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國泰金控14天權變內幕

國泰金控14天權變內幕
蔡鎮宇重披戰袍再戰一回,能不能贏得掌聲,不妨拭目以待。

許秀惠

金融風雲

攝影/吳東岳

634期

2009-02-12 14:16

一場台灣最大金控帝國內的最高階權力變動,從一通電話開始,在短短14天內拍板,第14天按鈕啟動。主角是國泰金控董事長蔡宏圖以及弟弟蔡鎮宇,過去以來,兩人的權力交鋒有什麼火花?蔡宏圖遭逢了什麼危機或是壓力,而必須釋出權力?這場權力的變化揭示了哪些內幕與挑戰?而個性與行事風格南轅北轍的兩兄弟,將為國泰金帶來什麼化學新變化?

農曆春節前約莫兩個禮拜,國泰金控董事長蔡宏圖打了通電話到弟弟蔡鎮宇的辦公室,告知蔡鎮宇的祕書,當天下午他要來看蔡鎮宇。這一天,台灣首富之家的掌門人蔡宏圖,從國泰人壽仁愛路的總部來到松仁路七號、蔡鎮宇在國泰世華銀行總行的辦公室,兄弟兩人密談了四個小時。

這番談話中,蔡宏圖有意要把國泰人壽、國泰世華銀行董事長的位子交給弟弟蔡鎮宇。蔡鎮宇並沒有接受,但他答應擔任兩家公司的副董事長,蔡宏圖隨之啟動了一波高階人事的調整。

 

交出兵符 國泰進入全新的蔡鎮宇時代


就在同一天,國泰帝國的最高負責人蔡宏圖把帝國裡最重要兩家公司的兵符交給了蔡鎮宇,蔡鎮宇確定將實質掌權。熟知內情的人士透露,蔡鎮宇就是未來國泰金真正的扛霸子,國泰帝國將進入全新的蔡鎮宇時代。

果然,一月二十二日,國泰金控突然發布,蔡鎮宇擔任國泰世華銀行、國泰人壽董事,以及包括國泰金控發言人李長庚免任策略長、副總劉奕成改任國泰世華銀行企金執行長等多達六人的職務調動。

接著,九天的春節假期結束,國泰人壽、國泰世華銀行在二月九日接連召開臨時董事會,國泰金控正式昭告:蔡鎮宇即日起出任這兩家公司副董事長。

這是從蔡萬霖接手國壽以來的三十年,蔡鎮宇第一次進入國壽董事會,加上擔任國泰世華銀行的副董事長,國泰金控兩大引擎即日起的榮枯興衰,蔡鎮宇責無旁貸,得扛起來。

但是,外界不知道的是,從蔡萬霖過世之後,蔡鎮宇沉寂了三年之久,這三年他甚至不參加國泰金控董事會,刻意遠離權力核心,而農曆年前的這場聚會,是兄弟兩人自從父親蔡萬霖過世後,在例行會議的碰頭以外,蔡宏圖第一次主動找蔡鎮宇。面對這場權力的變化以及未來艱鉅的挑戰,蔡鎮宇內心頗有感觸,他在第一時間告訴好友、全聯社與元利建設董事長林敏雄說,「哥哥蔡宏圖找我」。

「他很高興」,林敏雄說,「也有承擔的準備」。林敏雄認為,未來的模式將是由兄弟共同討論經營策略,再由蔡鎮宇發揮擅長執行追蹤的管理能耐。

對此,這幾年被蔡鎮宇視如小老弟、交情匪淺的晶華酒店董事長潘思亮的評論是:這是國泰金控的好消息,「對像國泰金控這種稍嫌鈍化的老店,蔡鎮宇實事求是、要求效率的管理風格,能催化出一加一大於二的效果」,從父親蔡萬霖過世以來,眼前是最嚴峻的時刻,潘思亮接著說,「如果蔡鎮宇不幫他二哥,反而不合理、說不過去」。

過去,即使蔡鎮宇想幫忙也有心無力。打從國泰集團組織金控以來,國泰集團的領導核心就全部轉移到蔡宏圖手上,蔡鎮宇除了擔任金控的陽春董事,在金控內並沒有實質的頭銜,僅僅掛名名譽副董事長,對於金控下面兩大引擎壽險跟銀行,蔡鎮宇就算是想插手也師出無名。如今雙子公司副董事長的正式頭銜,意味著由董事會賦予蔡鎮宇全新實質的權力。

蔡宏圖突然找上三弟,主動釋出權力,事出突然,但對於熟悉兩兄弟以及國泰集團近幾年運作情形的友人,並不感到意外,「國泰是一部老機器」,老機器生鏽了,總該有人來上上油。

 

安逸不再 蔡宏圖面對掌權以來最嚴峻挑戰


過去老爸蔡萬霖在的時候,機器運轉就已經上軌道了,蔡萬霖四個兒子,老大蔡政達身體精神不好,無法參與實際經營,而老四蔡鎮球則還小,真正參與國泰集團經營的就是老二蔡宏圖與老三蔡鎮宇兩人。

