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暐翔把工程當成藝術創作 P.71

暐翔把工程當成藝術創作 P.71

在新竹市最熱鬧的光復路高架橋旁,藏著一家不顯眼的公司,那就是專門為竹科高科技公司建置無塵室的暐翔國際工程公司。不同於亞翔與帆宣致力為半導體公司無塵室建置,暐翔採取以鄉村包圍中央,不與亞翔等大廠正面交鋒,專注拓展光電與生技業的無塵室市場。

第一眼見到暐翔國際科技董事長陳義文時,看到他黝黑的皮膚與爽朗的個性,便會想到這個人一定是做工程的,只不過此工程非營造建築的工程,而是更具專業性的無塵室建置工程。

陳義文的父親是竹南地區的里長,專門從事挖井工作,從小在耳濡目染下,對於工程營建充滿興趣,壯碩的身材,便是在家幫忙而鍛鍊出來的。陳義文非常欣賞關公,在他的辦公室內便擺著一尊碩大的關公像。他說,「關公重情義與不偏不倚的原則,深深影響著我的工作態度與經營理念,做人不光只是以自己利益為當頭,做工程也是一樣,凡事要以客戶利益為最大考量」。

陳義文重情義的態度,從他對員工的照顧便可看出。陳義文有如國小導師般,每年會到員工家庭看看,除了可以了解員工在公司的狀況外,更可維繫員工向心力,他也時常扮演員工家庭的和事老。暐翔創立已十二年,而創始員工仍有三分之一在任,員工的流動率並不高,員工見到陳義文,並非以總經理稱呼他,而是以更親密的「老大」相稱。


老婆力挺開公司──黃崇仁給了第一筆大訂單

陳義文說,他最早的工作是在家裡幫忙挖井,之後到保生製藥負責廠務工作,一待就是五年,在這段時期,他練就了工程發包與電機整合的經驗。一九九一年時,在老婆的支持下,他毅然決然籌設公司,初期以機電為本業,慢慢引進空調與冷凍專才,最後才跨入無塵室的建置。

公司能夠萌芽,陳義文最感謝的人就是力捷董事長黃崇仁。當時力捷新竹廠交由初出茅廬的暐翔國際建置,雖然這是公司成立以來接到的第一個大訂單,但對公司而言,最大收穫不是營收,而是自信心的建立。

取得微相科技的訂單,也是一次令人難忘的經驗。微相當時在竹科標準廠房設廠,受限於廠房不易修改,無塵室建置充滿困難,高度三米八五與淨空二米六的限制下,他修改傳統做法,將回風區移至牆邊,完成了一項艱難的任務,這是他相當驕傲的一項作品。

為何說是作品?陳義文認為,「工程是藝術的成品,無塵室的建構雖不像營建外觀亮麗,不過每個案子都有不同的困難點,因此每當望著已完成的建築,那種興奮感就像是看到自己的小孩般。」也就是這種感覺支持著他一路走來。

每當進入園區,陳義文的感受非常特別,對於自己完成的作品感受頗深,除了是自己的藝術表現外,更可提供高科技公司降低成本與擴充生產線的環境,雖然不是站在第一線對台灣產業有所貢獻,但是幕後功勞不小。

不同產業怕的塵不一樣──無塵室要量身訂做

自從在九四年完成力捷的無塵室後, 暐翔業績逐漸進入佳境,也開始進入建置IC (積體電路〉 後段製程公司的無塵室, 期間也完成了鑫成、泰林與科儀等公司案子。在一次偶然機會裡,陳義文認識了現在光環董事長劉勝先,在劉勝先的介紹下,進入半導體無塵室建造。初期跨入 IC 設計公司的無塵室構建,民生科技與揚智便是其中的作品,之後公司接獲通訊與光電公司訂單,更進而開拓了砷化鎵與生技公司業務,目前則以生技與光電公司為鎖定目標。

陳義文說,了解不同產業別的需求是公司的最大利基,以測試廠為例,恆溫恆溼問題便是關鍵,生技廠則關注殺菌與消毒,產業別不同便有不同技術,因此必須替客戶考量,才不會將製藥的無塵室經驗移轉至電子公司,也才不會產生張冠李戴的笑話。

當時公司為提升競爭力, 便從日本引進東洋熱的技術、韓國 SHIN SUNG 與美國LEPCO 技術。陳義文分析日商的技術著重於周邊設備、美國則是偏重在設計、韓國在價格競爭力具優勢,暐翔希望能融合這三個技術,提供不同層級客戶需求。

對於大陸市場開拓方面,陳義文笑著說,去得早不如去得巧,公司雖在三年半前已在大陸設點,不過今年度才會有大動作。大陸科技產業快速發展,對於無塵室需求日益增加,大陸地區價格要求較為嚴苛,陳義文對於公司所能提供的價格競爭力深具信心。


暐翔小檔案
董事長:陳義文
成立:1991年4月
最近三年每股稅後純益: 2000年2元、2001年3元、2002年預估7元

延伸閱讀

范冰冰涉逃稅傳被捕 經紀人疑「滅證」遭逮

2018-08-01

范冰冰年賺3億 超過2400家上市公司淨利

2018-06-05

中國稅官獵殺台商

2017-03-16

賣房、買未上市股票 最易被查稅

2014-05-01

北京拍賣商出走香港躲「空襲」

2012-08-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