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華碩分家 童子賢不得不承受之重 p.90

華碩分家  童子賢不得不承受之重 p.90

2007-06-14 15:56

施崇棠的分家大戲,看似一切完美,但對這些年積極推動品牌的童子賢來說,卻是不得不承受之重。今年以來,華碩代工部門壓力沉重,掉單消息頻傳,為了顧全大局,童子賢經過月餘苦思,答應接掌代工,然而對品牌事業的不捨,溢於言表。

六月五日,平日低調的華碩董事長施崇棠,現身台北國際電腦展(Computex),在媒體的追問下,面對華碩品牌與代工分家的問題,心情好的施崇棠,首度鬆口:「這件事,越快越好,越徹底越好。」

正當大家還在揣測這話的意思,兩個小時後,華碩發言人張偉明主動打給各家媒體記者,「我們今年底,就會完成分家的工作。」這決定,比施崇棠兩年前喊出的「三年分家」,足足提早一年。

在施崇棠的規畫下,華碩保留品牌事業,由施崇棠率領曾鏘聲、沈振來兩位副總,親自操刀;獨立出去的代工事業,則由副董事長童子賢掌舵,與另位華碩創辦人徐世昌、幕僚長鄭定群形成「代工鐵三角」。

消息發布隔天,華碩股價一路往漲停奔去,外資買超第一名,雖然五月受到遊戲機代工出貨減少,營收衰退一八%,只有新台幣四百二十二億元,但當天股價還是大漲四.六%,漲幅創下近三個月新高。

品牌與代工分割,解決客戶的疑慮,股價大漲作收,施崇棠的分家大戲,看似一切完美。但是,對這些年,積極推動品牌的童子賢來說,轉戰代工,卻是不得不承受之重。

場景回到五月底,施崇棠對外宣布前的一個禮拜,華碩北投企業總部的會議室,正召開一場重要會議。

這場會議,長達三個小時,參加人數不超過十個人,站在會議桌前的是童子賢,坐在會議桌旁的,盡是童子賢身邊的重要幹部,他們臉色凝重,不發一語,聽著童子賢宣布華碩分家的消息。


品牌推手的不捨  三小時會議  黯然接代工

「華碩未來將走向品牌、代工徹底分家,與之前預定只是將筆記型電腦代工事業分出去不同,」準備接掌代工事業的童子賢,在這場會議中強調:「雖然比預定提早一年,但大家要有信心,我們已經準備好。」

「他有不得不接的壓力。」童子賢身邊的重要幕僚轉述。過去,童子賢開會一向迅速,不拖泥帶水,但是,這場有如臨別演說的會議,卻超過三個小時。或許,在幹部前面,童子賢依舊表現十足自信,但是,這些跟他工作多年的戰將,都感受到他心中對品牌的不捨。

熟悉童子賢的人都知道,在華碩的高層中,童子賢是品牌最熱情的擁護者,除了創立華碩主機板品牌外,這些年華碩筆記型電腦在工業設計上有突破性的發展,更是因為童子賢大力支持才能開花結果,而當年華碩跨入EMS(電子製造服務)代工領域,則都是由施崇棠一手擘畫,與童子賢關係並不大。

今年以來,華碩代工部門壓力相當沉重,掉單的消息層出不窮,以筆記型電腦代工來說,華碩苦守蘋果(Apple)訂單,直到去年蘋果推出英特爾平台的MacBook大賣後,代工規模跳躍式成長。但是今年,在蘋果與華碩互爭全球第八大筆記型電腦品牌業者之下,蘋果決定不再扶植自己目前最大的敵人華碩,而將代工訂單全數轉交廣達生產。

除筆記型電腦外,掉單效應蔓延,接著又傳出惠普(HP)將原本交由華碩代工的商用桌上型電腦代工訂單抽單,交由鴻海、微星等其他代工廠生產,而掉單原因又是指向品牌代工衝突,一連串的挫折讓華碩決定要徹底將品牌、代工分家。

「我們承受的壓力很大,逼得我們要盡快分家。」向來與媒體互動良好的沈振來,對於分家的想法,選擇低調以對。

施崇棠、童子賢、徐世昌,有華碩三巨頭之稱,他們都是開國元老。原本,在華碩分家大計裡,徐世昌掌管製造、研發,與從緯創過來,跟戴爾(Dell)、惠普等OEM客戶擁有深厚關係的鄭定群,本是執掌代工事業的絕佳搭檔。但是,施崇棠仍擔心營運效率,因此,從一個多月前開始,就不斷以「你的執行力在華碩中是最強,這是分家之後,代工最需要的特質,只有你可以把華碩代工事業做好」的說法,說服童子賢。


