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香港資金逃走中 台灣為什麼接不住?

銅鑼灣SOGO百貨前的路人行色匆匆,過去被人潮推著走的畫面已不復見。(攝影/劉俞青)

撰文/劉俞青 研究員/朱晉輝

金融風雲

1189期

2019-10-02 09:56

香港是百年金融中心,過去她盡展風華,吸引兩岸三地有錢人的目光,
全世界想進中國的資金,也都停泊在這個沒有外匯管制,資金安全的港口。
如今,這道安全防線受到質疑,東方之珠光芒漸淡,誰能接下她遺落的珍珠?
新加坡以制度完善、租稅優惠、商品完整全勝出線,
當從香港逃走的資金,就像新加坡的地標魚尾獅,成了星國的財富之泉之際,
台灣的財富管理政策,卻還遲遲開不了閘……。

天黑了。九月的香港銅鑼灣街頭,警民衝突再度發生;警察舉黑旗、發射催淚彈,原本該是最熱鬧的SOGO百貨前,逛街的人潮不見了,百貨公司拉下鐵門,街頭氣氛肅殺。

 

隔天天亮了!距離SOGO百貨不到五十公尺的後巷大樓內,香港四大地產代理商之一的中原地產,正在這裡舉辦新加坡樓盤的招商說明會,人氣鼎盛。台上的講師滔滔不絕地說明,如果要買新加坡地產,資金可以從哪些銀行、什麼管道匯出,需要具備什麼身分資格。坐在底下的香港人、操著中國口音的大陸人,扶老攜幼前來聆聽,埋頭做筆記,還有人頻頻舉手發問,場面好不熱絡。

 

「如果前頭的衝突氣氛持續高漲,人民恐慌不安的情緒瀰漫,資金就會從後巷不斷潺潺流出。」一位坐在台下的香港當地民眾,帶著我們一起來參加說明會。

 

銅鑼灣直擊  街頭肅殺   

後巷卻熱鬧開新加坡招商說明會

 

他已經看中其中一個樓盤,大約九百平方英尺,是位在新加坡領事館區的新成屋,永久產權,定價一千一百多萬元港幣。新加坡的樓盤是不二價,交易程序比起台灣簡單許多,他已經在準備相關證件,只等新加坡華僑銀行的帳戶開設完成,就可以立刻把錢匯到新加坡。

 

自從今年六月九日,一百萬香港人走上街頭「反送中」,至今超過一一○天;九月下旬,《今周刊》採訪團隊重新踏上香港,街頭的衝突依舊,進出機場的層層檢查更嚴格了,在重要的地鐵站、機場快線出入口,幾乎是每隔二十公尺,就有六到八位身著警察制服的人士駐守。

 

延伸閱讀 : 今日香港,明日台灣?習近平「十一」演說暗示未來2大衝突關鍵

延伸閱讀 : 人權組織示警 中國黑手已伸入香港校園

 

香港人臉上的笑容減少了,來往的行人行色匆匆,每個人彷彿都想趕快辦完事、趕快回家;一向最熱鬧的銅鑼灣街頭,過往每逢周末,逛街人潮把人推著走的擁擠場景沒了,人群約莫減少了至少三分之二,取而代之的人流,出現在類似中原地產舉辦的那種「後巷裡的招商說明會」;說明會愈開愈多,新加坡樓盤、馬來西亞樓盤,炙手可熱。

 

一一○天之後,除了繼續爭取自由人權,大家已經開始思考:香港,回不去了,我的錢,該怎麼辦?

 

「我的錢怎麼辦?」這個問題的答案,也許可以先用數字說明。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onetary Authority of Singapore,簡稱MAS)每季會公布新加坡最新國際收支狀況,如果把其中的金融帳扣掉「直接投資」的部分,意思是「這段時間新加坡這個地區拿去購買國外的證券、債券以及存款等金融資產的金額」,如果遇到比前一季出現大幅波動的情形,可以延伸解釋為「近期新加坡有大筆資金流入或流出的狀況」。

 

也就是,透過上述方法的前後期比較,可以概括地呈現這段時間以來,私人銀行或財富管理的錢,流向新加坡這個渠道的寬廣度。

 

香港資金

▲街頭衝突持續,自由、人權、安全的防線潰堤;東方之珠的光芒還能再現?

