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黃世惠與張國安家族的新仇舊恨 P.98

黃世惠與張國安家族的新仇舊恨  P.98

五月底,豐群集團張宏嘉家族以迅雷不及掩耳速度,無預警宣布退出三陽工業董事會,又觸動了豐群張國安、慶豐黃世惠兩家族間十幾年來的新仇舊恨。十四年前,黃世惠出奇不意宣布張國安免兼三陽工業總經理,讓張國安引恨離開三陽工業,現在張國安長子張宏嘉在慶豐集團飽受外界不利流言纏身之際,與慶豐黃世惠家族劃清界線,宛如一場活生生的商場角力、因果輪迴。 豐群張宏嘉與慶黃世惠兩家族間的恩怨情仇,可從上一代說起。黃世惠的父親黃繼俊曾當過二十年小學老師,光復後創辦了「慶豐行」,最初只是進口一些菲律賓橘子、大陸汕頭自行車零件等民生物資,黃繼俊與當時內湖鄉長謝水柳是師範同學,透過謝水柳的介紹,原任教於松山國小的張國安在民國三十七年七月進入慶豐行,開始了張、黃兩家合作關係。

黃繼俊年長張國安近二十歲,也許同是小學老師出身,兩人十分投緣,彼此分工合作, 慶豐行第一批進口的機車是英國三槍牌( BSA )二百五十西西及五百西西機車,價格高達兩萬五千元,約現在的二十萬元上下,民國四十年以後,政府為節省外匯,禁止整車進口,慶豐行改採進口日本富士重工兔牌( Rabbit )速克達零件,再拼裝後出售,這算是慶豐行首度從貿易商跨入機車組裝領域。


張國安當了三十二年的三陽總經理


慶豐行進口富士兔牌機車不久,日本本田技研有意外銷台灣市場,在張國安建下,慶豐行成為本田海外第一家代理商,初期先進口本田生產的腳踏車輔助用五十西西引擎,安裝在自行車上出售,一輛車當時售價約五千元,比起上萬元機車便宜一半以上,頗受歡迎。民國四十六年,政府獎勵國人自行產製機車,黃繼俊、張國安決定與本田技術合作,成立三陽工業,是台灣第一家機車製造廠。

張國安是三陽工業首任總經理,擔任總經理長達三十二年,在黃繼俊充分授權下,張國安推動三陽工業與本田緊密結合,生產本田機車外,也導入本田汽車在台灣組裝,但民國六十八年,黃繼俊病危,在美國行醫二十餘年的長子黃世惠臨危授命、「棄醫從商」,返國接掌三陽工業董事長,當時五十三歲的黃世惠,被戲稱為台灣年齡最大的「企業少主」,張、黃兩家的合作關係,也開始有了變化。

黃世惠接掌三陽工業董事長初期,尚在學習與摸索,台語、英日語流利的他,主動到國語日報上一個半月的課,從ㄅㄆㄇ開始學國語,對企業經營時常就教於張國安,這段期間,可說是兩人的蜜月期。但當時另一家機車廠萬葉機車發生財務危機,日本山葉找上三陽工業,探詢合作可能性,張國安、黃世惠因看法不同,兩人開始產生嫌隙。

當時,張國安堅持三陽工業與本田技術合作關係密切,不應該背叛本田,但黃世惠卻認為本田在台灣採取複式技術授權方式,同時與三陽、光陽合作,本田高高在上、坐觀虎鬥,三陽工業理當可以與山葉洽商合作可行性,這樣才不會受制於本田,也符合「雞蛋不放在同一個籃子裡」的商場法則。

在張國安極力反對下,日本山葉轉向與功學社謝文郁家族合作,成立台灣山葉機車,不多久,台灣山葉內銷量不僅直逼三陽工業,甚至超前,一度成為台灣最大的機車廠,從此,黃世惠對張國安經營判斷能力,產生了懷疑。


黃世惠自掏腰包買張國安自傳送員工


兩人不和的導火線點燃後,民國七十五年三月下旬三陽董事會中,黃世惠在未事先告知下,出奇不意宣布張國安免兼三陽工業總經理,當時在場的董事們,大多以為黃世惠在開玩笑,沒想到竟是玩真的。

被解甲歸田的張國安,四月一日帶著當時擔任三陽工業資材部協理的長子張宏嘉,引恨離開一手創建的三陽工業,另行創立豐群集團,張國安後來在公開場合,甚至出版的自傳中,都毫不客氣、嚴厲批評黃世惠,黃世惠則是罵不還口,甚至還自掏腰包,購買張國安自傳,送給慶豐集團高級主管。