切割的陣痛 工業設計部門軍心浮動

要童子賢離開品牌,執掌代工,讓他有如陷入天人交戰,只是為了顧全大局,童子賢經過月餘苦思,最後還是答應施崇棠的要求,「但是,要童SIR(童子賢)離開一手創立的品牌,真的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童子賢的離開,對於過去長期受到童子賢照顧,被認為是華碩自有品牌筆記型電腦重要核心的工業設計部門,也是相當躁動不安,有華碩員工形容,分家消息傳出那天,工業設計部門的員工幾乎都跳腳。

主要原因就在於工業設計部門的設計師過去都由童子賢一路支持,童子賢就經常親自帶著工業設計部門員工到海外參觀設計展,來拓展華碩工業設計部門眼界,而且童子賢每個禮拜總會到位於華碩北投舊大樓的工業設計部門與員工們一同討論產品設計方向,一旦童子賢轉往代工,設計師們也開始擔心新的負責人未來是不是還會給予設計團隊同樣的空間與資源。

目前工業設計在台灣科技產業也儼然成為一門顯學,許多不管是主打自有品牌或是代工的電子業者都正積極培養自家的設計班底,而華碩多年養成的設計團隊,一向是與明基的團隊共執業界牛耳,華碩內部有所變動,這些公司自然也不會放過機會。據了解,目前已經有不少位華碩工業設計部門團隊設計師接到其他公司,或是獵人頭業者的挖角電話。

因此之前陸續傳出不少有關於華碩分家的謠言,而箭頭都是指向華碩的內部人員,市場就研判應該是華碩內部員工不滿分家的方式,因此出來放話,希望可以將徹底分家一事見光死,或者僅是投下自己的「賭爛票」,發洩內心不滿。
而在這種氣氛下,不少大廠如鴻海、廣達等也都開始密切觀察華碩內部可用之才,一旦分家之際青黃不接,這些代工大廠可能就會出手挖角,如何留住代工的人才,成為華碩分家最大的課題。


鐵三角的壓力 兩強坐大  後有追兵

類似的陣痛其實當年宏碁、緯創分家,也都是有跡可循的,宏碁董事長王振堂就曾這樣形容宏碁員工心態的轉變,他說,宏碁現在的風格當然跟Stan(施振榮)時代不同,但是現在走的是一個贏的風格,只要是贏的風格,員工就會接受。現在華碩分家要做的,也就是要找出屬於華碩品牌、代工的雙贏策略。

而從分家之後,華碩品牌、代工兩家新公司的態勢來看,品牌部分,華碩自有品牌主機板銷售量高達四千萬片,穩居世界第一;而自有品牌筆記型電腦部分,今年上看四百五十萬台,全球排名第九,也算是初具規模,因此被認為受影響不大。

雖然華碩分家是為了讓代工部門可以加速成長,但是連華碩也不得不承認,目前華碩若要從事EMS,垂直整合與全球布局仍不夠成熟。

華碩高層曾經表示,華碩垂直整合要初具效應,最快也要布局到明年才能算是完成。只是在掉單壓力沉重之下,華碩代工切割也只能趕鴨子上架了。

童子賢未來將與徐世昌以及鄭定群三人,成為代工事業的鐵三角,鄭定群將延續過去與電腦品牌客戶的良好關係,負責第一線衝鋒陷陣,拚搶業務的大任,徐世昌則依舊負責工廠生產的管理工作。

而近來EMS產業中,除鴻海一枝獨秀外,排名第二的偉創力(Flextronics),近日也合併第三大EMS廠旭電(Solectron),力圖追趕鴻海,另外還有緯創、廣達等由ODM轉向EMS的後起之秀,童子賢要如何帶領新華碩異軍突起,將是他告別施崇棠接班人陰影,中年事業上最大的挑戰。

延伸閱讀

大學入學新革命

2019-11-20

高校課桌上,不再只有書本考卷 他們用行動挹注對教育的愛

2019-11-20

讓孩子探索不代表全然放手 陪伴引導是家長最大課題

2019-11-20

25年教改最大一次變革! 想掌握大學入學竅門 就要搞懂108課綱

2019-11-20

新生搶入學 畢業生工作難找

2008-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