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熱門: 配息 玉山金 pimco esg 房地產

2009年金融風暴回顧

2009年金融風暴回顧

譯者/陳曉夫

金融風雲

ShutterStock

680期

2009-12-31 21:38

美國經濟在一連串政策措施之後,已避開再次陷入大蕭條的歷史命運,然而批評者指出,風暴後的華爾街依然故我,美國錯失了這一波金融改革的良機。

一位婦人站在岸邊,眼睜睜 看著她的孫子被巨浪捲入海中。她求助上帝;果然,又一波巨浪打來,把她的孫子安然無恙送了回來。這婦人兩眼望天,說到,「主啊,謝謝你。不過我的孫子原來還戴著一頂帽子。」

 

這個說人不知感恩的老笑話,用來挖苦美國今天的情勢很是貼切。日子確實不好過,特別是如果面對失業,而且因付不出房貸而房子不保的人,尤其如此。但值此聖誕佳節,在一片感恩祝福聲中,請記住,情勢原本可能更加惡劣得多。

 

笑一笑吧,至少這不是又一次大蕭條

 

不過一年以前,一九三○年代大蕭條悲劇將重演的言論還甚囂塵上。二○○ 九年年初,《紐約時報》專欄作家保羅.克魯曼(Paul Krugman)寫到,這像極 了第二次大蕭條的開端。

 

奇怪的是,美國經濟似乎有了成長轉機。靠政府紓困而起死回生的銀行,以超過預期的快步調開始償債,十一月美國的失業率雖仍高達一 ○ %,但已經比十月好了一些。如果你不信教,大可以認定,這一切得感謝美國人民的韌性,得感謝標榜自由市場的資本主義,甚至得感謝白宮、國會,與聯準會的及時干預。

 

真正的問題不在因應行動

 

沒錯,美國政府幹了許多蠢事,但它也做對了不少事。布希總統時代的財政部長亨利.鮑森(Henry Paulson),曾推動問題資產救助計畫(Troubled Asset Relief Progrem),穩住金融系統。柏南克(Ben Bernanke )治下的聯準會將短期利率砍到幾近於零,保持信貸管道流通。在家庭與企業極力削支的情況下,歐巴馬總統推出七八七○億美元刺激經濟方案,填補了需求缺口。

 

這些行動或多或少達到了預定效果,在經濟自然復甦以前,先扭轉一瀉千里的狂潮。這是不小的成就。哥倫比亞大學經濟學者斐德烈.米希金(Frederic Mishkin)認為,這一 波金融危機,事實上比導致大蕭條的那波危機更嚴重。

 

在美國國會裡,從名嘴口中,你很難聽到什麼光明面的事。美國政府去年援救AI G(美國國際集團)的行動,遭後見之明的人士抨擊得體無完膚。他們指責紐約聯準銀行(New York Federal Reserve Bank),說它不該貿然決定用納 稅人的錢,為AI G 百分百償還連動債務。

 

他們說的或許不錯。但在那段人心惶惶的日子,美國聯準會與財政部擔心的是,如果不這麼做,將造成重量級業者可能不履行義務的恐慌,使這場全球金融海嘯更加凶險。等事過境遷之後,再批判這些對抗危機的鬥士,就像譴責遭遇伏擊的士兵,說他們不該亂發子彈一樣。

 

真正的問題不在於危機爆發以後的因應行動,而在多年來的失策與疏忽,因為這才是造成危機的原因。美國國會現正設法,改善對金融機構的規範,並且設計一種新機制,使政府能以圓融的手段關閉不良金融機構,不必用納稅人的錢替它們償債。

 

這波危機帶來的損害與不公造成民怨,自然可以理解,如果我們可以因此杜絕惡行與漏洞,它甚至稱得上「焉知非福」。但不分青紅皂白的洩忿很危險。隨意亂放砲能模糊判斷,造成譁眾取寵,使當局無法審慎思考,擬出對策,以確保慘劇不再重演。

 

憤怒可能阻礙復甦腳步

 

一旦民怨爆發,政府為平眾怒而採取短視手段,會因此而釀成悲劇,日本的例子可以為鑑。(直到今天,日經股市仍較二十年前低了七四%,所以只要比照日本,反其道而行就沒錯。)

 

當日本房地產泡沫於九○年代破滅時,日本百姓反對政府以納稅人的錢替特定房貸業者(這場泡沫的始作俑者)紓困。日本大藏省在保證不動支國庫的錢以後,在一九九五年還是用了一些錢支援這些業者。這筆錢只有七十億美元,並不很多,但結果引發民怨,政府也險些垮台。

 

一九九七年,日本金融危機惡化,大型商業銀行與證券公司相繼告急。日本政府有了前車之鑑,為恐再一次激怒選民,因而不敢要求足夠的紓困經費,只得玩弄會計手段,硬著頭皮宣布問題已經解決。問題當然沒有解決。日本經濟也因此多年來始終低迷不振。

