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看見明天

環保先鋒 戳破綠能謊言 P.132

環保先鋒 戳破綠能謊言 P.132

2007-10-25 11:54

企業走向環保不但可以節省成本、還可以賺錢——在被《時代》雜誌譽為「氣候鬥士」的心中,這個動人的理念正在幻滅。

奧登.尚德勒(Auden Schendler)對於企業環保的認識是直接師承自這項運動的先驅。九○年代後期,尚德勒在落磯山研究中心(Rocky Mountain Institute)擔任初級研究員,這個位於亞斯本(Aspen)的智庫是由傳奇作者艾茉莉.羅文斯(Amory Lovins)所領導。她的觀念是,公司「綠化」既能增加獲利,又能拯救地球。羅文斯經常告訴尚德勒和研究中心的其他人說,提高能源效率及減少有害排放不只是免費的午餐,更是「有吃又有拿的午餐」。

酷理念 有吃又有拿做環保

受到這個了不起的承諾所鼓舞,尚德勒在一九九九年進入了亞斯本滑雪公司(Aspen Skiing Co.)任職,並成為公司內部第一批「企業永續性」推手。八年後,他要開車及走路六小時跑遍亞斯本地區,以告訴訪客他是用哪些方法來協助這家光鮮亮麗並且有八百位員工的度假中心減少它所造成的全球暖化。

三十七歲的尚德勒曬得黝黑、肌肉發達,並且愛好登山。他爬到貯藏室的頂端,用手指著員工住所屋頂上炫目的太陽能板;他快步走下一道石坡,在那裡可以看到度假中心的小型發電廠,它的動力則是來自山間的激流。該公司的特色在於具有行銷方面的環保認證,總部也是以環保獎杯和匾額來裝潢。《時代》雜誌在去年的一篇文章裡,推崇尚德勒是「氣候鬥士」。

可是在這個乾燥的夏末午後即將結束時,尚德勒卻絲毫感受不到成功的喜悅。他把公司的車子停在泥土路旁,並關掉了引擎。「我們在騙誰啊?」他終於說了出口。儘管他卯足了全力,度假中心所排放的溫室氣體還是年復一年地持續增加。更多的遊客代表有更多的客房消耗掉更多的電力。暖冬需要多造好幾噸的人工雪,這同樣要耗費能源。「我成功推行過許多動人的工程案,但我著手去做的事卻徹底失敗。」尚德勒說:「你要怎麼樣真的把公司綠化?根本是痴人說夢話。」

幾乎每天都有知名的企業大聲宣布它最新的綠化成就:零售業者改裝店面,以減少能源的消耗;公用事業發展原始的風力發電;大型銀行對清潔能源投資數十億美元。無論高爾的批評者會怎麼說,但不可否認的是,這位諾貝爾獎得主的言論可說是切中要害。

克里斯.杭特(Chris Hunter)說,隨著消費者對於全球暖化的憂慮日益加深,企業也想要證明它們可以幫忙解決。他是嬌生(Johnson & Johnson)的前任能源經理,目前服務於環保顧問公司GreenOrder。「十年前,公司都是打電話來說,『我需要數位策略。』現在則是『我需要環保策略。』」

綠時尚 企業公關掀熱潮

環境管理已經成為企業在塑造形象時的主軸。奇異(General Electric)表示,它好幾百萬美元的企業廣告預算幾乎全部花在「綠色創想」(Ecomagination)上,以藉此推廣環保產品,雖然它們只占了集團營業額的八%。雅虎和Google則宣布,到○八年時,它們的辦公室和電腦中心將做到「碳中和」(carbon neutral)。

保護氣候重於成本效益的觀念也助長了這股公關熱潮。在短短幾年前,尚德勒還自認是這項理論的頭號擁護者,但他現在對於企業的綠色作為能賺進大把鈔票的看法卻提出了嚴厲的批判。

他指出,公司不斷以它們在其他任何工程案上所用的那種投資報酬率分析來評估大部分的綠色作為。雖然有些環保進展能及時帶來回報,但報酬往往不如把公司的錢另作他用來得快或大,於是綠色工程案便悄悄地銷聲匿跡。而且跟羅文斯的迷人論點相反的是,有很多重大的作為根本省不了錢。由於它們的定價高得離譜,因此只要花小錢就能拯救環境的信念便成了笑話。

