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美企業深陷 超時官司風暴 P.154

美企業深陷 超時官司風暴 P.154

從卡車司機到擁有高薪的股票經紀人,都贏得龐大的加班費官司,星巴客為此付出1800萬美元和解,沃爾瑪也被法院判賠逾2億美元的加班費。

內華達州雷諾市有一個幾乎可以說是印鈔廠的地方。不是市區中隨處可見的賭場,也不是合法經營的妓院,而是一家律師事務所。它坐落於內華達山脈丘陵地一處私人民宅內,在這間可以看到馬路對面鄰居馬群在牧場上吃草的實用辦公室內,律師提爾曼(Mark R. Thierman)採取一項特別的實務,近年來不但幫客戶從一些美國知名企業爭取到好幾億美元的補償,同時為自己賺進好幾千萬美元的酬勞。

哈佛法學院畢業的提爾曼今年五十六歲,職涯前二十個年頭都是擔任資方的勞動律師,並自詡為一名打擊工會專家。他曾被建築工人丟過雞蛋,汽車輪胎被碼頭工人刺破。但一九九○年代中期他接到好幾件代表加州勞工打官司的案件,從此為他在長期以來被忽略的法律冷門領域奠定訴訟先驅的地位。

提爾曼控告企業違反薪資與工時規定,通常提告的理由是企業未給付勞工超時工作應得的薪資。自本世紀開始,這類官司在全美各地急速增加,被告與原告律師皆指出,由於薪資與工時違法的情況很普遍,埋藏於企業界的這類官司未爆地雷難以計數。

雖無精確的數據,但律師界預估,過去幾年間企業為了解決相關的官司總共已支付超過十億美元的費用。更糟的是,企業可能遭不同批的勞工或是違反不同的法條而一再地被告。舉例來說,提爾曼辦公室牆上就懸掛一個內放一張一千八百萬美元和解金支票的影本相框,和解支票是由星巴克開立,付給加州星巴克所有分店店長,但這家咖啡連鎖業者如今在佛州與德州等地仍面臨由其他律師提起的許多超時工作告訴。沃爾瑪正身陷約八十件薪資與工時相關的官司風暴,而且過去兩年已被法院判罰一.七二億與○.七八五億美元給公司在加州與賓州兩地的員工。

超時法不修 官司打不完

「這是目前企業面臨的最大問題,」在紐約州羅徹斯特執業的律師湯瑪斯說,他與提爾曼一樣,從為被告辯護改為替原告發聲,「我可以控告某一家公司涉及一百宗性騷擾官司,但其對公司的殺傷力還不及一件薪資與工時訴訟。」

根據美國勞工部的資料,全美有將近一.一五億勞工(占總勞力的八成六)受到聯邦超時工作規定的保障,相關法規適用於正職與時薪勞工。許多薪資與工時官司的原告人是傳統勞動階級,像是卡車司機、建築工人、肉品加工業或餐飲業員工,但在為非工廠勞工或速食業勞工爭取加班權益的成果上,沒人比提爾曼更為出色。

過去兩年所經手的最大宗和解官司都是代表股票經紀人,這些人不乏有六位數的年收入。提爾曼與其他律師連手接案總共向券商爭取到約五億美元的和解金,包括花旗旗下美邦證券九八○○萬美元與UBS金融服務公司的八七○○萬美元。

美國薪資與工時規定││《聯邦公平勞動基準法》(FLSA)早在一九三八年就完成立法,這項新政時期的法規,規定勞工每周工時逾四十個小時後,超時工作可以拿到一.五倍的薪資。該項規定有兩個目標,一是獎勵長時間工作的勞工,其次是擴大就業市場,希望企業在成本考量下增聘人力。

並非所有人都受到超時工時的法律保障,FLSA就訂有白領例外條款。專家指出,隨著時代變遷,光是白領階級的相關規定就產生很大的爭議,布希政府已在二○○四年針對白領例外條款規定進行修法,但法界人士表示,改變不大,因此仍存在許多打官司的空間。

超時工作官司一般分為兩類。一種是因為企業誤把員工歸類為不受薪資與工時法令保障的一群,因此沒有針對這些人支付合理的加班費用,這類官司中許多勞工被看成是獨立外包商,公司自然也沒有支付工作津貼給這些人;另一種是所謂的加班訴訟,這類官司勞工會主張部分工作內容在公司紀錄上查不到,有時還是因為資方為了避開出現加班所作的刻意安排。

這類官司近年來出現大幅增長,從○一到○六年聯邦法庭相關案件數量成長逾一倍。這種情況一開始在企業界還鮮少受到關注,但現在已不可同日而語,美國商會法律部門主管康拉德指出:「所有人都在談這個話題。」

第一把交椅 律師提爾曼

許多律師事務所現在都在積極搶攻超時工作的案件,但說到經營得最成功與最具創意的律師時,提爾曼被公認為業界的第一把交椅。為企業辯護的律師威考克斯說:「提爾曼在前面披荊斬棘,其他人隨後等著收割。」他在代表相對高薪勞工興訟領域上尤其出色。