 

芝加哥大學Booth商學院經濟學者安尼爾.卡西雅(Anil Kashyap)警告說,無的放矢式的洩忿,能使美國重蹈日本覆轍。美國國會為擔心選票,將罪責推給聯準會與其他財經官署,但問題是,要防堵下一波危機,美國必須強化這些官署,而不是打壓它們。

 

此外,許多經濟學者認為,若不採行更多刺激經濟措施,美國經濟仍可能再度沉淪。但如果在納稅人眼中,政府任何救市行動都是敲竹槓,國會與聯準會將因此畏首畏尾,不敢全力施為。

 

情況令人洩氣,是吧?但從好處想,美國經濟已走上正道,有了許多進展。現在需要的,是繼續前進的全民勇氣。
(By Peter Coy)

 

危機,這個寶貴機會被白白浪費了

 

這原本應該是激進金融改革的一年,在○九年,我們浪費了一波絕佳的金融危機。○九年三月,在經濟噩耗頻傳聲中,歐巴馬總統在一次電台談話節目中,呼籲美國人在大危機中發掘大機會。他要在險象環生之中尋求突破性成就,這話說得何其豪邁!

 

但說來慚愧,美國沒有把握 ○ 八年的華爾街風暴,使○九年成為真正的金融改革之年。

 

事實上,歐巴馬政府提出的只是半套措施。就連最起碼的改革也遭金融家反對;少了華爾街獻金的國會,也刻意讓擬議中的規範方案充滿漏洞。十二月八日,前聯準會主席、歐巴馬總統顧問伏克爾(Paul A. Volcker), 在英國的一次會議中,向銀行家與商界主管致詞。在場人士一再堅稱,政府不應多加干預,因為華爾街與大企業有能力自律。據媒體報導,伏克爾當時對他們說,「醒醒吧,先生們,你們這種反應不恰當。」

 

伏克爾這句話,也適用於規範當局與政界人士。 ○八年的金融海嘯,為整修美國金融引擎提供了一個百年一遇的大好良機。這個引擎若能運用得宜,可以透過集資、放款手段造福人群,但一旦失控,也能為害不淺。現在,隨著股市復甦,銀行盈利開始反彈,集體失憶症也出現了。政治衝勁消退,金融改革立法熱潮也逐漸冷卻。

 

金融機構仍將依然故我

 

歐巴馬政府最根本的失策是,沒有真正重視伏克爾的看法(力主扭轉銀行愈來愈大的走勢)。在九○ 年代,華爾街說服民主、共和兩黨,讓美國朝野一致相信,在全球化經濟中,美國必須結合一切金融服務,創造巨型金融機構。一場比大的兼併賽於是開跑,大得不可能倒的金融機構開始出現,花旗、AI G 、高盛就是例子。但若不是政府將數以十億美元計的納稅人血汗錢注入市場紓困,所有這些公司,以及其他眾多業者,很可能早已倒閉,造成大蕭條續集。

 

○九年年初,華爾街引起的民怨鼎沸,美國政商領導人面對這種情勢,做得卻遠遠不夠。白宮信了華爾街那套「愈大愈好」的論調。現在的銀行比從前更大,更讓人莫測高深。《華爾街日報》不久前指出,世上最大的十家銀行,占有全球七成的銀行資產,較三年前增加五九%。

 

或許我們終於會見到新法規,規定個別銀行必須有更大規模的準備金,以吸收日後的虧損。或許我們會見到新的銀行紓困基金。但這些﹁大得不可能倒﹂的金融機構仍將依然故我。

 

華爾街賣的那一套,在政界人士面前很吃得開。華爾街發明稀奇古怪、幾乎沒有人搞得懂的所謂連動債,造成軒然大波。但國會沒有出現任何真正設法遏阻的行動。據彭博人士說,發明這類產品的天才中,有人現在設計出氣候變化衍生產品,轉戰碳權交易市場。真正的改革沒有出現,下一次再爆發危機時,我們會後悔。
(By Paul M.Barrett)

延伸閱讀

第一次看到家屬用乖乖桶裝骨灰還很驚訝,現在已習以為常...火葬場技工:說到底就只是個容器

2021-09-17

「我爸說他往生後我一定要來撿骨,他在身體裡面打了8兩黃金...」一個火葬場裡的哀傷故事

2021-09-03

母親的喪禮,兄弟卻來鬧著叫我把500萬吐出來...一個孝子的悲劇:我承認對不起老婆小孩,卻沒愧對過我媽

2021-08-07

「你隨便燒一燒,我爸爸這麼瘦,應該燒很快」一個殯儀館接體員:工作讓我看盡人間眾生相

2020-10-08

半夜傳來指甲刮屍袋的聲音...打開屍袋,阿伯還在喘氣,兒子卻問還要冰嗎?殯儀館接體員的親身故事

2020-08-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