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回鍋內幕

林宏文、林易萱

科技線上

攝影組

652期

2009-06-18 09:54

在裁員風波落幕後,台積電宣布,董事長張忠謀將回鍋兼任總執行長,原總執行長蔡力行,則被調往新事業組織,擔任總經理。這項突如其來的人事變動,震驚股東和投資人,雖然處理裁員事件有疏失,但外界都認為蔡力行「罪不至此」。究竟蔡力行被閃電撤換的原因為何?張忠謀內心的想法又是什麼?

六月十一日,台北下了一整天的雨,灰濛濛的天色,雖然稍微驅趕了暑氣,卻也讓人心情沉悶。到了下午四點多,網路上開始出現傳言,「台積電總執行長蔡力行被撤換了!」一時之間,氣氛由吃驚轉為緊張,記者們瘋狂地打求證電話,外資交易室也出現了收盤後少見的躁動,大家都想搞清楚,這到底是個天大的玩笑?還是事實?

隨後,台積電在官方網站上,公布英文聲明,證實過去四年擔任總執行長的蔡力行,將改任台積電新事業組織總經理;而總執行長的位置,則由董事長張忠謀回鍋擔任。

這個宣布,震驚了所有人。在同一時間,我們正好與聯電榮譽董事長曹興誠進行採訪,談及和艦案及和艦未來併入聯電的影響。我們問曹興誠,會不會像張忠謀一樣復出?他說,「不會,不會,沒有這種可能!」對於張忠謀老驥伏櫪,重披戰袍,他說,這很容易讓人想起「枯藤、老樹、昏鴉;古道、西風、瘦馬」那種畫面。

過去,晶圓雙雄的較勁,一直是大家茶餘飯後談論的話題,張忠謀與曹興誠早年一度是長官部屬的工作夥伴,後來演變成當仁不讓的競爭對手。

這幾年來,兩個對手的差距逐漸拉大,雙方的交集也越來越少,但二十年後,張忠謀和曹興誠的命運,又巧合地相遇了。一位是宣布換掉蔡力行,以七十八歲高齡重掌台積電總執行長;一位則在聯電通過合併和艦後,笑談和艦案與他的收藏,及退休生活。

在君悅飯店這一端,張忠謀和蔡力行,一同現身在記者會場,宣布新的人事案。一個小時的記者會,多半是張忠謀發言;蔡力行在一旁靜靜地,表情似乎在沉思,看在許多人眼中,卻有幾分無奈。

「我可以告訴你,這絕對不是降級!」張忠謀對著外國媒體,大力澄清。「台積電發展新事業,需要最優秀的經理人;台積電最優秀的經理人,就是蔡力行。」說這句話時,張忠謀用手指了一下蔡力行,蔡力行露出有點「酸澀」的笑容,但此刻,沒有人知道他心中真正的感覺。

雖然張忠謀很肯定地說蔡力行不是降級,但很明顯地,這也絕不可能是升級。蔡力行從原來指揮二萬二千名大軍、手握一百億美元營收的總執行長,變成只管幾名員工、營業額是零的小部門主管,這樣的安排,很難不讓外界認為,這是一種降級的安排。

外界之所以如此意外,主要還是因為蔡力行在客戶端的風評不錯,認為他容易親近,執行力也相當強;尤其是接班四年,對各項事務都已相當上手,如今無預警地換將,難免引起諸多揣測。不過,從過去張忠謀行事的一些蛛絲馬跡以及最近的裁員風波,或許可以為這次撤換蔡力行決策背後的原因,提供一些解答。


原因一
第一型人格,凡事要求完美

一位離職的台積電前主管說,把蔡力行換下來,懲處似乎太重了,「Rick(編按:蔡力行英文名)犯了一個不至於死的罪。」

但是,要了解事件的背後脈絡,得從張忠謀的強人領導與超高標準作風談起。若以九型人格來分析,張忠謀是屬於第一型,是對於原則要求非常高的人,他以高標準要求自己,也以高標準要求別人,而台積電就像他的孩子,不容有人破壞,也不能夠偏離他所規畫的方向。

