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中共、北韓飛彈同時瞄準美國 P.20

中共、北韓飛彈同時瞄準美國 P.20

在中共完成東風三一型戰略核武高彈道試射後,美國位於日本三澤電訊中心,也陸續偵測出北韓將於八月將進行大浦洞導彈的測試。由於這兩型導彈均有進襲美國本土的能力,故而在訊息傳出後,使東亞局勢於一夕間呈現微妙的變化。

以往東亞局勢的發展如台灣問題與朝鮮半島問題,在美國主導下,一直朝對話與對峙、緩和與緊張間循環發展,然而自南北韓於黃海發生軍事衝突事件,及李登輝提出兩國論後,在對峙取代對話、緊張取代緩和狀況下,使台海與朝鮮半島問題,幾乎成為東亞局勢變化的禍源。

過去美國憑藉優勢軍力數度壓制中共與北韓冒進的意圖,勉強維持東亞均勢。如今中共與北韓導彈射程已有進襲美、加、日、韓、台、菲等國的能力,美國優勢的軍力已無法威懾中共與北韓的情勢下,如何防制這兩個共黨國家的冒進?將成為東亞國家必須面對的問題。


北韓「戰略導彈」的「政略考量」

許多軍事專家認為,中共與北韓發展長程戰略導彈,目標係針對美國而來。殊不知中共與北韓的作法,有其政略的考量。

以北韓而言,北韓經濟發展瀕臨崩潰邊緣,可是從一九九一年至今,北韓挹注於軍費的支出,竟占 GDP 的二七%以上。 如果按照經濟學家的分析,北韓早就是個經濟破產的國家,對東亞局勢發展影響有限。然而自一九九五年起北韓卻從破產邊緣陸續發展勞動一、二號、大浦洞一、二號導彈,對美、日、韓三國形成核武威脅,顯然北韓發展導彈的目的,有特殊的政略考量。

北韓的政略考量為:一、自蘇聯瓦解,中、俄又相繼與南韓建交後,北韓日益孤立,為化解生存危機,北韓不惜採行「戰爭邊緣」策略,當然會受到美、日等國的關切,為防制戰爭的發生,美、日等國必然以經濟為餌,強化與北韓的交往。

二、美、日等國關切北韓的生存,除戰爭因素外,另有核武擴散的問題,為制止北韓搞核武,美、日、南韓等國被迫提供四十五億美元以上,要求北韓將重水石墨式核子反應爐改換為輕水核子反應爐,每年再提供原油給北韓,以補充北韓能源之所需。

三、北韓為防制內部的崩潰,外與美國對抗,其所能憑藉的手段,僅有核武與導彈;美國為化解朝鮮半島危機,即使付出外交與經濟利益也在所不惜;北韓從中自然能取得所需的利益,進而製造美國與南韓之間的矛盾。

北韓發展核武與導彈的政略考量,果然使美國警覺到北韓存在的重要性。尤其是美國為免北韓突然崩潰以致引起朝鮮半島危機;所以年年與日本、南韓連手向北韓提供糧食援助,讓北韓度過生存危機。北韓如果不發展核武與導彈,美國絕不會成為主導北韓命運的主要國家。


東風三一型飛彈完成試射,中共正式具有「反報復」美國的能力

相對於北韓特殊的個案,就不適用於中共。由於中共自建國以來,美國曾三度用核武威懾中共;而蘇聯亦兩度表示要以核武摧毀中共核武設施,使中共在面對生存壓力下,決心發展核武以反制美、蘇的威脅。之後中共在完成各種核武設施後,受制於科技水平,中共的核武並無報復的能力。

一九九六年台海危機發生時,中共副總參謀長熊光楷曾向美國前助理國防部長傅立民表示,若美國對中國統一問題有所反應,中共不惜動用核武以摧毀洛杉磯為報復。熊光楷的說法雖表達中共為「台灣問題」,與美國有不惜一戰的決心,然而當年由於中共沒有「反報復」的核武,只怕中共尚未發射核導彈,即會被美國摧毀。

可是中共在完成東風三一型戰略導彈試射後,已首度擁有反報復的能力。由於中共導彈射程能涵蓋美國本土的僅有東風五 A、東風三一型戰略導彈。其中東風五A 係採發射井發射,位置固定容易被美國偵測,於戰術運用上很難有奇襲效果。

然而東風三一型則採車載式系統發射,機動性高、部署靈活,事先很難偵測。其次東風三一型已被選定為中共第二代潛射導彈,名為巨浪二型,可由核子動力潛艦從水底發射,機動性、隱祕性較東風五 A 高, 於事先偵測至為不易,這對國威脅更大。