(圖片來源/Getty)

 

新加坡大錢入港創新高 

同時間香港資金卻快速流出

 

新加坡九月剛剛公布了今年第二季的最新數字,前面提到的「金融帳扣掉直接投資」金額超過八百億元新加坡幣(以下簡稱新幣),創下單季史上最高紀錄,比起第一季三百多億元新幣整整增加一倍,比起去年同期,同樣有一倍以上的成長率。

 

錢上面當然沒有寫名字,不知道是哪些有錢人匯來的,MAS按例也不會公布資金的來源地,但突然大量的資金湧入,確實是異常。

 

「這代表,新加坡最近可能因為某種原因,對新加坡以外地區有錢人的資金吸引力快速上升。」交通大學財務金融研究所教授葉銀華說。

 

若從另一角度來看,我們同時打開香港的帳本,看看香港的狀況。

 

因為同一時間,香港整體銀行體系的存款,早在二月《逃犯條例》送出時,就掀起一波出走潮(詳見圖表),另外,香港的金融帳扣除直接投資以後的數字,也在第二季突然下降,代表香港的有錢人資金可能減少了。

 

星、港兩地,同一時間一漲一跌、一開一合,是否意味這一百多天以來,從香港吐出、拔腿逃走中的資金,就像新加坡著名地標魚尾獅所代表的「財富之泉」,成了新加坡的財富新來源?流進了新加坡的肚子?

 

如果再看看市場上真實感受到的資金流向,也許感受更清楚。

 

一位在新加坡、有十多年私人銀行經驗,公司以香港、新加坡兩地為主要據點的資深業務員,告訴我們他與一位香港客戶之間的親身經歷:

 

「他說『一覺醒來,我突然變成了難民……。』啊!這句話我一輩子都忘不掉。

 

他是我手上唯一、也是最大的香港人客戶,帳戶長期有二億美元,設計業,約六十歲。先前一直很難搞、很難服務的客人,每次call他都不願意出來。

 

前陣子(反送中之後),他陸續把錢移出去,但不是一下子就移出香港,我知道他都移到香港的新加坡銀行,就是DBS(星展銀行)香港分行,一直移,匯了已經快一半的錢出去,身為他的業務員,老實說,我壓力很大……。

 

終於有一天,他主動打電話給我說要見面談一下,是八月中。我服務他快五年了,這是第一次接到他主動打來的電話,馬上訂了隔天的機票從新加坡飛去香港,我們一共派出四個人過去(可見該人為極重要的客戶)。

 

這次見面,給你猜我們談了多久?五個小時,整整五個小時,我想我大概這輩子都不會忘記,一個大(老)男人在我面前講到哽咽……。

 

前面一個小時,我們還是在談投資、談世界投資趨勢,但話鋒一轉,他主動談起了香港問題。

 

『我覺得一覺醒來,我變成了難民……。』然後他就哽咽了,我們四個人沒人敢接話。

 

他其實很早就有英國的護照,但他說『我覺得香港人才正要慢慢融入認同、覺得自己好像是個中國人了,突然就完全不是了,然後,香港正在消失中……,我也不覺得我是英國人,只是在那裡有個房子,有本護照,但我到底是哪裡人?……我是個難民。』

 

五個小時談下來,他的情緒很低落、沮喪,但最後的結論是,要我們幫他開設新加坡帳戶。這當然沒有問題,我們已經飛來了,立刻就可以開辦,而且公司內部最近有一個新政策,只要是原來的香港客戶、已有開設香港戶頭,而且是同名開戶,最近想要新開設新加坡帳戶的,一律三天內就要完成開戶。像這位大戶,我們一天之內就開好了。

 

日前,他已經把原本香港帳戶裡二億美元的錢接近全部、統統轉到新加坡帳戶來了,但我不知道他的心,留在哪裡?新加坡?英國?還是他夢裡哪個時期的香港?」

 

