去年的年薪加紅利都高達上百萬美元。這件事看在許多員工眼裡,心裡非常不平衡。

一名不願具名的員工指出,徐建國現在雖然不在其位,但還是保有董事長的位子,影響力也還在。而且,他雖經歷此次官司,但只是罰錢了事,法官對本案宣判的當天,他已經繳清罰款。而根據他和先驅所簽的合約,他的一百六十萬美元年薪,將每年增加五%,直至二○○八年。據了解,他目前逐漸把前達的中心轉向亞洲,並陸續退出在美國的事業與財產。


前達(Avant!)

董事長:徐建國
總裁兼營運長:羅升俊
市值:2.4億美元(以十月十二日股價為準)
業績:去年營收3.7億美元,虧損1.9億美元,今年上半年營收1.9億美元,虧損2.02億美元,其中包含訴訟支出2.365億美元

益華(Cadence)
董事長:Donald Lucas
執行長兼總裁:Raymond Bingham
市值:47.6億美元(以十月十二日股價為準)
業績:去年營收14.2億美元,獲利0.311億美元,今年上半年營收6.92億美元,虧損0.251億美元

延伸閱讀

上山下海泡湯趣!金山獨享湛藍海景、烏來深山遠離塵囂

2018-02-09

氣溫驟降對人體影響大 易引發氣喘、過敏、腦中風

2018-02-06

泡溫泉不能戴隱形眼鏡?泡湯不可不知的7大禁忌

2018-02-06

入冬最強冷空氣伺機發威!食衣住行保暖6招學起來,對抗低溫超有效

2018-02-02

低溫喝酒驅寒 少量飲酒仍傷肝

2018-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