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開發金罩門處處 官股追而不打 P.118

開發金罩門處處  官股追而不打 P.118

2007-05-17 15:32

在開發金董監改選前夕,內閣大改組,被視為開發金官股總指揮的行政院副院長蔡英文離職,官股態度出現動搖。此時民股也傳出捲入萬泰銀行金融債風暴,在兩方各有得失之際,開發金改選前山雨欲來的形勢更顯詭譎。

開發金控打出史上最高獲利淨賺一四八億元的氣球才升空不到一個禮拜,就出現氣球膨風過度的考驗!在開發金董監改選前一個月,五月十四日,開發金驚傳去年因為買進與承銷萬泰銀行金融債共一三○億元,可能產生重大虧損,再度爆發公司治理疑雲。這筆可能產生龐大虧損的交易是否為改選埋下變數?引發各界普遍關注。

就在這筆最大虧損曝光之際,同一時間,內閣也因民進黨內初選結果出爐而有異動,被視為開發金官民大戰「執行官」一職的財政部次長劉燈城雖然跳出來說:「國家的既定政策,不隨政務官的去職有所搖擺。」甚至表示所有戰略已經部署完成,包括委託書徵求、董監席次的沙盤推演,都已有所本,但這次事情是否真如這位陣前大將軍所說,官股軍心穩定如山?


疑案一:一三○億元金融債

這場戰役開打至今,官股雖然一路加碼,苦追民股持股,雙方形成不斷拉鋸的局面,然而「官股放水」的傳言仍不脛而走,外傳表面上鑼鼓喧天,官股骨子裡其實無心戀戰,辜陣營不需等待敵營陣前換將,早就勝券在握。

舉例來說,這次開發金捅出一百多億元的金融債事件,外傳金融業最高主管機關可能有人事先知情,卻未在第一時間處理。

此外,大股東的適格性問題,也讓外界對官股主戰的執行力,投以懷疑的眼光。

根據金控法第十六條第二項規定,同一人或同一關係人擬持股達一○%以上,必須向主管機關提出申請;這是這場戰役最基本的「大股東適格性問題」,只要官股能在這個問題上堅持原則,對辜家提出「誠信質疑」,這場戰役甚至可以不用打就勝負已定,但官股顯然沒有這樣做。

尤其,當辜陣營自始至終都沒有提出適格申請,也就是說,辜家以認定相關關係人持股沒有超過一○%為由,迴避碰觸大股東適格問題,但令人訝異的是,辜家卻又在五月七日新聞稿中,直接對官股提出質疑,表示「中信辜家自認持股已逾一五%,符合公股訂出的退出原則,公股為何不退?」

這種「拿不出畢業證書,卻又堅稱自己大學畢業」的說法,看在不少金融圈人士眼裡,難免有虛張聲勢之嫌;惟獨手裡拿著鞭子的官股,卻一副「莫可奈何」的樣子。

然而,說開發金官股治不了民股實在說不過去,開發金公司治理問題未獲釐清前,官股更應該捍衛公眾利益。


疑案二:出售海外資產案

根據財金高層透露,辜仲公司治理的幾大案中,頗有可能水落石出的疑案之一,是「出售海外資產」案。這個案子是在二○○五年十二月二十六日,開發以五○四五萬美元,一口氣把五十三件海外電子資訊企業投資案,包裹出售給矽谷一家名不見經傳的小公司,叫做「3V SourceOne Capital Ltd.(簡稱3VS1)」,為什麼是這家公司?包裹出售的特殊手法、後來又要求重新定價的過程,在當時都引發不少質疑。

金管會在今年初,便以五十三件投資案中有三件即將IPO(新股上市)為由,質疑出售價格、時點的合理性等等,懲罰開發一千萬元,並要求開發金提出懲處名單,如今這個案子仍在追查中,據了解,近期又有了新的發現。

根據調查,這家3VS1公司是由三位合夥人共同經營,其中一位叫做Jeffery Khoo,五十三年次,新加坡人,Jeffery和成漢傑是美國加州大學MBA的同學,成漢傑曾任開發金副總經理黃偉佳特助。

黃偉佳可說是這次辜仲整齣「開發金公司治理疑雲」的主角之一,且是辜仲香港凱基證券的創始董事,與辜仲之間又是華頓學院同學、又是創業夥伴,關係匪淺,不過,黃偉佳卻始終蒙上一層神祕色彩,即使在開發金內部,也少有人能與他說得上話,成漢傑則因廣東話說得好,一直跟在黃偉佳身邊,扮演類似特助的角色。

