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捐款六百五十億美元──全美五十大慈善家排行出爐 P.134

捐款六百五十億美元──全美五十大慈善家排行出爐 P.134

在《美國商業周刊》每年一度的全美五十大捐款排名中,慈善家們今年的表現可說是「超級慷慨」!

華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以兩件事出名。首先,他憑藉舉世無雙的投資眼光,攢下全美第二大財富;其次,他是有名的鐵公雞,除非絕對必要,否則別想他會從他四一○億美元的天文數字財富中花用一分一毫。

他對蒐集遊艇,或購買賽馬毫無興趣,他不捨得大舉捐助慈善事業,他甚至不肯送錢給自己的子女置產。但如今像這樣一個小氣到極點的人,卻很有可能成為美國有史以來捐助最豐的慈善家,怎不令人跌破眼鏡?

回饋社會
美國富豪大方捐贈創紀錄


事情發生在今年七月。巴菲特的妻子、一向樂善好施的蘇西(Susie)因中風猝逝,年七十二歲。她名下總值二十五億美元的財務,也因此轉入一個以巴菲特夫婦名義設立、以循環再造與裁減核子武器為宗旨的基金會。華倫在《美國商業周刊》全美五十大慈善家的排名拜這筆遺贈之賜,從去年的二十六名升到今年的第三名(根據這項排名,夫婦的捐助一般合併計算)。

除蘇西.巴菲特之外,慈善家們今年的捐助也特別驚人,創下許多紀錄。這表示,九○年代末期股市大景氣造就的無量財富,至少一部分已經開始回饋社會。今年,捐款超過十億美元的慈善家們,包括排名第一的比爾與美琳達.蓋茲(Bill and Melinda Gates)。蓋茲夫婦今年將微軟約三十億美元的股息捐入他們的基金會,創下有史以來最大筆的捐款紀錄。

今年名列排行榜的其他富豪,還包括英特爾(Intel Corp.)共同創辦人高登.穆爾(Gordon Moore)與他的妻子貝蒂(Betty),兩人捐助兩億七千五百萬美元用於海洋研究,與減少醫療疏失。此外,醫療用品業大亨奧夫瑞.曼恩(Alfred Mann),他捐贈兩億美元給以色列的醫藥研究機構與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曼恩現年七十八歲,仍然全天工作,他計畫將自己總值十四億美元的資產全部捐出。他說,「錢只有在用的時候才有價值,否則一文也不值。」

愈來愈多豪富之士開始相信,現在就動手解決問題,比身後將遺產捐助慈善事業更有價值。這也是今年排行榜上的慈善家特別大方的原因之一。

財富轉移
六萬億美元將投入慈善事業


根據波士頓學院(Boston College)的約翰.哈文斯(John J. Havens)與保羅.謝維西(Paul G. Schervish)兩位專家的估計,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世代財富轉移即將出現,預計到二○五二年至少有四十一萬億美元轉手,其中六萬億美元將投入慈善事業。

在今年的五十大排行中,就連最年輕的麥克與蘇珊.戴爾(Michael and Susan Dell,分別是三十九與四十歲),也加入這項加速財富轉移的行列。戴爾夫婦在一九九九與二○○一年以近三億美元投入兒童慈善事業,去年在這方面的捐獻更是超出六億美元。

目前為止,名列五十大排行的這些美國富豪,在慈善事業的投入總額已達六五○億美元,其中相當部分的錢,用於解決美國國內社會不安、全球動盪,以及威脅到世界和平的問題。

全球化的擴展,以及後九一一事件的政治氣氛,也使一些美國富豪將捐款投入海外的慈善事業。摩根銀行(JP Morgan Private Bank)全球慈善服務部門負責人馬林.海斯(Marlene Hess)說,「有錢人逐漸意識到,如果能幫助更多的人,使他們有機會賺更多的錢,或許這個世界會更為安全。」

泰德.圖納(Ted Turner)無疑正是抱持這個看法。儘管AOL與時代華納購併案使他虧損七十多億美元,但他不改捐助十億美元給聯合國的初衷,只是將捐助期限從十年延展為十五年而已。有鑒於目前世上仍有三萬個核子彈頭的事實,圖納近年來致力削減核武,並防止新核武擴散。他說,「這問題現在就需要解決……若辦不到,我們或者化為灰燼,或生活在煉獄之中。」

近年來的經濟不景氣導致捐助意願低落,基金會與其他非營利性機構的財源大幅緊縮,加以布希政府社會開支的急遽削減,問題因而更形嚴重。有鑒於美國目前龐大的聯邦赤字,華府短期內不可能採取什麼有效對策以解決這類社會問題。而這些捐出億萬美元的大慈善家,在緩和這類問題上確實功德無量。

