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這家公司,讓S.H.E、李開復、崑曲大師也上線瘋直播!

楊明方
2017-05-25
兩岸三地

這家公司,讓S.H.E、李開復、崑曲大師也上線瘋直播!

楊明方
2017-05-25
這家公司,讓S.H.E、李開復、崑曲大師也上線瘋直播!
兩岸三地

什麼樣的直播平台,讓S.H.E、林宥嘉、李開復、崑曲大師也上線直播?由「約會神器」起家的中國交友平台「陌陌」,成功搶到直播爆發熱潮,並開發多樣、吸睛的直播節目,吸金功力十足。

全球網友瘋直播,但市場已進入殘酷的淘汰賽,光是在台灣,就有17直播、Live.me、浪LIVE等直播平台搶市場。在中國,去年就有200多家直播App起家的新創公司,但營收扣除高昂的頻寬成本、宣傳費用,剩下還得和直播主播分帳,讓玩不起的數十家直播新創公司紛紛倒閉收場。

 
在直播流血戰場中,陌陌卻繳出漂亮的成績單。5月23日,陌陌科技(NASDAQ: MOMO)公布第一季季報,繳出季營收年成長逾4倍、淨利率34.2%、淨利同比成長6倍的驚人成績,而陌陌在本季2.65億美金的營收中,來自直播服務的營收竟高達80%,去年同期則只占1/3。
 
過去,付費會員原本是陌陌的主要營收來源,但現在網友大方掏錢「打賞」直播主,陌陌最紅的十大主播2016年收入合計高達1.15億人民幣(5.04億新台幣),直播已然成為陌陌最大金雞母。
 
陌陌的爆發性成長也反映在股價上,2014年底在納斯達克上市,去年股價還在10美元左右徘徊,2016年5月24日股價只有12.9美元,卻在一年內飆漲224%,至今年5月24日,股價已高達41.07美元。
 
陌陌擁有高達8520萬用戶,大多是擁抱新科技的年輕族群,讓李開復也曾在陌陌旗下的「哈你直播」亮相,分享互聯網的前景和機會,吸引網友慕名而來打賞。而直播平台要存活,不僅要留住用戶,更得將用戶培養成願意掏錢的「鐵粉」。陌陌能將人氣轉換成滾滾金流的關鍵,就是成功結合社群、直播、以及內容產出,成為吸金商業模式。
 
社群力量和即時互動,是直播的優勢,在全民素人直播的熱度達到瓶頸,陌陌轉而善用自身的社群優勢,引進吸睛節目。今年4月,陌陌與樂視合作推出明星烹飪節目《好好吃飯吧》,網友不僅可以欣賞Selina(任家萱)、林宥嘉、鹿晗等明星現場比賽做菜,還可以直接和明星提問互動,讓觀眾也成為節目的一部份。節目最後高潮,甚至抽出一位網友可以和鹿晗一對一通話,並享用當天節目中鹿晗親手做的菜,成功炒熱節目口碑。
 
不僅歌星、綜藝節目等流行文化,陌陌也藉由結合精緻文化和直播引起話題。除了和「女子十二樂坊」獨家合作直播,今年5月,兩位國寶級崑曲藝術家,北方崑曲劇院名旦邵天帥,以及梅派傳人白金,在陌陌直播上表演《牡丹亭》、《貴妃醉酒》等經典曲目,並向網友介紹戲曲妝容、服飾等基本知識,吸引140萬人欣賞。直播引爆話題、創造互動的特性,讓在年輕族群中相對冷門的傳統戲曲,散發新魅力。雖然這僅是陌陌試水溫的節目,但不難看出其提升內容質感的動機。
 
網路原生節目的質感早已不輸傳統電視台,近年阿里巴巴、直播平台Live.me等互聯網企業都把影視內容視為戰略投資,陌陌科技也在2016年底註冊了「陌陌影業」,要用更多原創內容鞏固社群地位。被喻為「壓垮傳統電視節目最後一根稻草」的直播生態圈,現在依然不斷蛻變,各家一邊摸索一邊打仗,但內容為王,是依然不變的硬道理。


延伸閱讀

可不可以不結婚?

我的故事要從九年前說起,那時我剛工作。自己什麼也不懂,只有一顆天不怕地不怕的心,在同部門認識了我的男朋友,至今我們已經交往九年,可能一般人聽到這個數字第一反應是:那怎麼還不結婚?

培養獨當一面的領導力,從日常工作開始練起

無論身處何種職位,領導力都是重要的。根據2018年2月DDI(Development Dimensions International)研究表示,致力培養自身領導能力的人,表現會優於一般人的4.2倍。領導能力培訓公司Libby Gill & Company的創辦人Libby Gill表示,藉由在工作時積極的學習並實踐領導能力,不僅可幫助工作,同時也能有效提升日常生活的效能。以下提供四種方式來簡單實踐每日培養領導能力。

LINE免費送主題又來了!

想換LINE主題嗎?

公司與同仁簽兩份合約,正常工時是月薪制,下班後是按件計酬制,這是否合法?

今天的案例是一位朋友問的,這我真的比較沒有碰過,但這是否合法,其實充滿了不少的變數,我常說勞基法是一個非常有彈性的法令,只要不超過法律的範圍,其實都可以商量以及討論,今天的這個案例很有意思,我拿出來與各位分享!

在日本價格漲5倍 雨災恐釀「獺祭之亂」?

西日本水災不但造成嚴重人員傷亡,更讓知名酒廠「獺祭」位在山口縣岩國市的製酒總部「旭酒造」淹水、斷電,無奈宣布停產,獺祭社長櫻井一宏接受媒體訪問時指出,初估至少要2至3個星期才能重啟生產,台灣的獺祭愛好者會不會出現沒酒喝的窘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