和這位香港富豪一樣,在許多香港人心中,這顆百年明亮的東方之珠,恐怕再也回不去了。

 

那個一流金融人才薈萃、法治完備、市場成熟的金融中心,正在一塊塊崩解中;短期內,企業資金的牽掛多、腳步重,也許還會挺住,但個人的資金恐怕就像這位香港富豪一樣,在午夜夢迴的喟嘆中,在千萬種複雜情緒的流轉中,已經提前飛奔而逃。

 

「從中國、香港流出的資金,是一場止不住的大潮流,香港這次的變動只是大潮流中的一個波浪。」香港恆生大學客座教授、曾在新加坡工作多年的羅立群說。

 

如果,香港的資金正在逃走中,那麼,誰接得住香港的錢?這又是另一個嚴肅的命題了。

 

「最近有一位香港客人打電話問我,把錢匯去台灣好嗎?我勸他真的不用了,匯進來也只能在OBU(國際金融業務分行)、OSU(國際證券業務分公司),能幹嘛呢?不如匯去新加坡。」說這話的是台灣一位大型金融機構的香港區總經理。

 

香港資金

▲點選圖片放大

 

情何以堪! 

台灣金融機構負責人勸錢不要來

 

送上門的生意不會有人傻到往外推,他其實是站在客戶的角度,提出的真心提醒;但同一時間,「新加坡」這三個字卻不斷從不同人口中被提出來。

 

無論是看新加坡的金融帳,或是那位香港富豪,抑或這位台灣的香港區總經理,他們的答案都一樣,逃走中的香港資金誰接得住,新加坡就是重要答案。

 

但是,叫人很不甘心地問:新加坡憑什麼贏?

 

近來在香港的街坊耳語間流傳的是,「在OCBC,只要二十萬元新幣就可以開理財帳戶,而且不用有新加坡地址。」OCBC是新加坡在地老字號的華僑銀行,二十萬元新幣等同約四五○萬元新台幣,以人均所得約一五○萬元新台幣的香港來看,門檻真的不高,這種理財帳戶的服務能量,雖然不到私人銀行等級,但已經可以投資買基金、債券,對一般中產階級,初步已經足夠。

 

我們向新加坡華僑銀行查詢,確實制度如此。只是這麼方便、又可以吸引香港資金的大好機會,為什麼是靠港人口耳相傳,不見新加坡的銀行大打廣告吸資?

 

原來,新加坡金管局在反送中遊行沒多久,據傳私下要求新加坡在地的星展銀行和華僑銀行等大型銀行業者,「不要利用香港的動盪局勢作為銷售賣點。」因此,新加坡的銀行高層每次被媒體詢問,是否收到大筆來自香港的資金?回應往往語帶保留,七月底新加坡星展集團執行總裁高博德(Piyush Gupta)就曾對此類說法表示:「消息可能過於誇大。」

 

星政府低調不願觸怒中國

錢依舊推都推不走

 

香港資金

▲新加坡準備好了,當掉下「香港」這份大禮,正好穩穩接住。

(攝影/吳東岳)

 

話可以配合政策,說得低調、輕描淡寫,「但新加坡建立了良好的制度,不用行銷打廣告,資金自己會找到最適合的地方。」一位台灣大型財富管理銀行的私人銀行主管說。

 

今年二月,新加坡金管局才剛剛修正了最新的「家族辦公室」(Family Office)制度,在新加坡設立「單一家族辦公室」(SFO)基金的稅制更優惠了,只要符合相關法令,基金投資的資本利得幾乎可以完全免稅,同時還把投資商品的範圍更加放寬,就連不少台灣投資人可能聞所未聞的伊斯蘭市場,其金融商品都一併納入,這個修訂,不只香港、中國的有錢人,幾乎是全世界有錢人的眼睛都一亮。

 

市場立刻做了最直接的回應。日前,英國首富、Dyson吸塵器創辦人戴森(James Dyson)也在新加坡成立家族辦公室,還在新加坡多處置產買樓;另外中國「海底撈」的老闆張勇,也被發現早已悄悄聞香而來,《富比世亞洲》雜誌日前公布最新富豪排名才發現,張勇已經是新加坡首富,顯然是資金細軟都已經飄洋而來了。