尚德勒解釋說,他的告白心情是起源於日積月累的不滿,包括同事的扯後腿、他自己的妥協,以及席捲歐美企業但內容空泛的環保運動。到目前為止,他的直言不諱並沒有害他丟掉工作,倒是敵對的度假中心已經向尚德勒的老闆表達對他的不滿。

這位一再受挫的環保主管承坦他去年犯了個錯。當時在他的主導下,度假中心憑著所購買的「再生能源額度」(renewable energy credits, RECs)提出了大膽的綠色宣言。再生能源額度是一種財務協定,公司愈來愈常用它來大肆宣揚說,自己已經減少了所產生的全球暖化淨額。亞斯本滑雪拿著再生能源額度宣稱說,它「百分之百彌補了我們所使用的電力」。如今尚德勒坦承,這個牛皮吹大了。

尚德勒知道,隨著更多的公司想要獲得環保的美名,加上再生能源額度的掮客大量出現,再生能源額度和類似的財務交易正在迅速蔓延。他在○六年說服長官一年花四萬兩千美元來購買再生能源額度,大約是一百萬瓦時兩美元,公司的能源成本則會增加二%。這筆投資還不到蓋水力發電廠所花經費的三分之一,但根據一般公認的再生能源額度原則,亞斯本滑雪卻可因此宣稱,它已經彌補了本身所使用的一切燃煤能源。

新噱頭 購買額度救地球

同事們對尚德勒讚譽有加。在一篇新聞稿中,當時的公司執行長派特.歐唐納(Pat O'Donnell)說:「這筆買賣堪為本公司的行為準則。」環保局予以嘉勉,地方報紙也大書特書。尚德勒說:「它被認為是我歷來最重大的一場勝利。」

他花了好幾個小時,思考如何描述為了行銷目的而購買再生能源額度。他提出的構想是,亞斯本滑雪「以風力能源額度百分之百彌補了我們所使用的電力,使空氣中少了一百萬磅的汙染。」這句話被張貼在滑雪纜車上、廣告文宣中,以及公司無數的電子郵件裡。

但就在他幫忙推出這則文宣的時候,尚德勒卻有一種噁心的感覺。在某種程度上,他懷疑這些額度對於興建任何新的風力發電廠並沒有幫助;它們根本什麼都彌補不了。

他覺得很沮喪,「我非常清楚什麼是對的、什麼才有用、什麼才重要。」他說:「我也明白品牌定位。我的工作有部分就是在維繫『亞斯本滑雪』的領導地位。」他所在的產業「會把這件事搞得很大。

加州的一家小型度假中心已經做了,我們也要有所行動。其中的教育價值則使我聊堪慰藉。就算再生能源額度沒有價值,它所引起的討論也會有價值」。

事後證明,他的預測很準確。在他買了再生能源額度的一年半以後,有另外五十家滑雪度假中心也從事了類似的買賣。其中至少有二十八家自稱是「百分之百靠風力發電」。在廉價綠色宣言的誘惑下,其他行業的公司也一樣熱中。

「再生能源額度急先鋒」的角色並沒有讓尚德勒沾沾自喜,反而覺得愈來愈苦惱。他私下要求再生能源額度的掮客提出確切的證明說,有新的風力設備在建造。他們的閃爍其詞讓他不安。

問題是出在再生能源額度的基本經濟原理。亞斯本滑雪和其他許多企業購買額度的價格是每百萬瓦時兩美元,理論上這發揮不了什麼作用。風力開發業者把電力賣給公用事業時,每百萬瓦時大約可以拿到五十一美元。它們還會得到二十美元的聯邦節稅額,以及在資本設備的加速折舊上高達二十多美元的扣抵額。連許多從再生能源額度中獲利的風力發電開發業者也坦承,拿到九十一美元的業者並不會為了額外的兩美元而增產。

講明白 RECs激勵多於實效

投資銀行柏克&布朗(Babcock & Brown)專門在資助新的風力開發案,它的美國風力發電開發長約翰.凱勒威(John Calaway)說:「以這個價格來說,它對開發業者並沒有太大的意義。如果要蓋原本不打算蓋的東西,沒辦法靠它來支撐。」