觀察過去張忠謀曾經主導撤換的幾位高階經理人,包括早期台積電財務副總曾宗琳,後來擔任台積電總經理的布魯克,以及世界先進董事長簡學仁等三人,都是因為張忠謀認為,他們有些作為觸犯了他的基本原則。這些遭撤換的專業經理人,不見得認同張忠謀的看法,後來布魯克及曾宗琳還先後跳槽到聯電陣營,成為國內科技業最震撼人心的消息。

張忠謀管理強勢而嚴格,從他和蔡力行的互動就可以看出端倪。據指出,張忠謀雖已交棒給蔡力行,但是仍然盯得很緊,常在晚上要求蔡力行到他家裡報告,了解公司營運狀況,即使已過下班時間,照樣進行。

而蔡力行,對張忠謀則是敬畏有加。一次飯局中,蔡力行接到張忠謀電話,從語氣中可以明顯感受到他的緊張態度。據在場人士指出,「蔡力行面對董事長的態度,有別於一般CEO,他顯得很緊張!」
其實不只蔡力行如此,有一次一位台積電高層做了一份完整報告給張忠謀,張忠謀聽了之後,批得一文不值,當場讓那位主管相當難堪。若觀察張忠謀的人格特質——要求完美,強勢領導。蔡力行因為「做得不夠好」而被撤換,就可以找到合理的答案。

至於蔡力行,他的誠信與操守沒有問題,也是台積電內最有執行力的人,只是,若觀察蔡接班這四年,雖然業績不錯,也建立了幾項大功勞,但已退居董事長位置的張忠謀,仍覺得不滿意,近一、兩年內,甚至還有幾次跳出來說了重話。


原因二
客戶抱怨,要大家皮繃緊一點

例如在晶圓代工的價格上,過去幾年,經營團隊為了爭取客戶,因此在價格上做了較多的讓步,這也導致近三年台積電毛利率一路下滑,去年第二季,景氣正熱,晶圓代工產能明顯出現短缺,因此經營團隊開始醞釀漲價。

不過,漲價的決定,還是讓很多客戶不滿,而這些不滿的聲音,也同時傳到張忠謀的耳裡。一位台積電的美系大客戶表示,當時台積電的決定,客戶很不能接受;於是這名客戶在當時,開始啟動培養第二、第三家晶圓代工供應廠的計畫,以防止未來被單一供應商提高價格的事件再度發生。

此外,過去幾年,只是意思性地在業務大會上露臉的張忠謀,在今年四月的一次業務大會(sales meeting)中,罕見地全程參與,而且「全程盯著罵」,甚至語出「大家皮繃緊一點!這樣下去,台積電會完蛋」,話說得很重。一位與會人員就說,裡面的氣氛,好像又回到以前張忠謀掌兵符的時代,大家都「皮皮剉」。


原因三
市占下滑,不滿經營團隊

張忠謀還說,要主管好好想一想,當先進的製程投資愈來愈大,但面對的客戶愈來愈少,如何確保台積電的投資能夠獲得回報,繼續保持成長,這是經營團隊無法迴避的責任。這些動作透露出,張忠謀對蔡力行的不滿。

此外,台積電在部分高階製程面臨強烈競爭,也是張忠謀不滿的地方。在金融風暴最烈時,台積電暫緩四○奈米製程技術的設備採購,但當訂單突然回流時,產能設備因應不及,雖然第二季起有明顯的設備採購,但部分訂單已流向聯電、三星等競爭對手,也讓台積電痛失部分高階製程的市占率。