 

全球富豪的實際動作已經證實了答案:當新加坡已經提前把制度建立完善,租稅的優惠、商品的放寬,搭配移民法規的配合,其他細項規定還能帶動當地投資人才的就業機會(詳見九十頁),錢,是推不走的。即使新加坡金管局三令五申,在政治敏感下,不想觸怒中國,要求業者低調再低調,但香港的錢、全世界的錢,像漲潮的風浪般,蜂擁而至。

 

亞太金融中心的地位,新加坡顯然已經準備好了,當天上掉下來「香港」這份大禮,新加坡,毫無懸念接個正著!

 

但要承接香港這份「大禮」,還有個變數,那就是讓全世界有錢人聞之色變的「肥咖條款」(CRS,共同申報準則)。

 

CRS二○一七年起在全球陸續上路,至今已有一百多個國家或地區加入簽署,包括中國與香港之間已經簽署。台灣雖然還不在一百多個國家之列,但可能會是下一個簽署國家,尤其「台灣與新加坡」之間可能列為下階段第一波簽署行列的傳言,一直在許多會計師、台商、有錢人當中口耳相傳。

 

有趣的問題來了!CRS的簽署與否,將牽動近期香港「錢」進新加坡或其他地區的腳步。

 

香港是百年來的金融中心,這個彈丸之地上,不只有香港有錢人的錢,恐怕還有更多中國人的錢、台商的錢,以及全世界想進中國的資金,長期以來都停泊在香港這個沒有外匯管制、資金安全的港口。

 

去年九月,香港和中國之間簽訂的CRS正式生效,在此之前,已引發許多原本把錢放在香港的中國富人,急呼呼地把錢往還沒有簽署的新加坡移動;又例如一直盛傳台、星之間隨時可能簽署CRS,於是乎,原本把錢放在新加坡的台商、台灣富人,先前反而一直將財富往香港移動,企圖規避CRS賦予母國的查稅管道。

 

香港資金

 

站在「資金安全」面前 

肥咖條款CRS算什麼?

 

「去年底,我的台商客戶才急急忙忙把錢從新加坡往香港搬,沒想到香港一暴動,他又要回頭搬回新加坡了;他說:『站在資金安全面前,你的錢隨時可能一夕歸零,現在回頭看CRS,了不起被課個幾十%的稅嘛,突然覺得也沒什麼了。』」一位香港私人銀行主管說。

 

 「其實CRS無論簽署與否,都已經是確定的世界趨勢,即使現在尚未簽署,全球的金融機構也都要落實KYC(Know Your Customer,了解你的客戶)、洗錢防制等法規,任何資金的規畫,應該都要正視一定會被課稅的事實。」安侯建業投資稅務部副總經理洪銘鴻說。

 

如果把稅務納入規畫,等於把CRS的變數拿掉,再回頭去看香港問題,也許更為理性客觀;如同那位台商客戶說的,「站在資金安全面前,資產可能一夕歸零,突然覺得CRS也沒什麼了……。」

 

以往香港的夜生活很精采,紅男綠女觥籌交錯間,香港一直是引領兩岸三地金融、時尚的頂尖之都,但如今,入夜後中環蘭桂坊的人潮不見了,大家都想趕緊回家,安全一點。

 

「安全」,過去曾是香港最引以自豪的優勢之一,因為資金安全,所以吸引全球資金在此停泊,如今,這個防線崩潰,資金正在四竄逃走中。

 

東方之珠也許依舊挺立,只是,不再閃閃動人。

延伸閱讀

香港機場海關全面檢查台灣旅客行李 查獲「戰略物資」恐被關7年

2019-09-29

來往中國恐遇盤查? 香港記者被公安查手機盤問後…「再也不敢去了」

2019-09-27

老謝:香港經濟的惡化正全面化!

2019-09-26

人權組織示警 中國黑手已伸入香港校園

2019-09-25

老謝:今年改變台灣經濟最大的變數 這個數字值得重視!

2019-07-18

編輯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