二○○八年的金融風暴,全球金融業幾乎無一倖免,國壽也出現有史以來的第一次虧損,這對一九九○年接下國壽董事長的蔡宏圖而言,是打了十八年順風牌以來的第一遭;更何況過去四十年來,不論台灣或全球環境如何惡劣,在父親蔡萬霖手上的國壽也從未出現不及格的成績單;更可怕的是,國泰金控的市值,從○七到○八年一年的短短時間內,縮水了四十五%,這意味著兩千八百五十多億元的財富蒸發,對持股比率高達四、五成的蔡家人而言,更是前所未有的經驗。

此外,光是○八年,蔡家從○七年獲利的配息,台面上的股利收入就高達七十七億元以上,但如無意外與刻意處理,這個數字在○九年恐怕不到一億元,也就是說,蔡家四兄弟過去光是靠經營國泰金,每年少則坐領四、五十億元,多則七、八十億元,○九年一旦領不到股利,事情豈能不嚴重。

這些,對一路走來都是優等生的蔡宏圖來說,這「從沒碰過的事情」,更難對家族交代,衝擊震撼之大,可以想見。

而這段時間,台灣籠罩在前總統陳水扁的洗錢弊案中,與阿扁是台大法律系同學的蔡宏圖,一度被請進特偵組協助辦案,外界對此大作文章,懷疑國泰「有問題」,反差之大,讓讀法律出身、向來潔身自愛,且自認集團運作謹守政府規定的蔡宏圖「有點心灰意冷」。過去蔡宏圖擁有清新的形象,獅子座的他好面子,往來的企業友人也很固定,可以說「單純到『宅』的地步」,這一波接一波的內外震撼,在在令他難以承受。

國泰金內部人士透露,蔡宏圖確實過了多年的安逸日子,國壽長久以來是台灣最大、也是最穩健的壽險公司,運作十分上軌道,蔡宏圖信任專業經理人,很多事情,若專業經理人報告沒問題,他就放手,早先時候蔡鎮宇還會提醒二哥「注意點什麼」,蔡宏圖會說,「想那麼多,明明就沒事情發生,緊張什麼」。

宅男般的蔡宏圖生活單純,生活最大的樂趣就是雙打——打高爾夫與打牌,外加看國外影集、日劇等;他的牌搭子與球友都是固定班底,譬如聯合報系發行人王必立就是蔡宏圖的固定牌友,假日空閒,王必立三不五時就找蔡宏圖吃飯打牌。對蔡宏圖而言,周末是他重要的休閒時光,他重視家庭生活,回到家就盡量不辦公,非緊急的事情,就等禮拜一再說。

反觀蔡鎮宇,際遇則大不相同。蔡宏圖在一九八一年從美國回台灣,回來後就立刻站上國壽的核心,接班人姿態明確,而早兩年留日回來的蔡鎮宇,回台灣時才二十六歲,被父親安排負責國泰建設與三井營造,當時蔡萬霖把心力幾乎都放在國壽,每天下午五點半,才會到蔡鎮宇負責的建設「查房」,「整整撐了四年,我強迫自己每個部門、每個流程都要摸清楚」,當時的蔡鎮宇還是家族的財務大臣,他回憶初出茅廬的當年時光,「父親問我事情,我不允許自己回答不知道,我是這樣被磨上來的」。

 

兄友弟恭 共治模式宛如不流血的權變


這也是蔡鎮宇與蔡宏圖最大的不同。蔡宏圖從小就會念書,法學博士的頭銜聽起來就高人一等,回國不久就直接進國壽董事會,當時國壽的業務已經上軌道,眾星拱月中,人人都知道蔡宏圖以後將要接下國泰帝國的棒子,而蔡鎮宇則被父親囑咐要遵守倫理,尊敬哥哥。或許這正是蔡鎮宇接受本刊訪問,肯定地表示「董事長是二哥(指蔡宏圖),我這輩子都是副董事長」的原因。

然而,蔡宏圖畢竟是欽定接班的東宮太子,回國後就跟在父親蔡萬霖身邊,學習父親的帝王統御術,現在,眼看著未來大環境形勢險惡,加上第二名的金控集團——堂弟蔡明忠的富邦集團,這兩年右拿香港港基、廈門市商銀,左吃ING安泰人壽,節節進逼,國泰集團馬步紮得再穩,也得動起來跑快點才行。

蔡宏圖感到肩頭沉重,他知道集團需要有人來「攪一攪」,也知道三弟蔡鎮宇三年不參與金控董事會所代表的「沉默的抗議」,於是,蔡宏圖對三弟釋出善意,也釋出權力。蔡鎮宇回應「你還是董事長」,讓他安心,蔡宏圖仍然是國泰帝國掌門人,兩人各取所需,顧及彼此的面子和裡子。

台灣最大金控帝國二代接班以來首次重大的權力變化,箇中自有其奧妙之處,也是一門二代主分享權力的高深帝王學,蔡宏圖以退為進,讓蔡鎮宇接下他肩頭重擔。比起新光集團吳火獅家族吳東進、吳東亮兄弟長期台面上赤裸裸的經營權之爭,乃至於其他醜態畢露的豪門家族內鬥,蔡宏圖、蔡鎮宇仿若完成一次不流血的權力變革。