至於最後導致蔡力行去職的導火線——員工裁員事件,在張忠謀與蔡力行間,可能也存在著不同的認知差距。

首先,張忠謀在這次員工裁員事件中,表現出的激烈反應,甚至對員工表達遺憾與痛心,是過去從來沒有的事。

五月二十日,張忠謀特別錄了一段影片,表達公司在裁員事件中做錯了,並宣布要聘回全部被裁掉的員工。在五分鐘的聲明中,張忠謀直接挑明,「績效與管理發展制度」被誤用,才導致今天的結果,也暗示了他對經營階層管理不當的不滿。


原因四
裁員重創形象,成壓垮駱駝的稻草

在六月十日的股東會上,張忠謀又再一次表示,公司裁員過程確實有錯,也表達自己的遺憾和痛心,公司將會盡最大努力做好補償動作。

張忠謀這次把姿態擺得如此之低,又把話說得如此之重,主要原因也是形象一向良好的台積電,員工竟淪落到街頭去抗議,而且,起因還是台積電的經營團隊決策不當,這也難怪張忠謀要如此沉痛地表達他的看法。

回顧張忠謀從一九八五年自美國回台灣發展,幾乎不曾如此沉重地公開喊話。早在二○○○年,張忠謀宣布世界先進自DRAM(動態隨機存取記憶體)產業撤退,當年堅持主張世界先進要發展自主技術,即使最後宣布不玩了,張忠謀也沒有承認錯誤,他只說,「我不得不哀悼我夢想的死亡。就世界先進而言,我根本一無所成。」同時對著世界先進經理人以上主管說,「我願意與你們抱頭同哭。」

這項前後花費五年、投入三百位研發及工程人才,加上政府研發經費投入超過兩億美元的計畫,最後以失敗收場,不僅是台灣發展DRAM產業的挫敗,也是張忠謀個人事業生涯中最大的挫敗,但他也只是表達要與員工抱頭同哭而已。

此外,買進世大積體電路公司,被賣方策略性地提高價格,讓台積電花了更貴的代價;加上購併世大後,許多世大主管及員工大幅流失,甚至再到對岸成立中芯半導體,這一連串事件,雖然外界有不少質疑,但張忠謀對於這些批評,則認為不值一顧。

但這次,全球經歷了百年一見的金融海嘯,全世界的大企業,幾乎沒有一家公司不在這個時候裁員,台積電也不過就是裁了幾百名員工,為什麼就引起這麼大的風波?

這中間,很可能是張忠謀與蔡力行之間,對於這件事情的解讀及認知程度,有著重大歧異。


人力資源部手段過激

對蔡力行等經營團隊來說,去年第四季至今年第一季,訂單突然大幅減少,當時,蔡力行只有不斷地思考該如何降低成本,徹底執行董事長給予的目標,力守不虧錢的底線,因此,進行裁員的動作,應該沒有任何問題。

但是,對於張忠謀來說,用非常手段裁員,涉及的是對員工的誠信、尊重與承諾的問題,這是台積電經營理念中的第一條,也是最重要的一條。但是,經營團隊的處理方式有諸多缺失,很可能已違反了張忠謀最堅持的原則。這也是張忠謀最後下定決心,要把蔡力行換下來的近因。「整起事件,起於人力資源部門沒有絲毫反省。」一位台積電前資深主管這麼說。

身為總執行長,蔡力行面對第一季可能會虧損的狀況,背負著對董事會和股東的責任,努力節流,是再理所當然不過的事;但實際執行時,人力資源部所展現的鐵血和強硬,卻造成員工巨大的反彈。

檢討到最後,「沒有讓員工帶著尊嚴離開」成為最關鍵的因素,人力資源部在資遣員工過程中採取的種種手段,讓許多經理人傻眼,也傷害了台積電一向標榜的「員工就是台積電最大資產」的價值。

張忠謀比較在乎的,是台積電經營團隊在因應這個金融風暴時,表現地太過慌張,像資遣員工也是慌張的決定,節約是平時就要做的事,不是在不景氣才做節約,最後把資遣做得太過火,從裁員去做節約,這已超過了公司該有的反應了。


蔡力行輕忽裁員後果?