離開三陽工業後,六十歲的張國安將心力投注在豐群集團,先接手原來國泰集團蔡萬春家族的來來百貨,接著又買下喜年來食品、引進萬客隆批發倉儲、富群(OK )超商, 建構橫跨水產、食品製造、流通、建設等領域的豐群集團,年營額逐年成長到四百六十億元以上,反而超過三陽工業。而外界老是用「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來形容張國安老年創業有成,無異對黃世惠形成一股「競爭」的壓力。

自此,黃世惠以慶豐環宇為集團控股公司,積極擴張事業版圖,砸下近百億元資金,進軍越南市場,與德國福斯集團合資成立慶眾汽車,入主第一人壽,更名為慶豐人壽,集團規模快速擴充,根據中華徵信所集團企業研究資料,慶豐集團資產總額高達二千一百億餘元,是台灣第七大企業集團。

但慶豐集團風光的表面,隨著企業戰線的延伸,逐漸出現組織肥大、後繼無力的缺失,跨入壽險領域,不到五年時間賠掉了二十億元以上,慶豐銀行誤踏國產車、漢陽、安峰、瑞聯等地雷股,吞下了超過四十億元以上的呆帳,實收資本額四十五億元的慶眾汽車,累積虧損已達四十億餘元, 代理銷售 HONDA 汽車的南陽實業,曾經一年虧掉一個資本額,慶豐集團大舉進軍越南市場,卻套住了近百億元資金。

慶豐集團不少轉投資事業深陷泥淖,近一年來,慶豐財務吃緊傳言不斷,慶豐集團在去年九月忍痛將慶豐人壽五十七點八 % 股權賣給英國保誠集團, 就被外界解讀為套現、疏解資金周轉壓力的做法。


張宏嘉不願為三陽工業成敗背書


平息外界不利傳言,慶豐黃世惠家族最近透過集團內部刊物慶豐月刊,強調慶豐海防水泥、南陽實業、慶眾汽車等轉投資事業今年「第一季」都賺錢,但三陽工業五月十二日召開的董事會中通過斥資二千萬美元,購入慶豐集團轉投資的越南VMEP 及中國廈杏機車廠與中國慶洲引擎廠, 這項決定,讓仍擁有三陽工業一七.五%的豐群張宏嘉家族十分不滿,又觸動了兩家族間的新仇舊恨。

表面上,隨著三陽工業在民國八十五年上市後,張國安曾親自出席上市業績發表會,張國安過世後,張宏嘉也以三陽常務董事身分出席過本田 CR-V 上市發表會,兩家族間關係已明顯改善,但實際上,張國安家族對當年黃世惠為避免本田阻擾,透過慶豐環宇、香港普力生名義,在越南及中國投資機車廠,一直抱持反對的態度,現在慶豐又將這些海外投資賣回給三陽工業,這種走回頭路做法,讓張宏嘉家族不得不懷疑慶豐有「左手進、右手出」的利益輸送問題。

豐群集團更拿出三陽工業財務報表, 指控三陽工業對慶豐環宇、STARPLAN 兩家公司逾期應收關係人款項,從去年底的十三億五千萬餘元,到今年第一季爆增為十六億二千萬餘元,同時開始提列呆帳,基於對股東負責,在事先未告知下,豐群張宏嘉家族在五月底突然向黃世惠寄出存證信函,表達辭去豐群在三陽工業的三席董事席次。

針對豐群集團的說法,黃世惠家族一一反駁,對外強調,過去三陽工業僅是技術輸出到這些海外機車或引擎公司,整合為技術與投資一元化,有助於三陽工業在中國及越南一百五十西西以下機車市場開發,況且慶豐在這些海外事業投資金額超過二十億元以上,現在僅以約新台幣七億元價格「賤賣」給三陽工業,根本不會有左手進、右手出的利益輸送。

在本田擴大入股的敏感時刻及慶豐集團飽受外界不利傳言打擊之際,張宏嘉毫無預警宣布退出三陽董事會,讓黃世惠大感吃驚,也讓外界產生張宏嘉家族不願為黃世惠經營三陽工業成敗背書,而退出三陽工業的聯想。

張宏嘉家族在慶豐集團風雨飄搖之際宣布退出三陽工業董事會,讓黃世惠家族私下十分不滿,但回想十四年前,黃世惠出奇不意宣布張國安免兼三陽工業總經理,當時張國安心裡的憤恨與無奈,宛如因果輪迴,發生在黃世惠身上。 

延伸閱讀

冬日未盡前 學會低頭 吳東亮

2013-07-15

勞保+勞退+輕理財 你也可以 周休7日 月領7萬

2011-08-04

阿爾卑斯山下的綠寶石 斯洛維尼亞 Slovenia

2017-10-12

五國商業菁英分享拓銷東協、印度成功經驗 知己知彼 新南向大躍進

2017-12-15

風土釀 究極味 台灣 本產酒

2020-0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