不過,林敏雄說了一個自己擔任合作金庫董事時候的故事,他說,當時他是獨立董事,認為該好好監督,總是很勇於對合庫經營表示意見,還曾專程找當時合庫的總經理許德南千叮萬囑,等到自己買了華泰銀行,「才知道在野董事什麼都可以講,董事長卻得顧及四面八方」,「操掌過盤才知操盤的辛苦」。換言之,蔡鎮宇的「艱苦」才剛要開始。

 

充滿自信 老三強硬新作風將帶領國泰前進


蔡鎮宇對自己倒是有信心,他說「我一定要把它做起來」,「方法我有」,當務之急他要替國壽找一位風控長。長蔡鎮宇四歲的林敏雄認為,「蔡鎮宇能力絕對沒問題」。在他眼中,這位好友個性強、反應快、聰明、有專業,銀行、地產都內行。

蔡鎮宇曾向林敏雄講過一套利潤中心制的理論,林敏雄把這套理論搬到華泰銀行運用,結果讓華泰各分行都回頭檢視成本,順利精簡許多不必要的支出。「他是有實務經驗能力的人」,林敏雄觀察。

倒是在小老弟潘思亮眼中,蔡鎮宇是一位帶點怪的性情中人,性格豪爽,還有著帶點刺的幽默感。「作為朋友,與他在一起說話聊天,我很享受」,對地產投資也有一套的潘思亮,本身就是精明的數字高手,他印象中,蔡鎮宇對數字也很厲害。

據說蔡萬霖在世的時候,會議中專業經理人準備的報告,大家都沒看出問題,就只有蔡鎮宇一眼抓得出數字有錯,也常因逮到錯誤,蔡鎮宇開口就是一頓罵,底下部屬與他開會莫不戰戰兢兢。蔡鎮宇自己的說法是,「不需要花腦筋的、早該準備好的不准有錯;需要花腦筋思考的,錯了也沒關係」。

他還開玩笑地說,當年大家說我火爆,其實我訓人哪有我爸爸兇?「有些事情本來就應該放在腦袋裡,否則付你薪水做什麼」,顯露出寧可嚴格要求部屬,不當好好先生的工作態度。

或許是身為首富家族一員,蔡鎮宇交朋友很謹慎,然而一旦認定是朋友,潘思亮說,「他對朋友很義氣、相挺到底」。林敏雄說,經營銀行的人都很謹慎小心,但去年他與蔡鎮宇合資標下信義聯勤土地,打算興建四十層樓的豪宅,先建後售的幾百億元投資案,兩人只憑一句話,連一張白紙黑字的書面合約都沒有。兩人若非互相信任,商人在商言商,哪敢一句話就敲下數百億元的投資案。

沉潛多年,蔡鎮宇並沒閒著,除了念了台大EMBA,完成了一篇《兩岸不動產投資決策之比較研究》的論文之外,原本打算全心全意蓋一座心目中頂級飯店的計畫,近來也有了進展。

蔡鎮宇與四季飯店談了三年多,雙方條件一直沒談攏,四季飯店有自己的裝潢規格,飯店內所有使用的建材、旅客直接接觸的毛巾、衛浴用品都有一定風格與採購成本。蔡鎮宇卻因為堅持最好的,寧可拉高成本,不肯絲毫讓步,都已經打算「不要了」。沒想到就在去年聖誕節前夕,四季飯店方面突然來電,還簽妥了合作意向書,就等蔡鎮宇簽字。

蔡鎮宇頭痛地說,「怎麼不想要的時候,偏偏就跟著你呢」,他打算成立自己的公司,以向國壽承租的方式與四季飯店合作,完成自己的心願。「付得起房租,不要賠大錢就好了」,他說。

 

責無旁貸 蔡鎮宇扛起家族裡「注定的」使命


一九七九年,蔡萬霖以換股方式接下蔡辰洲手上的國壽股票,全心投入,旋即在之後五到十年之間,讓當年的霖園集團、今日的國泰集團,躍為台灣首富家族事業。接下國壽那年,蔡萬霖五十六歲,巧合的是,今年蔡鎮宇掌權兩大國泰金子公司,正好也是五十六歲,蔡鎮宇心裡想,難道「這是注定的」。

「注定的」三個字,讓蔡鎮宇這一次毫不遲疑地接下帶領國泰金邁向未來的使命,究竟這位國泰蔡家老三能不能實現他「一定要把它做起來」的承諾?最後能不能贏得外界的掌聲?國泰金未來的經營績效,將是惟一且最好的答案。

延伸閱讀

我不該三年來都不管蔡宏圖!

2009-02-12

國泰蔡宏圖 失落的王者

2011-06-30

蔡宏圖與蔡鎮宇間的微妙競賽

2009-02-12

蔡鎮宇上台面臨三大考驗

2009-02-12

國泰再見!哥哥再見!

2010-0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