一名台積電人力資源部的小主管,曾暗夜發電子郵件,給同部門的同仁打氣,信裡說,「大家辛苦了,歷史會還我們公道的。」或許,人力資源部認為,自己已經很努力在解決問題;但沒有反省的結果,就是幕僚一連串的決策錯誤。「Rick也輕忽了這件事情的後果。」一位前台積電主管說,蔡力行認為自己的確處理了,但卻沒有達到張忠謀要求的標準。

其實,張忠謀想換下蔡力行,應該已經思考良久,從客戶不滿、市占率下降,到業務大會公開表達不滿。據熟悉內情人士研判,原本世界先進董事長林全被告知留任,但在四月下旬突然被告知不續任了,相信張忠謀當時已開始思考,要全盤調整集團高階人士,員工裁員事件只是蔡力行去職最重要的一個導火線。

不過,在張忠謀決定換掉蔡力行時,也可以看出他的苦心安排。首先,他對蔡力行是有不滿,也覺得台積電可以做得更好,因此,雖然並不願意,但他還是披上戰袍,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夠讓台積電步上坦途。

同時,他也仍然認為,蔡力行是台積電可貴的資產,因此,安排他出任新事業的總經理,像以前一樣還是對他報告,對外嚴詞否認蔡力行是被降級,並推崇他仍是台積電最優秀的經理人。


蔡力行仍有接班的機會

張忠謀也絕口不提他對蔡力行的不滿,對於這位過去四年對台積電最有貢獻的人才,他極力維護其名聲,並希望蔡力行能留下來為台積電繼續努力。

不過,這項人事變動,市場反應顯然是負面的,不僅隔天股價大跌近四%,外資還大賣四.八七萬張持股,十五日又再跌四.八%;大多數外資報告也都質疑這項安排,包括高盛證券將台積電自亞太買進名單中除名。雖然外界認為張忠謀可以好好管理台積電,但對於未來台積電的接班計畫及成長動能,仍有相當大的疑慮。

其實,對蔡力行而言,張忠謀的安排也不見得不好,張忠謀既然堅持這不是降級,而且是指定台積電最能幹的蔡力行來做,那麼蔡力行大可好好發展,不見得沒有機會。

更何況,以過去台積電的慣例,要發展新事業,一般都是成立獨立公司,例如精材、采鈺或創意電子等,如此才能夠專注發展,但此次新事業放在台積電內部,與過去專注本業的想法確實已不同,這可能是台積電的一個新成長契機,也是蔡力行重返榮耀的惟一機會。

然而,不論是太陽能或LED(發光二極體),如今都已處在一個高成長的爆發階段,且許多技術都與半導體非常類似,以台積電的資源及實力,加上手上握有二千億元的資金,必然有很好的機會切入,不論是購併其他小公司,或是台積電自行投入發展,都有相當大的發展潛力。

長期觀察台積電的花旗環球證券亞太區半導體產業首席分析師陸行之,在眾多外資分析師中,是最後一位對撤換總執行長事件發表評論的人,他就認為,「蔡力行過去表現獲得市場信任,很有可能在三年內,再回任總執行長一職。」

若蔡力行真的能夠通過張忠謀的考驗,五年後,蔡力行不見得就與接班梯隊無緣。只是,蔡力行未來能不能有足夠的資源做新事業,以及這麼能幹的人會不會被挖角,都有待時間來證明。


