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這一仗讓南亞科技打響知名度 P.70

這一仗讓南亞科技打響知名度 P.70

「 對不起,我們這個月的產量全部被訂光了,已經沒有剩了。」南亞科技負責行銷業務的副總高啟全,一整天拿著手機,對不同的客戶講同樣的話。

時間是十二月十八日下午四點半,距離耶誕節只有一個禮拜的時間,依照半導體的出貨常規,客戶此時應該都已完成進貨,會有一段喘息的時間,但是,今年客戶對南亞科技的產品卻依然詢問不斷,最主要就是因為南亞科技比全世界其他同業更早推出一個祕密武器||DDR DRAM (雙倍資料速率動態隨機存取記憶體)


所謂的 DDR ( Double Data Rate )意義就是雙倍資料速率, 比目前普遍使用的 SDRAM (同步 DRAM )速度及效能更快,從今年九月以後, 市場對此項產品的需求突然大幅增加,但是能夠及時供應的廠商相當少,南亞科技由於最早投入此項產品的研發及準備,比三星及美光都還要早,因此立刻大量出貨,成功囊括了全世界七成的市場。


DDR 是台灣產業認定的下一代標準

「 今年三月, 我們判斷市場趨勢,就已經發現 DDR 的需求會很大。」 南亞科技總經理連日昌說, 當時英特爾還極力推動 Rambus (倫巴斯) DRAM,但是台灣很多客戶都知道行不通,因為 Rambus 的成本太高了。

「 DDR 本來就被產業界認定是下階段的標準, 只是一時之間被英特爾的策略搞亂了。 我們覺得應該要跟著產業趨勢走,因此就把一些資源放在 DDR 的產品線上面。」

結果, 從三月起,南亞科技積極向客戶行銷 DDR 的觀念,包括晶片組廠商威盛、矽統、揚智,以及大部分的主機板業者及 DRAM 模組業者,都認同南亞科技的想法。因此三、四月間南亞科技的 DDR   DRAM 最高一度占到全部出貨量的四成,但是英特爾在七、八月間又再度干預市場,阻撓客戶推出 DDR DRAM 產品,南亞科技的出貨又降到幾乎為零。

不過,這個情況從九月起開始大幅改觀,由於絕大部分的台灣相容機型( clone)廠商,開始大量採用價格功能更具競爭力的 DDR 產品,南亞科技的 DDR 產品出貨量也跟著大幅提升,從九月的二四%,一直提升到十二月的八二%, DDR愈來愈受市場歡迎,客戶也更急著向南亞科技催貨,希望能夠最快速掌握到這一波市場商機。


搶占全球七成 DDR 市場,成為亞洲華爾街日報頭版新聞

趁著這個機會,南亞科技也成功打響品牌知名度,把印有南亞科技的 DRAM 賣進康柏、戴爾等一級大廠。「 大家都知道,過去三星或美光的產品,一直比其他同業售價高一些,這就是品牌的效益。」 高啟全說,南亞科技過去沒有品牌優勢,但這次全世界都拿不到 DDR 的貨,只有南亞科技可以提供, 因此南亞科技就很順利地把品牌打出去,這應該是這次南亞科技最大的收穫。

十二月十三日,亞洲華爾街日報刊出一篇有關南亞科技的報導,標題是「 南亞科技成功證明了半導體產業也可以有小而美的公司」 ,內容是提到南亞科技領先三星、美光等一流廠商,推出速度更快的 DDR DRAM, 不僅展示了先進的技術,也適時推出市場所需的產品。

連日昌表示,「 過去大家都認為大廠才有經濟規模,但事實上,大公司不見得就比較好,除了大廠可以比較有效分攤研發經費外,卻不見得可以在技術或生產上有更佳的效率及彈性,南亞科技現在雖然小,但技術、製造都不差,而且擁有更佳的彈性,的確可以稱之為小而美。」