「三元化」核子戰力完備,中共政治談判籌碼提升

再者,東風三一的試射完成,表示中共已有「三元化」的核子戰力,不論從陸、水下、空中,中共戰略核武導彈正式擁有報復與反報復的戰力,而核武技術也首度超過英、法兩國,能進行洲際之間的攻擊行動。故而中共發展核武的目的,就是提升國際地位,並以核武與美國進行談判、交往的籌碼。

除上述因素外,中共也是繼美、俄之後,首度擁有短、中、長程及洲際彈道導的國家。如中共的 M 九、M 十一、M 十八、M 五 A 戰術導彈均為短程,可對台灣進行威懾。東風二一型與巨浪一型為中程戰略導彈,可對周邊國家進行威懾。

東風三、東風四為長程戰略導彈,可對歐、亞大陸進行威懾。 東風五、五 A 及東風三一、巨浪二型為洲際彈道導彈,可對美、澳、歐、非等洲進行威懾。從中共對導彈的發展,不難看出,中共有意朝核武大國的道路邁進,以爭取國際地位。

其實中共與北韓發展核武與導彈還有另一層用意,就是讓飽受金融風暴所苦的東亞國家,必須接受戰爭風險與軍備競賽的雙重考驗,從而確立他們區域霸權的地位。


TMD 防衛系統耗費七百億美元東南亞國家負擔得起?

中共與北韓發展導彈,算是「價廉物美」的戰略。以中共而言,東風三一導彈每枚造價約一億二千美元;而北韓大浦洞二號導彈約三千二百萬美元。至於其他如東風二一為三千六百萬美元、M 九為一百二十萬美元、M 十一為一百萬美元、大浦洞一號為二千六百萬美元等,其每一枚的造價僅是美國同類型導彈價格的二分之一至三分之一,可謂是「價廉」。

為因應價廉的導彈威脅,美國評估日本將花費一百六十億美元來籌建 TMD,而南韓、台灣若要參與也需花費八、九十億美元;合計美國在東亞部署 TMD,至少要三百三十億美元以上,才能初步反制導彈進襲。加上每年度維修經費及系統改良,一套發射設備挹注的經費一年一億美元計算,十年估算下來維修與改良經費至少要四百多億美元。

以三三○億美元部署,接著還要花掉四百億美元的維修改良經費,總數七百多億美元的 TMD 系統,對東亞經濟發展所產生影響,已不問可知。 在此情勢下,東亞各國均面臨經濟發展與軍備競賽的兩難抉擇。

由於軍備競賽基礎在於經濟的高速成長,否則軍備競賽必然拖垮經濟,導致政權的易手。如今台灣、南韓、日本陷於金融風暴的泥淖中,景氣未見好轉;於外有「價廉」導彈威脅。 一方面為反制威脅,必須與美國結合參與 TMD 計畫,接受美國保護。一方面在成本效益考量下,日、台、韓又有意發展反制武器,以抵制中共、北韓的導彈勒索。

如日本已不排除發展攻擊性武器,以擁有報復能力反制北韓的導彈進襲;南韓也宣布將發展短、中程彈道導彈以「後發制人」的策略面對北韓。台灣亦不落人後宣稱發展反制性武器,以嚇阻中共的進擾。

如果東亞各國競相發展軍備防禦本國的安全,依據估計投入經費至少要一百億美元以上。這股趨勢發展下去,東亞局勢有可能會演變為「冷戰活化石」,只會加速均勢的瓦解,成為「火藥庫」。於此東亞各國所面對軍備競賽與戰爭危機的雙重考驗下,如何維持經濟發展?而台灣又該如何因應?這些問題,令人難以回答。

事實上目前東亞呈現的軍事危機,本質是因「政治問題」而起,若不從解決政治問題著手,軍事衝突的升高也是指日可待。故而如何化解政治的對立,美國與中、日、台、韓之間必須審慎考量政治對立癥結所在,而非以強力軍備作為解決問題的手段,則東亞局勢或有撥雲見日的一天。

延伸閱讀

難民之子入主青瓦台 文在寅有何能耐?

2017-05-11

剩5%支持率 朴槿惠下一步怎麼走

2016-11-10

韓國要打匯率硬仗 不如搞定財閥

2014-11-13

韓國總統李明博登獨島的政治豪賭

2012-08-23

朴槿惠站在亞洲巨變的浪頭上

2012-1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