尋找接班人是一場時間緊迫的賽跑

展望未來,張忠謀把總執行長的責任又攬在身上,這項考驗確實不輕,外界最關心的,還是接班人選何時才能確定。

台積電最黃金的時代,是「鐵三角」張忠謀、曾繁城、蔡力行都仍活躍的年代,加上當年有多位傑出的副總如張孝威、陳國慈、蔣尚義、金聯舫、胡正明等人,均是一時之選,但在二○○五年張忠謀交棒給蔡力行至今四年,曾繁城早已退居幕後,如今蔡力行被換掉,鐵三角去了兩角,要從現有團隊中找到一位能夠接棒的人,恐怕還要再等幾年。

對張忠謀來說,這是一場時間緊迫的賽跑,也是一項高難度的挑戰。

過去張忠謀曾締造台積電輝煌戰果,這回,老帥重返戰場,是如曹興誠所說的「枯藤、老樹、昏鴉」,還是會讓台積電再造巔峰?時間會證明一切!


█ 擅打橋牌的張忠謀
人事取捨始 終一手主導
——歷年撤換的高階經理人
1997年5月解職
布魯克(Donald Brook)

職位:台積電總經理
事件:請辭後,被聯電董事長曹興誠延攬,擔任聯電集團國際業務總裁。

1997年10月解職
曾宗琳

職位:台積電財務副總
事件:公司對外宣稱為自我請辭,後來也跳槽至聯電擔任財務副總。

2006年5月11日解職
簡學仁

職位:世界先進總經理
事件:因德儀專利權爭議後不再兼任總經理,但又因爭取外資支持擔任個人董事,遭到解職。

2009年6月11日解職
蔡力行

職位:台積電總執行長
事件:表現令張忠謀不滿意,員工裁員為最後導火線,轉任新事業組織總經理 。

2009年5月解職
林 全

職位:世界先進董事長
事件:因二次金改爭議,轉任顧問,不再續任董事長。

█蔡力行下台的導火線——台積電裁員事件始末
2009/01/21 台積電以「協議離職」方式資遣800~1000名員工;被資遣員工沒有領到「非自願離職證明」。
 
2009/01/22 總執行長蔡力行定調不裁員,但會做5%人力調整。
 
2009/03/11 17名被資遣員工,到竹科管理局申請勞資調解。
 
2009/04/09 台積電召開記者會,說明勞資糾紛處理結果;自救會成員包圍張忠謀台北大直住處。張忠謀要求展開內部檢討會議。
 
2009/04/18 台積電發出簡訊,針對無法請領失業補助的員工,願意補償依《勞基法》平均工資之60%,及就業獎助之50%。
 
2009/04/30 自救會赴法說會現場抗議,當晚並夜宿張忠謀大直住宅外。
 
2009/05/01 張忠謀成立五人小組,親自與自救會協商。
 
2009/05/13 雙方達成協議,離職員工回任;不回任者加發關懷金。
 
2009/05/20 張忠謀公開道歉,宣布回聘離職員工。
 
2009/06/11 張忠謀和蔡力行聯袂召開記者會,宣布張忠謀回任總執行長,而蔡力行轉任新事業發展組織部總經理

█「我希望的領導,是在誠信上不容置疑的人…」
張忠謀管理、用人、領導語錄

1. 我希望未來的領導分子,是在誠信上不容置疑的人。「誠」就是不講謊話,任何時間都不說謊;「信」就是言出必行,要做一個誠與信的人。

2. 就老闆來看,他要觀察繼任人選的表現,不只是在他自己職位上的事務,而是看他能否知道老闆最擔心的是什麼事,如何來解決,所以一位繼任人選要有「我要去表現」的衝勁。

3. 主見很弱的領導者,並不是好的領導者。我覺得好的領導者,都是強勢的領導者。強勢領導者有些時候是一分都不能讓的,他要帶出一個方向,找出重點,一個隨波逐流的人,是不能成為領導者的。