為了解今年加入五十大排行的新人,也為了建立整體排名,《美國商業周刊》對社區基金會、非營利事業專家、億萬富豪、基金籌募人、以及財富問題觀察家,進行數十次專訪。要列名於《美國商業周刊》的五十大排行,慈善家們必須在過去五年至少捐出、或保證將捐出一億一千六百萬美元,比去年的最低標準多了二千一百萬美元。這項標準使Netscape Communica-tions Corp.共同創辦人詹姆斯.克拉克(James Clark),與CyBerCorp創辦人菲立普.巴伯(Philip Berber)無緣於排行名單。

另外,摩里斯.齊柯.沙巴(Maurice Chico?Sabb-ah),也為了平息一項詐欺之訟,而得在今年七月付出四億美元,無力繼續提供慈善捐款,而從榜上除名。沙巴原保證捐出一億美元在北卡羅萊納州建立美國希伯來學院,但現在他的債主們正打著這筆錢的主意。

新人作風
在生前就大筆捐贈財產


今年列名五十大的新人,包括羅伯.艾金斯(Robert C. Atkins)的遺孀薇若妮卡(Veronica),她決定將五億美元資產完全捐出,以對抗糖尿病與癡肥症。還有歐普拉.文夫瑞(Oprah Winfrey),她是進入這個排行的第一位非洲裔美國人。

歐普拉說,她所以投入教育慈善工作,主要得自兒時一段經驗的啟發。十二歲那年,她媽媽告訴全家人說,由於沒有錢,這一年孩子們都得不到聖誕禮物。但就在她準備接受這個事實之際,三位修女出現在她家門前,為他們一家人帶來一隻火雞與一些玩具。她說,「我仍然記得當時,那種自己原來深獲他人重視的感覺,她們與我素不相識,直到今天我也仍然不知道她們的名字。」

這些投入巨額贈款的慈善家,與那些備受輿論與國會議員批判譴責的美國基金會,作法大不相同。那些基金會每年只將五%的資產投入慈善工作,而且行政管理成本還計算在內,這麼做使他們得以維持「主體」資產,讓他們持久經營。

反之,列名五十大的這些人,不但將他們幾近全部的資產投入慈善事業,而且還在有生之年為之。他們的作法,與美國其他的富豪形成強烈對比。目前全美最富的前一%的人口,擁有美國五分之二財富,但他們平均每年僅將二%的收入捐出。其中整整兩成的富人,在慈善事業上分文沒有捐輸。

相形之下,AMF Bowling的主席威廉.古德文(William Goodwin)與他的妻子愛麗絲(Alice),將五分之三的財富捐助癌症研究與教育;穆爾夫婦將幾近三分之二的收入捐獻環保與科研事業;American Century Cos.創辦人小詹姆斯.史圖華( James E. Stowers Jr.)與妻子維琴妮亞(Virginia),也撥出三分之二以上的資產建立史圖華研究所(Stowers Institute),投入堪薩斯市的醫學研究工作。

好事多磨
捐款附帶條件令人頭痛


不過,大筆捐款的處理往往也是一件麻煩事。如果未經精心策畫與執行,這些捐款甚至可能成為負擔;有些慈善人士會提出附帶條件,使接受捐款的一方難以遵行。

已故的慈善家瓊.克洛克(Joan Kroc),今年二月捐贈十五億美元給救世軍(The Salvation Army,國際性的基督教組織,以軍隊的形式進行慈善工作),結果讓救世軍困擾不堪。因為克洛克沒有事先告知,讓救世軍有所準備,而且他規定這筆錢必須用於建造三十個新社區中心,與這些新中心的營運,但救世軍最需要經費的,卻是既有的一千四百個中心。

多年來,曼恩一直想捐款一億美元給他的母校洛杉磯加州大學(UCLA),建一座醫學研究所。但洛杉磯加大訂出的手續與條款過於繁複,雙方律師必須就五項方案反複討論談判,原本五十頁的文件也膨脹為好幾百頁,直到兩年前他終於因為受不了而放棄為止。

蘇西.巴菲特也動過大筆捐獻的念頭。逝世前不久,她在今年五月接受電視訪問時還曾透露,她與先生在慈善捐助的問題上看法相左。

為了慈善工作曾經遠赴印度、睡在骯髒床鋪上的蘇西,希望現在就捐出更多財富;她先生華倫則認為他們應該集中全力攢錢,這樣才能遺贈更多財富。如今蘇西已逝,她捐大錢的夢想也終於成真。

延伸閱讀

重磅!美中談判破局?川普宣布對中國2000億美元商品調升至25%

2019-05-06

川普發怒讓外資買盤中斷 資金最好轉向這三大資產避險

2019-05-06

全面封鎖川普推文消息 北京還想著和解?

2019-05-06

發佈白皮書直指川普3次出爾反爾 中國:協議談不攏 問題出在美國

2019-06-02

川普:中邀美重返談判桌

2019-0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