身材高大滿頭波浪灰髮的提爾曼,個人有些許反對偶像崇拜,並以一名自由主義者自居。一九八○年代晚期提爾曼一度萌生棄法從醫的念頭,辦公室內一張表框的催眠治療師證照可作為證明。他還在委內瑞拉購買一間度假屋,他與妻子育有三名子女,六年前從舊金山搬至雷諾市,心裡還想著半退休,沒想到之後薪資與工時的法律實務突然起飛。

提爾曼所接的案件以涉及勞工主張歸類錯誤占大宗,以○三年由他經手與星巴克和解的官司來說,提爾曼聲稱給員工冠上店長或副店長的職銜,不代表他們就成為免受超時工作保障的「主管」身分,他們大部分的工作與其他低階受超時工作保障的咖啡師一樣,還是得製作拿鐵與卡布奇諾。他將此一策略如法炮製至其他原告、被廣為認定為白領勞工的勞資官司,他訴求的重點是勞工身分應依據實際從事的工作內容,而非以職銜、收入或學歷等標準。「不是因為笨才要加班,」提爾曼說。「事實上,不笨反而才需要加班。」

知名案例一 資訊科技業

舉例而言,電腦業勞工一般都有加班未領薪水的情況,律師仔細研究資訊科技產業後將這類員工定位為豁免人士,產業勞工具有高學歷與高薪的特色,也有夜以繼日工作的文化。電腦公司也聲稱,若不是這樣,他們就無法保持與外國對手競爭的能力。

但根據加州法律,豁免人士只適用於那些主要工作內容涉及「自行思考與獨立判斷」的勞工。在許多訴訟中,提爾曼與其他原告律師主張為數眾多的系統工程師、企業技術支援員工與客服人員工作內容與自行思考與獨立判斷無關。

相關訴訟已陸續獲得和解的案例。Siebel系統公司(被甲骨文購併)同意支付二七五○萬美元給公司約八百名的軟體工程師,IBM也心不甘情不願付給技術支援與客服人員六五○○萬美元。提爾曼說,他準備瞄準大型企業的電腦人員,包括銀行與醫療保險公司。

知名案例二 股票經紀人

股票經紀人是高薪一族,長久以來亦被認定為豁免人士,但提爾曼以控告技術違法為由逮到一些金融服務公司:被視為豁免的員工必須支領固定薪水,而股票經紀人通常只有佣金收入。儘管否認違法,一票公司因面臨提爾曼的指控而認栽和解,包括美林、摩根士丹利與A. G. Edwards。提爾曼說,扣除律師費用後,大多數經紀人都可拿到約三萬美元的補償金。

有些時候提爾曼也幫低薪勞工打超時工作的官司,舉例來說,在代表電影出租連鎖業者好萊塢影視公司的訴訟中,他提告理由是員工在打卡上班前得先完成電腦開機,晚上打卡後才能關掉收銀機並且還要清點貨物。他調閱店內的監視畫面記錄從事這些工作所需的時間,最後並爭取到七二○萬美元和解補償金。

沃爾瑪所面臨的官司幾乎全與加班有關,不是指控公司員工午休時間加班沒領薪水,就是下班打卡後還留下來做像是將貨物上架的工作。律師唐納文指出,沃爾瑪公司總部不斷地向各分店經理施壓,要求壓低總薪資,而控制薪資最簡單的作法就是避免員工有加班紀錄。

唐納文去年在費城打贏控告當地沃爾瑪分店的官司,法院判被告須支付七二五○萬美元的賠償。針對沃爾瑪提出類似告訴的紐約律師賀夫曼也表示:「我們發現到這已是大型零售業的一項營運模式,計算店經理的薪酬依據之一是分店的獲利情況。」沃爾瑪公司發言人席姆利駁斥說,外界對該公司未付員工加班薪水的觀感「根本不正確」,沃爾瑪將對加州判賠一.七二億美元的結果提起上訴。

與超時工作有關的官司不勝枚舉。今年六月美國銀行在佛州被一名員工控告分行經理為了領取分行生產力獎金,刻意將加班的資料從分行紀錄上刪除。美國銀行女發言人回應說,此一指控毫無事實根據。

光是平日工作的起始時間該如何界定就十分複雜。拿快遞卡車司機、公用事業員工與服務技術員來說,他們每天早上出門前,就得先在家裡以電腦下載當天分派的路線或任務,這段時間該不該領薪?上班時間是不是要從此算起?

薪資與工時官司業務欣欣向榮為律師帶來豐厚收入。提爾曼表示,最近光和解的總金額就有四.五八億美元,律師費通常是和解金的兩成五,提爾曼一般都是與其他律師連手接案,因此再一起拆帳。雖不願透露從這些案件中可獲得律師費的具體數字,提爾曼也不否認金額不下幾千萬美元。

延伸閱讀

冬日未盡前 學會低頭 吳東亮

2013-07-15

勞保+勞退+輕理財 你也可以 周休7日 月領7萬

2011-08-04

阿爾卑斯山下的綠寶石 斯洛維尼亞 Slovenia

2017-10-12

五國商業菁英分享拓銷東協、印度成功經驗 知己知彼 新南向大躍進

2017-12-15

風土釀 究極味 台灣 本產酒

2020-0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