4. 威權領導者不聽人家的話,完全照自己的意思去做,這就是剛愎自用;強勢領導者有相當強的主見,可是決定並不是一成不變的,他會去聽別人的意見,然後去調整他的理念。

5. 中央集權的組織,要有流體型的管理方式,以及富有活力的總經理,讓資源集中管理,可以隨時調派。

6. 虛心的人會將聆聽視為一種學習,而不會隨意打斷別人說話。由於我說話的速度較慢,在公司經常話說不到一半就被打斷,打斷我的人總是自以為知道我將講些什麼,事實上他們老是猜錯。

7. 贏得部屬的尊敬和跟隨,比贏得部屬的喜愛更重要。 (陶曉嫚整理)

█ 曹興誠談張忠謀回鍋
「老驥伏櫪……,讓人想起枯藤、老樹、昏鴉的畫面」
 
記者問(以下簡稱問):張忠謀宣布換掉蔡力行,自己回任台積電總執行長,你聽到的第一個反應是什麼?
曹興誠答(以下簡稱曹):可能是離職員工跑去包圍他家,面子難看,所以撤換執行長。(笑)
 
問:先前你曾說過已經退休、不再回鍋,假設有一種狀況,聯電有需要,你可能再回鍋嗎?
曹:不會,沒有這種可能。
 
問:老對手重掌兵符,你的鄰居鴻海董事長郭台銘也重回第一線,你不為所動嗎?
曹:這沒什麼好心動的。老驥伏櫪,聽起來有點悲壯的味道,容易讓人想起「枯藤、老樹、昏鴉;古道、西風、瘦馬」那種畫面。
 
問:近年來,聯電與台積電的市值差距一直拉大,在聯電併回和艦、張忠謀又回鍋後,你如何看接下來晶圓雙雄的未來?
曹:過去幾年,聯電確實滿吃虧的,不過等和艦案過去後,比較兩邊C EO的年齡,我想你們應該壓寶聯電才對!(笑)
 
經營企業最重要的還是精力,精力夠才會有充分的企圖心與決斷力。老了力不從心,自然會變遲疑、保守、猜忌而不自覺。我們看秦始皇、漢武帝、唐太宗、朱元璋、毛澤東,幾乎都是少年英明、老來誤事。
 
問:你怎麼看這次台積電處理員工的事?
曹:就是員工分紅配股制度被廢止,這要怪張忠謀一直對分紅配股制度冷嘲熱諷。其實分紅配股制度對龍頭廠是最有利,因為龍頭股價高,若有分紅配股,永遠可以繼續當龍頭,所以拿掉分紅配股,對台積電是不利的。譬如,今天分紅配股制度還在的話,台積電
 
這次就不至於發生勞資糾紛,因為在員工分紅配股制度下,員工薪資是很低很低的,勞資利害是一致的,公司根本就不用在薪水成本上機關算盡,當然也不用裁員傷感情。
 
問:你如何看半導體成長性減緩的趨勢?
曹:現在奈米製程技術的進步速度會減緩,台積電雖然錢多、規模大,但是已經不具太大優勢。假如你技術進程快,投資非常大,那你後面跟的人就比較辛苦。但現在看起來,這個技術進步的速度已經減緩,主要是因為半導體的製程密度已經大到一個程度,很多設計已經夠用了,再往前走,光罩貴得客戶受不了,晶圓廠先進設備的投資也越來越難回收,不見得划算。這樣台積電的優勢可能就會減弱很多。
 

延伸閱讀

2019年亞洲市場展望:復甦、再平衡與輪替

2019-02-12

擠進加護病房多住幾天,等於失去8條人命…家屬:醫師,我幫媽媽讓出床位,能多救一個人

2019-08-12

癌細胞一直轉移他心灰意冷!66歲男罹大腸癌,用「這幾招」清除腫瘤,終於有效抗癌!

2019-09-04

【黃斑部病變】比葉黃素更厲害?眼科權威曝:再多攝取魚油才能真正杜絕眼部危機!

2019-10-17

想轉型卻苦無方向,如何再創第二成長曲線?林之晨:美國企業早在進行「企業創投」

2019-10-25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