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茂矽智財元件賣給茂德 南茂併入茂矽借殼上市 P.80

茂矽智財元件賣給茂德 南茂併入茂矽借殼上市 P.80

成功逐退英飛凌之後,胡洪九正盤算將南茂併入茂矽借殼上市,藉此挽救茂矽本業凋零的困境。然而,在持有南茂二八%股權的矽品集團嚴密把關下,胡洪九的算盤,恐怕很難如他的意。


九月二日,德商英飛凌宣布出清全部茂德持股,該公司在茂德的兩席董事代表,英飛凌亞太區總裁羅建華以及法律顧問溫廣榮,也向茂德董事會請辭。持續一整年的茂德股權爭奪戰,自此告一段落;贏得這場戰役的茂德兼茂矽董事長胡洪九,終於可以鬆一口氣了。

不過,茂德的爭議雖然已落幕,還是在市場留下許多疑惑;例如,原先預估要花一年多時間才能出清茂德股票的英飛凌,為什麼只花了半年多的時間,就迅速將茂德股票出清?這些股票又是被誰接走了?此外,胡洪九雖然成功逐退英飛凌,但仍危機四伏,未來他要如何挽救病入膏盲的茂矽?

今年初,茂矽與英飛凌爆發嚴重衝突,英飛凌揚言出清茂德股票。當時英飛凌持股近三成,高達九十萬張的股票,以每個交易日只能賣出三五九九張計算,預計要花一年多的交易天數才能處理完畢;結果英飛凌在八月底就宣布全部賣光持股,大出投資人意料。

英飛凌出清持股 茂德籌碼益顯零亂

事實上,英飛凌能夠快速處理茂德股票,主要是七月底茂德有一筆歐洲可轉換公司債︵ECB︶轉換成股票,讓茂德的股本從三五九億元增加到三八九億元;結果,當時英飛凌手中持有的茂德股票已剩下三十八萬餘張,持股比率已降到九.八%,再加上兩位董事都是以自然人身分擔任,英飛凌已不再是持股高於一○%以上的大股東,因此八月間英飛凌便以每天賣三萬張到十萬張的速度出脫,加上動態隨機存取記憶體︵DRAM︶產業景氣熱絡,股價上漲及成交量大增,讓英飛凌得以順利出清持股。

英飛凌迅速賣光茂德的股票,一方面當然是因為對合作夥伴茂矽徹底失望,另一方面則是本身也面臨嚴重的財務壓力。英飛凌執行長舒馬克在二月底的一個聚會中,就曾向國內半導體業界友人透露,當時英飛凌的母公司西門子已經開始賣出英飛凌的持股,因此英飛凌必需儘快將茂德的資金抽回德國股市,買進英飛凌實施庫藏股護盤。

不過,國內投資人最關心的是,到底英飛凌賣出的九十萬張茂德股票被誰承接了?雖然有傳言指向聯電,不過聯電已經對外否認;目前最有可能的是,這些籌碼已散落到外資法人及散戶投資人的手中。資料顯示,至九月五日止,外資持有茂德的比率已達三成,而這些外資或散戶基本上都是因為DRAM景氣上升而進行的投機行為,因此未來茂德的籌碼將變得更加不穩定。

成功逐退英飛凌之後,茂矽的危機依然沒有化解,胡洪九的經營壓力仍然很大。根據日前茂矽的股東會,最後決議以減資五成來因應,不過若以去年底茂矽淨值僅剩一三五億元,每股淨值已掉到五元以下,再加上今年上半年又虧損六十億元,每股淨值將可能掉到二元左右的水準來看,減資後儘管財務情況得以稍稍舒解,但仍然無法改善本業績效不彰的困境。

南茂併入茂矽 借殼算盤難如意

據了解,胡洪九目前心中已進行多項腹案,希望能夠挽救茂矽集團走出目前的危機。其中有一項計畫是,未來將茂矽在DRAM上的智財元件 ︵IP︶賣給茂德,讓茂德成為一家具有研發及製造等完整能力的DRAM公司,至於原來負責封裝測試的南茂,由於目前營運已出現獲利,加上封測景氣好轉,相關公司已經成為股市盤面上的主流,因此若將南茂併入茂矽借殼上市,也藉此挽救茂矽本業凋零的困境。

許多人聽到這個計畫,第一個感覺都是認為胡洪九真是天才,竟然可以想出這麼好的辦法,讓他的茂矽集團起死回生。

這樣的想法並非天馬行空,因為茂德若能逐步邁向一個擁有研發、製造及品牌等多元能力的公司,當然有助於未來走獨立發展的路;至於南茂雖然在美國那斯達克掛牌,但卻沒有實質的交易,因此若能轉回台灣借茂矽的殼上市,也可一併解決兩個大問題,對胡洪九來說可以說是一舉兩得。

當然,這樣的如意算盤,還有一些變數。例如,茂德失去英飛凌的技術來源後,未來○.一一微米以後的製程技術仍然是個很大的變數,加入爾必達︵Elpida︶的時程也仍是未知數。至於南茂要併入茂矽,恐怕未來技術上也得面臨多項考驗,例如茂矽及南茂的股東是否同意,尤其是南茂仍有持股二八%的矽品集團在把關,胡洪九恐怕也很難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走。

延伸閱讀

藝人賺這麼多錢,為何天王天后多數晚景淒涼?吳淡如:很多人以為理財就是「賺錢」,害慘一生

2020-08-27

33歲就開始搭商務艙...吳淡如:再省,也不要虧待自己

2020-03-10

吳淡如:如果你什麼都沒有,就去拿一張好文憑,這樣就不用一直證明自己不笨

2019-12-19

吳淡如/中年教我的事:因為懂得無常,寶貴的就珍惜,自由是快樂!

2019-09-04

2年送走3至親,吳淡如卻不怕無常:別浪費時間害怕,勇敢作自己、才能活得好一點

2019-0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