尚德勒並不是惟一看出問題的環保主管。在○六年時,嬌生花了一百萬美元購買額度,它說相當於四十萬噸的排放量。該公司憑著這筆買賣宣稱,從九○年以來,它所造成的全球暖化已經減少了一七%。世界野生基金會(World Wildlife Fund)和其他的環保團體紛紛表揚嬌生,環保局也在○六年頒給該公司綠色力量(Green Power)獎。

在被問到再生能源額度所受到的質疑時,該公司的資深全球能源主管坦承,它們並沒有真正減少嬌生所造成的汙染。他希望公司最後能加以廢止,但仍堅稱,「從某方面來說,再生能源額度確實促成了新的工程案。」他接著說:「就眼前看來,這是可以讓我們抵銷二氧化碳的系統。」

有些公司採用的方法比較直接,像是自行興建龐大的清潔能源設施,例如風力渦輪,但成本可觀;有很多比較大的公司還是力挺低成本的作法。史泰博(Staples)的環境事務副總裁馬克.巴克力(Mark Buckley)為再生能源額度辯護說,它們「顯然對市場發出了正確的訊號。」百事公司(PepsiCo)的相關主管羅布.夏索(Rob Schasel)表示認同,並補充說:「我們絕對改變了排進空氣裡的東西。」全食超市(Whole Foods Market)則拒絕評論。

今年春天,尚德勒認定他必須懸崖勒馬,說服老闆揚棄他在幾個月前才背書過的再生能源額度,並支持更有意義的綠色工程案。

但至少在現行合約到期的○八年以前,該公司都會繼續購買再生能源額度。主管們說,他們不願意早點收手,因為他們不想在競爭對手自稱是完全靠風力發電時被認為在環保上卻步。公司還是會在一些行銷資料上標榜買了再生能源額度。

真告白 環保薄利無捷徑

在此同時,尚德勒則成了再生能源額度的頭號批評者。他的角色可能會令人錯亂,因為他的老闆也有買。他在四月寫了一封信給負責認證額度的資源解決方案中心(Center for Resource Solutions),這個非營利團體位於舊金山。

他說,再生能源額度對發展再生能源工程案的作用跟買賣「石頭、借條或松果」差不了多少。這句話當然在網路上掀起了波瀾,並惹毛了滑雪業的某些人,他們把它視為一種惡意攻擊。總顧問戴夫.貝拉克(Dave Bellack)是尚德勒的頂頭上司,他聽到有競爭對手要他除掉尚德勒,但他拒絕了。

尚德勒如今同時身為企業環保界的圈內人和圈外人,而他也樂於背負這個惡名。「我想在這個行業裡,沒有人當我是自己人。」他說:「不過我不在乎。這個議題牽連甚廣,不是只有滑雪業而已。」三月時,他在美國眾議院的能源及礦業資源小組委員會(Subcommittee on Energy and Mineral Resources)上表示,要是不管制碳的排放,公司就不會認真推動。這有別於他之前的看法──大量有利可圖的綠色工程案可以改變企業的營運方式。

他之前的恩師羅文斯說,尚德勒可以靠長官給予更多支援來發掘更省錢的能源效益。可是尚德勒警告說,這種心態可能會導致公司只對能迅速回收的工程案感興趣。「認為環保既有趣、簡單又賺錢是很危險的事。這是一件苦差事,很麻煩,而且不見得能賺錢。公司必須腳踏實地,並開始真的做點事。」
(By Ben Elgin)

延伸閱讀

郭台銘的半導體夢想 將由劉揚偉實現? 買下旺宏起家厝後 「這兩大難關」才是挑戰的開始

2021-08-11

「日本郭台銘」要牽手鴻海攻電動車! 洽談在台設合資公司 2022年成立

2021-07-21

郭台銘的中國市場競爭對手崛起! 謝金河:鴻海兵團的優勢逐漸消失

2021-07-18

最懂鴻海分析師:科技股看這三檔就好 5G將帶旺台股兩年 惟中長期變數要小心

2019-12-11

蘋果加速供應鏈本土化 代工龍頭鴻海的艱困挑戰

2020-07-29