難得露出笑容的連日昌,一九七四年加入美國德州儀器( TI ),從那裡開展了他近三十年的半導體職業生涯, 後來他又轉赴美商超微( AMD )負責研發,南亞科技成立後,又被南亞科技找回台灣負責研發重任。


這是有史以來景氣最壞的一年

見識了三十年的產業周期變化,連日昌說,今年的景氣低潮,是有史以來最壞的一年,修正時間最久,殺價也最凶,「 價格跌到變動成本以下,是不可思議的惡性競爭,這種情況是人為的,想把競爭者趕出去。」

不過,連日昌說,惡性競爭到後來,所有人都會受傷,因此情勢一定會收斂,「 目前已有很多現象,顯示景氣已經開始好轉,明年第二季供需情況就會改善很多。」

回想今年,南亞科技可以說是在驚濤駭浪中度過,今年第一季,當同業都順利轉進○‧一八微米製程技術時,南亞科技當時還有七成的比重是以○‧二微米生產,也因此上半年南亞科技的虧損比同業高出不少,再加上八月間 DRAM 景氣更壞,南亞科技因為負債比重高,又被許多投資機構評為財務結構最差的公司,當時南亞科技還特別開了一次法人說明會,對外說明財務狀況。

「 不管外界說什麼,我一直都很有信心,也相信被扭曲的市場一定會回升。」 連日昌說,南亞科技董事長王永慶一直很授權,非常信任經營團隊,因此,即使在環境最惡劣的時候,台塑集團仍然傾全力支持,完成艱難的增資計畫,使甦南亞科技可以依照專業判斷決策,而且沒有後顧之憂地完成技術及生產提升計畫。


未來會注意財務結構,並多與法人溝通

不過,經過這一次的考驗後,南亞科技未來也會更注意本身的財務結構,「 以前台塑集團都是需要錢的時候才去募,但未來我們也會調整,明年也將到海外發行存託憑證( GDR ),另外, 未來每個月我們都會定期向法人說明,把過去的資料向法人報告,希望讓外界更了解我們。」

同時,連日昌也說,未來和國內或國外的公司,也都是敞開心胸,可以與任何人合作,「 現在很多人談合併,但我們覺得合併不見得有用,因為現在南亞科技最缺的是研發費用無法有效分攤,未來南亞科技會尋求與別人合作,降低研發成本,這是南亞科技努力的方向。」

至於十二吋廠的興建時程,南亞科技預計在明年動土,後年裝機,大量生產時間是二○○四年,這個計畫大約晚最先進廠商一年左右,連日昌說,「 十二吋的時代還會延續十年,我們不急著最先跳進去,但一旦進去就要做到最好。」

不管過去一年南亞科技曾經多麼不被看好,但市場看的是未來,現在南亞科技的股價,在國內半導體製造廠中已是第三高的價位,僅次於台積電及聯電,比任何一家 DRAM 廠都高,顯示投資人的確相當看好。

儘管明年許多公司都已計畫推出 DDR 產品, 但是南亞科技的布局已領先其他廠商半年, 有了一個好的開始,南亞科技更訂出明年目標是搶占全球一成的 DRAM市場,終極目標則是擠進全球前三大廠,南亞科技能不能達到,值得拭目以待!

延伸閱讀

遠離城市喧囂、藏身在北市的優美「秘境」:淡蘭古道山徑起點

2021-10-04

新時代最時尚的勞動,「櫻花手作步道」誕生,為被破壞殆盡的山林所展開的救贖行動

2021-10-04

打造一座森林裡的秘密小屋,逃離都市叢林,我就像一頭野獸,終於自由了

2021-10-04

溫泉之鄉裡的清幽仙境,和淡蘭古道最完美的結合:礁溪跑馬古道

2021-10-04

家,不只是近在身畔的日常,家也可能是遙遠的朝聖與嚮往,深植於精神的原鄉

2021-1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