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集體行動的新實驗 P.112

集體行動的新實驗 P.112

林正峰

國際總經

台股上看8000點

2003-09-04 17:28

「快閃族」開始於紐約市,然後橫掃歐洲、澳洲,現在新加坡與香港也見到快閃族出沒,就連台北街頭也出現他們的身影;他們總是突然現身在某個購物廣場或商店,集體鼓掌喧鬧或扮鬼臉,數十秒後立即四散無影,就像沒發生過任何事一樣。

「這只是我的理想,希望藉用群眾集體行動的力量來促進公益。」網路上化名比爾( Bill ),被尊為新興勢力「快閃族」( Flash Mob )的創立者如是說。

開始於紐約市,接著在舊金山、明尼波里斯等地現身,然後橫掃歐洲的倫敦、阿姆斯特丹、都伯林、蘇黎士、維也納,跟著這股勢力蔓延到澳洲,新加坡與香港也見到神秘快閃族出沒,現在就連台北的SOGO百貨也有快閃族的蹤影出現,使得快閃族勢力似乎也在亞洲擴散。他們總是突然現身在某個購物廣場或商店,集體鼓掌喧鬧或扮鬼臉,數十秒後立即四散無影,就像沒發生過任何事一樣。


運用新科技──實驗群眾動員潛力

快閃族到底是什麼? 先看 World Spy 網站對於「快閃族」這個網路新詞的解釋:「一大群人,他們集結在預先設定的地點,表現某些簡短的動作,接著快速閃人。」名詞,也可做形容詞用。

「(快閃族)是運用新科技來促生集體行動的實驗。」《聰明一族:下一代社會革命》( Smart Mobs:The Next Social Revolution )作者瑞恩高德說。而快閃族用以互通訊息,排定現身計畫的新科技工具,則是電子郵件。

發跡沒幾個月,熱潮即快速延燒全球,讓「快閃族現象」成為近來網路與媒體熱衷討論的話題,這個組織如何產生?目的是什麼?恐怕都還沒人能說得清楚。雖然比爾本人簡單談到一些組織「願景」,也認為這個目前純屬趣味的組織,有潛力發展成強大的政治工具,但參與者是否願意進一步涉入深沉的社會改革議題,目前還是一大疑問。

「我稱我們是莫名其妙一族,對某些人來說,這個組織的存在純屬樂趣,但對其他人而言,它卻是社會改革團體。」比爾說。

到目前為止,快閃族的現身場景多是與官方「貓捉老鼠」的嘻鬧趣味,譬如在紐約中央車站的集結活動「芭蕾計畫」,最初排定在七月二日晚間七點,到場者約二百五十人,豈料紐約警方預先得到消息,已先一步在現場布署警力。

組織者立即應變,將現身計畫轉至隔壁的凱悅飯店,成員們若無其事安靜地走上飯店二樓,肩併肩擠滿露台。七點十二分,現場爆出一片掌聲,持續十五秒之後,迅速四散而去,只留下倉皇趕到的警車鳴叫聲與空曠的露台。「爽呆了!」這是比爾對當日活動的評語。


快速崛起──面臨路線之爭

出鬼沒但無傷大雅的惡搞樂趣正是快閃族行動的魅力所在,它讓你妳像是諜報員,或是《不可能任務》中的湯姆克魯斯。譬如住在美國聖保羅市,二十四歲網管人員藍祖伊,他收到神秘客以電子郵件下達的動員令後,接受任務前往一地點等候──這正是快閃族的一貫作法,先將眾人集結在某地,等待進一步的行動指示。

藍祖伊這天參加的是七月二十二日明尼波里斯的行動,當天他在集結點見到一個傢伙坐在酒吧前,胸前別著「明尼蘇達志願一族」的徽章,然後一群人魚貫進入,並挨近他身邊。這位老兄塞給每個人一張名片大小的紙片,這些人拿到紙片後閃身到一旁細讀,一些人還邊讀邊笑了起來。藍祖伊待在遠處望了一會兒,也趨前拿了紙片。

當天下午二點二十二分一到,人們突然從四面八方湧向當地音樂廳前的廣場,包括藍祖伊在內,持有手機者刻意將響著電話鈴聲的手機高舉,沒拿手機者,扮演指揮家的角色,煞有介事地對著手機指揮起來。

快速竄紅,加上成員意見紛歧,不免讓快閃族也開始面臨「路線之爭」。看好快閃族群眾運動潛力的比爾,認為快閃族可以扮演消費者的集體反制力量,譬如他在網路留言板上建議,如果我們多數人對美國唱片協會控告一位十三歲小孩在網路下載音樂的做法感到不滿,快閃族可以發起拒入唱片行一個月的活動。又或如快閃族想抗議美國出兵伊拉克,也可以發起一個月不吃麥當勞。


無政府風尚──成新興「教派」

也有支持者擔心,一旦快閃族政治化,將立即失去它的魅力。「快閃族不想改變世界,他們只是想搞怪,想弄些小幽默。」在網路上化名 gilwen 的快閃族支持者直接反對比爾的遠大理想。

或許可以這麼解釋,當前的全球化潮流是七大工業國與大型跨國企業所主導的勢力,儘管小國與小企業不得不追隨,但許多人未必是心甘情願,因此種下了平民大眾的反動力量種子,快閃族的興起就是種子破土萌芽的現象。

大型國際會議總是引來反全球化人士的集結抗議,甚至發生與官方的流血衝突,但鮮有人注意,不少參與活動者其實是以幽默的方式來表達訴求。快閃族活動正提供了這類情緒的宣洩出口,並且因為活動性質單純,不易滋生事端,因此更能引起大眾共鳴。

快閃族的定位究竟何在?追蹤快閃族活動, 三十一歲的網誌( Weblogger )工作者薩維奇的看法一針見血:「人們對超越傳統組織型態的平民大眾運動有股說不清,但日漸高漲的興趣。」這種半帶著無政府主義的活動至少可追溯至一九七○年代晚期,譬如舊金山的「自殺俱樂部」與「不協和學會」都是類似的團體,快閃族則代表科技時代的新興「教派」。

延伸閱讀

上市第一天跌停板,翻身市值第6大!聯電董事長洪嘉聰:40年的努力結果

2021-09-08

聯電還可以進場?半導體夯「這10檔」受矚目!想「賣阿榮換二哥」先看這數字

2021-09-07

聯電(2303)股價飆破70元,現在還能進場嗎?30年股海老手4招操作實戰,曝空手者進場價位

2021-09-06

超過50元的聯電,到底還能不能買?買它比買台積電有「甜頭」?

2021-01-27

走出台積瑜亮情結,聯電股價為何起飛?董座洪嘉聰接班13年哲學:「笑罵由人,默默練功」

2021-0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