這家3VS1公司和成漢傑之間的密切關係,鮮少人知道,當時開發未公開招標,直接將這筆五千萬美元的包裹投資案賣給這家名不見經傳,連矽谷的創投業者都沒聽過的公司,為辜仲的公司治理疑雲再添一筆紀錄。

除了這位Jeffery Khoo之外,同是3VS1合夥人之一的吳明毅(Michael Wu)是台灣人,台大森林系畢業,曾應經建會之邀回台演講;據傳,他曾在私下場合和朋友聊起這筆交易,表示當時花了五千萬美元買入後,不到幾個月3VS1就以將近八千萬美元的高價,轉手賣給美國的基金,獲利將近三千萬美元。然而,這樁交易後來還降價成四千六百多萬美元。不過,據開發金表示,此一交易案買方分三年付款,因此至今還有尾款未繳清,尚有應收帳款掛在開發帳上,倘若如此,姑且不論當時為何廉價出售,在買方都已轉手獲利時,身為前一手的賣方卻還有帳款未收回,亦屬不合理。

儘管3VS1和開發辜仲之間的關係有跡可循,不過開發操作手法極為細膩;成漢傑在○五年十一月從開發工銀「跳槽」到開發國際,而這筆由「成漢傑的同學」擔任買方的「出售海外投資案」,雖是在成漢傑「轉檯」到開發國際之後才成交,但成漢傑與黃偉佳、辜仲彼此關係密切是事實。

另一方面,成漢傑從開發工銀員工,轉而成為旗下的轉投資公司開發國際的員工之後,據了解,開發金策略長劉紹樑、執行副總吳春台等人因為相關事件在檢調應訊時,都把相關幾大案推給成漢傑,只是,成漢傑畢竟曾經是開發工銀協理,和開發的臍帶關係很難切得乾淨,責任歸屬能否止於成漢傑?或將延燒到其他重要人士,值得觀察。


疑案三:金鼎證假外資案

此外,假外資一案,也是目前檢調偵辦重點。除了當時購併金鼎證的假外資之外,財金高層也注意到開發金在四月十七日的停止過戶日前夕,外資持股不尋常增高,四月十七日前一個月內,外資大買四萬五千多張,累計過去一年,一共買超十八萬五千八百張,占開發金持股一.六%,如果再從辜仲入主算起,外資對開發金持股更是一路上升,從四.六六%一路加碼到一○.九九%,整整加碼六.三三%、將近六十五萬張股票,這批外資部隊,在官民股大戰時,動向自是高度敏感。

不過一般「正常外資」的習慣是,遇到經營權爭奪激烈的戰役,通常選擇明哲保身,不會出來投票。回想去年六月,兆豐金的股東會改選現場,當時主管機關就是在場蒐證,嚴密監督拿著委託書、投票的外資代表人,循線回溯追查,最後才查出中信金事前繞道外資買進兆豐金股票一事,最後甚至導致辜仲諒、陳俊哲遭通緝海外,有家歸不得。

有了上次成功經驗,主管機關這次也信誓旦旦,六月十五日開發金股東會當天,一定派人站崗,屆時,國內三大保管銀行,包括花旗銀行、匯豐銀行、渣打銀行是否會現身會場,派人前往投票,將是影響勝負的關鍵。

三年前,官股在持股與辜家不相上下的情況下,將整個經營團隊「讓」給辜家;三年內,辜家的公司治理疑雲未明,官股光握著一手好牌,包括主管機關牌、檢調牌、董事牌,張張可打,但就是一張都打不出去,如果這次辜家在公司治理疑雲理不清的情況下,再度續任未來三年經營權,在董事會中掌控關鍵力量的官股,恐怕很難給四十萬名開發金的小股東一個交代。

延伸閱讀

冬日未盡前 學會低頭 吳東亮

2013-07-15

勞保+勞退+輕理財 你也可以 周休7日 月領7萬

2011-08-04

阿爾卑斯山下的綠寶石 斯洛維尼亞 Slovenia

2017-10-12

五國商業菁英分享拓銷東協、印度成功經驗 知己知彼 新南向大躍進

2017-12-15

風土釀 究極味 台灣 本產酒

2020-0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